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金嘆月凌霄雲(屠龍仙俠傳)全集免費閱讀_(屠龍仙俠傳)完整版閱讀

金嘆月凌霄雲(屠龍仙俠傳)全集免費閱讀_(屠龍仙俠傳)完整版閱讀

2022-09-16 08:54 作者:莫道無花

章節介紹

本書以上古魔獸潛龍為引子,通過三次屠龍大戰,譜寫了一段蕩氣迴腸、可歌可泣的仙俠故事,刻 畫了千古一聖魔聖蕭霸陵、金嘆月、凌霄雲、端木齡、駱千雪、駱千岩、宮月蒓、流螢島冰雪霜風四大仙子等一個個個性鮮明、栩栩如生的仙俠形象

在線試讀

第002章 奇女

金嘆月聽着聲音很是清晰,以為她就在附近,誰知跟着雪牛一路狂奔將近二十里,始終不見人影,懷疑是不是走錯方向,雪牛忽地一個急轉彎,繞進一條曲折隱秘的山谷。

此處遍地冰雪,粉雕玉琢的琉璃世界,唯有谷里截然不同,入口零零散散灑落着幾團雪塊,往裡走了數步,幾乎全是青石白石,不見一點冰雪痕迹。雖無冰雪,但寒氣尤勝過谷外十倍。

金嘆月甫一踏進谷中,不禁叫苦不迭,若非醒悟得快,連忙運氣護住全身,幾乎就要凍僵。

卻見雪牛渾然不懼谷中寒氣,撒開四蹄疾飛而去,不多時就消失在前方拐角處。

金嘆月駐足觀望片刻,苦笑道:「還是跟上去吧,既然來了,好歹要看個清楚,總不能半途而廢。」一邊運氣護體,一邊追進山谷。

追了大概兩里,終於又見到了雪牛的背影。可是前方白光猛烈一閃,突然響起一陣驚天動地的爆炸聲,四周山搖地動。

金嘆月被震得左搖右晃幾乎摔倒,好不容易穩住,再看時已不見了雪牛。凝神四望,側耳傾聽,隱約聽到一陣蹄聲從右邊一條偏僻小路響起,估計是雪牛奔跑得聲音,於是二話不說拐進小路。

走了不到半里,突然間豁然開朗,迎面只見一片蒼茫遼闊的平原,平原之上遍布紅色卵石,雖無一絲一毫冰雪,卻是寒氣凌人。

舉目四望,看見雪牛停在前方不遠處,旁邊躺着一個白衣如雪、清冷孤傲的少女。

她唇邊掛着一縷鮮血,胸前衣襟已被染紅,臉上滿是痛苦之色,似乎受傷不輕。

此前蠻橫兇殘的獨角雪牛忽然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綿羊般柔順地站在少女旁邊,瑟瑟縮縮看着遠處一座形狀滑稽、圓圓鼓鼓的雪人,眼中微露懼意。

此物竟讓獨角雪牛如此忌憚畏懼,金嘆月立刻興趣盎然。

一眼望去,那物不過是個草草堆砌的雪人,腆着一個肥嘟嘟的肚子,既矮且胖,滑稽可笑,眼睛半眯起來,微帶笑意。

看着的確可笑,但金嘆月怎麼也笑不出來了,因為他這時候才發現雪人的可怕。雪人明明活生生站在前面,他卻察覺不到一點氣息。

須知世間萬物皆有靈性,如有靈性,必有氣息,縱然頑石朽木,亦有其不同尋常的氣息。那雪人不知是何方怪物,竟然沒有半點氣息,抑或是它的境界極其高深,可將自身靈氣深藏於內不使外泄。思念及此,金嘆月心中不免發毛。

獨角雪牛迎戰金嘆月的時候何等瀟洒,此刻面對雪人卻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僵持片刻,忽然轉身對少女嗚嗚低吼幾聲。金嘆月心道:「這傢伙在嘀咕什麼?」

金嘆月不懂雪牛之意,少女卻聽明白了,掙扎着坐起來焦急道:「不可,雪牛,你不是它的對手!」

雪牛搖頭,嗚嗚叫了幾聲。

少女黯然道:「不行,我受傷不輕,無法御劍飛行。何況我奉師命來此取雪魔元丹,元丹尚未到手,我怎能半途而廢?你且讓開,讓我對付他。」

金嘆月看着少女,又看看雪牛,再看看雪人,心道:「好像有點意思。如果沒有猜錯,這位姑娘應該是北冥流螢島的弟子,長得雖然美麗動人,奈何一張臉蛋冷冰冰的,和那雪人倒是一般無二,未免美中不足。不過我正好可以藉助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看看流螢島的日月精靈絕技到底如何了得。」

少女見雪牛擺出一副和對方拚命的架勢,無奈長嘆一聲道:「也罷,你既然不願舍我而去,就替我抵擋一會兒功夫,待我調息片刻。」說著便盤膝而坐,緊閉雙眼,開始運功療傷。

雪牛忌憚雪魔,但雪魔似乎也有些忌憚雪牛,一大一小兩大怪物你盯着我,我盯着你,場面甚是搞笑。

金嘆月不由感到鬱悶無聊:「真沒意思,搞得這麼劍拔弩張,結果雙方虛張聲勢,無聊死了!」就在他懨懨欲睡的時候,雪魔終於按耐不住了,短小肥胖的右手抬起,猛地發出一束銀光。

雪牛猝不及防,連忙舉起左蹄抵擋銀光,那銀光啵的射在它的左蹄之上,看似輕描淡寫的一擊,想不到雪牛被打的騰騰倒退,殺豬般慘叫起來,左蹄被擊中的位置立刻高高腫起。

少女立刻睜開那雙秋波盈盈的妙目驚道:「雪牛,你沒事吧?」

雪牛齜牙咧嘴搖了搖頭,表示沒有大礙,想讓少女莫為自己擔心,但它眼眸里的痛苦之色畢竟無法掩飾。

金嘆月愕然道:「這雪牛擁有一身磅礴恐怖的靈力,且皮堅肉厚,怎麼被雪人輕輕一擊,竟然露出如此痛苦的表情?這雪人到底是何方神聖,如此了得?」

雪人洋洋得意,右手一指,又是一束銀光射出去。

畢竟已是驚弓之鳥,雪牛不敢正面迎戰,後腿凌空高高飛起,借勢撲向雪魔。

眼見雪牛氣勢洶洶撲來,雪人並不以為意,慢悠悠抬起右手,又發出一束銀光。銀光快如閃電,而雪牛飛在半空之中,眼看很難躲開,金嘆月暗暗為他捏了一把汗。

可是雪牛身為冰原守護神,絕非泛泛之輩,就在銀光即將擊中額頭的一瞬間,它的臀部一晃,一物從旁邊激射過去,擊潰銀光。

金嘆月頓感哭笑不得:「原來剛才偷襲我的傢伙就是它的尾巴。想不到它的尾巴平時深藏不露,關鍵時候卻發揮了大作用。」

尾巴震散了銀光,可是銀光的威力,畢竟還是波及到了雪牛,它發出一聲痛苦嚎叫,凌空撲擊的勢頭為之一頓。

雪魔似乎不太喜歡近距離與人作戰,看到雪牛撲來,微露冷笑,然後迅速消失無蹤。

金嘆月連忙睜開慧眼四望,待看清雪魔蹤跡,大聲提醒道:「姑娘,小心!」原來雪魔避實擊虛,避開雪牛直取少女。

那少女既是流螢島弟子,當然也不是庸手,金嘆月看穿雪魔移形換影的詭計,她怎麼可能察覺不到?她傷勢略好一些,深吸一口氣,一掌擊在地上,輕如柳絮的身子一飛衝天,然後輕巧地降落在金嘆月附近。

眼見雪魔偷襲落空,少女轉身凝視着金嘆月,輕啟朱唇道:「這位少俠,可否幫我一個小忙?」

金嘆月精神陡振,連忙道:「姑娘有何吩咐,在下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少女冷冰冰的俏臉微現緋紅,咬着下唇道:「你向左看看,左邊是否有塊光禿禿的青色石頭?」

金嘆月依言望去,點頭道:「不錯,的確有塊青石。」

少女道:「你快走到青石旁邊。」

金嘆月道:「這是為何?」

少女道:「你先走過去吧。」

金嘆月心想這丫頭好生奇怪,危在旦夕向我求助,卻不是求我相助一臂之力,而是要我走到青石附近,這可奇哉怪哉?然而美女的請求,實在是卻之不恭,儘管一頭霧水,還是邁着大步奔到青石旁邊,回頭望着少女道:「我到了,接下來怎麼辦?」

少女吁了一口氣,微露欣慰之色,道:「你有沒有看到青石上那個很淡的手掌印?」

金嘆月低頭查看,這塊圓潤的青石**果然有個纖細的掌印,根據大小寬度分析,應是眼前少女的掌印,道:「不錯,石頭上面確實有個掌印。」

少女眉頭終於舒展,匆匆道:「請你伸出右手貼在那個掌印上,然後將真氣輸送到青石上。記住,你右手的每根手指都要和那個掌印對準,否則無效。」

金嘆月剛想詢問這是為何,但看着那個纖細柔弱的掌印,就彷彿對着少女白皙如玉的手掌,心中怦然躁動,一絲前所未有的綺念浮上心頭,一時說不出一句話,乖乖的伸出右手按下去,與石上掌印銜接的天衣無縫。

雪魔一擊扑空本來頗為惱怒,待見到他們旁若無人說話,不禁怔了一怔,不知他們在鬧什麼玄虛,等到金嘆月右手按在青石上,這頭頗具靈性的魔物終於幡然醒悟,轟然大叫起來,怒不可遏沖向金嘆月。它身形甫動,只見四周忽然詭異地生出萬道霞光,結成一道龐大的缽盂狀光幕,雖然嬌艷可人,薄如輕煙,看似吹彈可破,但缽盂凌空翻過來,竟將不可一世的雪魔堪堪罩住。任憑雪魔有翻江倒海之力,居然沖不破缽盂的一根毫毛。

金嘆月大笑道:「原來你已在這裡布下了伏妖陣,這下雪魔可就慘了。」一邊說著話,一邊走向少女。

雪魔雖已被困,但雪牛還在,況且還是他的敵人,對他非常警惕,立刻衝過來橫在少女面前,怒沖沖地瞪着金嘆月,隨時準備發難。

少女溫柔道:「雪牛,住手!這位少俠助我擒拿雪魔,是我的朋友,你不可無禮。」

金嘆月笑嘻嘻道:「聽到沒,笨蛋,美女叫你不得無禮。」

雪牛雖對金嘆月心懷芥蒂,但少女既然這麼說了,它就收起戰意,怏怏退到旁邊。

少女深吸一口氣,踉踉蹌蹌站起來,緩緩走到鎮壓雪魔的缽盂光幕旁邊,金嘆月提醒道:「姑娘,當心。」

少女回頭笑道:「放心,雪魔已被我派獨門伏妖陣困住,它是掙脫不了的。」說完,出手如電,迅速做了幾個古拙的手勢,祭出幾道法印,法印衝到光幕之上,神光頓時暴漲數十百倍,強烈無比,灼灼刺眼。光芒雖然增強,但缽盂覆蓋範圍卻在收縮,越來越小。

雪魔困在缽盂神光內,憤怒的咆哮着,瘋狂地用雙手擊打光幕,每次出手都震得地動山搖,聲勢驚人。然而一切都是徒勞,這片淡淡的光幕彷彿凝聚着諸天之力,強悍非常,一會兒工夫,就縮成了蚊帳大小,而雪魔的氣息卻在不斷減弱,發出最後一聲凄厲的慘叫後,這個神秘的怪獸雪魔,嗤的一聲化作一縷青煙,消失在光幕之內,光幕籠罩的地面上,現出一顆雞蛋大小的白色元丹。

少女喜不自禁,展顏而笑,簡單幾個手勢後,光幕頃刻間消失。少女走過去拾起元丹,端詳片刻,眼中露出難以形容的歡笑,然後優雅地塞進嘴裏,坐下盤膝打坐。

雪牛始終不相信金嘆月,片刻不離地守着少女。少女打坐,它就蹲在旁邊,虎視眈眈地監視金嘆月。

金嘆月心想:「這元丹不知是什麼寶貝,看起來非同小可呀。」

少女打坐的時間很短,不到一盞茶的功夫就結束了,然後變得神采飛揚精神奕奕,站起來對金嘆月道:「多謝少俠出手相助。」

剛才只顧瀏覽劇情進展,金嘆月都沒有認真欣賞這位流螢島的美女風姿,只知道她是美女,此刻靜下心來細細打量,又是塵心大動。

一頭青絲盤起,戴着一根欺霜賽雪的白玉簪,五官精緻姣好,眼眸清冷堅毅,睫毛細長挺拔,鼻樑稜角分明,朱唇微紅無甚血色,身上披件雪白狐裘,全身上下雖裹得嚴嚴實實,但裊娜纖腰,只要不是瞎子誰都看得出來,可以說,此女從上到下,前後左右,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過去,十足是個絕色美人。美中不足的是,不知為何,她臉上時刻籠罩着一層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霜冷酷之意,眼中卻隱隱流露出一番似冷實熱的柔情,

金嘆月對此感到奇怪,開門見山問道:「這位美女姐姐,你美若天仙,為何總是給人一種冷若冰霜的感覺?」

那少女詫異道:「是嗎?我不知道哦。你叫什麼名字,為何來到這裡?」

「在下金嘆月,金,是金銀財寶的金,嘆,是讚歎的嘆,月,是月亮的月。合起來便是區區在下金嘆月。不知美女姐姐怎麼稱呼?」金嘆月效仿儒生的措辭,且裝模作樣的作揖。

那少女笑道:「你又不是進學的酸秀才,偏要故作姿態,真是可笑。我是流螢島弟子,姓封,閨名芷蘭。封侯拜將的封,岸芷汀蘭的芷蘭。金公子,我看你儀容不俗,根基深厚,不知公子師承何門何派?」

金嘆月似乎很怕觸及這個話題,連忙顧左右而言他道:「封芷蘭?恩,真是個清新脫俗的好名字,『沅芷湘蘭昔所聞,十年今始覯群芬』。」

封芷蘭不懂,訝異道:「什麼意思?」

金嘆月道:「沒什麼,一首詩而已,蘊含著你的名字,你沒聽過嗎?」

封芷蘭對詩詞歌賦毫無興趣,始終惦記着打聽他的師門:「沒聽過,不知道。對了,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你到底是何門派的弟子?為何來到冰原?這裡是極北苦寒之地,平素很少有人來此。」

金嘆月跳過前面一個問題,直奔後面一個問題,緊鎖眉頭道:「別提了,我是被人追殺,走投無路逃進茫茫冰原。不想冰原東南西北都是厚厚一層冰原,難辨方向路徑,走着走着我就迷失路徑,出不去了。封姐姐,你是流螢島仙子,神仙一般人物,常年住在北極冰原上,對這裡很熟悉吧。」

封芷蘭輕嗔道:「我哪裡是什麼神仙一般人物了?你這人怎麼喜歡信口開河?」

金嘆月不住搖頭,正色道:「封姐姐,此言差矣。舉世皆知流螢島仙子道行卓絕、美若天仙,乃神仙一流人品,一百多年前,流螢島四大仙子以蓋世容顏傾倒眾生,所到之處無不趨之若鶩,這可不是我瞎編濫造的,你若不信,大可去中原問問,看我是不是胡說?我雖沒見過流螢島四大仙子,今日見到姐姐你這般美麗動人,才知傳言果然不虛。流螢島仙子個個都是美若天仙的大美人。」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