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王哲證歷史《末世之位面起源》全文閱讀_末世之位面起源全本免費在線閱讀

王哲證歷史《末世之位面起源》全文閱讀_末世之位面起源全本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15 18:10 作者:見證了歷史

章節介紹

每一個位面的誕生就像熟透了的果實,會引來無數勢力的入局它們各施手段:或斥資重生者、或投放系統、或挑人穿越、或化身掠奪者…… 入局者,執棋 當局者,棋子 但是誰又能想到會有棋子「當局者清」,並完成反殺? 勝敗——兵家常事 在茫茫無際的混沌虛無,沒有輸贏 但,這是…

在線試讀

〖001〗盡信書不如無書

精彩節選

王哲睜開眼。

發現這裡已經不是自己的「狗窩」。

屋外充斥着混亂、嘈雜、尖叫各種聲音,還有一股若有若無的腥味。

忽然,王哲反應過來。

媽媽咪呀!

這裡是末世?(破音——)

他…他明明記得:

自己當時躺在床上刷手機。

然後——

一個彈窗——佔據整個手機屏幕的那種,莫名其妙地跳出來。秉承着「毒不死的讓我更強大」的理念,王哲大膽點開……

【隨機返利系統:贈人玫瑰手留余香,每一次給予必定會有收穫。】

【〖是〗/〖否〗)選擇綁定系統降臨天藍星末世?騷年,人生巔峰就在手下哦!】

切~

太老套了!

這是哪個遊戲策劃設計的?他牙都快尬掉了。

想都沒想就點了〖是〗。

嗚呼呼——

剛才點的有多爽快,現在就有多後悔。

「隨機返利系統?能不能放我回去?剛才是我手賤,點錯了。」

一個方框亮屏出現在眼前,王哲還以為對方同意讓他回去了,激動地湊過去。他近視三百多度,眼鏡沒帶,五米開外的世界都是一個樣——朦朧美。

他不是不想當主角。

開玩笑,這是真正的末世啊!

不是看着小說口嗨的那種。

誰吃飽了撐着沒事幹想要從和平年代跑到末世去作死?是躺在床上玩手機,安安靜靜打遊戲不香了?還是住在隔壁屋子的美少女不夠漂亮?

【已經綁定,無法更改,除非宿主自我了斷。】

王哲:芭比Q了……

「咚咚咚——」

震天敲門聲嚇得王哲魂兒都飄了。

「系統,快說,你有什麼用?不然我死了,你肯定要賠本!有什麼新手大禮包之類的別問我領不領,趕緊甩過來!」

隨機返利系統:這話夠直。

【隨機返利系統:贈人玫瑰手留余香,每一次給予必定會有收穫。因為不曾給予,所以沒有新手大禮包。宿主不要把小說經驗代入。】

王哲直接懵逼當場。

「咚咚咚——」

「有人嗎,求求你開開門,嗚~怪物馬上要上來了!」

「咚咚咚——」

「求你了,讓我進去,我什麼都答應你。」

敲門的是個女的,王哲猶豫了兩秒,跑過去打開門。門被推開一條縫,一個一米五左右的小個子女孩從他的咯吱窩下擠了進來。

「嘭——」

「咔嚓——」

「呼呼呼——」

完全不需要王哲關門,這個小個子女就幫他全部敲定。

王哲真真切切地從這個小巧女孩慘白的臉上看到了「劫後餘生」四個字。

好像……

長得還挺好看的。

他有些臉盲,對漂亮沒有定義。一般五官端正的就是好看系列了。

「謝謝你。」

聲音被她刻意壓低了,王哲認可地點了點頭。

這間屋子類似於員工宿舍,長六七米,寬僅限於放一張床和一張桌子,撐死二十平。不過有陽台有獨衛,還算可以的了。

王哲瞥見軟床上放着一瓶飲料,走過去擰了擰,是沒喝過的。

遞了過去。

「喝口水,壓壓驚吧。」

江紅玉小心翼翼地拍了拍小胸脯,仰起腦袋看了他好幾眼才道謝,接過飲料。

【贈人玫瑰,手留余香。觸發10倍返利:多米樂飲料450ml裝+10,已自動存入系統背包。】

有外人在,王哲不好盯着投影屏幕看,心裏默念讓系統把光屏改成語音播報。

果然返利了。

這就是隨機返利系統的作用?

好像……

有億點強。

王哲在心裏默問了一句:系統,不知道可不可以卡bug,用背包里的飲料無限套娃?

【宿主不要把小說經驗代入,本系統不限制任何套娃行為。】

好甜。

江紅玉喝了一大半,打了個小嗝才停了下來。

「剛才,我…我答應你的不會反悔,你救了我一命,你要做什麼我都答應你。」

她絕對不是因為這個男人又高又帥才這麼說的。

做人就要講信用。

王哲微微一笑。

這話說的,他是那種**不分的人嗎?決定開門讓她進來是為了了解外面和這個叫天藍星的情況。順便試探一下系統的作用。

他一直謹記初中語文老師的教誨:盡信書不如無書。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

實踐出真知。

雖是這系統綁定他也不知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

但是目前他就是一個小菜鳥,還是要用好它讓自己強大起來。而且,根據這些年的閱讀經驗。這個末世估計是能夠修鍊變強的。

如果可以反悔,他絕對不會選擇來到末世。

但,既然來了,那就努力活下去吧。

「你想多了,我不是那種人。坐,和我說說外面現在是什麼情況?我睡一覺起來發現外面吵的跟遊街一樣。」

江紅玉眨了眨眼,有些拘謹地坐在最角落。

「我感覺,世界末世來了。」

王哲不為所動。

「你別不信,真的。外面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出現一大群恐怖的怪物。力氣很大,速度很快。幸虧我個子小,平時愛鍛煉。恰巧又逢周末來員工宿舍找我朋友玩,不然我可能已經死了。

也不知道我那個朋友現在怎麼樣了。」

怪物?

難道是進化變異類型的末世?

「你隨便坐,我先去廁所接水存起來,趁現在還有電多煮一些開水。」

「沒事的,我可以幫忙的,別看我小個,我很能幹的!」

王哲從頭到腳掃了好幾遍。

摸了摸下巴。

不是他不正經,以前看評論多了,他總覺得這個女的說這句話有點別的意思在裏面。畢竟,他自己長得也不賴。

又溫柔沉穩。

江紅玉鼓着腮幫子執拗地看着王哲,就差沒把「快答應我」這幾個字寫在臉上。

「行,你也來幫忙吧。」

從小陽台掛着的衣服看得出來,這屋子的主人是個男同胞無疑。但是廁所很乾凈,也不知道原先的主人是不是有潔癖。

王哲拿出洗澡盆接水,注意力都陽台窗戶外。

奈何……

他近視眼啊!

「那個,我叫王哲。」

「我叫江紅玉,很高興認識你!」

呃……

王哲沒有伸手過去握。

太尬了。

「你能過來看看外面是什麼情況嗎?我近視眼鏡丟了,還沒來得及配。」

江紅玉訕訕收回小手,揚了揚。

「包在我身。」

王哲又雙叒叕想歪了:包?你身上哪來的包?當然,這話是絕對不能說出口的。和他的氣質不符。

「那是什麼!」

王哲還沒來得及湊過去瞅一眼就被江紅玉拉着蹲下。

「別起來,遠處有一隻恐怖的怪物,它好高,恐怕都快趕上我們這裡了,這可是五樓啊。還好還好,它沒往這邊看,太恐怖了!」

江紅玉和王哲肩靠肩蹲在地上,習慣性地用她的小手拍打小胸脯。

五層樓?

至少十五米高!

這是怪物?

怕不是妖怪吧!

王哲後悔死了,早知道就帶着眼鏡看手機了!這下好了,自己成了睜眼瞎。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還沒瞎到看不清路的地步。

「噢!打電話,我要給爸媽他們打電話。」

王哲一陣無語。

這時候才想起來打電話?

他之前還以為這女的跟他一樣是孤兒院畢業呢。

「嘟——嘟——口者阝……」

「死丫頭,差點害死你爸媽了,這時候能隨便打電話嗎!」

電話那頭,知道婦女壓低這聲音傳來。

王哲抿着嘴,憋住了。

「爸媽,你們千萬別出去,外面好恐怖。」

「廢話,那還用說,你現在在哪?」

「我在…」

「嘟嘟嘟——」

信號斷了。

這意味着天上的衛星都沒了吧。

江紅玉瞪大眼睛看着手裡的機子,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沒信號了,對了,把手機調一下,別突然鬧鐘響起來,真是會要人命的。」

「嗚——」

「為什麼會這樣……」

王哲沒學過安慰妹子的技能,只能默默走到旁邊接水。

「吼——」

「啊!痛啊!」

「咯吱咯吱——」

王哲頭皮發麻,趕緊把手龍頭擰緊,不敢再繼續接水了。就連江紅玉也死死地捂住嘴巴。

就在樓上!

咀嚼聲音異常醒目。

不能坐以待斃!

王哲知道,末世降臨,不管是什麼類型的,敵人都是最弱的時候。那些怪物進食,不正是飢餓的在外表現?

或許,它們沒有想像中的那麼…不可戰勝。

他有系統,現在就缺武器。

只要弄到一把!

他就能一直套娃!

這間屋子太乾淨了,不太像是正常的員工宿舍。別說是電磁爐,就是鍋碗瓢盆都沒有。足以見得,這屋子的主人:

要麼不常回來住。

要麼…

那個床有問題。

從另一個角度分析:系統不可能讓他白白送死,這旁邊的江紅玉求救恰到好處不說。這房間也沒人。

除了床,他想不到那裡還會藏有能讓他絕地翻盤的東西。

極有可能是熱武器。

王哲顧不上頭頂讓人頭皮發麻的咀嚼聲,一點點地向床那邊挪去。

江紅玉不知道王哲要幹什麼,也不敢出聲。

軟床不大,只允許一個人睡。

當然,兩個人疊起來「合體睡」這種當他沒說。

趴在床上一寸一寸地戳戳按按。

嗯!

這裡彈性幾乎為零。

王哲果然在角落摸到一個硌手的小鐵疙瘩,那是鏈頭!

一點點把拉鏈拉開。

一個巴掌大的口子出現在王哲面前。光線不是很足,再加上他半瞎不瞎,只能伸手進去抓瞎。

一掏。

嘶——

顧不上有沒有病菌,王哲趕緊把手伸回來放進嘴裏。

流血了!

下面藏着一把兵器!

右手受傷了,那就換左手!

時不我待啊!

江紅玉咬了咬牙,顫着牙,也挪了過來。

王哲小心翼翼地用指甲敲,找到手柄一點點拽了出來。

是刀!

而且還是唐刀!

江紅玉不可置信地看着趴在床上的王哲。

這個看起來溫柔到骨子裡的男人居然……笑裡藏刀!

她微不可查地往後挪了挪身子。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