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獨孤悅閻絕《跌落神壇的她,富可敵國了》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獨孤悅閻絕全本閱讀

獨孤悅閻絕《跌落神壇的她,富可敵國了》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獨孤悅閻絕全本閱讀

2022-09-15 18:17 作者:軟香糯糯

章節介紹

本是實習月老的她,因為一個狗血的失誤成為了異世小紅娘 本着「談談情戀戀愛」沒事完成幾個小目標的目的開了自己的「一線牽」 她遇到了他,自打有記憶以來第一個怦然心動的男人,開啟了步入愛情陷阱的甜膩愛戀 「讓我走進你世界填滿空虛的缺」 「因為你是你,因為你是悅兒,所…

在線試讀

第8章 買人

日月如梭轉眼間就來到了十天後,獨孤悅和喜婆婆來到和平鎮,檢查驗收裝修情況。

崔建看見獨孤悅趕忙上前,這可是個大金主啊!想當時他看見裝修竣工後的樣子,下巴都差點驚掉,真不敢相信世界上居然有這麼好看,驚為天人的設計。

現在要乾的就是趕緊和悅兒姑娘商量一下,看看如何能讓自己使用圖紙製造這些驚為天人的東西出來。

獨孤悅角角落落逛了個遍,心裏驚嘆古代匠人的手藝。沒想到這麼厲害,自己依照現代婚紗店的模式來開辦古代的「一線牽」,沒想到每個隔間,不同的區域做的東西都達到了要求。

會客廳的沙發,婚服區域的撐衣人偶,畫畫區域的軟塌椅子以及各樣婚禮用品的擺放區。真是越看越滿意崔記的手藝,不虧她投資那麼大。

崔建見獨孤悅神情放鬆,便知僱主滿意自己的手藝,心下更覺得有戲,立刻走去獨孤悅面前商量使用權的事情。

「你想要使用我的圖紙,然後自己製造茶几沙發?」一番唇槍舌劍之後,二人總算確定了合作細節,獨孤悅不光可以給崔建沙發茶几的圖紙,還可以再給他畫一些古代沒有的稀奇物品,而崔建每賣出一樣則要分兩成利潤給獨孤悅。

合作愉快的敲定了,店裡的裝修也搞的七七八八,就連後院住人的屋子也已經整修翻新過。

是時候要把開業活動提前安排上了,不過看看自己身邊竟無一個可用之人,想想自己真是一個大頭蝦,看樣子要趕快買人培訓上崗。第一次開始創業的獨孤悅恐怕自己遺漏了什麼,兢兢業業的將自己的想法寫成了一份計劃書,這下總歸好了,按計划行事。未來的首富可就是自己的目標呢!先搞他幾個小目標玩玩。

此時的獨孤悅立下了下凡後的第一個目標,變有錢變得很有錢,想到日後自己富可敵國不由的發出了笑。

幻想結束後的獨孤悅想到了那個「缺德」看上去挺靠譜的,也不知道買人這生意範疇他有沒有囊括到。還是決定去看看,到了「戀家房牙」之後,就見屈德在門前擺了個「布衣神相」的攤,正搖頭晃腦的給面前的客戶講些什麼,好奇心趨勢獨孤悅站着觀察了一會,只見那位顧客連連點頭,激動的握着屈德的雙手熱淚盈眶。千恩萬謝鞠躬好幾個後才轉身離開,看樣子這屈德副業也發展的不錯啊!

「貴客臨門我屈德有失遠迎啊!」說著走到獨孤悅面前,咧嘴笑道:「貴客今日有什麼需求啊!您放心,您的需求我包管您滿意,戀家房牙,您迷茫路上的首選夥伴。」

聽着所謂的缺德狗腿的話語,再聯想他給人算命時的一本正經,只覺得誒呦喂,小夥子還有兩副面孔呢!

不過這人也確實是有意思,跟他第一次合作後還是感覺不錯的,就將自己需要買些人員來服務顧客這事講了出來。

原本不確定這業務他做不做,便想着他要是能介紹個靠譜的中介也是可以的,沒成想,聽完自己的要求後,屈德拍拍胸口表示交給他完事了。

了結一樁心事之後,總算是可以歇歇了,來古代這麼久還沒好好逛過街呢!而倒霉的獨孤悅也沒想到,戲劇性穿越的一幕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只不過是不同的街道被撞的要成為她了。愣神的一瞬間,馬車極速駛來,車夫儘力扯着韁繩大喊道:「讓開啊!快讓開啊!馬兒發狂了。」

她也想動啊!可她的腳不聽使喚,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發了狂的馬向自己奔來。心道:完了完了,還沒大展宏圖,就要成為史上第一個被馬兒踩死的廢物神仙了。」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閉眼等着被踩踏的時候,感覺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撲鼻而來,好像是一種飛起來的感覺,難道這麼快自己就被踩死了?睫毛眨了眨睜開一點眼縫,預想之中的疼痛沒有,而自己也身處在半空之中,眼前又是一樣的光暈,是那個男人嘛?一樣的感覺味道,一樣的觸感,不自覺地就上手撫摸了閻絕的臉頰,又是一個四目相對,難以言說的絲絲粉紅色泡泡在空氣中相當於不存在的存在。

如果此時天空中有花瓣,那二人的姿勢一定是既曖昧又浪漫,短短的十幾秒在獨孤悅的腦海中已經過了一個世紀,從來沒談過戀愛的她真切的感知到了自己的心跳。糟糕是心動啊!眼神躲不掉,莫名的心跳。

終於,二人在度過了漫長一個世紀的眼神交流後,腳踩到了如同棉花般軟綿綿的地上。閻絕彬彬有禮的鬆開了摟在腰間的手,隨後微笑問道:「姑娘,你沒事吧?」

天啊!他好帥啊!笑起來居然還有酒窩,不笑那麼優雅得來又痞氣,笑起來居然感覺好可愛,怎麼有這麼符合我胃口的人出現?師傅啊師傅,這是不是你一腳把我踹下來的補償啊!如果是我就原諒你了呢!

殊不知在自己腦子臆想的時候,自己的臉色也一會正常一會緋紅。全被對面之人看在了眼裡。

「姑娘,你沒事吧?」隨手在獨孤悅眼前晃了晃。

「啊?怎麼了?你叫我,帥哥?」

「姑娘,你沒事吧!我看你這副樣子,你沒受到驚嚇吧!」

「我受到驚嚇了,怎麼,你送我回家嗎?」獨孤悅脫口而出後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心道:天啊!我怎麼把心裏的想法都說出來了,他對我印象一定不好了,怎麼辦啊怎麼辦啊?

閻絕看着面前的女子,聽着她對他的稱呼,更加確定了她就是他尋找的人,又掛起自己招牌笑容:「既然姑娘受到了驚嚇,在下送姑娘回家吧!」

北璧王朝的民風還是比較開放的,男未婚女未嫁的情況下,雙方但凡正大光明的拍拖戀愛是不會有誰說什麼的。

獨孤悅看着此刻自己和帥哥坐的這麼近,心下也不由的緊張起來,好想時間定格在這一刻,二人之間也靜默無話略顯尷尬。

「你」「姑娘」

二人看看彼此,要麼都不講話,要麼一同開口,不由對視一笑。

「你先說」「姑娘請講」

「姑娘你請先說吧!」

「恩,感謝公子剛剛救命之恩,我叫獨孤悅,不知公子名諱?」

「你叫我陌塵吧!」

「陌塵,可真是個好聽的名字」

「悅兒的名字也很好聽啊」

聽到一個男人這麼親密的叫自己悅兒,未經戀愛的獨孤悅隨即露出了女兒家的羞澀,低頭不語。也不知是天定還是人為,馬車突然就顛簸了一下,陌塵向著獨孤悅的方向滑去,一個壁咚就將獨孤悅圈在了自己的身下,四目相對,誰都不知道該如何應對現在的情況。足足幾分鐘之後,陌塵才將手收回默默的朝另一方向坐去,獨孤悅也急忙起身坐好,頭朝車外看去用來掩飾自己的情緒。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