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鏡中彼岸)王翰鄭應圖全文在線閱讀_鏡中彼岸最新熱門小說

(鏡中彼岸)王翰鄭應圖全文在線閱讀_鏡中彼岸最新熱門小說

2022-09-16 08:49 作者:謝彥華啊華

章節介紹

凡是存活到最後的人都能夠實現自己的願望,反之,不戰鬥的話就沒有辦法活下去因為這句話,每個人開始了永無止境的戰鬥這是一場在鏡子里關於慾望的大逃殺,「鏡子」是現實的投影,同樣也能映射出人性本來的面目

在線試讀

第2章 征程

就在王翰進入鏡中世界簽訂契約的同時,鄭應圖正收拾課件和其他東西,準備結束這堂課……

和王翰不同,高校教授鄭應圖似乎生來就是天之驕子。

優渥的家境和出眾的長相,加之從小到大極其優異的成績,讓他怎麼看都像是老天爺追着喂飯吃的那一類人。每一個見過或者和鄭應圖交談過的人都覺得,他總能讓人覺得像是在夏天清涼的傍晚一般,讓人感到說不出的舒服。

鄭應圖如同往常一樣,開着車回家。

也如同往常一樣,在離家不遠處的冰品店停了下來。鄭應圖從小時候開始就特別喜歡吃冰制的甜點。甘甜的味道衝擊味蕾然後逐漸消失的感覺讓他覺得特別地棒,嘴裏一點點變得冰涼的感覺他也很喜歡,像是整個身體連同靈魂都得到了升華一般。

小時候他就經常吃某些攤子上得到刨冰,一直吃到肚子痛才作罷。

這時,鄭應圖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他看了一下備註,是其中一個任課班級的輔導員。

「哎,鄭老師,那個……能不能拜託您個事兒。」電話那頭一個女聲有些猶豫地問道。

鄭應圖輕笑了一聲,爽快地回答道:「有什麼事兒您就說吧,只要在我能力範圍內,都行。」他向來都不是一個能夠拒絕別人的人,想着對方頂天了也不過是提一些借點小錢之類的想法,就答應了下來。

對面此時開口說道:「您是住在南嶺山莊嗎?」

南嶺山莊,是這座城市屈指可數的富人區,同樣也是最後的別墅區。

「嗯,對啊,怎麼了?」鄭應圖有些不解地問道。

「是這樣,我有個學生也住在那附近,已經一個多月沒有來上課了。您能不能幫我去他家看看。」

「我還以為什麼事呢,行,我這就去看看。」鄭應圖爽快地答應道。

於是本來走進甜品店的鄭應圖開始往回走,準備上車前往那裡。

「哎,您好,您的甜品馬上好了……」店員有些猶豫地叫住了鄭應圖。

鄭應圖露出一個微笑,說道:「那麻煩您幫我打包一下,我帶走。」

店員點點頭開始忙碌了起來,隨後遞給鄭應圖……

鄭應圖看了看手機上的地址,於是發動了車開始駛了過去。

「14F棟嗎……真是偏啊。」鄭應圖來到了手機位置顯示的地址處,看到面前的別墅發出了感嘆。

正當他伸手準備按門鈴的時候,卻發現此時門是虛掩着的。於是鄭應圖推門而入,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死寂般的黑暗。黑暗普通被打翻的蜂蜜一般,彷彿正在緩緩向外流動出來。

鄭應圖深吸一口氣,緩緩開口問道:「請問,有人在嗎?」

回答他的依舊是一片死寂,他緩緩朝裏面走去,突然腳下發出「咔嘰」的聲音,彷彿踩碎了什麼東西的聲音。

在鄭應圖習慣了黑暗之後,他終於發現了房間這麼黑的原因——牆上正掛着漆黑一片的窗帘。

於是他嘗試着找到了電燈的開關,可是按下去卻沒有絲毫反應。

突然腳下開始有一陣刺痛傳來,鄭應圖藉著手機的光看見,有細小的鏡子碎片刺進了鞋子里。大量的碎片散落在沙發的周圍,除了鏡子的碎片還有一些其他玻璃的碎片。

鄭應圖走到窗前拉開窗帘,卻還是沒有一絲光亮透進來。定睛一看,原來是玻璃上刷了一層黑色的油漆,還有幾張報紙貼在上面。

藉著手機的光亮鄭應圖發現,這個諾大的別墅里,沒有任何能夠反射光的東西。換言之,也就是這個別墅里沒有任何可以映照出這個世界的存在的東西。

仔細觀察的話,可以看見每一片鏡子都被銼刀磨成了渾濁的白色,老式掛鐘上的玻璃也被砸得粉碎,就連電視機的玻璃也被砸得一乾二淨。

之後鄭應圖再次嘗試呼喊學生的名字……

突然「砰」地一聲,學生猛的從二樓閣樓的位置掉了下來。鄭應圖連忙上前,確認學生還有脈搏以後立刻聯繫的救護人員和警務人員。

這時他發現這名學生的有些心臟供血不足的癥狀,於是連忙把他放到沙發上進行心肺復蘇。

之後將學生交給醫務人員以及向警方說明情況以後,已經是半夜了。

鄭應圖走到車上坐下,看見自己今天打包的冰甜品早就融化得不成樣子了,只能無奈的嘆氣。

鄭應圖開着車回家,路上他不斷在想,那個學生為什麼要自殺呢?為什麼家裡沒有任何光亮呢?為什麼要把所有的鏡子都破壞掉呢?如果早點趕過去就好了,鄭應圖這樣想着。

不過好歹也算是從死神手裡把他給拽了回來,這也算是安慰了。

這時在路上不知何時開始飄起了一層層濃厚的霧,將前方遮蓋得一乾二淨。

「新聞也沒說今天大霧啊?真是點兒背。」鄭應圖抱怨了一句。

一陣風從迷霧中開闢出了一條道路。

鄭應圖只得順着其前進,突然一棟古樸的閣樓擋住了鄭應圖的去路。他覺得十分好奇,為什麼在此處會出現這個閣樓。

於是他停下了車,躡手躡腳的走進了閣樓。

猛然間,他在閣樓里發現了無數人影。定睛一看,卻是無數的鏡子反射出鏡中的鄭應圖。

此時他進來的門早已經消失不見,只剩下前後左右數之不盡的鏡子,以及鏡子上用血液寫下的願望。

很快,鄭應圖發現面前有個黑色的影子。他揉了揉眼睛,覺得那是錯覺,覺得可能是這個迷霧裡有些什麼東西致幻的原因。

鄭應圖與王翰不同的是,此時他的手上已經開始有了那個圖騰徽章。

「現在,你寫下你的願望吧。」影子機械般地對着鄭應圖說道。

這應該是在做夢吧,鄭應圖想着,還真是個挺特別的夢。夢裡居然出現一個人說完實現他的願望,和阿拉丁神燈一般,可能這就是救人的獎勵吧?

鄭應圖想了一下,於是咬破手指,在面前的鏡子下寫下了自己唯一的願望。

而當血字寫下的願望一點點流入鏡子當中,鄭應圖終於注意到了自己手上那個憑空出現的圖騰徽章。

圖騰徽章像一個刺青一般牢牢地刻在了鄭應圖的手上。

鄭應圖意識到了不對勁,於是把視線投向對面的那個影子,這傢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

影子這時好似回答一般開口說道:「你今天救下的那個人放棄了成為契約者的機會,並且他把機會讓渡給了你。而你也寫下了願望,所以,契約成立。從現在開始你必須作為契約者戰鬥,你可以用圖騰徽章變身進入鏡中世界,只要你成為最後的倖存者,你的願望將會被實現……」

鄭應圖猛然想起,那個學生醒來的時候確實是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雖然想起了這個小細節,但是此時鄭應圖的心中還是有許許多多的困擾。

「等等,什麼契約,什麼戰鬥,我和誰戰鬥啊?你到底是誰?」

影子沒有回答鄭應圖,而是緩緩消失在了鏡子當中。

鄭應圖有些着急地想上前抓住那個影子,可是此時他手上的圖騰徽章猛然放出亮光。

下一個時刻,鄭應圖就已經出現在了鏡中世界。

這是一個沒有聲音,星辰混亂,死寂能夠侵蝕一切的世界。

他此時看見有無數的異形生物正在戰鬥,場面說不出的詭異。彷彿一瞬間回到了那個久遠的白堊紀時代。

此時一條大蛇朝着鄭應圖撲了過來,鄭應圖毫無準備地被大蛇像炮彈一樣就擊飛了,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等一下,這到底什麼情況?!搞錯了吧?」雖然一點聲音都沒有,但鄭應圖還在無聲地喊叫着。

突然間,那條大蛇再次攻擊了過來,就在攻擊即將落在鄭應圖身上的時候。此時一陣爆炸波噴涌而來,將大蛇連帶着鄭應圖一起掃飛。

鄭應圖此時只能在這個無聲的鏡中世界感覺到殺戮,感覺到無盡的**、後悔與夢想。

融合在一起的各種情緒彷彿子彈一樣擊中了鄭應圖原本強大的心臟。此刻,他竟有些崩潰了起來。

「停下來啊。到底怎麼了?」鄭應圖不由自主地在心底里叫出聲來,只不過所有心底里的聲音都被黑暗給吞噬得一乾二淨。

此刻,他只想快速地逃離這個鬼地方。

於是他不顧身上的傷勢開始拚命奔跑了起來,他一邊跑一邊看着後面,確認沒有其他異獸追擊過來。

在路上,他看見一個下水道隱隱有種空間的波動,死馬當作活馬醫了,他立馬果斷地跳了下去。

「這裡就是出口嗎?」鄭應圖忍不住在心裏想着。

隨後他看向周圍,是一條無人的夜道。他的車還敞開着車門停在一旁。鄭應圖確認自己身體的傷勢過後,明白了一件事。

那不是夢,那是一個和現實一樣,甚至更加瘋狂的世界!

鄭應圖還在混亂當中,這時,車燈透過林道,遠遠地能夠看見一個男子正在走來的影子……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