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清清顧我心(宋清辭沈澤清)完結版閱讀_宋清辭沈澤清完整版閱讀

清清顧我心(宋清辭沈澤清)完結版閱讀_宋清辭沈澤清完整版閱讀

2022-09-15 18:08 作者:文崽崽ya

章節介紹

【破鏡重圓 雙向奔赴 絕對甜寵 追妻路漫漫】 【溫柔偏執霸總沈澤清x嬌貴毒舌財迷宋清辭】 「與其窺探星星的秘密,不如成為像星星一樣的人」 沈澤清隨隨便便在網上摘抄的句子,在宋清辭的空間留言板里留了整整三年 「一眼誤終生」只一眼,宋清辭再沒忘掉過沈澤清

在線試讀

第一章 清清(1)

精彩節選

B市的七月,一如既往的艷陽天。

這是宋清辭在一中任職以來的第一次暑假,理應睡個自然醒。

但聽說今天有母校的優秀畢業生講座,陶芷櫟那個男朋友孟凡宇要去演講,這不還非要拉着自己跟去當電燈泡。

「我又不是優秀畢業生,我跟過去幹嘛」

宋清辭坐在房間的梳妝台前,一邊塗口紅一邊自顧自的吐槽。

但無奈,誰叫自己是陶芷櫟的好朋友呢,宋清辭實在拗不過她。

兩人從大學開始就是室友,畢業了也沒斷了聯繫,宋清辭都換了個男朋友了,她還跟人家的小男朋友愛情長跑呢,宋清辭老問她真的不會膩么,可人家還樂在其中,一提起孟凡宇來還一臉享受的。

對着鏡子抿了抿嘴上的奶茶色的口紅「完美」

慢慢走到衣櫃前,看着衣櫃里琳琅滿目的衣服竟不知應該從哪兒下手,宋清辭衣服很多,因為總是想要買新的。

而且她的人生宗旨就是,就算沒錢吃飯,也要買新衣服!

「穿這件吧」

挑選了半天,從衣櫃里拿出一件藏青色的抽繩連衣短裙,當時買這個的時候就覺得這件衣服很顯身材。

雖然宋清辭身材算不上**,但是腰身比很好,腿又白又直。

裝扮好自己,宋清辭才出門,到小區門口隨便打了輛的士。

這重色輕友的陶芷櫟剛剛打電話來告訴她,要在學校陪着自己男朋友準備演講,讓宋清辭自己打輛的士過來。

宋清辭聽完電話那一瞬間覺得自己交友不慎。

宋清辭是租的房子,離津北還有一段距離,原本計划著坐地鐵,但是如果不打車的話很可能要趕不上了,那陶芷櫟又要跟自己磨叨了,能得到片刻的清凈,宋清辭覺得多花點錢沒什麼。

差不多過了40分鐘,的士才在津北大學的北門停下。

陶芷櫟還不算特別沒良心,正在北門等着宋清辭。

眼看着宋清辭下車,小跑到宋清辭身旁,湊到她耳邊小聲說:「沈澤清也來了」

沈澤清。

對於宋清辭來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

三年未見。現在聽到竟然還覺得心頭一顫。

她的第一反應就是,跑。跑的越遠越好。

她可不想再見到那個男人。

她之前老說再見到沈澤清一定坦坦蕩蕩的告訴他「我沒有你一樣過得好」,但現在真真切切的發生,宋清辭還是想當這個逃兵。

掙脫開陶芷櫟,跑回到馬路邊上,剛剛那個的士走的也是夠快,現在馬路上一輛空的的士都沒有。

這下宋清辭想快點跑都沒辦法。

陶芷櫟小跑着追過去,早就想到宋清辭肯定會慫,但是沒想到會這麼慫,竟然連見面都不敢見。

「別跑啊,拜託都三年過去了,有什麼好害怕的」陶芷櫟挽着宋清辭胳膊一本正經的說道。

正經的宋清辭都覺得她是沈澤清派過來的托兒。

不過確實,已經過去三年了,畢業都已經三年了,明明畢業那時候還因為以後再也見不到沈澤清難過了好久,現在好不容易有了見面機會,宋清辭竟當上了縮頭烏龜。

宋清辭微微皺眉,看着陶芷櫟一臉為難的說:「我不是害怕,我真的不想看見他」

陶芷櫟拽着宋清辭胳膊的手突然用力,壓根不給宋清辭逃跑的機會,直接連拉帶拽的把宋清辭拽到了學校禮堂。

幾年沒回來這裡了,這裡的變化已經不能用天翻地覆來形容了。

從小到大,宋清辭上學就有個定律,只要畢了業,學校必定要翻修。

陶芷櫟把宋清辭按到前排的椅子上,叮囑她不要亂跑,自己則是去後台找自己的小男朋友。

等陶芷櫟走了,宋清辭從包里拿出手機來,禮堂里沒什麼認識人,無聊的只能刷視頻。

「宋清辭」

是個男人的聲音,不過宋清辭覺得好熟悉。

宋清辭好奇似的抬頭看,和那男人的目光剛好對上。

男人穿着一身西裝,西裝外套敞開着,露出裏面的白色襯衫,頭髮三七分,身上還帶着些許的稚嫩。

是沈澤清。

果然認真喜歡過的人,無論過了多久再次見到都依舊會叫人心動。

宋清辭有些愣住了,抬頭獃獃的看着他,手裡的手機還在重複播放着那段視頻,bgm也特別的應景,是周杰倫的《好久不見》

見宋清辭不說話,沈澤清微微揚起了下巴,輕挑眉,又輕聲說道:「怎麼?忘了我了?」他的聲音很低沉,是宋清辭最愛聽的那種,緩慢的語調,過去三年了依舊叫宋清辭心動不已。

宋清辭覺得不能再跟他對視,慢慢低下頭來,擺弄手機,故意漫不經心的說道:「當然沒有」

怎麼可能會忘。就算宋清辭忘了自己的手機密碼都不會忘了這個男人。

男人依舊不依不饒的在宋清辭身旁坐下,眼睛還時不時的瞄一眼宋清辭的手機,像是在偷窺。

氣氛有點兒尷尬。

尷尬的宋清辭現在只想快點逃離。

「你還和他在一起呢么?」男人緩緩開口問道。

說這話時,男人竟不禁抿了抿嘴唇,還偷偷的咽了咽口水,像是有點緊張,表情也不像剛才那般坦蕩。

他?宋清辭秒懂。

應該說的是宋清辭那個前男友,殷許言。

沒想到沈澤清竟然還記着呢,三年前沈澤清跟自己表白,但自己拒絕了,後來又跟殷許言在一起了。

可真記仇,宋清辭在心裏偷偷吐槽。

宋清辭長長的舒了口氣,將手機關掉,轉過頭看向沈澤清「分開了,兩個月以前」

宋清辭覺得他未必想知道原因,所以乾脆不繼續說下去。

別人家聽見人家分手,肯定是要面露難色的安慰和開導,沈澤清倒好,差點沒笑出聲來。

你沒事吧?

宋清辭起身。

她可不想再和這個神經病待在一個空間里了。

就算她曾經一直喜歡他,聽到她分手,笑的也應該收斂點啊,宋清辭覺得他在嘲笑自己,面子上有些許的掛不住。

剛想邁步往前走,就感覺身後有人拉住自己的手腕,把宋清辭拽的一個踉蹌,身體也不受控的向身後倒去,以為要摔個跟頭收場,沒想到直接跌進後面人的懷裡,那人右手抓着宋清辭手腕,左手摟着她的腰。

臭流氓。宋清辭在心裏罵。

身後那人兩隻手都在用力,宋清辭想掙脫都掙脫不了。

「你鬆開我啊」宋清辭有些氣急敗壞了,語氣也不再像剛才那樣友善,一邊說著一邊用力想要掙脫。

「跟他分手了,是不是可以和我在一起了」身後那人湊到宋清辭耳邊輕聲說道,語氣不緩不慢,還帶着點誘惑性。

本來還折騰個不停的宋清辭突然靜了下來,獃獃的待在沈澤清懷裡,完全沒了脾氣。

這麼搞,宋清辭真的有點受不住,以前她怎麼沒發現沈澤清這麼死皮賴臉。

見宋清辭不說話,沈澤清這才鬆開她來,從西裝褲子口袋裡掏出手機來,點開微信二維碼,遞到宋清辭面前,示意宋清辭加好友。

好不容易掙脫開的宋清辭,整理了一下裙邊,瞄了眼沈澤清的手機屏幕問:

「幹嘛?」

這男人就不能有話直說么。宋清辭接着在心裏罵他。堅決不承認是自己反應遲鈍。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