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司徒風蘇向雲)拒不離婚,自閉嬌妻要翻天_(司徒風蘇向雲)全文在線閱讀

(司徒風蘇向雲)拒不離婚,自閉嬌妻要翻天_(司徒風蘇向雲)全文在線閱讀

2022-09-15 18:13 作者:雪下無塵

章節介紹

一夕荒唐,一紙婚姻,半年同處,將蘇向雲十年的愛戀消磨殆盡 卻不知,他瘋,他狂,只為她 以愛為牢籠,關住兩個人,卻牽扯出一樁樁陳年舊事

在線試讀

第2章 我們司徒家沒有離婚這一說

沒什麼好在意的,她告訴自己,可當親眼看到時,心臟的抽疼騙不了人。

看着他們走近,隔自己兩個櫃檯,琳琅滿目的戒指,璀璨耀眼,卻傷得她鮮血淋漓。

送戒指嗎?原來他們的關係已經到了如此深度?

三個多月來,時不時上個推送,俊男美女,又恩愛又甜蜜。

都說司徒二公子放蕩不羈,她想,只是沒遇到梁茵茵而已。

一個能讓司徒大公子心甘情願聯姻,讓二公子送戒指的人,她確實差之甚遠。

「姐姐,你也來逛街啊?」

嬌軟黏膩的聲音讓她回了神,不知不覺,自己居然來到了兩人面前。

她扯出笑容,狀若不經意道:「嗯,我好了,不打擾你們。」

蘇向雲沒敢看司徒風,怕看到他淡漠的眼眸,把存留在家裡的那點溫柔扯碎、淹沒。

徑直就要走,卻被梁茵茵大力拉住了胳膊:

「別啊姐姐,阿風說要送我禮物,你幫我看看哪款合適?」

哪款都不合適,她想這麼說,出口的話卻是:

「能戴的都合適。」

女人詫異,隨即將視線定格在蘇向雲左手中指上的戒指,纖細的素圈上,一朵鑲滿碎鑽的桔梗花枝悠然綻放。

轉頭朝男人撒嬌道:

「我試試姐姐手上的戒指好不好,我好喜歡這樣簡單的款式,如果合適,阿風你就給我定這樣的。」

「這種戒指有什麼好看的,裝飾單一,樣式老土,這裡隨隨便便挑一個都比這個強。」

男人輕蔑的口吻,讓蘇向雲覺得手上的戒指像是烙鐵,燒灼着她的手指。

好像這個婚戒在他眼中一文不值。

「也是,那我先挑一個戴着玩,到時候一定要給我定一個最好的,姐姐,你那個我就不試了。」

梁茵茵笑魘如花,轉過頭時滿臉都是得意。

蘇向雲合了雙眸,故作優雅,轉身離開,平靜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喜歡什麼就去買,養得起你,戒指就不用看了,一個就足夠。」

這話如一把尖刀,狠狠扎向蘇向雲,在男人心中,為她多買一個戒指都是多餘。

車上,蘇向雲緩緩轉動手中的戒指,慢慢取下。

司徒風在外從來不戴戒指,包括今天,自己卻傻傻的抓着不放。

想把戒指從車窗扔出去,終是捨不得,暫時揣進口袋,眼不見心不煩。

到了老宅,小客廳里的老人頭髮花白,威嚴不減,精神奕奕。

戴個老花鏡翻看着雜誌,見人進來,空下手來。

蘇向雲打過招呼,蜷了蜷手指,遞上那條珍珠項鏈:

「奶奶,這是特意給您帶的,我覺得很適合您,希望您能喜歡。」

老夫人接過看了看,交代管家送到房間,點了點頭道:

「不錯,有心了。」

拿下老花鏡,拍了拍身旁的位置,示意蘇向雲過去坐。

「阿雲啊,阿風和茵茵的事委屈你了,不過不用擔心,你這正牌夫人的位置,誰也搶不走。」

老夫人輕拍她的手安慰着,蘇向雲卻只覺得寒入骨髓。

原來連老夫人都知道,甚至是默認。

蘇向雲雙拳緊握,真誠道:

「奶奶,阿風和茵茵很相愛,如果阿風恢復單身,兩人就能光明正大在一起,希望奶奶能支持我們離婚。」

「胡說八道,我們司徒家沒有離婚這一說。」老夫人疾言厲色,「茵茵差點就成了阿風的大嫂,小叔子娶嫂子,我是不允許的。」

「你們的婚禮,也算風風光光,這在古代是只有嫡子長孫才有的待遇,嫁到司徒家也沒辱沒了你,做好你司徒二少奶奶的本分,儘快給司徒家添丁才是大事。」

這明裡暗裡的說自己身份低微,既然看不上,當初可以當做什麼都沒發生,何必委屈?

司徒家藉著她和司徒風的婚姻,將當家人從那個荒誕的口頭婚約中解脫出來,這些卻被刻意遺忘。

算了,有什麼好爭辯的,在他們眼中這就是一場聯姻,和有沒有感情,司徒風在外面有多少女人沒有關係。

只有她一個人傻傻的希望乾涸的土地能開出花來,想想都覺得可笑至極。

「我知道了,奶奶。」

晚餐豐盛,蘇向雲卻沒吃幾口。

離開老宅,剛坐上車不久,只覺車裡的味道讓人難以忍受,胃裡一陣翻湧。

剛下了車,「嘔–」的一聲就吐了出來。

「夫人,您還好吧?」張欣邊給她拍背邊關心道。

蘇向雲趔趄着遠離污穢,在花壇邊稍坐休息:

「我沒事,歇會兒就好。」

明明這麼一點路,居然會暈車,這是得有多嬌氣。

細算,她從結婚後就沒好好出過門了。

「夫人,我們去醫院看看吧?」張欣擔心着,女人的臉上一點血色都沒有。

「不用,拉我起來,陪我走走。」蘇向雲有些脫力,但心中鬱氣難消。

司徒風反覆無常的態度,梁茵茵傲然自得的神情,老夫人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她想離這些遠一點,再遠一點。

只是這門難進,更難出。

對於她這個妻子可能會與他分開這件事,司徒風相當抵觸。

她也反抗過,可男人發起瘋來超乎她的想像,至今心有餘悸。

至於走法律途徑,更是無稽之談。

司徒家,帝都頂尖豪族,涉政涉商。

上一任家主司徒老爺子去年過世,欽定的下一任繼承人是從政的嫡孫司徒景。

次孫司徒風則接替老夫人的班,管理着金陽集團這個龐大的商業帝國。

司徒家縱橫政商兩界,旁支繁盛。

她一個只會畫點插畫的普通人,拿什麼跟人家碰?

離開與否,她身不由己。

緩緩走了一段路,終是有些體力不支,強忍着煩悶上了車。

本以為暈車只是一時的,不久後再次乾嘔起來,胃部痙攣,渾身無力。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