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離婚後遇到總裁的解決辦法)汪韻張屹晨_離婚後遇到總裁的解決辦法完整版免費閱讀

(離婚後遇到總裁的解決辦法)汪韻張屹晨_離婚後遇到總裁的解決辦法完整版免費閱讀

2022-09-15 19:47 作者:畫家粉

章節介紹

七年感情被出軌,你當我是軟柿子?該得的我一分不會留給你,該爭的我一毫也不會讓你佔了便宜別求我啊前夫,我要你好好經歷背叛我的下場手拿着大筆的分割財產卻被一個老男人算計了,等等,你又渣又老,怎麼還這麼浪? 總裁秘書:聽說總裁不渣了,被一個二婚女拿捏得死死的 總裁:…

在線試讀

第6章 心結

汪韻敷着面膜,眉間的面膜皺出褶皺,徐勛洋打着她名號辦事這個操作,真的反感到她了:

——不給你添麻煩的情況下,把他項目給我砍掉

董樂晴發來一個「OK」。

汪韻又發:

——過一陣我去找你吃飯,記得接待我。

這次那頭回的很快了:

——等你來。

——我在這邊無親無故,快來陪我。

……

兩人又簡單聊了一會兒後,汪韻也該做下一個項目了,躺在美容床上,想着徐勛洋現在的窮途末路。

公司沒和張屹晨簽合同的時候徐勛洋就離職了,汪韻也只是得知了消息,並沒有在意他去了哪裡。

想到他現在的境遇,汪韻心底還是有些感嘆,兩個人是真情實感走到一起的,徐勛洋也曾用盡一切愛過她。

大家一起創業的時候,大家租了一個庫房,手裡的錢要研發要運營,也沒錢雇保安來看貨,大家就在庫房通風口搭起來一個簡易宿舍。

兩個大少爺豐宇琪離經叛道,沒有走父母的那條官道,誓要做出一番成績回家揚眉吐氣。

張以墨的身家那時候大家並不了解,只以為是中產家庭的孩子,想像豐宇琪一樣想做出一番成績回去交代。

大家隔開區域就那樣一起努力,方明明和汪韻也一樣。可是徐勛洋覺得自己的女孩跟着自己吃了苦,他心裏不舒服。

在大家休息後,自己偷偷熬了半個月的大夜給別人打代碼掙了2000塊錢,給汪韻合租了一個兩室的公寓。

汪韻和方明明也就一起搬出了那個倉庫,搬家那天,看着徐勛洋眼下的烏青但是仍舊一臉開心的和她說:

「老婆,這個房子我跑了好幾家中介,你就住着,我交了三個月的房租,咱們工作室運營起來就好了,到時候給你租更好的。」

其實他根本沒租到三個月,押一付三的房費,他付不起,好說歹說讓房東押一付二,要在第二個月前再交上半年的房租,這才租給他。

那時候的汪韻想的是什麼呢,想的是:值了。就他了,不會有人比他更好了。

……

「汪小姐,我們去洗臉然後就開始護膚了。」

溫柔的聲音提示汪韻,打斷了汪韻的回憶,如果臉上沒有紗布,眼角的淚大概會留在床上。

下午的汪韻一直陷在回憶中,她在想,做人留一線,她是不是做的有些趕盡殺絕。

晚上有一個酒會,今天着急取腕錶就是為了在酒會上做配飾。

看着鏡子里成熟又性感的樣子,汪韻摸了摸腕錶,想了一下午的事沒有結果,以至於現在的她面上神色有些冷清。

酒會對於商人的意義是交際與機遇,雖然汪韻不打算涉獵研發類項目,但是今後的投資還是要好好斟酌了解的。

她今天的男伴是豐宇琪,豐宇琪的女朋友都不是可以參加這種正式場合的身份。

庭審的時候豐宇琪來找她道歉了,本來汪韻也不打算怪豐宇琪,因為豐宇琪的感情觀和普羅大眾本就不一樣。

豐宇琪也解釋過,他知道的時候就打了徐勛洋,徐勛洋也保證了,他的感情觀覺得這就是替兩個人完成了功德一件的大好事。

方明明聽到的時候白眼翻到天上去了,渣男的腦迴路就是不一樣。

汪韻也不想因為自己讓大家的關係變得尷尬,事情解決了也就過去了。

豐宇琪來接汪韻的時候還裝模作樣的把右手放在胸前,左手放在背後鞠躬說:

「我的公主,請允許我來為您服務。」隨後把右手伸出來做出虛虛攙扶汪韻的動作。

「你的榮幸。」拿款拿的穩穩的,汪韻踏着台階下來,一步一搖曳,魚尾裙在身後擺動,恰到好處的身材包裹的嚴絲合縫。

酒會包含的人很多,有品牌請來的明星大使,各個領域的一些重要客戶和品牌夥伴。

豐宇琪就屬於品牌夥伴,他的酒庄和酒吧和這個品牌都有合作,而汪韻是重要客戶邀請函。

酒會在游輪上,下車上游輪的時候披上了豐宇琪的外套,抬眼看到了車停在前面的蘇宇。

蘇宇看見汪韻眼神一亮,目光觸及豐宇琪給她披外套有些探究,見汪韻望過來微笑點頭。

豐宇琪見汪韻側頭微笑,回身也看向蘇宇,嚴謹的把扣襯衣扣子扣到第一個,寶藍色西裝條紋領帶,面相上是個儒雅紳士。

兩個男人對上視線也都點頭示意,豐宇琪屬於擅長吃喝玩樂那一類,平時健身舉鐵,襯衣領口撒開一個口,袖口挽至半臂,風流更甚。

蘇宇在心裏疑惑二人的關係,通過那一陣庭審時候的交流 ,汪韻不像是這麼容易就會被一個浪子追到的人,但是……

目光所至是汪韻嗔怪拍了一下那個男人露出的笑,過於親密。

豐宇琪回過身讓汪韻挽着他,八卦道:「那人誰啊,我看他一直打量咱倆,該不會是你追求者吧,你可別給我拉仇恨啊。」

聽他話離譜的沒邊,汪韻拍了他一下,顧及場合面上還是笑着的:

「你那感情生活還需要拉仇恨?那是我庭審律師,你腦子不好吧。」

「早知道你庭審的時候我旁聽了,這不誤會了,不會耽誤你桃花吧。」豐宇琪欠欠的,一臉欠揍的樣子。

要不是礙於人多,汪韻想把高跟鞋釘他臉上,沒等她開口,身邊的人忽然招手:

「大哥!」

汪韻看過去,是張屹晨,汪韻這才想起,豐宇琪國外的酒庄有張屹晨的投資,這男人是真的有錢,到處投錢。

心裏想着,就隨着豐宇琪過去,也打招呼:「大哥好。」乖乖的樣子和打扮怪有反差的。

實際上是汪韻想起車庫裡挽着美女的張屹晨,身邊沒有女伴,不知道是不是像豐宇琪一樣還是又覓新歡了。

人類的本質是八卦果然沒錯。

張屹晨知道張以墨這幾個朋友的關係,對於兩人一起出席這事沒什麼好奇。

進了室內,汪韻把西服挽在胳膊上,沒有打擾兩人談話,眼見着蘇宇也走了過來。

蘇宇和張屹晨的這個擁抱還是讓汪韻驚訝了一下,這個圈子這麼小嗎,怎麼誰和誰都認識。

汪韻微微吃驚的樣子看笑了蘇宇,蘇宇解釋:

「我律所的啟動資金是屹晨投的,其實我金融類知識是最好的。」

汪韻知道這是解釋給自己聽的,笑着說:「我還在想怎麼洙州這麼小,大家都是朋友。」

豐宇琪伸出手:「豐宇琪,原來都是汪韻朋友,下車時候我還說,我這麼帥別擋了她桃花,這也不用擋了,都熟人。」

一句話解釋了關係,蘇宇也握手,似是意料之中的神色望了汪韻一眼:

「汪小姐太奪目了,這桃花大概是擋也擋不住的。」

在場的心裏都有數,張屹晨在一旁挑眉,仔細看了一眼汪韻。

張以墨創業的時候他對這個女孩有所耳聞,專業能力和業務水平都是一流。

之前他一直在國外和港山沒見過幾次面,但是一個靠優秀的能力能讓人忽略她美貌的女孩,已經足夠讓他欣賞。

上一次看到她盛裝的樣子是她的婚禮,他作為合作夥伴還有朋友親眷到場,那時的她沒有現在的風情。

不得不說,在各方面來講,汪韻都是一位合格妻子的人選,蘇宇的眼光是真不錯。

汪韻當然也看出了蘇宇對她的關注,她只覺得尷尬,離婚律師喜歡上原告委託人。

進廠的時候很多人都對這四位注目,可能是張氏大公子的身份讓人關注,也可能是四人行中一點紅的汪韻讓人探究。

早就習慣了被人打量,汪韻得體自然的和一些相熟的太太夫人打招呼。

一席紅色魚尾,**浪的捲髮留在右邊,左邊露着漂亮的鎖骨和優美的頸線。

比起她的美貌與身材,更讓人着迷的是她大方優雅的氣質。

酒會上舉杯換盞,汪韻和豐宇琪進場後就各自交際了,酒會進入半程,蘇宇找到汪韻。

游輪很大,每一層都有每一層的設計,並不是隨便什麼身份的人都可以隨便進入他們這層。

找了一處落地窗,汪韻倚在欄杆處,為了配合豐宇琪的身高,她穿的鞋跟可是不低。

蘇宇遞過一杯果汁:「葡萄汁,解酒的。」

「謝謝」接過來抿了抿味道,不是很甜,於是喝了一些,奔三的人抗糖已經碼上行程了。

「剛剛看你一直在走神,一會有什麼事嗎?」

沒想到他關注到自己,汪韻訝異的看了一下蘇宇,答:

「我現在最閑了,就是,女人的情緒吧,莫名其妙的多愁善感?」她沒有談下午一直在想的事,兩人的關係不適合談心。

「生活上的轉變一時半會接受不了是正常的,我以前養了一隻狗,每天回家的時候都會在門口接我,後來他生病了,離開了,每天回家的時候靜悄悄的,適應了很久都沒有習慣。」

「那後來怎麼習慣的?又養了一隻狗嗎?」汪韻側頭問。

PS 官配逐漸浮出水面,猜出是誰了嗎?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