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從暴打姐姐開始的異世界》陳徐虛陳徐雅_(從暴打姐姐開始的異世界)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從暴打姐姐開始的異世界》陳徐虛陳徐雅_(從暴打姐姐開始的異世界)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15 19:49 作者:辰光星語

章節介紹

在這個異世界沒有一個正常人,而那個少年是唯一的正常人,在變態的世界上,少年該何去何從,還是瘋掉了還是已經變成爆打姐姐的變態了,少年何時才能踏入正確的歸途

在線試讀

第一章 暴打姐姐

精彩節選

教室里正在走神的陳徐虛,突然聽見鏡子破碎的聲音,他向四周看去,卻發現四周的出現了漆黑的裂痕,緊接着破碎的聲音此起彼伏,裂痕不斷擴大增多。

在陳徐虛還沒回過神時,裂痕已經徹底充滿在他的四周,一陣強大的吸力將他拖入漆黑的裂痕。

裂痕中四周一片黑暗,不,也不能說是黑暗,是暗,暗像是一種從未見過的顏色,明明是灰黑色,但卻散發出亮光。

還來不及多想,一陣強烈的失重感傳來,兩眼一黑,昏了過去。

隨後又一股超重感,將他擠壓的面部扭扭曲,疼痛又讓他醒了過來。

一陣又一陣強烈的眩暈感傳來,如潮水般不斷衝擊陳徐虛的意識,他的意識逐漸模糊,在昏迷之際,他隱約聽見一道空明的聲音,「好好看着這個真實的世界吧!不要再逃避了。」

等陳徐虛緩緩睜開雙眼時,映入眼目的是模糊的白色天花板。

天花板散落的光,陰冷讓人感到寒光刺骨的痛,光線照射的空氣之下,有一團透明淡白色的霧氣,在空氣中散散分佈。

好好看着這個世界,突然發現淡白透明的物體,像一團黴菌一樣的細小顆粒,看着讓人反胃,一陣惡寒。

陳徐虛震驚地看着這一切,「這,這就是我生存的世界嗎?」

他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平復了自己的心情,他仔細查看起自己所處的環境。

他正躺在一張病床上,左側是另外兩張病床,正對面是擺放着藥品的柜子,而右側則是被窗帘擋住,這應該是校醫務室。

「我這時為什麼會在這裡。」陳徐虛想不明白,於是又注視着那團霧體。

霧氣在不斷蠕動,然慢慢變淡,最後發出一聲輕響後消失,會自然消失嗎?他緩緩坐起身,打算下床再進一步查看情況。

「陳徐虛小朋友,醒了沒有,姐姐來找你玩啦!」

那門砰的一聲被推開了,進來的是穿着比陳徐虛高一個年級校服的女孩。這位同學臉上掛着甜甜的笑容,輕歪着頭,髮絲也隨着飄動,像是微風中輕搖的盛開花朵。

病床上的陳徐虛看着那個可愛溫暖的女孩,這是他的姐姐陳徐雅,但看她眼中無處不流出一種——厭惡。因為她有病。

只見陳徐雅緩緩走向陳徐虛的床,輕輕地將蓋在他身上的毯子掀開,整個過程,陳徐虛默默地看着女孩。

看着她飄逸的長髮被身材勾勒成S形,這時女孩又緩緩地靠近,他用手搭在他的肩上,勾起後腳用極力嬌柔的聲音說,「小屁孩,想姐姐了嗎?」

陳徐虛突然僵硬在那裡,看着陳徐雅的眼神多了一份冷意。

女孩像是沒有察覺到一樣,繼續說著,「聽你那個好兄弟說,你突然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他扇了你幾巴掌,你還沒有醒,真是讓人擔心的小弟弟呢!」一邊說著一邊溜在陳徐虛身上。

陳徐虛點頭確認了一下,陳徐雅突然來了一句,「我們來玩過家家吧!我來當媽媽,你來當孩子好嗎?」

女孩總是說著說著換了一個讓人琢磨不透的話題,讓人不知道她都在想什麼。

陳徐虛眼中閃過一絲痛楚,很快眼中的厭惡更深。

女孩看着陳徐虛沒有回應,又開口,「難道你想當爸爸?不行,姐弟是不可以這樣的。」陳徐雅羞紅着臉說著。

陳徐虛忍無可忍,厭惡幾乎凝結成實質,抬腿一腳踢在女孩的小腹上。

女孩兒被踢倒在地,「哐」與桌子發出碰撞的聲音。

「吱吱~吱吱~,」一隻躲在桌下的老鼠被驚的逃了出來,看着從身旁經過的老鼠,女孩兒眼睛一亮,像是發現了一座新大陸一樣。

立即撲了過去,把老鼠捉在手上,然後緩緩站起身子,轉過身對着陳徐虛將老鼠遞了出去。

陳徐雅臉上甜甜的笑容,讓女孩眯起了眼睛,歡快地說道「小虛要吃耗耗嗎?」

陳徐虛眼睛死死盯在那隻老鼠身上,眼中的厭惡達到一個可怕的峰值。

「不吃哎~?那我就不客氣了,」女孩說完就將那隻老鼠一半的身體塞進了嘴裏,露出的尾巴還在外不停的晃,後腳也在不斷地掙扎。

陳旭眼神一怔,隨後厭惡又流露出。突然一拳,狠狠打在少女腹部,老鼠也被吐了出來,被吐落在地上,老鼠像是受到莫大的恐懼,瘋狂逃竄逃往了床底。

女孩被打的躬起了身子,男孩不想放過她。那深深的厭惡和痛楚讓他的情緒失控,瘋狂打擊着女孩的腹部。

女孩突然口中吐出了一團鮮血,隨後強烈的疼痛和虛弱感讓少女昏睡了過去。

看着痛到昏睡的陳徐雅,陳徐虛突然笑了,不知他在笑什麼?就這樣下去,在這樣的血腥氣氛下,顯得多麼詭異和神秘。

「哐當」醫務室的門被關上了,走出來的陳徐虛望着血紅色的天空,天要黑了,他眼中閃爍着亮光,原本沉寂的臉被輕微的弧度打破了,他又笑了笑,笑的很……

「啊!」一陣尖厲的慘叫聲在前方小樹林中響起,隱約間可以看見三個人影。

這聲慘叫,像是打破了少年難得的寧靜,陳徐虛表情瞬間變的暴躁和煩躁。雙目通紅地看着那個方向,深深地望了一眼,然後壓抑着收回了目光。

突然好像想起來了什麼,轉身將扣在醫務室的門鎖鎖上,少年這才轉身消失在這片血紅的夜幕中。

在陳徐虛看來,他或許是這個世界中唯一的正常人,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一個普通人,正常到被這些不正常的人稱之為異類。

陳徐虛獨自一人無聲無息地走在陰暗的小巷中,突然傳來一陣又一陣,凄厲的慘叫聲。

少年就這樣走着走着,一個陰暗的角落,能看見一個光着身的男人,身下壓着一個什麼東西。

時不時又傳出女人的驚叫聲,恐懼而又混亂的巷子。

少年看也不看一眼,始終面無表情,好像習慣了一樣。

一個單元房的房門被少年用鑰匙打開了,裏面傳來一個嬌滴滴的聲音,「小虛你回來了啊!」

陳徐虛進門就看見一個嬌柔嫵媚的女人,就只是看着她,她是少年的母親陳顏顏。

女人向門外望了又望,半詢問道「小雅沒回來。」

少年眼神突然變了,變的像一把鋒利刀,只要女人再說點什麼,就會狠狠的刺在那個女人的身上。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