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辰陽樟木粥)人魔道_(辰陽樟木粥)全文在線閱讀

(辰陽樟木粥)人魔道_(辰陽樟木粥)全文在線閱讀

2022-09-16 08:49 作者:樟木粥

章節介紹

自鎮魔殿出來,辰陽一路修鍊,披巾斬棘,經歷太多次的生死考驗,只是沒想到最後還是回到鎮魔殿…… 這一切的起點,到底在何方?魔又是從何而來?

在線試讀

第一章鎖魔殿

精彩節選

漆黑的角落,一個幼小的身影蜷縮在一個牆角的陰影里。

就算是在這昏暗的地方,也可以明顯的看出他那漆黑的臉龐有些蠟黃與瘦削。

一件稍顯寬大帶有絲絲血腥味的麻布襯衣罩在那瘦弱的身子上,讓人覺得格外不協調。

只是這一切,卻掩蓋不了他眼中的疲憊與不堪,但即使是這樣,他漆黑的眼瞳還是小心翼翼的觀察着周圍的一切,充滿警覺與無助。

他叫黑蛋,當然是在這個牢房的名字,主要黑蛋也符合他的黑不溜秋的樣貌,雖然這裡的人都是那麼黑黢黢的,而在這個地方他顯然也不想去也沒時間去爭辯什麼。

媽媽曾告訴他,他還有個名字叫辰陽。

牢房這個地方也是媽媽命名的,辰陽、牢房這兩個字的發音和寫法,與他在這個牢房的語言、文字是不一樣的,但母親還是叫他認真學習,說是將來說不定有用。

可是在這個地方生存本就是問題,哪怕有父母庇護,也是衣不蔽體、朝不保夕,所以即使母親嚴厲異常,但辰陽學的也並不算太認真,只想着敷衍了事。

好在辰陽發覺自己腦子好像比一般人聰明一些,雖然學的不是很認真,但大部分都還是學會了,足以應付母親的考察了。

這些天以來,辰陽不知道從其他魔族的手下逃跑了多少次了。

沒錯,就是魔族。

反正母親是這麼給生活在這裡的人這麼定義的,發音有些奇怪,但辰陽也沒多想,只是一股腦把母親說的話教的字裝進腦袋裡。

至於逃跑的原因,則是因為在兩天前,父母被偷襲致死,所以還很弱小的他就只能四處東躲西藏了。

雖然以前父母在的時候也是一樣四處奔走,但那時他們在一起時還能有些許喘息的時間。

但這次卻只有他一個了,本就幼小孱弱的辰陽已經感覺到越發的虛弱了,但對於他來說,此時此刻,除了躲藏逃跑沒有任何辦法,因為不跑的話他也會是和父母一樣的下場。

辰陽在漆黑的巷道里小心翼翼的徘徊着,儘力不發出聲音,他在努力尋找着可以果腹的東西。

這兩天,他幾乎滴食未進,還要躲避來自同族的追殺。

渴了只能靠一些骯髒的臭水充饑,餓了也只能撿一些地上稀少的爛肉以及碎骨。

所以,他能活到現在簡直就是幸運至極,但這也差不多是他的極限了。

辰陽小心翼翼地在陰影里走着,躲避着可能出現的危險,也順便尋找着食物。

「啪啦~

吼~~嗷~」

突然,不遠處傳來一些魔族的吼叫以及打鬥聲,只是沒一會那聲音就消失了。

辰陽眼睛一亮,豎起耳朵聽了一會兒,他心知那裡應該發生了戰鬥,而戰鬥的原因也必定是因為食物,因為這裡只會為了吃的而出手。

辰陽等了好一會兒,見遠處動靜小了下來,便不自覺的咽了口唾沫。

他覺得自己可以去看看,雖然不一定能搶到什麼吃的,但萬一呢。

想着想着,他便貓着腰慢慢摸了過去,悄悄來到那吼叫聲出現的不遠處。

他探出黑秋秋的腦袋,警惕的觀察着。

但好在此時的四周已靜悄悄地,看不到任何生物,只能在地面看到了一灘灘殘留的血跡,顯然是剛剛那陣打鬥聲引起的。

辰陽默默舒了口氣,抽回了腦袋,靠在了牆壁上。

他知道此地應該是沒什麼危險了,但他卻又糾結了起來,畢竟看樣子他這次怕是又要餓着了。

辰陽有些不甘心,再次把頭伸了出去仔細觀察起來。

他沿着血跡一路望去,隨着血跡的延伸,逐漸在不遠處一道路口消失了。

辰陽心中略微失望,應該是剛剛戰鬥的那些人已經瓜分完食物或者逃跑了。

他搖了搖頭,便準備離去。

但就在辰陽準備轉身時,他忽的瞥到不遠處角落的一塊黑漆漆的長條狀物體,他便猛的盯住了。

雖然看不清,但那物體下有一灘明顯的液體,一看就知道是血。

想到剛剛那聲吼叫,辰陽心砰砰跳了起來。

他微微激動,知道那塊長條狀的物體應該就是一塊肉,應該是剛剛戰鬥的魔族不小心丟下的。

他不由得舔了舔乾涸的嘴唇。

辰陽不是很確定這是不是有魔族故意丟在那的,畢竟這種釣魚的行為他也見過不少。

但他還是準備去看看,即使這會給他增加一些危險,但辰陽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他已經很餓了,再不找點吃的估計也挺不了多久。

辰陽覺得為了自己的肚子,冒點風險對於目前的他來說很值得。

他四肢並用的接近着不遠處路口,盡量不發出一點聲音,眼睛卻警惕的在眼眶裡打轉。

隨着越發的接近,辰陽也看清了那個東西。

「果然是塊肉。」

他在心裏歡呼了起來。

隨即,辰陽前進的腳步不由得加快了些,但該有的警惕卻是沒少。

沒一會兒,辰陽就已經走到近前。

辰陽眼中光芒一閃,手臂一把探出,就在他快拿起這一塊滴着血的肉條時,一道黑影驀地向他斜後方竄出,向他襲來。

這黑影襲來的時間把握的很好,在辰陽快要得手,警覺心降到了低點時才出手,黑色的勁風帶着破風聲直擊向他的腦袋。

可辰陽本就異常警覺,尤其是在這個吃人的地方,他早就鍛煉的能在時刻保持警惕,尤其在父母相繼被襲殺後,他就更加警惕了。

剛剛向著肉塊走去時,辰陽就心覺暗處有視線窺探自己。

去撿肉,既是他的身體需求,也是為了故意賣個破綻,想引暗處的人出手。

畢竟看得見的敵人他還有機會能跑,而看不見的敵人指不定在什麼時候會陰你一下。

所以先找出暗處的敵人,接下來不管是逃跑還是迎敵,自己都可以選擇,這是在這個「牢房」生存的不二法則。

辰陽在黑影襲來時,雖然已經反應過來,但因為身體的飢餓,身子的反應卻是慢了半拍,只來的及偏轉一下頭顱。

一道漆黑鋒利的指甲帶着勁風划過他的臉龐,在辰陽黑色的臉頰上帶起一蓬血肉,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

而趁此機會,辰陽也順勢一滾,連忙抄起地上的肉塊就往前跑去。

但黑影哪能輕易放過他,直接緊隨其後,快速跟上。

辰陽見狀只能更加快速地跑動着,因為緊張加上劇烈的運動,不一會兒他就滿頭是汗。

但辰陽不能停下來,他知道只要一停他就離死亡不遠了。

因為從剛剛的襲擊,他已經看清,襲擊自己的黑影是個成年魔族,雖然也很瘦弱,但卻有着比辰陽高一倍多的身體。

這魔族的皮膚黝黑,猙獰的面孔上是一對發紅的雙眼,嘴唇是裸露着的,上顎擠着兩根外翻的獠牙閃爍着熠熠寒光,鋒利的爪子在身前揮舞着,像是要手撕了辰陽。

其實這樣的襲擊辰陽這幾年時常遇到,但好在他體格比較輕盈,速度相對一般的成年魔族來說稍快一點,所以還能夠在這個地方活下去。

當然父母的庇護還是主要原因,因為他還是太小了,就算速度不慢,體力也跟不上,但在父母四周不遠處活動還是可以的,可現在父母已經不在了。

躲過了攻擊的辰陽,一邊跑一邊把手裡兩指長的肉條塞進嘴裏,希望增加些許體力。

但他飢餓的胃部沒有絲毫感覺,卻反而因為食物的刺激變得更餓了。

辰陽心裏暗暗叫苦。

他歪了歪頭,向後撇去。

只見那個魔族還在猙獰地追着他,絲毫沒有要放棄的樣子。

辰陽心知不好,他的不可能一直保持這麼快的速度,早晚會被這個比他高大的成年魔族追上。

辰陽只能不斷變換方向,朝着有障礙物的地方跑去,希望可以藉此甩脫那個魔族。

不一會,辰陽的呼吸急促了起來。

因為他的體力消耗有些大,這會已經有些累了,可那魔族好像認準了他似的,仍然鍥而不捨的跟着。

辰陽心中不由得一沉。

但他知道,已經失去父母庇護的他是很容易成為同族獵物的,是的,他就是後面那個同族的獵物。

因為在這個資源匱乏的「牢房」,根本沒有其他食物來源,於是為了生存,同類就成了最好的食物。

辰陽現在還太小,只會逃命,還沒有親手和魔族交過手,他之前的食物來源都出自父母,是父母獵殺來的血肉養活着他。

而那些血肉來源,就是本為同類的魔族。

當然,他剛剛吃下的肉條也是來自魔族的。

只是不知為何,這裡的魔族好像永遠源源不斷,死了一批又出現一批。

當然這不是辰陽現在要考慮的,他現在要趕緊逃命了。

但是長時間缺乏食物,辰陽的速度和持久力都相比平時有所不如,估計再有不久就會跑不動了。

辰陽微微抬頭,不由得望向了右前方不遠處,那棟與眾不同的建築。

…………

三天前,也就是繼母親意外死亡後的兩天,看着父親被同為魔族的怪物撕裂,一大批怪物前來分食,辰陽眼中本能的有了些排斥。

沒錯辰陽眼中覺得那種渾身黑不溜秋,臉色青黑,牙齒尖銳外翻,指甲鋒利泛着光亮的人形生物就是怪物。

雖然他們和自己長的一樣,但辰陽年紀小,除了黑不留球,臉色略有些缺乏營養的飢瘦外,獠牙也只是有那麼一點點,作為魔族的特徵不是那麼明顯。

聽父親說再過幾年退了這小牙,會長出更鋒利的獠牙。

在這個約百公里大的圓形地域(上面說的牢房),四周邊緣的地方是一種黑色的牆壁,婆娑着它,你會感覺到它冰冷的質感和略微向外傾斜的角度。

只是連這裡最強壯的魔族,也無法破壞它分毫,只能沿着它略微傾斜的牆體向上遊走,但他們也只能走上個百十米,就無以為繼了。

而在那更上面的地方是一片漆黑,沒人知道上面有什麼,因為從未有人上去過。

而在這個地域最中間那塊地方,是一個佔地約千米的圓柱狀建築,也是那種黑色的牆壁所造,但它上面密布着整齊而又繁雜的花紋,花紋上微微發著淡紫色的光芒,給這片百里大的地域帶來些許光芒。

其他地方則被一個個林林總總破爛不堪的建築分割成大小不一的一千多塊小區域。

但除了最中間的不知名建築,其他建築,就是一些骨骼、泥石堆砌的垃圾,血肉與混亂是這裡唯一的主題。

這裡光線昏暗,空氣中有着淡淡的灰黑色,充滿血腥、體液與糞便味兒。

在這裡殺戮只是在為了生存,但因為資源匱乏,所以同族本就成了最好的補品。

反正在之前的十二個年頭裡,辰陽為了生存吃下去的血肉也不少。

而辰陽剛剛看向的正是那中間的圓柱狀建築物。

遠遠望去,它直通頭頂的黑暗;在它下面抬頭仰望,也看不到它有多高,只能看到那淡紫色的光芒逐漸的消失在那頭頂的黑暗中。

不過圓柱四個方向倒是有四個半圓形通道,可以進入建築內部。

聽說進入裏面,就會見到一個很大空間。

而在空間的正中間有一個巨大的綁着鎖鏈散發著魔氣的猙獰雕像。

相傳就是因為這座雕像時刻散發著魔氣滋養這裡的魔族,這裡的空氣才帶有淡淡的黑色,這所以這棟建築也有一個別名———鎖魔殿。

目前鎖魔殿被五位強大的魔族佔據,因為那裡的魔氣最為充實,只有經過他們允許或者實力強大的魔族才能在鎖魔殿停留,但這個地方几乎沒有人是他們的對手,所以他們幾乎所有時間都佔據着這裡。

聽說在那裏面,除了有些時候有一個高大的魔族會出來打打牙祭外,其他四個很少出來獵殺。

因為鎖魔殿的魔氣也是食物的一種,比同族人的血肉更能充饑,還能增進肉體力量,傳着很邪乎。

只是很少人能夠吸收這種魔氣,他們五人顯然就是那種可以吸收這種氣息的魔族。

但是哪怕他們很強大,其他魔族不敢進鎖魔殿,也有很多魔族源源不斷的會去往鎖魔殿四周,反正只是在鎖魔殿門口蹭蹭魔氣,只要不進去,五個強大魔族也不會管。

這造成了為了這裡一個可以蹭魔氣的小位置,就會有很多魔族爭破了頭。

不僅僅因為這裏面高質量的魔氣,還因為這裏面有一種很清新的味道順着柱狀大殿往下慢慢流入,和殿外那種渾濁的魔氣完全不同。

這裡的高濃度魔氣聞起來除了會有強大的感覺,還能讓魔族人感覺到饞,對就是饞,這種味道說不出來,不是血肉的味道,但就是感覺比同族的血肉還美味百倍,吸食之後是一種全身舒爽的快感,總是讓大量魔族趨之若鶩。

不過他們也只敢在門外過過癮,能進去的都是裏面五位召進去的小弟或者第一次來不知道裏面有什麼的魔族。

前者還好,可以進去過過癮,後者進去了就從來沒有再出來的。

辰陽和大多數族人一樣渴望着可以衝進去看看那高大的雕像,去聞聞那讓人上癮的味道。

他曾經陪着父親遠遠的來過一次,嗅到過一絲那種味道,是那麼的令人着迷、瘋狂,這在他心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但在那之後辰陽就再沒來過了,因為他們實在太弱了,這裡競爭又很激烈,所以他們很難在鎖魔殿旁佔到一個位置,除非付出生命的代價。但如果命都沒了,還要來聞這氣味又有什麼用。

所以多數時候,對於辰陽這種人來說,那就是個地標,一個象徵而已。

但現在辰陽只有一個人了,或許是對這種滿世界都是殺戮生活的厭惡,或許是出於對鎖魔殿內部的嚮往,也或許是出於對那種氣息的迷戀……

辰陽逃跑的方向逐漸偏向了鎖魔殿。

……………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