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獵殺小隊)林月塵莫枝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獵殺小隊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獵殺小隊)林月塵莫枝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獵殺小隊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2022-09-15 18:14 作者:紅山四姑

章節介紹

林月塵的雙眼能看到人類背後的惡魔,貪婪,慾望,金錢他無數次的想拯救他們,卻無數次的失敗,人類難道真的沒有希望了嗎?

在線試讀

第1章 靈眼

精彩節選

他叫林月塵,擁有一雙能夠看到人類背後惡魔的雙眼。

貪婪,**,金錢,霸凌…

每個人背後都被這些惡魔支配着,而人們似乎也享受惡魔給他們帶來的快樂。

「臭打工的,看什麼看?快點把奶茶給我做好,耽誤了我時間你賠的起嗎?」看着面前穿着奢侈品,臉上畫著濃妝的女人對林月塵趾高氣昂,看起來有些好笑。

她可能並不知道她身後有個惡魔正在指揮着她成為一個勢利眼。

「讓您久等了,您的奶茶」林月塵將奶茶遞給她,但是她並沒有接過奶茶。

「哎呀,你幹嘛?你的手碰過了!我不要,重新給我做!」傲慢的女人並沒有伸手。

「顧客,您後面還有客人在排隊,請您諒解一下」顧客就是上帝,林月塵可不想得罪她們。

「我不管,重新給我做,後面的人要是等不及可以不吃。」

女人越是張揚跋扈,她身後的惡魔越是開心。

「客人,請您不要無理取鬧,這杯奶茶我戴了手套遞給您的」這瘋女人,大清早就給他找事兒。

顯然林月塵的解釋並不能讓她滿意,她反而變本加厲。

「叫你們老闆出來!看看他請的員工,上帝的話都不聽了?」

林月塵有些委屈,這分明不是他的錯,為什麼要叫老闆?

看着周圍的人,大家都若無其事的站在一旁,似乎並不願意出來說一句公道話。

有的人想幫忙,但是看了看女人的打扮,生怕自己惹了不該惹的人,又都縮了回去。

外面的吵鬧聲把老闆給驚動了。

「這位顧客,您消消氣,我這就讓他重新給您做一杯奶茶,就不收您錢了」老闆諂媚的看着女人,像個舔狗。

「你愣着幹什麼?重新去做啊!還有,把你的手洗乾淨了,別髒了上帝的奶茶!」

面對老闆的呵斥和不公平,林月塵也只能委屈的重新給她做一杯奶茶。

很快奶茶便做好了,他當著女人的面洗乾淨了雙手將奶茶遞過去。

不過女人好像還是不願意伸出手接奶茶。

「給我道歉」

女人這句話讓林月塵有些吃驚,怎麼他還要道歉?

就這樣僵持了一會兒,後面的客人有些等不及了。

「哎呀,你就道個歉嘛,年輕人吃點苦怎麼了,快點,我們還要喝奶茶呢」

「就是,磨磨唧唧的,我都不想買了」

周圍人的言論讓女人更加跋扈了。

林月塵此時內心非常難受,他很想反抗,但是他不能這麼做。

因為,他太需要這份工作了。

「對不起顧客,剛剛我的原因,這份奶茶請你接好」

違背了自己意願的道歉,不過語氣聽起來很真誠。

「這還差不多」女人一隻手伸過來拿過了奶茶,滿意的走了。

林月塵看着她的背影,她身後的惡魔異常的興奮,彷彿剛剛那一切對他來說都是極好的養分。

終於打發走了一個難纏不講道理的客戶,林月塵耳根子清凈了不少。

很快到了下班時間,林月塵準備收拾東西回家了。

東西剛收拾到一半老闆走到了他的身邊。

「這是你這個月工資,明天你就不用來了」

老闆扔了一沓錢給他,像是在打發叫花子。

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林月塵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但是最終想說的話全都卡在了嘴邊。

「是的,我知道了」

接過了錢以後,林月塵數了數,不到三千。

屋漏便逢連夜雨,剛下班,天空就下起了大雨。

林月塵只能用手遮住這瓢潑大雨往「家」趕去。

「舅舅,開下門,是我」他住在了舅舅家裡,雖然是舅舅,但是他每個月都要給舅舅一筆房租和伙食費。

拍了很久的門都沒人打開門。

「舅舅,你不開門我沒法給你房租啊,今天老闆給的是現金。」

果然話音剛落,門就被打開了。

不過迎接他的並不是舅舅的面孔,而是行李箱。

「拿着你的東西滾出的我家,我好不容易托李老闆讓你在那工作,你倒好,給我丟人現眼」

手裡的一沓錢有些被打**,正在他愣神的時候他舅舅從門內伸出了一隻手搶過了他手裡的錢。

「這些錢就給我了,這個月房租和伙食費」

砰的一聲,大門被關上了。

林月塵和行李箱就這麼站在外面,雨水淋**他的全身。

分不清是淚還是水,此刻的他已經沒有任何去的地方了。

正在他轉身準備走的時候,房門被打開了。

驚喜的轉過頭,他以為舅舅良心發現了。

誰知道從門縫裡飛出了一張照片。

「這破玩意兒拿走,兩張死人照片我看着晦氣」

這是他父母生前的合照,母親臨終前找到了他的舅舅希望讓林月塵能在這棟房子住到娶妻生子。

這房子原本是他母親的,但是舅舅這個貪戀錢財的財迷不知道用什麼方法取得了房子的居住權。

林月塵蹲下身子將父母的合照撿起來,淋濕的雙手擦拭了下照片卻怎麼也擦不幹凈上面的雨水。

拖着行李箱在沒有人的大街上走了沒幾步,他再也忍不住了。

他蹲下身子大哭了起來,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可此刻的他像極了受傷的貓咪。

彷彿想把這多麼年的委屈全都發泄出來,他的哭聲有些大,有些居民樓的人都被吵醒了。

「要哭去亂葬崗哭,大晚上要不要人睡覺了?」

此刻的林月塵逐漸有了輕生的念頭,他太苦了,這二十多年來過的實在太苦了。

父母在他十歲的時候死了,舅舅為了母親的房子假意將他帶在身邊。

今天又被老闆開除了,好不容易有兩千多塊錢,又被舅舅給搶走了。

小時候因為這雙能夠看到惡魔的眼睛,他還被同齡人排擠嘲笑,甚至被霸凌。

現在他連在酒店住一晚上的錢都沒有了。

無助的蹲在地上,大雨盡情的洗刷着他的身體。

突然,雨好像停了。

林月塵低着頭看了下周圍,不對,雨沒有停,是有人幫他遮住了下落的雨水。

抬起頭一看,一名女人拿着一把傘。

「別哭」

女人聲音很溫柔,並且她向林月塵伸出了右手。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