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黑白分明)周不言李成行_黑白分明完整版免費閱讀

(黑白分明)周不言李成行_黑白分明完整版免費閱讀

2022-09-15 19:53 作者:愛吃小炒青菜的余老四

章節介紹

從年少的相伴,本是青梅竹馬的兩個人卻無法展開交集到底是女主的不對,還是男主的問題,歡迎收看黑白分明

在線試讀

第一章第一節

精彩節選

當第一次碰到提琴,好像什麼明白了又突然不明白了,當琴弦發出美妙的音樂時,一瞬間安靜下來了。周不言突然明白了自己的快樂。但這快樂如果開始不是強制喜歡的話,或許這快樂更能長久點。

枯燥無味的練琴生涯開始了,但提琴總是有種神奇的魔力,讓人在煩躁的同時又不得不拿起琴。

與此同時,家裡是熱鬧繁忙的景象,父親剛剛下班回家。母親忙着準備晚飯。不言慢吞吞地從電視機前的神兵小將前移到餐桌。嘴裏雖然嚼着飯,思緒還是定格在電視機上。

「先把飯吃完。」媽媽的聲音突然冒出來。不言將思緒收回,沉浸在吃飯中。餐桌上安安靜靜。靜的連個針掉下來的聲音也聽的清清楚楚。

「你的飯吃完了嗎?」

「吃完了」

「那就去練琴吧!」媽媽的聲音帶着不容拒絕的聲調。不言帶着無言的抗拒,卻只能乖乖地待在房間里。

好像大人總喜歡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在孩子身上,幻想自己的願望在另一個人的身上得到實現。但其實一點也不好,這種不好潛移默化地顯現在周不言的身上,周不言現在並不能明白是為什麼。

去幼兒園的時候,碰見一個甜甜的女孩子,手裡揣着糖果,不言在門口磨蹭了很久,那個女孩子直接跑過來將糖果遞給不言。小聲地說了聲謝謝。糖果剝開時候,奶白色的糖塊,映入不言的眼中。一口吞下去,是甜甜的味道。

「你家在哪啊?」那個女孩子好奇地問道。

「我家,在光華路。」

“你呢?”

「我家在文明路,離光華路挺近的。以後可以經常找你了。」

「啊,我沒有太多的時間玩,我還有琴要練。」

「那等你不忙的時候吧,我也要每天練習畫畫。」

「所以你的名字是?」

「許甜甜啊!」

「你呢?」

「周,不言」一字一句地回答道。

真的是名如其人啊,好甜的女孩子。周不言在心裏默默補了一句話。

「是什麼琴呢?」

………..

第二天,也很想遇見她呢。她的思緒突然亂起來了,於是她在拉琴的時候突然一個音跑調了,媽媽立刻就發現了,然後說要重新拉一遍。這個時候將近晚上十點了,她忍着困意將琴拉完了。

當遇見許甜甜的時候,媽媽沒有早起做飯,此時她正呆在幼兒園的廚房等一個做飯的人把剩下的早飯遞給她。

眼下是四處迷茫,在迷濛的眼睛裏湧上霧氣,當時並不明白眼淚為什麼靜悄悄地來臨。許甜甜來的很早,當她看見周不言的時候很順其自然跑向她,給了她一個擁抱。

許甜甜很自然地閉口不談為什麼周不言呆在那吃早飯,她預感到周不言可能並不喜歡被問起。事實上她的第六感向來很準的。

從精準預測到自己的媽媽不喜歡自己,妹妹和自己不友好,某個老師厭惡自己…..在接受到別人的厭惡上,她總是很快的意識到了並習以為常地接受。

跟周不言做朋友,只是因為她讓人莫名好感的吸引力罷了。

下午的時候要文藝匯演了,很多家長坐在台下。緊張使周不言只能一動不動看着老師的動作。好不容易熬到結束了,拿到了自己最喜歡的米果棒,周不言蹦蹦跳跳跑向媽媽。媽媽皺起眉頭,滿臉疲憊不堪,可很快她將這種情緒掩蓋起來,換上開心的笑容。抱了抱周不言,然後摸摸她的頭。「已經做的很好了」

「嗯嗯」周不言並不能追問媽媽為什麼那麼疲憊,事實上,追問了也沒有一個結果。那還不如不問呢。

平淡的三年幼兒園的生活如期結束,周不言和許甜甜約好了一年級也要在一起上學。可是,這句話最終沒有實現過。

彼時的QQ還未普及,儘管知道彼此的家在哪裡,還是沒辦法遇見。或許因為周不言練琴,許甜甜畫畫,總之這句話無法實現了。

許甜甜留在市上的小學,周不言在父母的安排下去了鎮里的小學。這句話便更難實現了 偶爾想起彼此,滿心歡喜卻又抑制不住的失落。這失落隨着時間的久遠,沒有在周不言的生活里留下了軌跡,反而像早起的霧漸漸消散在時光里。

故事從小學開始,周不言難以自得地適應小學生活。冬天來的時候,媽媽沒早起做飯,早上自己溫粥,不知道是粥的問題還是人的問題,她突然上課時感到不舒服,請假去廁所時吐了出來。回到教室時,同桌遞給她了幾張紙。

她緩了緩,繼續聽課。思緒早已飄到別的地方去,很不巧被老師發現了。同桌戳了戳她,她清醒過來。然後看着老師像炸毛的貓,臉色很不好看的樣子。

但平靜無波的生活,隨着教室外的汽車鳴笛聲驚醒。彼時的周不言趴在窗邊,看校長被警車帶走。第二天,學校的飲水機也被撤了。好像這個校長走了,學校生活水平下降了一度。周不言並不清楚為什麼校長會被帶走,反正新校長已經上任了。她的同桌啊,忘了介紹了,是李成行。一個胖乎乎的好像很虛弱的男孩子。同桌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並沒有理周不言。

他好像權當周不言不存在,這種感覺令自己無所適從。周不言盯着他看了許久,發現他並不理睬自己後又放棄了。但他的臉真的好軟。好想rua一把。實際上,李成行此時在想自己的畫該怎麼畫,到交稿的日期了。看見他的同桌此時盯着他看,還沒有發現這件事。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