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凱撒楊琳)末世孤城之我非人類_(末世孤城之我非人類)全本閱讀

(凱撒楊琳)末世孤城之我非人類_(末世孤城之我非人類)全本閱讀

2022-09-16 08:53 作者:葉尖清露

章節介紹

未來的某個時期,地球資源枯竭,自然災害頻發,板塊分裂重組,過半的生物滅絕,人類爆發了爭奪戰,各種武器釋放出的威力和帶來的災難,將包括人類在內的所有地球生物帶到瀕危滅絕邊緣僅存的人類和平重組,又經歷近兩千年的修複發展,適合生存的地方都建立了城區,每個城區人人平等…

在線試讀

第1章 男人們的樂堂

精彩節選

灰色的天空,昏暗的傍晚,如初升的月亮黯淡無光。

天邊已聚滿了黑雲,這個夜將是漆黑的。

城外寬闊的石子路上奔跑着兩個人,一男一女,一老一少,男的叫張肖,女的叫張甯。

他們神情慌張,不斷回頭觀望,似乎後面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在追他們。

「爸,休息一下吧?實在跑不動了。」張甯說話間幾乎要躺在地上大睡一覺。

「馬上就到306區了,堅持一下。」張肖已不年輕,體力已難以持久,兩腳底磨出的血泡也早已破裂,此刻如果脫去鞋子,會發現鞋墊都是紅的。

所以他不能停,停下將再難邁出一步。

張甯還年輕,不僅年輕還相當俊俏,雖然看上去有些微胖,但同時也顯得更加豐滿,更有成熟少女的獨特魅力。

她從小到大沒有離開過父母身邊,也養成了嬌縱的性格,比起她的姐姐,她完全就是刁蠻任性。

所以她惹下了大麻煩,失手殺了姐姐的男友。

是真的失手?她是這樣對父母說的,所以張肖要帶着她逃命。

她的姐姐還傻傻等着男友的消息,依窗翹盼,卻不知已成永別。

306區。男人的樂堂。

這裡沒有女孩,因為來到這裡的女孩第二天都會變成了女人。

作為末世下僅存不多的人類,首要任務就是發展人口。306區的就是這樣一個地方。

這裡男男女女多數都是來自外城,有很多男人來到這就會忘記家在哪裡,忘了家的男人自然回不了家,也就成了這裡的居民。

這裡的女人也很多,很多漂亮的,也有普通的。得到她們的方法很簡單,只需要一瓶酒或是一件新衣服,當然你有其他的物件都可以拿出商量。

末世的資源是缺乏的,而在這裡,你會看到很多傳說中的東西,比如撲克牌,遊戲機,小貓,小狗。

這些女人來這裡的目的也不同,有的是出自義務,為人類創造人口而來。有的是希望遇上一見鍾情的人,有的為了生活,也有的為了享受人生。所以很多女人來了之後也留了下來。

306區也成了附近眾多城區中最繁華,最熱鬧,人口最多,最混雜的城區。

這樣的城區當然有自己特殊的規則制度,而制定這個制度的就是傳說中的王老闆。

王老闆是什麼樣的人?很少人知道,很少人見過,但是了解規則的人都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觸犯了這裡的規矩,就會被送到王老闆那裡。而送去的人,以後絕對再也見不到。

這裡沒有城主,所有城區都沒有城主。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但在無形中,每個城卻有了需要服從的制度和需要服從的人。

王老闆就是這樣的人。

晚上八點,天空下起了細雨。

張甯攙扶着父親一瘸一拐進了城。父女兩人身上的衣服已被汗水和雨水浸透。還好是八月天,氣溫還很高,濕透的衣服穿在身上並不覺得有多冷。

「爸,往哪走?」

「往前走,看看有沒有住宿的地方。」

他們都是第一次來,不僅對這裡的路不熟,對這裡的規則也是一知半解。來這裡的原因只有兩個,一是近,二是這裡人員複雜。

街上的男男女女依舊很多,細雨並沒有影響他們對本區任務的執着。

雨越下越大,張肖每走一步,腳下的雨水都是紅的。他最終還是沒能堅持住,張甯的力量也沒能夠扶住他,他倒在了地上。

「爸!爸!你怎麼了?」

「甯甯,我沒事,就是累了。」

張肖咬着牙站了起來,看到女兒已在求一位站在門口的漂亮女人。

門口距離他只有三米,他忍着痛挪了過去。

漂亮女人穿着連衣短裙,站在門口的時間已不短,早就注意到了父女二人。也許她有一顆善良的心,所以不僅同意兩人進屋避雨,還親自迎出去把張肖攙扶進屋。大雨自然也淋**他的連衣短裙。

這雖是高樓下的一間門面房,房內卻沒有任何東西可出售,屋頂中間一道布簾直垂到地,把屋子分割成兩部分。布簾拉着,只看到外面放着一張圓桌,兩把椅子,一張床。

女人關上了房門,放下了百葉窗,對渾身淌着水的張甯說道:「裏面有我的衣服,你先去換上吧。」她的聲音很甜,甜得就像她的微笑。

張甯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父親,輕輕搖搖頭,面帶羞澀地說道:「謝謝姐姐,我們一會就走。」

女人柔柔道:「別叫我姐姐,我也許還沒有你大。」她兩隻晶瑩的眼珠在張甯身上細細打量着。

張甯的單薄衣服緊緊貼在身上,輪廓凸顯無餘。

女人的目光停留在她高聳的胸上,說道:「多大了?」

張甯老老實實說道:「23。」

女人道:「我們年齡一樣大,但有的東西你卻比我大得多。」

張甯看到了她的目光,聽得懂她話中的意思,不禁也打量起她來,目光也落在了同樣的位置,只是一眼,馬上就移向別處。

張甯心中有了自豪感,她承認女人說得對,但她並不想談論這些,因為她還是一個女孩,還有女孩的羞澀。她說道:「姐,你知道這裡哪有住宿的地方嗎?」

「嫌棄我這裡簡陋嗎?還是以為我這隻有這一張床?」女人笑着走到過去拉開布簾,裏面還有兩張床。兩床中間的牆上還有一扇木門。

張肖一直低着頭,有時也將頭扭向一邊,他不敢去看女人,因為女人的濕衣服也是緊緊貼在身上的,而且好似只穿了這一件,他雖然不再減輕,精力卻還充沛。

他望着門口,道:「雨一會下小了我們就走。謝謝姑娘讓我們避雨。」

女人收起笑容,淡淡道:「走?想去哪?」

張肖聽她語氣突然變化,不禁又看向她,「我們是來看朋友的,路上耽誤了時間,城裡也不熟,所以想先找個地方住一晚,吃點東西。」

女人衝著他微微扭動了一下細腰,道:「我這裡也有吃的。而且味道還很不錯。重要的是免費。」

張肖是老實人,雖然知道她話中含義,卻只能又看向門口。

張甯已經忍不住了,她的刁蠻脾氣又漸漸爆發了,語氣也不再客氣,道:「姐姐,你說的什麼吃的?在哪呢?我正好餓了,我想吃。」

女人噗嗤笑了,道:「在裏面。」

女人走進裏面那個門,果然端出四盤還溫熱的酒菜,「這是我自己做的,還沒吃呢雨就下大了,剛要關門就看到了你們。」說話間,酒菜已經擺上了桌,對張甯說道:「你不是想吃嗎?快吃吧。」

張甯真就坐下吃了起來,「爸,你也吃點吧。」

張肖搖頭,「我不餓。」

女人站在旁邊說道:「你女兒渾身是水,病了可不好找大夫。找到大夫也沒藥。你也不想她生病對吧?你在這她也沒法換衣服,你先進裏面房間吧。等我們還好衣服再叫你出來。」

張肖不想女兒生病,看向女兒,道:「要不就在這住一晚吧。這雨這麼大,一時半會不會停的。」

張甯點點頭。

張肖獨自進了裏面那個門。

女人又把布簾拉上,拿出一套短裙和毛巾遞給張甯,道:「先換上再吃吧,別著涼了。」

張甯道了謝,女人又進了布簾後面。

門裡是複式套間,傢具樣樣齊全,廚房卧室,衛生間,整齊又整潔。

張肖只站在門裡,他是個懂禮貌的人,沒有經過主人同意,他絕不會動人家一樣東西,也不會在主人家亂看。

他立在門內,脫下上衣擰着衣服上的水雨水,雨水嘩嘩流盡,門外也傳來了嘩嘩聲。

他聽到水聲自然性地探頭看去,看到了女人也在擰自己的短裙,短裙是脫下拿在手上的,她身上果然只穿了這一件衣服。

張肖立刻縮回頭,女人並沒有發現他。

他不自覺地又探出了半個頭,身上熱血翻滾,竟冒出了汗。

張甯換好了衣服。她從來沒有穿過裙子,第一次穿裙子,還是件超短裙,她羞澀地打量着自己,嘴角露出了滿意的笑,好似第一次發現自己這麼美。

「你們以前來過這裡嗎?」女人從布簾後走了出來,依舊是一件短裙,比張甯身上的還要短。

「沒有。」張甯已害羞地坐了下去,拿着筷子沖後面喊道:「爸,我們好了。出來吃飯吧。」

張肖走了出來,穿着濕濕的衣服,臉是赤紅的。目光從走出布簾就盯着飯菜,直到坐下來拿起筷子,目光落在了酒杯上,酒杯里已斟滿了酒。一杯烈酒下肚,他臉更紅了。

女人說道:「可惜我這裡沒有男人衣服。叔叔,等你吃完就上床躺着,着涼就不好了。」

張肖點頭。飯吃得很快,他躺在了布簾後面的左邊床上。

女人坐在外面的床上,微笑道:「你們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

張甯也已吃好,規規矩矩坐着,「這不是306城嗎?」

女人道:「306城是什麼地方?」

張甯翻起眼想了想,道:「聽人說這裡很熱鬧。」

女人笑道:「你們為什麼來這裡?不要說是找朋友哦,我不喜歡說謊話的人。」

張肖把每一個字都聽在耳朵里,現在臉不僅紅,還發燙。

張甯說道:「聽說熱鬧來看看。」不等女人再開口,又問道:「姐,你是做什麼的?怎麼這麼多床放在這?」

女人也好似不願回答這個問題,道:「我是理療師,專門給人做理療按摩。你們從什麼地方來?」

張甯謊稱道:「很遠的地方。我想在這裡多玩幾天,這裡最熱鬧的地方是哪裡?」

女人道:「來這裡的人很多來了就不願走了。在這裡能得到很多得不到的東西。而且很容易。你要不要試試?」

張甯好奇道:「真要那樣,我也不走了。不過,怎麼試?」

女人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只是湊近了,趴在她耳邊輕聲問道:「你是處女嗎?」

張甯的臉紅到了耳根,點點頭。

女人道:「這裡的規矩你們肯定不懂。不過沒關係,見到了王老闆,他會親自告訴你的。」

張甯道:「王老闆?為什麼要見他?聽說他很神秘。」

女人道:「他也是人,不用怕。我常和他見面,他為人不但和藹可親,而且還大方。像你這樣的女孩子來到這裡,都要去見他,他會給你們豐厚的獎勵。還會讓你們住進他的大別墅。只要成為他的朋友,任何人都不敢對你不敬。這可是好機會哦。」

張甯心動了,如果真是這樣,再也不用逃亡了。

張肖終於開了口:「那個王老闆真有那麼厲害?別的城區如果有人來鬧事,他能不能管?或是我們回家了,遇到了麻煩,他能不能管?」

女人說道:「如果真成了王老闆朋友,不管你在哪,只要活着,有一口氣,他都會管。」

夜更深,雨更大,漆黑的夜,伸手不見五指。

張甯躺在套間卧室的床上,透過窗帘縫隙望向窗外無盡的黑暗,幻想起了與王老闆見面的美好情景。

女人本來是躺在外面床上的,現在卻如幽靈般站在張肖床前,死死地盯着他。

張肖沒有睡着,還在回憶探頭看到的情景。聽到腳步聲過來,他眯起了眼。

女人盯着他看了一分鐘,才說道:「我知道你沒有睡着。」

張肖睜開了眼,望着她,發現她竟沒有穿任何衣服。

他想閉眼,卻不知怎麼總也閉不上,非但閉不上,目光還盯着他最感興趣的地方。他心跳得很快。

女人卻沒有任何錶情,淡淡說道:「你想死想活?」

張肖道:「沒人想死。」目光還是沒有移開那個位置。

女人道:「明天你就要死了。」

張肖終於把目光移向了她的眼,要看她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

女人道:「這就是這裡的規矩。」

張肖坐了起來,道:「為什麼?」

「因為你女兒。」

「我女兒?」張肖心想,「是不是女兒殺人的事被發現了?」

女人解釋了,「這裡是男人的樂堂,很多男人來這裡不肯離開,就是看到了你現在看到的,得到了你將要得到的。你本來不配擁有我,但是誰讓你有個漂亮的女兒呢。還是個小女孩。這裡的規矩,她首先要見王老闆。你這麼大了,也是男人,肯定猜得到在她身上將要發生什麼。」

張肖激動的心裏全是憤怒,憤怒的雙手抓住了女人的雙臂,「誰敢動我女兒,我就和他拚命!」

女人沒有反抗,倒在了他身上,冷笑道:「拚命?所以我說你要死。沒人能破壞這裡的規矩。但是你也不會白死,我就是你的報酬。」

張肖推開了女人,翻身下床,才發現自己並沒有穿衣服,濕衣服已經被拿出去不知什麼地方去了,「我的衣服呢?我們現在就離開這!」

女人推倒了他,「帶誰離開?你女兒已經在路上了。你可以把我當你女兒,可以天亮了回去,你還能活。」

「我沒有你這麼不知羞恥的女兒!」張肖又坐了起來,剛坐起,臉上就挨了重重的兩巴掌,嘴角淌出了血。

他呆住了。

女人揉揉自己細嫩的手,說道:「敢罵我?你知道羞恥?你偷看我換衣服,以為我不知道?告訴你!這裡是306區。如果想活命,就不要亂說話!現在馬上滾!如果想死!我成全你!」

「我要見我女兒!快把女兒還給我!」張肖扼住了女人喉嚨,憤怒似得眼珠格外凸出。

女人快喘不過氣了,臉漲得通紅,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兩手一陣亂抓。

張肖突然感到下身一陣巨疼,鬆了雙手蜷縮着身子,還在叫嚷着:「還我女兒……」

女人揉着脖子劇咳一陣,深吸了幾口粗氣,站起來對着張肖又是幾腳,罵道:「想見你女兒是嗎?我送你去!」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