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謀斷九州(雲殊蕭韻娘)全文閱讀_雲殊蕭韻娘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謀斷九州(雲殊蕭韻娘)全文閱讀_雲殊蕭韻娘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15 18:07 作者:耄耋老叟

章節介紹

若能六王畢,方能四海一,當今大爭之世,列國伐交頻頻,強則強、弱則亡 少年自稷下學宮而出,三年蟄伏,效商君之變法,富國而強兵,攪九州之風雲……

在線試讀

第2章 變法之論

說完也不管櫟陽公主作何反應,徑直離去,看着雲殊絲毫不給自己面子,櫟陽公主氣得蛾眉倒蹙,鳳眼圓睜。

她的俏臉漸漸變了顏色,眉毛擰到了一起,眼睛裏迸發出一道道刀一般鋒利的光,大聲的呵斥道。

雲殊,你給本宮站住,只是如今早已不見雲殊的蹤跡。

這漫漫長夜,雲殊怎麼忍心把韻娘一個人丟下?

韻娘已經將修身旗袍換下,身穿一層薄紗且極為露骨,但是又恰到好處,該露的地方是一點都沒露,不該露的地方全都露出來了。

豐滿頎長的身材,白皙的皮膚。烏黑幽深的眼睛,小巧紅潤的嘴唇,但還有一種說不出,捕捉不到的媚態在煽動着雲殊的心。

公主可是來尋你出山相助?

「嗯!」

過些時日梁王便要歸京,她來詢問我有何法子遏制梁王權勢更上一層樓。

梁王殘暴不仁,若他奪得大統,趙國豈不是要生靈塗炭,到時百姓又將陷入戰亂。

公子既然身負大才為何不助公主一臂之力?

雲殊自然不能跟韻娘說出自己的打算,更何況門外還有一位聽客呢!

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乃是千年不變之理,時機未至,此事急不得。

當今大國,秦滅巴蜀、楚滅吳越、魏滅韓、齊滅魯,唯有趙國動用十數萬大軍,僅得燕十城之地。

雖然也有建樹,對比其餘諸國,還是弱上許多。

趙國與草原接壤,外有草原異族窺伺,內有梁王爭權,對外不能禦敵於千里之外,對內無法正政通人和。

當今趙國可以說兵不如秦、民不如楚、富不如齊、王不如魏。

當世六國,唯有燕國不是其對手,但燕國城不過百,國內可戰之兵尚且不足二十萬。

反觀趙國,雖不如五國,但有地千里,可戰之兵六十餘萬雖有草原牽制,但以趙國之底蘊,進攻燕國一年有餘僅得十城。

若非領兵之人無能,便是燕國領兵之人,有過人之處。

按照公子此話,這趙國領兵之人豈不是一無是處?

非也 非也!

並非趙國領兵之人一無是處,而是這趙皇無能,趙皇乃平庸之主,若是身體無恙,或可安定國本,不增不減。

當今大爭之世,以趙皇之才能至多隨波逐流、偏安一隅,守城而已。

韻娘輕輕點頭,附和道:公子所言倒是不錯,放眼當今趙皇行事,便可斷定趙皇乃是一介平庸之主,中人之姿。

躲在門外偷聽的櫟陽哪裡聽得別人污衊自己的父皇。

「碰!」

房門便被櫟陽一腳踹開,雲殊枉本宮如此器重你,竟然在背後議論我父皇。

櫟陽怒火中燒一臉憤怒,牙齒咬得「格格」作響,眼裡閃着一股無法遏制的怒火, 好似一頭被激怒的母獅子。

「你父,趙安」

「對外,不能宣示主權,抵禦外敵入侵。」

「對內,不能安撫百姓,建立君權神威。」

「朝堂之上,梁王一家獨大,軍政大權盡在其手。」

如此不是平庸之主是什麼?

櫟陽聽到這些話,長長一聲嘆氣。

雲殊負手而立,侃侃而談。

櫟陽公主雖然氣憤,但云殊說得確實是事實,雖然妄自議論皇帝乃是重罪,但這條法令顯然對於雲殊這類人沒什麼用。

樓下禁衛聽見樓上這般動靜,以為公主出事,一窩蜂的衝上來。

妙音閣的客人非富即貴,自然認得這就是大內禁衛,立馬作鳥獸散。

「鏘!」

數十名大內禁衛拔劍的陣勢將妙音閣的姑娘嚇得不輕。

雲殊本宮給你最後一次,可願為我趙國效力?

櫟陽公主,強扭的瓜不甜,為何非要為難我呢?

若你櫟陽是男兒身自無不可,日後必然要還政,我雲殊可不想百年之後,被人抄家滅族,所以櫟陽公主還是不用強人所難。

可你的家在趙國,你父兄皆是我趙國之人,為何不願為母國效力?

若是雲某為趙國效力,不知公主殿下,能給雲某些什麼?

權力、財富、或者是美人?

這……

聽得此話,櫟陽公主臉色稍微減輕一些,只要雲殊心中有所求,櫟陽公主便有信心將雲殊拉到自己的船上。

公主殿下想必也知道,雲某師從韓夫子,我老師乃是法家集大成者,雲某此生所願與老師別無二致。

爾等暫且先退下,櫟陽公主屏退大內禁衛。

雲殊便侃侃而談,將自己的想法原原本本的說與櫟陽公主,雲殊心中想要效仿商鞅變法,數年遊學苦於無法實踐。

最後雲殊將目標放在趙國,第一趙國乃是他母國,第二隻要幫助太子重新掌權,變法一事雲殊便有把握。

雲殊並非不想參政 ,只是在等一個契機,一個足以讓自己崛起的契機。

別看剛才雲殊把趙國貶得一無是處,但趙國可是僅弱於秦、楚的存在。

魏國步卒冠絕天下,趙國騎兵天下第一,雙方交戰兵力同等的情況下,自然是騎兵更勝一籌。

至於齊國以為抱上秦國這條大腿,已經十餘年不修戰備,雖然齊國富庶,但軍事實力根本不是趙國的對手。

趙國若想變強,唯變法一途,

昔日秦國無非是邊陲小國,歷經變法,強國強軍,方才建立王霸基業。

「數十年之前,西秦皇帝文武雙全,駕馭麾下文武,開創西秦前所未有之強盛,百萬雄兵威震東方諸國。」

雲殊雖然是稷下學宮當中的學子,但是他多數時間都是隨自己的老師韓夫子遊學,韓夫子乃是法學集大成者,作為韓夫子的學生,數年潛移默化之下自然秉承了他的學說。

雲殊遊學期間遊學諸國,對於各國底層百姓的疾苦他很清楚。

這三年時間雖然都是待妙音閣,在外人看來,是不務正業,但是只有自己知道他是在整理自己多年所學,加上後世一些所見所聞。

雲殊心中也有野心,而且不弱於任何人,所以,他要掀翻當今梁王統治的局面,重新建立一個全新的趙國,一個以他雲殊為首的趙國。

一個時辰之後雲殊將自己的大致想法,說出來,無論是櫟陽公主還是韻娘都是震驚不已。

櫟陽公主開口道:以你之主張乃是以「術」治國?

非也!

我之主張乃是「內儒外法,內聖外王」數法兼之,方可令趙國興盛。

當今梁王掌權期間,趙國政治混亂、法律、政令不一,已經嚴重影響國家吏治。

「此外,當今內有以梁王為首的權貴,外有秦為代表的強敵,可謂內憂外患。」

唯有推行法術,內政修明,方可國成小康之世,君可為有德之君。

聽完雲殊心中所想之後,櫟陽心中久久不能平靜,若雲殊此事事成,自然可令趙國成為當世無雙的大國,轉念一想……

如今乃是自己的王叔當權,如何能夠幫助雲殊主持變法?

櫟陽公主聽完,雲殊的長篇大論,面露難色。

雲殊自然察覺到,櫟陽公主臉色到變化,開口道:公主可是有難處?

櫟陽心裏想,你這不廢話嗎?老娘現在自身難保,哪裡有精力幫你搞什麼變法?

既然讓公主為難,那便請回吧!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