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柳夏鄧秀雅)夫人難哄:邵總輕點寵小說閱讀_(柳夏鄧秀雅)全文在線閱讀

(柳夏鄧秀雅)夫人難哄:邵總輕點寵小說閱讀_(柳夏鄧秀雅)全文在線閱讀

2022-09-15 19:52 作者:邵景鈞柳

章節介紹

「媽,我這邊新接了一個案子,有很多資料都在等着處理呢!你要是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掛了啊」「等會」鄧秀雅叫住了柳夏柳夏語氣乖巧:「親愛的媽媽,你有什麼吩咐?當然,如果還是讓我去相親的話,那就請您免開尊口吧」...

在線試讀

夫人難哄:邵總輕點寵小說閱讀第1章  

精彩節選


臨城。
宮禾律所。
柳夏身前的桌子上攤了一堆資料,全部都是前兩天剛接的一個關於離婚案的。
柳夏眼睛都沒有離開過那些資料,一邊快速瀏覽一邊把這些資料按照重要順序排列好。
此時,被她扔到一旁桌子上的手機開始響個不停。
柳夏本來就有些忙不過來了,看到手機上閃爍的『王母娘娘』四個字,更加的頭疼,打定主意不想接電話。
對面的人似乎料到了柳夏的想法,她不接就一個勁兒地打。
最終柳夏無奈地嘆息了一聲:「喂,媽,怎麼了?」
「柳夏!
你翅膀硬了是不是!
還敢不接電話,跟誰學的!」
鄧秀雅氣惱的大吼。
柳夏把手機拿得遠了些,掏了掏自己的耳朵。
「媽,你說什麼呢!
我怎麼會故意不接你的電話呢!
我是剛剛在開會,這不一散會立馬就給你回過去了。」
柳夏面對自家母上的河東獅吼絲毫不慌,有理有據的擺事實講道理。
「你少給我說這些好聽的來哄我,你是我生的,我還能不知道你到底什麼樣?」
鄧秀雅冷哼了一聲。
眼看糊弄不過去,柳夏立刻裝作很忙的模樣,當然她也是真的很忙。
「媽,我這邊新接了一個案子,有很多資料都在等着處理呢!
你要是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掛了啊。」
「等會。」
鄧秀雅叫住了柳夏。
柳夏語氣乖巧:「親愛的媽媽,你有什麼吩咐?
當然,如果還是讓我去相親的話,那就請您免開尊口吧。」
柳夏一句話就把鄧秀雅接下來要說的給堵了回去,然而,鄧秀雅則是冷笑一聲。
「晚上七點,財富廣場那邊的『夢巴黎』咖啡廳,你敢不去,我就打斷你的腿!」
『嘟嘟嘟。
』柳夏嘴角抽搐地看着已經被掛斷的電話,煩躁地揉了揉自己的頭髮。
攤上一個這樣的老媽,她能有什麼辦法呢!
不一會,柳夏的手機上就收到了鄧秀雅女士發來的信息。
范海洋,男,三十三歲,身高一米七二,國企科長。
有房有車不抽煙不喝酒,無不良嗜好。
看着那個男字,柳夏不由得勾了勾唇角。
他媽這信息發的,不知道還以為她是去面試的呢!
剛把手機放下,就又來了一條語音,柳夏瞥了一眼,又是她媽。
點開語音,她媽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來。
「這次的男方雖然比你大七歲,但是年紀大知道疼人。
個子是矮了點,可你身高夠啊,不會影響以後孩子的基因的。」
「我跟你說,這已經算是很優質的相親對象了,你晚上過去跟人家好好聊聊,不然就別進家門了!」
柳夏一手拿着手機,一手扶額,無奈嘆氣。
「媽,你這一個星期都已經給我安排了三場相親了,這是第四場。
你這麼頻繁地讓我相親,就不怕我的相親恐懼症嗎?」
撂下手機,還沒看兩眼資料,她的手機就又響了起來。
不用猜,肯定是她媽。
柳夏接起電話,一個媽字還沒有喊出口,那邊她媽就已經開始瘋狂輸出了。
「什麼恐懼症恐男症的,你今年都二十九了,還不想着趕緊把自己嫁出去,是想讓我跟你爸養你一輩子嗎?」
「我告訴你柳夏,今天這個不行,那你就繼續給我相親,直到你把自己嫁出去為止!」
「媽,不是,我……」「嘟嘟嘟。」
再次被自家母上大人毫不留情地掛斷電話,柳夏暴躁的都想摔手機了。
柳夏扶額看着桌子上散落的資料,這已經是她今年接到的第五個離婚官司了。
她實在是搞不懂,為什麼在離婚率居高不下的現在,她媽依舊如此熱衷於讓她結婚,她覺得她現在一個人的狀態挺好的。
她身體往後靠,整個人都攤在了椅子上,正思考着該怎麼應對今晚的相親時,電話又響了起來。
柳夏一點都不想接電話,她覺得她還有得相親恐懼症,就已經先患上接電話恐懼症了。
「媽,你又怎麼了?
不就是相親嗎?
我今晚一定會去的。」
柳夏語氣不耐。
對面半晌沒有說話,然後就傳來了一陣爆笑聲。
柳夏懵了一瞬,看了看手機,手機屏幕上顯示着『美人』二字。
「范雎鳩,好笑嗎?」
柳夏壓低了聲音,陰沉沉地問。
范雎鳩一點都沒有感受到柳夏的煩躁,還一直笑個不停。
氣的柳夏直接就掛掉了她的電話。
等柳夏的心情平復得差不多了,范雎鳩那邊又打來了電話。
接起電話,柳夏沒有吭聲,那邊范雎鳩還是露出了几絲壓抑不住的笑聲。
眼看着柳夏就又要掛斷電話,那邊范雎鳩連忙開口。
「誒誒誒,別掛別掛。」
范雎鳩忍了忍笑意:「夏夏,一起吃飯呀?」
「你這隻鳥竟然主動請我吃飯?
是地球要爆炸了還是喪屍要來臨了?」
柳夏幽幽地問。
范雎鳩嘴角抽了抽:「柳夏,你怎麼說話的!
我多大方啊!」
「是啊,大方的每次都來我家蹭吃蹭喝蹭住。」
柳夏繼續『諷刺』范雎鳩。
兩人認識十幾年了,平常說話也都不怎麼注意。
范雎鳩立刻做出一副傷感狀,語氣都染上了些哀傷。
「夏夏,我真沒想到在你心裏我竟然是這樣的一個人,真的是太讓我傷心了。
枉費我還想着把我脫單的消息第一個告訴你,哎…我們……」「什麼!」
柳夏激動地站起身:「范雎鳩,你剛剛說你怎麼了?」
「本小姐脫單了!」
范雎鳩的語氣中洋溢着愉悅。
「你這隻丑鳥竟然背着我談戀愛!
我不管,這一頓我要吃大餐以彌補我受傷的心靈。」
柳夏嘴角勾起,毫不客氣準備宰范雎鳩一頓大的。
柳夏是真心為范雎鳩開心,也曾是真的為了范雎鳩操碎了心。
范雎鳩雖然在錢的方面小氣了一點,但為人開朗熱情,再加上她長得很漂亮,就是那種古典美人。
追她的人一直很多,可因為范雎鳩自身性格的原因,把追她的人全部處成了兄弟,之後也就沒人敢輕易地跟范雎鳩表達好感了。
「這還用說!
請你的,肯定是最好的!」
范雎鳩頗有一股霸道總裁范。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