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熱戀向陽生長(楚雨邢滄海)_熱戀向陽生長全本在線閱讀

熱戀向陽生長(楚雨邢滄海)_熱戀向陽生長全本在線閱讀

2022-09-15 18:15 作者:虞九燈

章節介紹

【1V1甜文 自卑堅韌小軟兔&臉厚自戀花孔雀 校園文 暗戀】 17歲的楚雨自卑怯懦,害怕人群,畏懼陽光但,她有個秘密 她喜歡上了個比太陽還耀眼的人——邢滄海 -- 邢滄海,海陽一中校草學霸級的人物 與他同桌前,楚雨只聞他名不知其人 直到高二開學 邢滄海看着自己…

在線試讀

第2章 第2章

語文老師都有個通病,上課時總喜歡在一句古詩後說一句:「我記得有個詩人的語境與感情與這首詩相同,而且所寫的內容也相差不大,有沒有同學知道呢?」

下面同學一片問號。

語文課代表楊璇舉手,「老師,是不是高適的自把玉釵敲徹竹,清歌一曲月如霜?」

老師輕輕點了點頭,但隨即又搖了搖頭,說了句:「這首詩意境確實相似,但感情要稍微差點,不過能想到這個句子已經很不錯了。」她看了看其他人,掃到楚雨時,多看了兩眼說道:「提醒你們一下,是秦觀的詩。」

楚雨本就猜到了是秦觀的詩,現在經老師一提醒更是確定了,她張了張嘴想說,但並沒有說出口。

她抿着唇低頭看書,不去看老師示意的眼神。

邢滄海原本在天外神遊地轉着筆,察覺到老師對楚雨的注視後回了神,因此也注意到了楚雨的一系列動作。

他眉頭一挑,湊近楚雨道:「你知道?」

「嗯。」楚雨微不可查地點點頭。

「這麼厲害?我都還沒想到。」邢滄海誇張地張大了嘴,滿眼都是崇拜,眼中彷彿亮着小星星。

楚雨無奈:「……」你根本就沒想吧!

邢滄海也不在意楚雨的白眼,他看了看老師殷切的眼光,壞笑舉手,懶洋洋地說道:「老師,楚雨說她知道。」

老師得救般地立馬看向楚雨,急切的說著:「楚雨,你來說說。」

楚雨:「……」

「楚雨?」老師催促了聲。

楚雨無奈,狠狠地瞪了眼邢滄海後緩緩地站起了身。

全班同學也隨之看來,一道道目光如同在審視般激她的心猛地一跳,手上沁出了汗,她咬了咬唇膽怯地不敢發出聲。

邢滄海停止了漫不經心的轉筆動作,他滿眼安慰地看着楚雨,柔聲道:「別怕啊。」

楚雨一震,邢滄海的話彷彿平息了她心中的所有波浪,一種溫暖十足卻又洶湧澎湃的力量襲向她的心房。

她抬眼直直地看向同樣在鼓勵她的老師,深吸口氣張嘴說道:「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

「沒錯!就是秦觀的這句詩。」老師滿意地笑道,對楚雨說:「請坐。」

楚雨唇角微微勾起,嘴角的小梨渦蓄滿了陽光,顯得她溫柔極了,五官在陽光的照射下美的似夢似幻,直直地讓邢滄海心跳停了幾拍。

手中的筆不知何時掉落,他手撫着心臟,心中一遍遍地念叨着:楚雨,楚雨,楚雨………

下課後,楚雨轉眼兇狠地瞪着邢滄海,咬牙說道:「邢滄海,你事很多,是嗎?」

邢滄海認慫地陪笑道:「不多不多,再多也比不過一個你。」

情話隨口就來。楚雨白眼一翻,她冷笑道:「下回你再如此,我就……」她雙手握着一隻筆殼,說完話便想將筆殼折斷。

但……

一下——沒斷。

兩下——沒斷……

三下——還是沒斷!!!

邢滄海憋不住一笑,小聲地求問道:「我幫你?」

楚雨黑着臉怒道:「不用!!!」

說完,筆甩在桌上,人起身慌忙離開。

邢滄海看着楚雨狼狽的背影,搖頭寵溺地哈哈直笑。

他拿起楚雨桌上那隻可憐的筆殼,好笑道:「你也太不聽你主人的話了,現在好了她生氣了,誰去哄?」

前桌的男同學李韋見證了全過程,聽到這句話忍不住地回腔:「邢哥,肯定是你哄啊。」

委以重任的邢哥深以為然地點點頭:「是啊,我得哄。」

說完又在心裏輕聲嘀咕:誰叫我喜歡她呢?

晚上回到家,邢滄海吃飯時看着筷子又想到了下午那件由筆殼引發的禍端,他拿起筷子顛顛地笑個不停。

邢父看他一眼,好奇地問道:「笑什麼呢?」

邢滄海立馬擺正神態,豎起食指放在嘴上神秘兮兮地說:「噓,我不告訴你。」

兒子這德行,當父親的也甚是了解,邢父白他一眼,不說話了。

倒是邢母向邢滄海眨眨眼,笑容滿面地說:「是關於那個女孩子的吧!」

邢滄海夾起一個獅子頭吃下,他雙眼一亮,贊道:「媽,好吃耶。」

邢母捂嘴一笑,打消邢滄海妄圖轉移話題的念頭繼續說:「謝謝哈,所以是不是關於那個女孩的?」

邢父抬手端走盛有獅子頭的盤子,威脅道:「你不說就別想吃!」

看着獅子頭逐漸遠去可能永不復返的邢滄海:「……」

「快!」邢父豎眉。

「說!」邢母冷笑。

「……」邢滄海捂臉無語,對這兩人深惡痛絕:「為人父母,兒子早戀你們不管也就算了,你們還要八卦!八卦也就算了你們還不許我吃飯!!」

邢父邢母無視他的控訴,繼續瞪着他。

邢滄海欲哭無淚的看着那盤對他眨眼睛誘惑着的獅子頭,擺擺手無奈道:「好啦,是她,行了吧。」

邢父放下盤子,繼續問:「女孩子叫什麼名字?」

邢母湊到兒子面前問道:「那女孩人長的漂亮不?」

二人同時發出的問題引得邢滄海嘴角直抽抽,他飛快地夾了幾個獅子頭和其他菜,端起碗快速離場。

「無可奉告!!」

一時沒反應過來的邢父邢母看着自家兒子飛奔的背影:「……」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