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天淵之上》熊燦秦皓陽最新章節在線閱讀_天淵之上完結版閱讀

《天淵之上》熊燦秦皓陽最新章節在線閱讀_天淵之上完結版閱讀

2022-09-15 19:51 作者:紫川秀

章節介紹

蒼穹破碎,星河暗淡 ,朝暮不存 ,顛覆陰陽輪迴,掌緣間花飛花落,須臾中踏破乾坤...... 朝陽似火遮天幕 ,吾心赤誠沖霄漢!

在線試讀

第5章 天人族

公孫極洞府內。

熊燦盤坐,公孫極對立而坐,許墨同樣站至一旁。

「準備好了嗎?」

熊燦點頭,不知為何,今日公孫極有些反常,見到自己後眼神一直盯着,宛如看一件珍貴藝術品般,令熊燦極為不適。

難道此人,好男風之癖?熊燦暗道。

「我先查看一下你的身體。」

公孫極微笑,元嬰境靈壓外散,滂湃神念掃視。

修士,一旦跨入結丹境界,可離地御劍飛行,成為世人眼中的天外飛仙。除此之外,便可神念離體十丈之外,掃視四周,探查森羅萬象。

修鍊至元嬰,神念最低可離體百丈之外,更有甚者,可離體萬丈之遙。

熊燦心中一動,提前將腦間『王』字化為碎片,凝血境修為隱於體內,甚至為了瞞混過關,暗中操控絲絲體內雷霆,遊走四肢百脈。

片刻後,公孫極欣喜。

「好,你資質依舊殘破,但暗傷痊癒,體內留有雷霆之力,說明雷丹奇效,的確有淬體之效。哎?你帶着一個什麼東西?」

熊燦默默從腰間掏出一個黑色丹瓶。

「此物乃是許主人賞賜於我的一瓶凝血丹,小子感激,所以隨身攜帶。」

熊燦解釋,一邊還倒出僅存的三粒凝血丹。

一旁,許墨眼神微變。

「我記得,賜你小瓶,乃是白色,為何現在乃是黑色,還有字?」

熊燦誠懇道:「昔日宗門院長,曾賞賜我一個黑色小瓶,其上刻有『陰陽』二字,我觀許主人賞賜於我的小瓶大小和宗門當日一致,故私下修改,戴在身邊留個念想。」

言辭之中,悲意瀰漫,滿是回憶。

在場兩人皆能感受到熊燦悲意,許墨怔住片刻,隨即對公孫極躬身道:「老師,因此人需要試丹,肉體寶貴,故才賞賜丹藥療傷,別無它意。」

哼!惡女!你那是貪圖小爺姿色!熊燦暗道。

聞言,公孫極不在糾纏,大袖一揮從鼎中取出一枚雷丹。

恕不知,許墨此舉,暗中救了熊燦。雖他演技精湛,但對於元嬰境強者,神念一掃,便可探查此人是否說謊。

但公孫極一來急於試丹,二來許墨出言澄清,方才化解此番危機。

雷丹入手,熊燦面不改色,一口吞下。

或許是近日體質恢復不少,並未出現那日爆體恐怖一幕。

但雷丹入體,依舊化為無數紫電符文,肆虐遊走,紫電交織,宛如細蛇,纏繞撕扯。

下一秒,熊燦皮膚赤紅,開始溢出絲絲猩紅血液,渾身青筋突兀,面色猙獰。

洞府內,公孫極、許墨兩人盯着熊燦,前者神色激動,後者緊張萬分,掌心細汗冒出。

趁此良機,熊燦催動腦間『王』字,溝通天地靈氣,吸納而來。

紫電滋滋,靈氣狂暴。

兩者充斥熊燦體內,遊走周身孔竅,伴隨熊燦皮膚溢血,一遍遍遊走奇經八脈。

或許,雷丹真有淬體之效。

熊燦體內,紫電符文遊走之際,不斷將一些黑色雜質逼出,將他皮膚流出血液染成黑色,一股暢爽之意,回蕩心間。

時間緩緩流逝,熊燦的實力也在緩緩恢復。

最終,在熊燦一身嘶吼聲中,此次試丹結束。

凝血境,恢復4重!

「我來看看!」

公孫極激動萬分,神念掃視,發現熊燦渾身體內,血液之中,伴隨絲絲縷縷紫電雷霆。

「哈哈,成功了!雷丹奇效,真有淬體之效,這陰間小子的軀體,比尋常人強壯不止一星半點。可惜,資質還是殘破不堪。」

一旁,許墨眼神絕望。

熊燦睜開雙目,漆黑眸子中一抹紫意一閃而逝。

恰好撞見此幕,心中疑惑,卻不言語。只是大口喘息,臉色慘白,一副心有餘悸的模樣。

「丹藥測試第二輪,實驗體體質明顯改善,血液中伴隨紫電,想必出手之間,可帶有雷霆之威。哈哈,我真是一個天才,不,是萬古難遇的煉丹奇才!」

公孫極喜不自勝,手舞足蹈。

「老師,此次試丹,熊燦身上尚有血跡,下次測試,必然通體無礙,為保萬無一失,還且讓他休整幾日。」許墨言道。

公孫極聞言,思索片刻,欣然同意。

「陰間小子,你先出去,我有話和你主人敘說。」

熊燦領命,搖擺起身,踉蹌走出洞府。

洞府內陷入寂靜。

公孫極目光貪婪,不斷從許墨周身掃視,激動道:「我的好徒兒,雷丹已成,按照誓言,今日便要你做為師鼎爐,你可做好準備?」

許墨如墜冰窖,嬌顏煞白,婀娜嬌軀止不住顫抖,顫道:「老師,弟子還未準備好,可否寬限弟子幾日?」

「哼,你敢發誓,就要隨時做好準備!當日你發誓,便是算準了為師雷丹必然報廢,不能練成的主意吧?只是可惜,讓我遇到了一個來自陰間地球的怪小子,功虧一簣……」

許墨連忙雙膝跪地,言道:「弟子不敢。」

「哼,許墨,你當為師傻子嗎?」公孫極怒極追問,居高臨下。

許墨臉色慘白,此刻下跪,楚楚可憐,卻是難以掩蓋眉目之中,一絲天然嫵媚。

「今天我就放你一馬,三日後,等雷丹徹底功成,為師便要讓你和這位陰間小廝,一起侍寢。」

公孫極神情激動,眸中貪念涌動。

許墨怔住,宛如晴天霹靂般石化不動。

公孫極,他竟然要拉上陰間之人熊燦和自己一起…….

許墨記不清自己是如何返回洞府的,一路上失魂落魄,幾次走路不慎踩到熊燦後跟。

面對熊燦疑惑,嬌顏煞白,慘然綻開笑顏,道了句『我沒事』。

此幕落入熊燦眼中,他心思細膩,隱隱有些猜測,卻不願浪費時間執着。

復仇在即,何必多心?

深夜,熊燦趁許墨入睡之際,悄悄走出洞府,化為一道黑影,沒入夜色中。

夜月風高,涼風習習。

月色之下,熊燦動若脫兔,宛如黑夜精靈,片刻後來到一處葬場。

此地並無看守,也無獄卒、宗門執法人員。乃是飄渺宗牢獄之內,死亡之人胡亂丟棄之地。

死亡之人,多為飄渺宗開啟時空之門,攻打其餘星系星球種族,有部分便是地球宗門同門,少部分為飄渺宗敵對勢力之人。

葬場深約5丈,長寬約10。

裏面無數屍體堆放,血跡斑斑,空氣中回蕩一股難聞的腐味,令人作嘔。

因皆是牢獄死人,故死狀凄慘,屍橫遍野。

乍一看去,堆放屍體不下上百,老少皆有,每具死屍身上,都穿有一套白服,畫有『囚』字。

深坑中,不少野狼嗷嗷出聲,彼此搶食,獠牙畢露,鮮血淋漓。

若是不出意外,半年後,自己也是葬場中一員,變為野狼口中的『美餐。』

熊燦眸子充血,心中恨意滔天。

他於屍體堆中尋找,找到一具和自己體格,年紀相仿的死亡少年。

他掏出陰陽瓶,口中念決,黑色符文纏繞,將少年屍體攝入瓶中。

陡然,一群正在撕扯的野狼察覺異動,綠油油的目光投來,發現活物,為首巨狼仰天嚎叫。

嗷~~~

四周野狼察覺,撲面而來。

熊燦眸子冰冷,抬腳踢出,幾隻野狼倒飛而出,慘叫哀嚎。

野狼數量眾多,足足有50多隻,熊燦身形敏捷,撤退同時不斷出手,將其打飛。

因此處敏感,他不敢動用凝血境實力,擔心飄渺宗有高手神念察覺。

故只用肉身之力肉搏,最終在將一隻體型巨大的狼王一拳擊斃後,群狼恐懼,熊燦趁機逃走。

不幸,狼王臨死前,一口咬在熊燦肩頭,扯下一塊巴掌大小血肉。

熊燦忍住疼痛,簡單包紮止血之後,重新返回洞府,回到閣室。

咚咚~

不了下一秒,敲門聲響起。

熊燦心中警惕,大喊不妙。

敲門聲再度響起,半響,見無人回應,門咯吱一聲打開。許墨身形婀娜,徑直入內。

閣室內,月光灑落,熊燦躺床入睡,鼾聲迴響。

被子遮蓋身軀,皎月光華之下,少年俊美臉龐映入眼帘。

他竟然睡的着?

許墨嘆息,她緩緩走到熊燦床前,默然坐下,神色憔悴。

「熊燦,我想和你說一個故事。」

「滄瀾大陸,萬族林立,萬古歲月前,天地初開,便存在一個特殊族群,外形似人,卻受上蒼眷顧,修行一途事半功倍,年過十五,每人都開可以進行血祭,覺醒天人法相,威力無窮。故被稱為,天人族。」

「天人族,在其『王』的帶領下,所知五域,其中三域北荒、神州、東土超過萬載歲月,都是天人族領土。」

熊燦假裝熟睡,心中升起滔天巨浪!

「後來,天人族『王』突然暴斃,一場曠世大戰,拉開序幕,後世稱為『滅天之戰』,長達十萬餘年。也從此戰,天人族開始衰弱……」

「直至目前,天人族不斷和人族通婚,血脈稀薄,族中之人,能夠覺醒天人法相,寥寥無幾。」

「而我,作為天人族此代人唯一的希望,有望在20歲前覺醒天人法相。原本,我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女孩。可現在,為了天人族,我需要付出一切,包括我的身體……」

許墨言辭之中,多年積攢壓抑瀰漫。

閣室寂靜,沉默一片。

許墨低頭,低語道:「我這幾日打聽過你,你來自陰間地球,有不屈傲骨,可惜仙資被毀。你雖然冷漠,卻是一個值得敬重之人,我想把我最寶貴的東西,送給你。」

熊燦依舊假裝熟睡,許墨嬌顏慘淡,緩緩的將頭放下,吻在熊燦雙唇。

熊燦陡然睜眼,目光冰冷。

許墨嚇一跳,如同一隻受驚的貓,嬌軀一縮,愣在當場。

四目相對,空氣凝固。

半響,熊燦開口,冰冷道:「我對你不感興趣,請你滾吧!」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