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無神》巫天臨陳雨瞳_(無神)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無神》巫天臨陳雨瞳_(無神)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16 08:52 作者:薇歌

章節介紹

守望者第一法則:這個世界沒有神明 「在人類的文明中,總是隱藏着驚人的秘密,『神』以及祂們所創造的『神使』,無時無刻遊盪在城市的黑暗面,我們,也就是守望者,必須阻止這些『神』和『神使』打破人類社會法則,消除一切關於神秘的傳說」 守望者第二法則:人類的生命高於一切…

在線試讀

第3章 謊言

「什麼?」

「『怪物』殺死你的父母,你被一個神秘的紅色眼睛女人救了。」張醫生直接說。

巫天臨一時沒反應過來,明明剛才還說自己得病了,怎麼突然就改口。

「你相信我?」他謹慎的詢問,害怕這只是醫生的治療他的一種方式。

「沒錯,我相信你,我相信這個世界上除了科學之外還有很多的神秘。」

「可你是醫生!」

「聽着孩子,我是醫生沒有錯,我也相信科學,但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科學家無法解釋的事情。」

「所以我看到的不是幻覺,也不是潛意識的幻象,那些『怪物』是真的存在的?」

張醫生眼神堅定,目光直視着巫天臨點頭。

「是的,你沒有生病,這一點你比我還清楚。」

聽到張醫生的話,數日里壓抑在內心的苦楚瞬間就爆發出來,眼淚不爭氣的嘩啦啦流下。

他拚命的向別人解釋,但從未有人相信過他的話,「瘋子」「神經病」「心靈創傷」這一類的話他聽的太多了,那種感覺就像是被世界遺棄的生物。

激動過後,巫天臨感覺輕鬆了許多。

「張醫生,那我該怎麼辦?」帶着微弱的哭腔。

「既然你沒病,那就不需要呆在這裡。」

「我不想留在這裡,可他們不讓我離開……」說到這裡,感覺自己犯傻了,眼前的這個不就是自己的醫生么。

「張醫生,幫幫我,不想留在這裡,放我走吧。」

「別擔心,」張醫生安慰他,「我今天來就是如此,這裡是精神病院,不會錯關任何一個正常人。」

說完,張醫生站起身,走到窗邊將窗帘拉上,房間頓時昏暗,往門的方向靠去,確認了沒有其他人在,神神秘秘的回到巫天臨身邊。

低沉着聲音對他說:「想離開這裡,你必須做到一件事,別再提起你看到的『怪物』,還有那個紅眼睛的女人,你必須學會說謊。你所見到的真實,並不是大眾認可的真實,所以他們才會把你當成精神病患者,因為他們害怕你所說的真實會真正的發生。」

「你讓我說謊?」巫天臨小聲的試問。

精神科的醫生讓病人說謊,這不合常理。

「想想你說實話的後果,現在你只要聽我的,保證這幾天就能讓你離開這裡。」

聽到這話,巫天臨身體微微顫抖,猶豫半響,輕輕的點頭。

他自己也思考過,如今從醫生口中說出,彷彿得到一針安慰劑。

而他從張醫生的話中也得出了,不僅僅是自己見過那些「怪物」,似乎眼前得這位醫生比自己所見都還要多,至少從他從容的語氣中可以感到。

見巫天臨同意了,張醫生也彷彿鬆了一口氣般,放下了嚴肅的態度。

「為什麼,那隻『怪物』會找上你?」

出人意料的問題,他哪裡知道,甚至在此之前巫天臨的世界都是平靜的,一夜間,父母雙亡,還有不存在於現實中的『怪物』,這些問題應該是由他口中問出才對。

巫天臨搖頭。

「我不知道……」

「仔細想想,你以前是不是見過類似東西,又或者在你身上發生過無法理解的事情?」

面對張醫生的追問,巫天臨有些喘不過氣來。

「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牠就那樣出現了,我的父母……」

眼見巫天臨情緒要失控,張醫生才意識到自己冒失,趕忙的打住,順便從白大褂中掏出一張黑色的名片。

「不好意思,我有些太着急了,我知道你有很多的疑惑,這是我的名片,等你離開了這裡就打電話找我。」

巫天臨接過名片,黑色打底金色鑲邊,正面是白色線條得畫的太陽圖案,旁邊用楷體寫着「守望者」三個字,反轉背面則是聯繫方式。

奇怪的是,這名片完全不像是精神病院的,而且對方不是自己的醫生嗎?怎麼還要發名片讓自己打電話?

「真相沒人願意相信,謊言成為了真理,記住我說的話,像個『正常人』一樣說謊,不僅僅是在這件事上,有時候太耿直只會讓局面變得更難看。」

張醫生說完便站起身,交代完後就準備離去。

臨走前有些無奈的搖頭,他至今還不明白,巫天臨到底是怎麼回事,說他蠢吧又不是弱智,說他耿直吧,又太過了,明明他只要不說出關於怪物的事情,就不會被關進精神病院,可他卻連續的說了一個星期。

就在張醫生要離開房間時,房間的門被用力的推開,帶着眼鏡的男人氣沖沖得闖了進來,身後還跟着剛才監督吃都的護士。

進入房間後,男人先是扶正眼鏡,面色怒氣的對着房間里的張醫生吼道:「張志忠,趁我睡覺時候偷我的衣服到處忽悠的病人是不是,看來你最近要加大藥量才行。」

被稱為張志忠的男人,聽到要增加藥劑,嚇的連忙鞠躬道歉,順手把白大褂脫了下來。

巫天臨則是一臉都懵,張醫生裏面竟然穿得是病人的衣服,和自己的一模一樣,那麼他剛才說的……

醫生大火氣的得接過白大褂,便對一旁的護士說:「把張志忠帶回他的病房去,順便增加他服藥的次數。」

接着張志忠就被護士給拖走,這時他才表現出一個精神病患者應該有的狀態,胡言亂語的說著:「謊言,謊言是最好的良藥,人人都愛謊言……」

護士最終將男人帶走,留下一臉懵逼的巫天臨。

醫生見狀,連忙的發問:「他有沒有對你說什麼?」

巫天臨思索一秒,立馬搖頭。

「沒有,他剛進來沒多久,你們就來了。」

順手將那張黑色的名片偷偷塞入了枕頭下面。

「那就好那就好!」醫生鬆了一口氣。

記得上一次張志忠假扮成醫生對一名狀態不穩定的病人診問,導致了那名病人差點自殺。

既然沒有問題,醫生也直接進入正題。

「剛才護士告訴我,你最近狀態很不錯,也按時吃藥,讓我過來看看,最近還會看見那些奇怪的生物嗎?」

巫天臨愣住了,他不知道該不該回答,原本想好了就這樣欺騙醫生,但剛才那個可不是什麼醫生,而是同樣的精神病人,聽一個精神病的話,那不就是證明自己有病嗎?

「巫天臨?」醫生又喊一句。

「沒,沒有了,」巫天臨深呼吸一口氣,「我想明白了,我想起那天發生的事情,根本沒有怪物,是我自己不能接受父母得死才故意編造的。」

聽到這話,醫生很滿意得點頭,證明了他的治療是有作用的。

「那就好,只要這樣繼續下去,你的病就能很快痊癒。」

「謝謝你,醫生。」巫天臨誠懇的說,「有一件事想要你幫忙,幫我找負責這個案件的**過來,我想起了一些事,也許能對案件有幫助,我也想快點抓住殺死我爸媽的兇手。」

「沒問題。」醫生一口答應。

畢竟巫天臨是他的病人,治好一個精神病人讓他在醫生生涯上多一份勳章。

……

張志忠的病房裡,護士剛給他打完一隻藥劑,確認了他熟睡的像個寶寶後才離開。

房門剛關上,張志忠卻像個沒事人一樣睜開眼,從床上坐了起來。

回想着3三天前一場對話。

赤色瞳孔的陳雨瞳叼着棒棒糖靠在牆邊,用一種漫不經心的語氣說:「隊長的意思是,招收那個孩子。」

「孩子?」張志忠呵呵幾聲,「呵呵,你自己也才多大,叫別人孩子?」

「隊長這麼稱呼他,」陳雨瞳說著,從嘴裏拿出棒棒糖,表情也有些認真,「有一件事我想問你,為什麼情報會出現失誤?」

張志忠很清楚她說的是哪件事,關乎巫天臨父母被「怪物」襲擊,那本不應該發生的事情。

那晚他們接收到的任務是處理一隻惡級別的神使,但那隻神使很早就存於廢棄得樓房中,並且沒有做出危害人類的事情,反而襲擊巫天臨那隻則是邪級別,比惡還要高一級的危害,在此之前牠已經殺死過人。

但他們卻沒有第一時間收到信息,而是在巫天臨父母死後才通知他們趕過去。

「我也不清楚,是情報員臨時通知的。」

「我們的調查人員追蹤那隻神使有一段時間,牠要是出現的話,應該第一時間就能發現,現在又讓牠跑了。」陳雨瞳似乎很不滿意。

「嗯,不是第一次了,牠確實很棘手。」張志忠嘆了口氣。

嘴上雖然這麼說,但他們很清楚,這隻神使並不難對付,而是這隻神使好像很聰明,能在犯案後及時逃走,並且能逃過情報網的追蹤。

「你就沒想過有什麼不對勁么?」陳雨瞳嚴肅的問?

張志忠的感覺和她差不多,畢竟兩人搭檔有2年了。

「你是想說我們的組織里有內鬼是吧?」張志忠剛說出來,又立馬否認,「你要知道組織就幾個人,他們底早就摸清了,而且也沒有理由做這樣的事情。」

他在組織時間最久,甚至比隊長時間還長,組織里的每個人都知根知底。

陳雨瞳再次把棒棒糖塞入嘴裏,並不認同他的說辭。

「你不會想說是後勤人員吧,這更加不可能,他們連神秘都很難接觸。」

陳雨瞳搖頭,淡淡說:「你知道我說得是誰?」

張志忠愣了一下,眼神有些驚恐:「你不會是懷疑隊長吧?」

組織里,她是唯一不熟悉的女人,5年前被上頭派來接替隊長位置,張志忠對她的了解是:很強,做事很果斷,賞罰分明,上任至今沒有出現過嚴重的失誤。

「你自己也在懷疑吧?」陳雨瞳彷彿看穿了他的想法。

但是張志忠還是否認說道:「那更加不可能,她可是我們的隊長,不可能背叛我的,如果她真是叛徒,北海市早該淪陷了。」

他無法懷疑隊長,即便她是最可疑的人。

陳雨瞳也是如此,如是她轉移話題問道:「還有一個疑點,那個孩子,隊長是怎麼發現他的?」

一般來說,批准加入組織的,要麼是上頭指認,要麼就是他們私下物色,前提是要發現並且暗中監督一段時間,而巫天臨則是憑空出現的一樣,再次之前他們從沒接觸過或者聽說過他的名字。

「這個只能親自去問隊長。」

「她不會說的。」

「去問問就知道。」

「那個孩子,在邪級別神使的襲擊下活了下來。」陳雨瞳嚴肅的說,赤色的瞳孔彷彿燃燒着火焰,「遇到那種情況,他的存活率應該是零才對。」

「那是什麼讓他活下來的?」張志忠提出疑問,然後自己又得出了答案,「神明的領域?」

陳雨瞳沒有回答,眼神卻贊同了對方的想法。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