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惡毒偽白蓮在線攻略高冷校草鄰居(司念黎莫白)全本閱讀_(惡毒偽白蓮在線攻略高冷校草鄰居)最新熱門小說

惡毒偽白蓮在線攻略高冷校草鄰居(司念黎莫白)全本閱讀_(惡毒偽白蓮在線攻略高冷校草鄰居)最新熱門小說

2022-09-15 18:07 作者:希希子想睡覺

章節介紹

【甜寵 護妻 打臉爽文 女主又甜又颯】見面第一天,人畜無害小單純司念把酷斃高冷校草男神黎莫白給打了? 說出去真是讓人笑掉大牙 你住過隔音效果極差的老式小區嗎? 你聽過深夜面紅耳赤的喘息聲嗎? 你走過破爛不堪且燈光忽明忽暗的廊道嗎? 你有過見面第一天就走錯房門入…

在線試讀

第6章 他是校草

「黎莫白呀。」

電話里陡然升高的語調讓陳嬌嬌疑惑,「怎麼了念念?不會就是你那個小區吧。」

司念沉默良久,掛了電話。

方才心裏就有數了,不是他還能是誰。

司念痛苦的捂着額頭,他怎麼不知道學校校草臭屁又討厭。

關鍵是……

見面第一天,她竟然把自己的校草鄰居兼富三代少爺給打了!!!

打就算了,她還把人家給咬傷了。

這下罪孽可重了。

腦海里閃過黎莫白忽進的臉龐,緊緻的肌膚額外誘人。

司念咽了咽口水,暗罵一句色情。

枕頭啪的一下蓋在頭上倒頭就睡。

她睡覺很不踏實,回憶像一條條猛蛇撲過來,撕咬的她生疼。

夢裡弟弟打翻她手裡清湯寡水的小米粥,母親責怪她浪費糧食,父親對她又打又罵,而她僅僅麻木的抱着頭,愣愣的看着撒了一地的粥。

那是她餓了兩天好不容易向母親求來的糧食。

畫面一轉,炮竹隆隆,歲歲煙花炸滿天,那年除夕夜格外熱鬧,父母帶着弟弟敬香拜佛,為求安康,她孤身一人躺在小床蓋着薄薄的被單,冬日的雪花飄落窗玻璃,寒意鑽進被窩裡,甚是心涼。

再一轉,暴雨唰唰,陣陣閃電席捲長空,那夜她突發高燒,胃病高燒持續不斷的衝刺她的薄弱神經,她疼得沒力氣哀嚎,小聲哀求睡一屋的弟弟去找媽媽,弟弟出去了。

那夜她等了一小時也沒等來三人,直到昏迷。

夢醒已經是下午一點半,司念裹着被子,細密的汗水早已浸**她整個衣裳,起身洗了個澡,草草的抽出冰箱里昨日買的面包裹腹。

她從小就營養不良,時常胃疼,想的也是嫌麻煩疼疼也就過去了。

想起下午兩點還得去當家教,她不敢耽擱,出門時不經意扭頭望了眼隔壁房門,不知想到了什麼又火急火燎的走了。

目的地距離這個老舊小區並不遠,坐161公交直達15分鐘左右就到了。

入眼是一處高檔小區,樓底花園花團錦簇,好不艷哉。

「姐姐,你來啦。」

開門的是一個約莫十七八歲的少年,面容清秀俊朗,白皙的有些病態的臉夾雜着絲絲疲倦。

身子斜倚在門框上,嘴角上揚,梨渦一深一淺甚似柔和的陽光微微蕩漾。

屋裡陰沉沉的,少年走過去拉開了窗帘。

「你還是這樣,平時在家連窗都不知道開。」司念站在碩大的屋內,冷灰調的空間顯得十分壓抑。

「姐姐,坐。」

少年接了兩杯水,隨即迎着司念坐回自己房間的書桌前,端上另一根椅子自己坐下,病懨懨的開口。

「爸爸媽媽出差去了,這兩天我一個人在家,昨天姐姐怎麼請假了?」

司念默然,想起昨天她只一個電話告知有事,他便同意了她的批假。

「出去租了個房子。」

她清甜的嗓音如沐春風,關切道,「一個人在家還習慣嗎,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我沒事,家裡有不少葯,我不會有問題的。」

少年乖巧的端坐在一旁,薄荷音略顯虛弱。

「沈漓,你忘了上次的事了嗎,」

「記得。」他笑笑,接受着她的指責,也不出聲打斷。

「你自己有心臟病怎麼不上心點,你可不要給我添麻煩。」

司念皺了皺眉,嘴上又凶又奶的警告他。

想起他可能又沒按時吃藥,掏出柜上放置醒目的一盒葯抽出兩粒,攤在手心,示意他。

回想那天她按了好一陣門鈴沒人開門,喊了開鎖師傅,映入眼帘的便是沈漓躺在冷冰冰的地板上。

瘦弱的身軀如冰窖般寒冷,慘白的面龐嚇得她面容失色。

突發心臟病,好在送醫及時,送進搶救室搶救了整整四個小時才從死亡線拉回來。

沈漓盯着藥丸好一會兒,終於在司念的注視下含水咽了下去。

他無奈,臉上笑意不減,「我們開始吧。」

「姐姐,你今晚還要去酒吧兼職嗎?」

聽着司念嘴上滔滔不絕,沈漓動筆的手一滯,僅僅一秒,繼續埋着頭理思路。

顯然沒料想到他會這麼問,司念一頓。

「能不能不去,我喊爸爸給你漲工資。」

司念上一秒欲脫口而出的話卡在喉嚨里生生咽下。

她知道沈漓在擔心什麼,謝過他的好意。

「我本來也是學生,能力不及很多老練教師,叔叔阿姨能聘請我來做你的數學家教,我已經很感激了。」

叔叔阿姨看中了她的能力,她只需要周末兩天來教兩個小時,薪資不高但也不低,交過學費後供給生活還是很有壓力。

更何況之前還一直養着那一大家子。

除此之外,她還在市區一家奢靡酒吧當服務生,在燈紅酒綠、眼花繚亂的環境下,以她的長相簡直如同小白兔進了狼窩,但好在她的領導很照顧她。

「姐姐,如果不是你及時送我去醫院,我已經死了。」

沈漓話語里浸滿了感激。

然而他面對自己的病情,卻又看得很淡。

「我只是順手。」

「你缺錢的話我可以幫你,你不用再……」

司念打斷了他的話。

「這不是長久之計呀,這樣吧,我要是真的窮到那種地步了,我再找你好不好。」

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開口提出這些。

沈漓在她眼中就像小弟弟一樣,僅小她一歲,小大人模樣又涉世未深,人畜無害。

看他還需要靠藥效維持生活,卻在擔心她的生活保障。

除此之外,休息了一天,多虧了沈漓的提醒。

晚上還得去酒吧,想想就足夠頭疼了,但那裡的工資開的真的很高,她也很需要那筆錢。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