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溫雨棠溫綰《媽咪乖!財閥爹地超寵超撩》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溫雨棠溫綰全本閱讀

溫雨棠溫綰《媽咪乖!財閥爹地超寵超撩》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溫雨棠溫綰全本閱讀

2022-09-15 18:09 作者:大橙子

章節介紹

第6章語畢,墨司爵再沒猶豫的轉身向外走去溫綰看着墨司爵離開的背影,心裏說沒有觸動是假的他什麼時候學會說話只說一半這套.........

在線試讀

媽咪乖!財閥爹地超寵超撩第2章  第2章

精彩節選


第2章五年後,京都【驚!
墨小少爺病發,墨氏發佈千億大單尋全球神醫-望神速來京都!
】這一則消息瞬間驚動全球。
千億!
也是,望神醫神秘莫測,接單全憑心情。
千億,也未必請得動她。
與此同時,希爾頓酒店。
女人剛剛沐浴完,身材凹凸有致,眉眼精緻冷艷,再無五年前的單純清純。
那一場大火,沒帶走她的生命。
溫綰涅槃重生,如今,再次踏上了京都的故土!
她抬頭看向酒店牆壁上的熒幕,纖細的手指輕點遙控,墨氏發佈的消息便映入溫綰眼中。
只一眼,溫綰眼中瞬間湧起濃濃恨意,身子微不可查的顫抖着,垂在身側的雙手攥緊!
墨司爵,溫雨棠!
是她當初瞎了眼,相信墨司爵是愛她的,相信溫雨棠,掏心掏肺的對她好,讓自己一步步走入這巨大的陰謀中!
而溫雨棠墨司爵又是怎麼待她的?
碾碎溫氏,害死父親,母親消失,掠奪她的孩子!
如今,她的孩子在他的手中,生命垂危!
她垂眸遮住眼底冷意,毫不猶豫的接了墨家的單,並答應二十分鐘就能速速趕到墨家老宅。
得知這消息的時候,玻璃杯倏地被狠狠砸在地上,溫雨棠臉色驟變的握着手機!
望神醫就找到了?

她死死咬着牙,待會一定要想辦法打發了!
溫雨棠掃了一眼卧室里蜷縮在床上的男孩,眼眸陰戾,今天只不過掐了打了幾下這個孽種,竟直接發作了!
偏偏還是在司爵出差回來的時候發作,司爵竟然想花千億來救這個賤種!
「剎……」門外傳來停車聲。
溫雨棠身子一綳,立即抬眸看去,只見管家將一個女人領了進來!
溫綰身着乾淨的綠色長裙,長度到小腿膝蓋,露着肩膀,後背浴火鳳凰紋身蔓延至肩膀,面上帶着半遮面面具,露出來的半面臉清冷而疏離。
而溫雨棠在看到女人的第一眼,就感到了強大的壓迫感和濃濃的嫉妒!
怎麼會有人比她這個影后還要漂亮!
而且她不應該這麼畏懼一個陌生女人的!
溫雨棠不想自己的氣場被碾壓,端出墨家主人的架子,毫不掩飾的打量着面前的女人。
「你就是望神醫?
這麼年輕,別是騙子吧?」
我們家小白可是墨家的小少爺,要是有任何差池可不是你能擔待的!
你現在放棄還來得及!」
聽到這話,溫綰此刻想掐死她的心都有了,指甲緊扣掌心,生生刻出一道道血痕。
「別耽誤我救人。」
溫綰清冷的嗓音響起,抬步欲往前走。
倏地,溫雨棠攥住溫綰的手腕攔住她。
兩人距離瞬間拉近,溫雨棠猝不及防撞入溫綰的瞳仁中。
不知為什麼,溫雨棠竟好似看到了當初溫綰的影子,這雙眼睛,太像了!
不,不可能……就在溫雨棠觸電般的想要掐溫綰時,撕扯她的面具時,溫綰已經先一步抬手甩開了溫雨棠。
「啪!」
脆生生的巴掌聲忽的在空氣中響起,震驚了身旁的一眾傭人和管家!
臉上傳來**辣的疼,溫雨棠咬了咬唇,不敢置信的看過去。
「你敢打我!
你算什麼東西!
我看你就是來騙……錢的,你們把她給我丟出去!」
溫雨棠歇斯底里的低吼着。
還未等管家靠近,溫綰眼神冷冷掃過去,冰冷至極,令人望而生畏!
「全天下只有我能救他,誰敢攔?」
「你就是望神醫?」
低沉暗啞的嗓音驟然傳來,墨司爵不知何時,出現在客廳門口。
溫綰身子微僵,時隔五年,在聽到這個男人的聲音,渾身刺骨的冰涼。
母親的話猶在耳邊響起……綰綰,記住,墨家是你的殺父仇人!
溫雨棠還在氣頭上,立即走上前,柔着嗓音委屈道:「司爵,別相信這種奇奇怪怪的人,她根本就不是來給我們小白治病的,小白真出了事,我怎麼辦……」溫綰強斂眸底恨意,一字一句冰冷吐出:「在磨嘰,你們會後悔一輩子。」
墨司爵緊緊盯着溫綰,快要把她盯出一個洞來。
「治不好,我要你陪葬。」
溫綰只扯了扯唇角,一句多餘的話都不說,直接走進卧室里!
溫雨棠沒想到司爵會這麼痛快的答應這樣一個來歷不明的人就進去給墨白治病!
她故作緊張的抬步要跟上去:「司爵,我不放心,我跟着進去看看吧!」
「滾出去。」
溫綰毫不留情的驅逐,溫雨棠腳步頓住,瞳孔燃燒熊熊烈火。
溫雨棠臉色鐵青的厲害,這個該死的女人,她一定會發現那些痕迹……她不甘的轉身,眼底毫不掩飾着擔憂。
「司爵,你不擔心……」「望神醫,全球醫學的聯盟成員,能與閻王搶人的神醫,如果是她,小白一定能治好,如果她是假的,你覺得……我會放過她?」
墨司爵稜角分明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薄唇輕啟,滿身壓迫感傾瀉而出。
早在他從公司趕來時,就已經讓助理查清了接單女人的資料!
女人身份絲毫不隱瞞,在得知是她就是大名鼎鼎神秘莫測的『望神』時,連助理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望神竟然出現在京都了,還接了墨家的單子!
房間內,墨白氣息微弱的躺在床上,面色蒼白如紙。
溫綰喉嚨瞬間發緊,冷意蔓延全身。
她以為她做足了準備,可在看到墨白的那一刻,強撐的冷靜與理智瞬間轟然倒塌。
她的寶寶……被溫雨棠和墨司爵奪走的寶寶,此刻奄奄一息的望着她。
溫綰再無猶豫,提着醫藥箱走上前,溫暖的手觸碰上墨白的,墨白閉着眼睛,手下意識瑟縮了下。
被子從胳膊上滑落,漸漸露出掐痕。
她心神瞬間緊緊繃住,這些痕迹,明顯是人為虐待!
溫雨棠!
她絕對不會放過她!
但眼下,救孩子最重要!
溫綰閉了閉眸,渾身每一根神經都在疼。
她熟練的給墨白戴上氧氣罩,銀針紮上穴位,這套手法與西式治療截然不同,可女人嫻熟的手法卻莫名給人極強的信服力。
門口溫雨棠遮住眼底的沉沉怒意,仍舊不甘心的開口。
「司爵,你看那個女人拿了那麼多針,墨白承受不住的,墨白是我的心肝寶貝,要是真出了什麼事,可怎麼辦!」
墨司爵沉着臉,眸色濃如墨,溫雨棠的話他並非沒有聽進去,之前找了那麼多專家醫生,還真沒有用這種方式給墨白治病的!
可剛剛女人的話,冷靜有力,這般自信,驅使着墨司爵邁起腳步,主動走上前。
可才剛剛走近房間門口,目光瞬間被一處吸引。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