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陸安然趙王)覆流年小說百度雲txt下載_(覆流年小說百度雲txt下載)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陸安然趙王)覆流年小說百度雲txt下載_(覆流年小說百度雲txt下載)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15 18:11 作者:陸安然

章節介紹

樓千吟涼涼看她一眼,「祖輩定下的,我樓家與趙王世代聯姻,由得你嫁不嫁?世子性子純良,待你也好,你嫁過去只有享福,沒有吃苦的份兒」樓千古道:「我才不嫁,你要是把我逼急了,我回頭就嫁給隔壁姓張的,嫁給菜市場殺豬宰雞的!」對,就是要氣死他!...

在線試讀

覆流年小說百度雲txt下載第90章  

精彩節選


眼下陸放看起來是差不多好了,但樓爺爺給他用的解毒藥物,還需得服用一些時日才能徹底好起來。
那千色引雖有很大的隱患,但藥用價值卻不可估量。
陸放連服半月到一月,不僅能清毒,往後便是再中這種類似的劇毒,也不會立即要了他的命。
又因陸放外傷還沒痊癒,陸安然陪着他繼續在葯谷里休養幾日。
陸安然每每送葯到他手上時,便有些擔心,問道:「二哥,那千色引可有在你體內起作用?
可有讓你產生幻覺?
可有讓你覺得不舒服?」
陸放看了她一眼,道:「沒有。」
隨後將葯全部喝下。
陸安然才放了放心,想她二哥意志力何其堅固,區區千色引,應該還誘惑不了他。
這頭,樓千古從那晚陸安然說話氣陸放這件事當中得了點靈感,想着自己回頭也去氣一氣樓千吟。
若是也能將他氣得吐血,那該多有趣。
於是樓千吟拿她婚事說事時,道:「明年你都十七了,世子等得,你卻等不得,遂我昨日與趙王商議了一番,等明年秋後,讓你與世子完婚。」
樓千古便道:「要嫁你自己嫁去,我不嫁!」
樓千吟涼涼看她一眼,「祖輩定下的,我樓家與趙王世代聯姻,由得你嫁不嫁?
世子性子純良,待你也好,你嫁過去只有享福,沒有吃苦的份兒。」
樓千古道:「我才不嫁,你要是把我逼急了,我回頭就嫁給隔壁姓張的,嫁給菜市場殺豬宰雞的!」
對,就是要氣死他!
樓千吟從葯案上抬起頭,看了看樓千古,並沒有她想像中的那麼生氣,而是幽幽道了一句:「你倒是去啊。」
最後樓千古反倒被氣得快原地爆炸。
這日,川流不息的潯陽,從喧鬧繁華之中,漸漸平靜下來。
潯陽碼頭外,寬闊的江水悠悠浩浩。
遠天一色,黑壓壓一片宛若烏雲飄來,襯得原本秋高氣爽的整個天空,也跟着陰沉了幾分。
待飄得近了些,依稀可見一艘艘的艦船,正從上游駛過來。
頓時潯陽百姓紛紛退散,趙王連忙調派兵力應對。
潯陽城內一時風聲鶴唳。
陸放和陸安然在葯谷里並不知情,後來樓千古難得與世子趙長樂很有默契地匆匆趕到葯谷來,一臉嚴肅之色。
趙長樂張口便對陸放道:「大事不好了,安陵王親率艦船軍隊,來攻打潯陽了。」
陸放道:「可是開戰了?」
趙長樂搖頭,遲疑着道:「安陵王的艦隊停留在百丈江上,知道了二公子和三小姐此時就在潯陽,說是你們害得安陵王世子身受重傷,險些喪命江海。
現在他要我父親將你們交出去,如若我父親不交,他即刻便要率兵攻打了。」
安陵王是這樣一個衝動莽撞之人嗎?
趙長樂又道:「我想他安陵王不單單是來給他的世子報仇的,不然何故如此大張旗鼓?
想必他是想藉此之名,大肆興兵我潯陽。
縱使真把你們交出去,安陵王那邊可能也不會退兵的。
故我父親讓我來問問二公子,可有退敵之良策?」
陸安然側目看向趙長樂。
沒想到,他雖年紀輕輕,但是看事情卻十分理智明白。
安陵王在諸侯當中,算是勢大的,只有北方的北襄王能與之抗衡。
而今他出兵潯陽,趙王便是傾盡兵力,可能也無法取勝。
對於安陵王來說,先逐個吞併小的諸侯,才有利於壯大他的勢力。
陸放只看他道:「屆時還請勞煩趙王,開城迎我陸家軍,安陵王自不戰而退。」
趙長樂震了震,陸安然也是一愣。
等趙長樂走後,陸放若無其事地整了整手上的護腕,便也轉身回屋。
陸安然牽着他的衣角,道:「二哥什麼時候往徽州傳消息的?」
陸放頓住腳,回頭看她,道:「你想問什麼?」
何時傳的消息,只要擺脫魏景辰的追殺,趁王連玦不注意,陸放便可派個自己的人八百里加急趕回徽州去。
只要讓威遠侯知道他和陸安然會去潯陽,為避免再出意外,他必會來潯陽接人。
陸放這樣安排,也是以防萬一會與王連玦正面交鋒,如此惹到安陵王在所難免。
現在陸家軍一來,正好可解燃眉之急。
陸安然理了理思緒,問道:「等安陵王撤軍以後,咱們的陸家軍也會撤軍嗎?
還是說……會搶佔潯陽?」
陸放道:「若我們與安陵王無異,那趙王何必庇護你我,直接將我們交給安陵王,讓安陵王與咱爹威遠侯斗個兩敗俱傷,不是更好?」
陸安然想起他們剛到潯陽時,樓氏便派了人來接,並且還有樓家家主親自給陸放解毒,可能不僅僅是因為陸放與家主有交情,還出自於趙王的授意。
樓家根基與趙王本就是相互關聯的。
現在安陵王來要人,趙王也沒有想過第一時間把他倆交出去。
陸安然道:「是因為趙王相信二哥么。」
若不是出於信任,趙王怎麼可能會開城門迎陸家軍。
可現在安陵王艦船就在水上靠停,趙王若是沒有外援,很難讓安陵王撤兵。
這樣一來,威遠侯便算是正面上與安陵王交惡了,同時也會讓天下諸侯認為,威遠侯已與趙王結盟。
這樣一來,有威遠侯和趙王相互扶持,暫時也沒哪個敢輕易打趙王的主意。
陸安然原想,按照前世的軌跡,安陵王才是最合適結盟的對象。
沒想到現在,他們與安陵王結仇了不說,卻反與安陵王想要吞併的對象結盟。
那往後該是如何走勢,陸安然實在很難想像。
她也隱隱擔心……畢竟前世的結果,安陵王才是最終的贏家。
陸放道:「若是爹不帶兵來,我們要怎麼脫身?」
陸安然先是一愣,繼而半喜半憂:「你是說爹親自帶兵來?」
她爹親自前來,就是不與趙王結盟,這關係也說不清了。
陸放道:「應該要不了多久,就快到了。」
說著便伸手揉了揉陸安然的頭,又道,「你認為安陵王勢大,與其結盟再好不過。
然潯陽在金陵以南,徽州在金陵以北,若讓我選,我選趙王。
不先殺虎狼,難道還想與虎狼爭肉么。」
陸安然又是一震,不由抬頭看着陸放堅挺的背影,好像天下大勢,盡握在他手中。
她久久無法言語。
經陸放兩語一點撥,陸安然茅塞頓開。
若是一開始威遠侯便與安陵王結盟,那必當是如虎添翼、強強聯合,最後橫掃整個大魏也不是難事。
可事成之後呢?
一山不容二虎,到時威遠侯與安陵王又該如何爭鬥?
不管如何爭鬥,都是輕者兩敗俱傷,重者屍骨無存。
所以陸放才會選趙王做盟友。
趙王沒有安陵王那麼強大,不是強有力的對手,將來不會造成很大的威脅。
關鍵是地理位置與威遠侯一南一北,對金陵形成兩面夾擊之勢。
陸安然追上去問:「那二哥覺得,還是先幹掉安陵王比較妥當嗎?」
陸放看她一眼,左手按了按自己右邊肩膀,活動着右手手臂,道:「不然還打算留着頤養天年?」
只不過眼下還不是時機,要等時機成熟,還需要一段時間。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