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歸塵引》宋千塵子淮全文閱讀_(宋千塵子淮)完整版免費閱讀

《歸塵引》宋千塵子淮全文閱讀_(宋千塵子淮)完整版免費閱讀

2022-09-15 19:52 作者:六一小小

章節介紹

天地形成之時,分為三界,冥界主管人間夭壽生死,專有鬼差一職,帶領死去的亡靈過奈何橋,渡忘川宋千塵作為冥界鬼差的副使大人,終日奔波於冥人兩界,千年來一直恪盡職守,直到一日,她在地獄發現了自己生前的往事並未莫入歷史長河,千年前那段舊事再一次將她拉回那段痛苦的回憶……

在線試讀

第3章 交易達成

葛小悠從大殿里走了出來,我看她心有所思的樣子,還以為出了什麼岔子。

「不應該啊」我嘀咕道,她下一世命數雖不說是上品,但是至少會比她這一世要強。我拿過她手中的文碟,快速掃視了一遍

「上等乙級命格」上面赫然寫着六個大字。

「嚯!」我像是看見自己孩子高中狀元一樣開心。「上等乙級那可是頂好的命緣啊!出生家世不用說,這一輩子都可以說是順風順水了。不錯啊,你下輩子定能大富大貴啊」

「……」

葛小悠默不作聲,只是低着頭。我知她定是還在憂心她那遺留在人間的兒子,我咂了咂嘴

「你放心吧,你的孩子,不會出事,我去幫你照顧他一番。」

我的話像是有什麼魔咒一樣,她一聽到有人會幫她照顧,兩眼立馬放光。嘩一下就握緊我的手,嚇得我踉蹌了一下。之後便是她在那對我的大恩大德無以為報,吹的是天花亂墜,把我誇到九重天了快。

換做別的鬼差,自是不願惹這麻煩事,若是不小心動了凡間命數,不但會被地府責罵,還得延長任職時限,耽誤他們重新投胎。可這些對我來說並沒有影響,我一不用投胎,二……地府早就習慣了我時常闖禍,頂天對我責罵幾句,再送到司命殿去重新寫被我改掉的命格,便也就過了。

這千年來我不知道被送去那司命殿多少次了,有一次我幫助了一名失足少女,在她投胎後將她那浪蕩郎君搞的家破人亡,沒曾想她那郎君命中後面竟還有那麼多桃花,要生那麼多孩子。這一改,居然動了數百人的命數……

該生的生不出來,該死的也沒能死掉,六星閣亂成一團,司命急的跳腳,親自下冥界質問何人做的,其實他不想也知道是我做的。只是心裏老存有一絲僥倖罷了。見到我的一瞬間,司命深深吸了一口氣,似乎在極力壓制心裏怒火,以防止他衝過來掐我脖子。

「我的姑奶奶!」司命曲膝欲做出求饒姿勢。「求您行行好吧!別再給我添亂了!」

其實看到他這個樣子我實在想笑,司命本就不高,樣子也憨厚老實,他這麼卑微求全,實在是像極了一團圓球在那給我點頭,我深吸一口氣,強忍笑意,趕緊把他扶起。

「是是是,星君我錯了,下次再也不敢了。若是再有下次,我定不得好死!」

「你本來都死了!」星君急了。

我趕緊將他扶進屋內,雙手奉上茶水,又拿出骨扇給他扇風降火,這才讓他稍稍平靜一點。後來與他說好,我去幫他將那些給改的命薄重新編寫,這才讓他滿意離開,只是之後三個月我都被留在九重天上,沒日沒夜地編寫凡人命薄……編到最後我已經編的頭昏眼花,有時竟把裏面人物混淆了,寫出像有情人終成兄妹這樣的慘劇。

在六星閣里的仙侍幾乎都認識我,在我手中寫出的命薄,少說也有幾千冊,那些新調來六星閣的仙侍還得向我請教一二。

編這些凡人命薄時,就算把他們人生軌跡編的曲折一點,最後我也會讓他們結局安穩一些,至於他們的情感線,我也儘可能讓有情人終成眷屬,算是彌補一些我自身的遺憾吧。只是不知司命生前是有心靈創傷還是被人傷的太深,只要他親自編寫的命薄,有情人往往不得善終,不是生死離別就是漸漸離心分道揚鑣,常常讓閣中那些小仙看的眼淚縱橫。

「算了,豁出去了」我咬咬牙,向葛小悠保證,江氏定不會再有傷害她兒子的機會。這才讓她臉上露出一點笑容。

我帶着她來到幽都供等待投胎轉世之人歇腳最大的客棧,星月樓。此樓內部到底有多少房間至今無人知曉,似乎只要你需要,它總能給你變出一間來。我替她尋好落腳的地方,又給她點了幾盤小菜,與她尋了一處僻靜角落坐下。

「葛娘子,我答應替你照看孩子,只是這照看得到人間,而人間我總得花人間的錢財不是?」

我趕緊暗示她。她倒也識趣,連剛放進嘴裏的食物都沒來得及吞下,就趕緊說道「我有錢,我有錢!鬼差大人願意替我照看孩子,還帶我在這幽都城有吃有住的。這些大恩大德,我願將我這些年所有積蓄都給你奉上。」

面對這樣識趣之人我真是喜歡的很。

人冥兩界錢財其實並不相通,雖說鬼差每月俸祿也還可觀,可是我在這地府也沒有太花得上錢的地方,每日當差衣服都得穿統一玄色地府鬼差官服,住的房子也有統一分配的,更別說在上城還有宋府也有我的一間房,除了時不時與同僚一塊胡吃海喝一頓,平日吃喝根本花不了多少冥幣。可那人界可不一樣,每次我上去可以買的東西從東城門排到西城門,什麼當下最流行的服飾胭脂水粉我統統拿下,金銀珠寶更是一輛馬車都裝不下。凡是在人冥兩界見過我的人都得驚呼一聲,冥界的我他們愛搭不理,人界的我他們高攀不起啊。而這一切花的銀子都是我與我的渡客公平交易換來的。人去世什麼都帶不走,不如交於我還能做一筆不錯的買賣,這個道理他們倒是一點就通。

「綺娘家新進的那批綢緞,還有夢雲坊獨家秘制的養顏膏……哈哈哈哈我都要統統拿下!」我暗自竊喜道。

「大人想什麼這麼開心?」

「啊哈,沒……沒什麼」我趕緊清清嗓子,「想到又要做好事一樁心裏不由得喜悅而已,哈哈……」

「遇到像大人這麼人美心善的鬼差,真是我的福氣。」

我尷尬笑了笑,害羞的低下了頭。

「不知大人為何會當上鬼差,為何沒重新轉世呢?」

我竟不知她何時知道鬼差是由人變成的,許是在大殿上判決官告訴她的。

「這……說來話長,不過是一時鬼迷心竅,做了些壞事……將功補過罷了。」我想趕緊搪塞過去。

「那什麼時候才能重新轉世呢?」

看來判決官和她說的還不少。

「大概……還得有一段時日呢。」其實我心裏清楚,轉世於我而言已是不可能再發生的事了。我將永生永世任職於地府鬼差,攜帶前世所有記憶,不敢忘卻任何一個細節。

葛小悠似是看出自己戳中了我的痛處,趕緊將酒杯塞在我手裡。

「宋大人如此和善,定能早日超生,到時候一定能拿到一個上等甲級命薄,平安喜樂度過一生的!雖然到時阿悠便不再記得大人了……但大人今日大恩大德阿悠定是打心底感謝的!」

我也舉起手中酒杯,與她一飲而下,看着她真摯的笑容,要是我與她以凡人身份相識,應該會成為好朋友吧。

星月樓的醉星河是他們的招牌,一杯無感,兩杯

真不知道為什麼鬼魂也會被酒精打倒,更不知道為什麼鬼魂也會頭疼,我睜開眼睛,頭疼的快要裂開一樣,我顫顫巍巍得從床上坐起來,一時竟沒認出此處便是自己的房間。正當我努力辨別此地的時候,門哐當一聲從外面被打開。

「你可終於醒了,不能喝還喝那麼多,正行啊你宋千塵。」

這熟悉的聲音,像是一拳擊中了我的大腦一樣,我順勢向後又倒在床上,默默用手捂住了耳朵,因為接下來迎接我的將是一場長篇大論的說教。

「你什麼時候能改改整天拉亡靈去喝酒的習慣?」

宋野端着一杯醒酒湯來到我床邊,唰的一下把我從床上提溜了起來。

「要我說你總得有點自知之明吧?就那酒量還跟人喝呢?人家葛娘子沒醉你倒醉的不知東南西北了?」

「才回任第二天就睡到現在,要不是我讓人替了你今日的渡客,回頭又得提着斬鬼劍滿大街砍野鬼去……」

恍惚間我感覺有千百個宋野在我的耳朵旁邊枝椏亂叫,只覺得頭的一側嗡嗡直響,不知道是宿醉原因還是宋野的念經加持功效所致。

我獃獃盯着房頂,任由他把醒酒湯一勺一勺塞進我嘴裏,無心地聽着他教訓我。他雖然愛嘮叨,待我卻是極好的。我心裏深知,在這冥界,除了芹漪姨,我唯二的親人便是他了。

宋野嘮叨了半天,有一句話是對的,那就是如果我沒去接亡靈,誤漏鬼魂遊盪人間,到時候又得費神去人間捉鬼。對於其他鬼差捉鬼可能是個苦差事,可對於我來說,這可是終日如一的枯燥職業中唯一讓我感到興奮的事啊。

我自小便喜歡舞刀弄槍,劍法雖不精湛但也算是將刀劍運用的遊刃有餘了。地府會武功的人本就不多,固然大部分抓鬼的事就落在我頭上。後來宋野來了,自從他來了以後我的工作似乎也不那麼孤獨。有了一點樂趣。

為鬼差者,可贖生前罪。

我因使得一手好劍差點被判入地獄,也因這一手本事被留在地府擔任鬼差。

宋芹漪以我刀劍功法強為由,替我求得鬼差一職。我便也以此為由,替宋野求得此職。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