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南煙紀戎)外室之女_(外室之女)熱門小說

(南煙紀戎)外室之女_(外室之女)熱門小說

2022-09-15 19:50 作者:芒果餅餅

章節介紹

【非穿非重生 權謀 雙向救贖】 南煙這輩子做的第一件出格的事情,就是在接到滅門聖旨的當晚,去義莊拉回來了一百一十六具屍首,救了全家性命 被她救下來的活人,個個都戳着她的脊梁骨罵 可南煙不在乎,她這輩子也就是俗人一個,為活着、為地位、為財帛,於世間蹉跎,一生渾渾…

在線試讀

第2章 查無此人

大夫人不能相信,呆愣看着枕畔十八年的夫君。

南煙瞥了她一眼,「父親讓人把草席搬進來,便從角門離開吧。切記,家眷不可與任何人見面,勿走漏風聲。」

南昌自然省得厲害,帶着副決絕狠戾的模樣,對着身後家眷開口,「還想活命的,就把今日的事爛在肚子里,就當自己死了。有誰不想活了,盡可以出去招搖,可若連累他人,就休怪我不講情面了!」

家眷紛紛道是,不敢多言。

南煙看着父親上了遠去的馬車,手裡拿着點燃的火把。

自此以後,京城無南府,世上無南昌。

母親,你要的,可滿意了嗎?

半晌之後,火光衝天。

等在的前院的宣旨官從房裡跑出來,大驚失色,「這是怎麼了!」

小廝、丫鬟慌不擇路的從裏面衝出來,「走水了!」

宣旨官被人護着趕緊離開了南府前廳。

偌大的宅院,被火舌吞噬。

宣旨官眯着眼睛,「想當年也是聖上御賜的宅邸,如今沒落成這樣……去請京都府尹來吧。」

宣旨官本是來宣讀滅門旨意的,可如今走了水,不得已要等着。

總得等出個結果來,好回去復命。

直到天邊泛起青色,火勢終於被控制下來。

官差把燒焦了的屍體碼放整齊。

京都府尹嘆息着向宣旨官彙報,「共一百一十六具屍首,南家滿門皆在此了。」

這場火來的蹊蹺,宣旨官不敢拖大,「煩勞府尹大人好好查實,咱家先去向聖上復命了。」

這宣旨官是天子近侍,雖無甚品階,可府尹還要遵從。

道了聲是,便又差人去查。

此刻,京都近郊,別院。

南府上上下下一大家子,擠在一進的小院子里,顯得格外局促。

大夫人還因南昌允諾下南煙條件而氣惱,可掃看了四周環境,又忍不住開口,「老爺,接下來可怎麼辦吶?」

事發突然,南昌一心活命,又受南煙轄制,無心想後招。

如今暫時安穩下來,他方冷靜下來。

南煙小小年紀,在南府所做作為竟然那般冷靜,現在想來,背後發冷。

能想到用死屍放一把大火來李代桃僵,要扶她母親做正室……

腦中思緒想起了自己的那個外室——南煙之母——韓毓。

他與韓毓本是青梅竹馬,兩人不過鄉野草芥。

憑心而論,南昌心裏是喜歡韓毓的。

她聰明賢惠,式微時對他照拂有加。

他也曾許諾,待他高官厚祿之時要回來娶她。

只是,他非士族。

想要做官,須得有門第。

恰逢他拜宋尚書為徒,得宋家幼女青眼。

他便順勢娶了如今的夫人宋氏,得妻族扶持而入朝為官。

南昌是個極聰明圓滑之人,兼有才學。

在仕途上也算是順風順水。

日子稍久,他又惦記起了青梅竹馬。

彼時,韓毓還對他情深似海,收到他的書信,萬里迢迢的趕來……

結果,當年允諾早已物是人非,宋氏甚至不容她做妾室。南昌無奈,只好為她置了外院。

韓毓,心思縝密,才智過人。南煙今日所作所為,定然是她的主意了。

不待南昌回答大夫人的問題,南煙匆匆趕回來,推門而入。

南昌嚯得起身,看向她。

南煙自小聰慧,明白南昌想知道什麼,「父親放心,府尹大人把焦屍帶回去了,必定會細細查驗。」

南昌一顆心提了起來,「你不是說屍首身形相似嗎!」

「父親為官這麼些年,當的糊塗了嗎?宣旨官就坐在前廳,聖旨沒宣,後院就起火了,好巧不巧的燒死了所有人。換做父親,不起疑心嗎?」南煙半點尊重也無,語氣冷硬。

「不行,不能待在這裡了。人在京城早晚要被查到,得儘快走!」南昌此刻方想出個稱不上後招的後招。

南煙身上的蓑衣還沾着雨水,雨滴順着斗笠的帽檐滴滴落下。

日頭終於升起來了。

她摘掉這一身雨水,冷冷清清,「父親,可有盤纏?」

南家是滅門抄家之罪,只要在南府院子里的東西,一件都不能帶出來。

別說是盤纏,眼下這一百多口人,連飯都吃不上。

南昌面色窘困,「你母親呢?」

南煙譏笑,「就快到了。」

她今年十二,從記事起就隨母親住在別院里。

母親從不許她和別的孩子一塊玩耍。

幼年她不懂,期望的看着街坊巷子里的其他孩子。

好不容易趁母親不注意湊上去,那些孩子卻遠遠的躲開她。

「不跟她玩。」

「她娘是外室,不要臉。」

「大狐狸精生小狐狸精,我們不和狐狸精玩!」

都說孩子的話當不得真,可那時她也是個孩子。

她當真了。

她滿心委屈的去問母親,得到的卻是一頓毒打。

自那以後,她便知道,她和其他孩子是不同的。

她的母親是見不得光的外室,若是讓人知道,父親是要受罰的。而她父親……

只當沒有就好。

雨後的天氣格外晴朗,和院子里的氣氛天差地別,顯得格外迥異。

南煙把蓑衣斗笠掛在樑柱上,「誰會做飯,過來搭把手。」

百十餘口的大鍋飯不好做,有不願意挨餓的,也顧不上嫡庶尊卑,奔到了她身邊。

別院里東西不多,只夠給每個人一碗稠粥的。

南府眾人都是錦衣玉食慣了的,手裡捧着粥碗,連坐的地方都沒有,個個面露難色。

「這可怎麼吃啊?」

「就只有白粥嗎?一點味道都沒有……」

別院的大門被推開,一襲白衣的婦人臉色不善,「不吃就滾。」

南昌見她,把碗放下,情意滿滿的喚了一聲:「毓娘。」

大夫人宋氏臉色不虞,重重咳了一聲。

韓毓瞥了她一眼,看向南昌,「如今該稱我內子了,夫君。」

南昌為難的抿了抿下唇,十分猶豫,「毓娘,我代眾人謝過你救命之恩。但你這要求,恕我實難從命。宋氏她……」

「不從?」韓毓打斷了他的話。

「我已有正室,毓娘你若願意,我可納你進門為妾。」南昌模樣竟有幾分虔誠。

韓毓輕蔑的哼了一聲,「南昌,我不是二十年前任你欺瞞的小姑娘了。外頭已經封城了,官兵逐門逐戶的搜查,已經搜到隔壁坊了。」

「你迎我做妻,今日拜了天地祖宗,我便保你性命。否則,院子大門就此敞開,你南家上下百十餘口,誰都別想活!」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