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星見夜雨星河(穿越到日常番里的我)全集免費閱讀_(穿越到日常番里的我)完整版閱讀

星見夜雨星河(穿越到日常番里的我)全集免費閱讀_(穿越到日常番里的我)完整版閱讀

2022-09-16 08:50 作者:Rean星河

章節介紹

(慢節奏,單女主,會加很多日常番的主角)主角不小心穿越到了日常番,並遇見了最喜歡的雪之下雪乃,可並不覺得如此平凡的自己可以讓雪之下雪乃喜歡上自己

在線試讀

第3章 逃避和改變

平塚靜的動作並不小,幾乎是下一秒,原本專註在書本上的少女就轉過頭看向了三人。

「平塚老師。」

少女的聲音輕柔,粉色的唇瓣微張。

「我應該有拜託您進來前要敲門的。」

平塚靜雙手插在口袋,聳聳肩道,「就算我敲門,你也沒想應聲吧?」

少女合上手中的書籍,「那是因為老師您沒有等我應聲就進來了。」

潔白而纖細的少女的脖頸間系著的是紅色的緞帶,證明了她是總武高二年級的身份。

「於是,老師和這兩位……」,即使是坐着和老師談話,她也沒有露出學生在老師面前常有的弱氣,坐姿依舊端正,用冰冷的眼神捕捉到星見和比企谷。

「星見夜雨?」

雪之下看着星見詫異的問道。

星見點了點頭

「哦?原來你們兩個認識啊,那就好辦了。」平冢靜拍了拍星見跟比企谷的肩膀。「星見這傢伙雖然有點孤僻,但還是可以依靠的,比企谷如你所見,他這個人性格十分彆扭,所以總是孤零零的非常可憐。」

還是可以?經常來我家蹭飯的是誰啊我就不說了,還會把衣服帶過來讓我幫你洗。

「只是鄰居罷了,談不上認識。」雪之下用冰冷的語氣回答道

「嘛,他們兩個希望加入社團。」

在平冢老師的引薦下,比企谷向她點頭致意。所以接下來是要自我介紹吧,八幡心裏想着。

「我是二年F班的比企谷八幡,嗯……喂!老師說加入社團是什麼意思?」

「對啊,老師希望加入社團是什麼意思?」

「我給你們兩個的懲罰,就是參加這個社團,而且我不聽任何爭辯反抗抗議不滿和頂嘴。你兩個在這裡冷靜一下,好好反省反省。」

平冢靜沒有給任何反抗的餘地。

「雖然星見在同學們面前的評價不錯,但沒有任何一個朋友,比企谷讓他學學如何跟人相處,這種情況應該會有所好轉,所以能把他倆放在這裡嗎?我想請你改變他倆彆扭的孤僻性格。」

平冢老師轉身對雪之下解釋後,她不耐煩地回答:

「若是那樣,請老師對他倆拳打腳踢教訓一下就好。」

好可怕的女人……

「可以的話我也想,但最近管得比較緊,不允許老師對學生施予身體上的暴力。」平冢靜無奈的回答道。

喂喂喂,你那種無奈的表情是怎麼回事。

「容我拒絕這個死魚眼。看到這男生邪惡又下流的眼神,我感到非常危險,還有那個頭髮亂糟糟的。」

現在我的不配擁有名字了嘛……

雪之下看着比企谷正在看着她,沒有一絲凌亂的領口拉起,雙眼瞪向比企谷。

「放心吧,雪之下。別看他的眼睛跟個性那樣,正因為如此,他對風險評估和明哲保身都很有一套,絕不會做出觸犯刑法的事,你大可相信他的孬種性格,而且有星見在這他不敢做什麼的。」

「孬種,啊」星見看向比企谷。

「孬種啊……原來如此……」雪之下看着比企谷思索道。

比企谷絕望的看向星見,星見拍了拍他的肩膀嘆了一口氣。

「好吧,既然是老師的請求,我也不能坐視不管……那我就接受了。」

雪之下非常不甘願地答應,平冢靜則露出滿意的笑容。

「好,他倆之後拜託你啰。」

平冢靜說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星見見狀從後面拿了兩個椅子,覺得少了點什麼又搬了兩個卓子並在一起。

「這……」

雪之下看着星見的舉動,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我覺得……有張桌子還是方便一點。」星見笑着解釋了起來,「對了,方便告訴我一下,這是個什麼社團嘛。」

星見一邊詢問着,一邊繼續給自己搬運桌椅。

比企谷覺得自己坐着什麼不幹有點不對,便幫着星見一起搬,搬好後兩個人坐下看向雪之下。

雪之下合上書起身以一個俯瞰的姿態面對着兩人。

「猶如人道主義組織出於人道救助災民,富者向慈善組織捐款,讓心理扭曲的男生可以走出陰影正常生活。對遭遇困難的人伸出援手,這就是本社團的活動內容。

「歡迎來到侍奉社,很高興你倆加入社團。」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說好耶~

「幫助他人嗎?」

星見點了點頭,然後想了一下,同時在三個人的對面,搬運了一張桌椅。

看着雪之下和比企谷那疑惑的眼神,夏目也隨即解釋了起來。

「至少……也要給求助的人一個座位吧?總不能讓對方站着,不是嗎?」

這麼溫柔的一個人居然跟我一樣沒有朋友比企谷看向星見心裏想着。

「這樣嗎?這是我的考慮不周了。」

雪之下直接就承認了自己的錯誤,這讓比企谷有些驚訝。

「星見同學要比某個死魚眼要強很多呢。」雪之下看了看星見,又看了看比企谷然後說道。

「喂喂喂,我…..這一點我倒是不否認。」比企谷看了一眼星見後說道。

「嘛,沒什麼只不過我比較注重細節罷了。」

「看來星見並沒有什麼問題,只不過有點孤僻,而平冢老師曾說,優秀的人有義務幫助可憐的人,既然老師將你託付給我,我就要負責到底。我會治好你的毛病,所以感謝我吧。」雪之下看着比企谷淡淡的說道。

「你這個女人。」

「……雖然由我自己來說是蠻奇怪的,不過我算是挺優秀的喔!校內文組的模擬考中,我的國文成績可是全年級第三名!長相也還不錯!除了沒有朋友跟女朋友, 基本上我這個人算是出類拔萃!」

「最後那個問題很致命呢……虧你還能講得自信滿滿,了不起……真是怪人一個,感覺好不舒服喔。」

「少啰唆,我才不想聽你說教,怪女人。」

星見看着倆人爭吵並沒有參與,而是從包里拿出下午沒看完的書繼續看着。

「嗯~~在我看來,正是墮落的性格和扭曲的感性才讓你老是孤零零的。」

雪之下握着拳高談闊論。

「首先就幫哪裡都待不下去的你安排一個容身之處。你應該明白吧?只要有容身之處,就不用化成一顆流星,悲慘地燃燒殆盡。」

「這是《夜鷹之星》?太偏門啦。」

雪之下聽到比企谷的反駁,睜大眼回答:

「……真意外,想不到水平是一般高中男生以下的人會讀宮澤賢治的作品。」

「你在貶低我對吧?」

「對不起,我太誇張了,其實你的水平根本不及一般高中男生。」

「你還覺得剛剛太誇獎我啊!難道你沒聽到我的國文是全年級第三名嗎?」

「拿個第三名就志得意滿,可見你多沒水平。光靠一個科目便想證明自己很聰明,會這樣想的人根本是無知。」

「不過《夜鷹之星》和你很配,例如它的相貌。」

「你是想說我長得很醜嗎……」

「這話我不能說,畢竟事實有時是很傷人的……」

「那不就等於說出來了!」

這時,雪之下面色凝重地拍拍比企谷肩膀。

「你不能逃避真相。去照照鏡子,面對現實吧。」

星見看着倆人爭吵,突然覺得沒有自己在這會更好。

這時,教室的門猛然被拉開,發出偌大聲響。

「雪之下,我進來啰。」

「請記得敲門。」

「抱歉抱歉。你們繼續,不用理我。我只是來看看狀況。」

雪之下無奈地嘆息,平冢老師則對她悠然一笑,然後靠到牆上來回看着我跟比企谷和雪之下。

「你們相處得不錯嘛,太好了。」

她是從哪裡看出這個結論?

「咳咳,那什麼既然今天沒有社團活動我就先走了。」星見覺得自己格格不入於是起身就向門外走去。

平冢靜一把摟住星見的脖子,「小夜雨啊,你該不會是需要逃吧。」

比企谷看着星見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雪之下則是平靜的看着書。

「怎…..怎麼可能,我只是看今天又沒有什麼社團活動而已。」星見掙脫了平冢靜的胳膊,然後有些無奈的坐回了原來的位置。

「如你所見,星見這個孩子是最讓我頭疼的,他是能一個人待着的話就盡量一個人待着,總是與周圍的人格格不入,所以我才會想要麻煩你。」平冢靜看着雪之下認真的說道。

什麼鬼,一個人安靜的待着有什麼不好?吃了睡,睡了吃就算做了什麼也不會有人知道。

「比企谷,你就照這個樣子,努力改掉彆扭的個性和死魚眼吧。那麼,我要回去了,放學前記得要離開啊。」

「請、請等一下!」

比企谷抓住老師的手要留住她,但是……

「痛痛痛痛痛啊!投降!我投降!」

平冢靜扭轉比企谷的手臂,比企谷拚命喊投降她才總算鬆手。

「是比企谷啊。不要隨便站在我背後,我可是絕對會出手的喔。」

在這個教室裏面沒有恐怖分子吧,也沒有能威脅到你生命的人吧……

「你還真是麻煩……好啦,到底有什麼事?」

「我才想問你呢……要我改掉是什麼意思?講得我像少年犯一樣。我在這裡到底是要做什麼?」

「嗯~~」

平冢老師聽完比企谷的問題,手抵下巴,露出一臉沉思的表情。

「雪之下沒跟你說明嗎?這個社團主要是促進學生改變自我,解決內心的煩惱。我會把認為有必要改變的學生帶來這裡,你當這裡是『精神時光屋』就好,還是要比喻成《少女革命》比較好懂?」

這樣會更難懂吧……

「那會更難懂,還會泄漏老師的年齡喔……」

「你說什麼?」

「……我什麼都沒說。」

比企谷被老師投以冰冷的視線,只好縮起肩膀小聲回應。老師看到我這樣子,嘆一口氣說道:

「雪之下,你似乎進行得不太順利呢。」

「因為他本人不明白自己的問題在哪裡。」

雪之下淡然回應老師的無奈。

「那個……從剛剛開始,你們就自顧自地說著要我改掉習慣跟少女革命什麼的,可是我本人並沒有意願……」

「那麼,比企谷你覺得我需要改掉少少革命什麼的嗎?」星見放下手中的書看向比企谷。

「大概…..,不需要吧。」

「是嗎?那麼靜姐比企谷這樣的人都覺得我不需要改變,所以我可以回家了嗎?」星見認真的問向平冢靜。

「你給我老老實實坐好,比企谷你在胡說什麼,你要是不改變,以後很難在社會立足哦,還有你小夜雨。」

雪之下顯得相當認真,宛若在闡揚反戰爭、反核武之類的理念。

「就旁人的角度來看,你們兩個的社會性落後其他人很多,難道不想要改變自己嗎?還是你們兩個沒有半點上進心?」

「我需要改變?」

「為什麼改變的是我?」

「我甚至從未找到真正的自己。」

「你卻認我改變自己,真是可笑。」

不知道為什麼星見把心裏話說了出來,這是星見夜雨第一次開口反駁別人,說完這些話後的星見夜雨也有點後悔。

比企谷則是驚訝的看着星見,他觀察星見這麼久以來一直以為星見是一個安靜,溫柔孤僻的人,對所有人都來者不拒的人,沒想到也會反駁別人。

不只有比企谷一人感到驚訝,平冢靜也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星見。

「抱歉,我可能語言過激了,十分抱歉。」星見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後鄭重的向雪之下道了個歉。

「不,沒關係」

「我跟星見的觀點一樣,我只是不想要別人擅自決定我是否該改變『自己』。一個人不能因為別人的三言兩語就改變『自己』吧!所謂的『自己』應該是……」

「你們兩個只是無法客觀看待自己罷了。」

「你們兩個只是在逃避,但人不改變是無法前進的。」

雪之下毫不留情地否定我跟比企谷。

「逃避錯了嗎?你也只會說那一百零一句話,一直要我改變。我問你,你會因為夕陽很刺眼,就叫它從今天起往東邊落下嗎?」比企谷認真的說道

逃避其實不能算是錯誤、但也並不說明那是對的、其實當事情發生後都不是誰能預料的、都是那麼的始料未及、逃避只不過是有些人在不能面對時所選擇的一種方式而已、其實他們內心裏面很清楚只是缺少了勇氣、不能說他逃避了問題就能輕鬆了、人其實很脆弱的、特別是那些能讓你選擇逃避的事情、都能說明它在自己心裏有多麼的重要、只是因為自己太接受不了、也是因為人性的脆弱、所以說逃避並不是錯、只是因為那些讓自己實在是不能接受了、所以在潛意識裏面自己就已經開始逃避了、逃避、就代表了它在自己心中的重要性很大以至於無法接受…………

逃避是自私懦弱的表現,有問題想辦法去解決。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就算是你逃避了一次,永遠沒有第二次,但在你的心裏永遠有一塊陰影,不如勇敢的面對問題,解決問題。 你對自己逃避,對自己不負責任是不對的,善待別人,也要善待自己,你好,別人才能好。

雪之下:「那是詭辯,請你不要離題。更何況太陽不會移動,是地球在轉。你連地動說都不知道嗎?」

比企谷:「我當然只是舉例!如果說我在詭辯,那你也一樣在詭辯!你說的改變還不是為了逃避眼前的狀況?那到底是誰在逃避?真正的不逃避就是不要改變、直接面對啊!為什麼你不願意肯定現在和以前的自己?」

比企谷:「……那樣解決不了煩惱,也救不了任何人。」

星見:「逃避未必是一種錯哦,逃避雖然永遠解決不了問題,但可以逃避任何問題。」

救不了任何人?

雪之下說到這裡,臉上出現驚人的憤怒表情,讓人不禁感到畏縮。

「你們三個冷靜一下。」

平冢老師平靜的聲音緩和一觸即發的氛圍(或者該說打從一開始就劍拔弩張)。她笑容滿面,似乎開心得不得了。

「越來越有趣呢。我最喜歡這種發展,很有《少年JUMP》的味道。」

不知為何,老師看來相當興奮。她明明是女性,卻有一副少年的眼神。

「自古以來,彼此的正義產生摩擦時就要一決雌雄,這可是少年漫畫的傳統。」

「但這裡是現實世界……」

平冢靜根本沒聽進去。她放聲大笑,對我們高聲宣布:「這樣吧,從現在開始你們就為那些迷途的羔羊指路,用你們各自的方法拯救他們,以此證明自己是正確的。到底誰比較懂得侍奉呢?」

「我不要」

雪之下毫不猶豫地拒絕,眼神和剛剛注視生氣的時候一樣冷淡。

「我也拒絕。」星見附和道。比企谷也點頭附和。

平冢靜看到我們的反應,懊悔地咬起大拇指。

「可惡,這樣吧,贏的人可以隨心所欲擺布輸家如何?。」

隨心所欲?可以讓輸家毀滅這個世界嗎?

這時,雪之下突然喀噠一聲把椅子往後挪兩公尺,擺出防範身體受侵犯的姿態。

「容我拒絕,這個兩男的讓我感覺貞操會不保。」

「那是偏見!高二男生才沒有滿腦子只想齷齪的事!」比企谷回復道。

「我也拒絕,我可沒有那麼重的好勝心。」星見看着書頭也不抬的說道。

「看來雪之下雪乃也是有弱點的啊……你沒有把握可以贏他嗎?」

平冢老師不懷好意地說,雪之下因此露出不悅的表情。

「……好吧,雖然不甘心這樣就被老師給挑撥,但我答應參賽。」

為什麼她一挑撥,你就答應了喂。

「咦?怎麼沒問我跟星見……」

「看你一臉賊笑,我就知道不必問了,還有星見你會答應的吧。」

平冢靜衝著星見說著說道。

「我知道了,靜姐」

是果然還是不太擅長拒絕別人呢。

「勝負由我決定,標準當然是我的主觀和偏見。你們不用想太多,就隨便……好好加油吧。」

放學的鈴聲響起。

「我先走了,明天見雪之下部長。」星見起身拉開門就走了。

「嗯,明天見」雪之下應了一聲。

「那個,我也走了。」比企谷緊跟着星見離開了教室。

雪之下看着已經空無一人的教室開始收拾東西,小心將文庫本放進書包後離開了教室。

……..

星見走在回家的路上,回想起來今天發生好多事呢。

本應該平平淡淡高中畢業的我,突然加入了社團,突然感覺以後生活會變的忙碌起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