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花語劍心》南宮花語南宮美月_(南宮花語南宮美月)完結版免費在線閱讀

《花語劍心》南宮花語南宮美月_(南宮花語南宮美月)完結版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16 08:54 作者:南宮美月

章節介紹

忘川河畔,彼岸花海,南宮花語抱着懷中用袈裟包裹住的女嬰,眼中儘是憐愛與不舍,此女略微俯身,在女嬰白皙嬌嫩的額頭上親吻了一下,一滴眼淚順着眼角滑落,滴答一聲,正好落在了女嬰臉頰之上,懷中嬰兒隨即發出了咿咿呀呀的聲音,小嘴一張笑了起來見此,南宮花語微微一笑,她努力…

在線試讀

第8章 畫狼

南宮花語見此微微一愣,她自己身為一名高階修士,在此與這些世俗之人斗酒,本就有失公允。

見此男子如此豪氣干雲,方要開口稱讚一番,卻是異變陡生。

精瘦男子原本冷俊的面龐瞬間浮現出大片紅暈,只見兩眼翻白,便砰咚一聲栽倒在地,不省人事起來。

樓下的店掌柜與小二聽見樓上這聲悶響不由心中一驚,連忙上樓查看情況。

同時還有一樓的眾多食客,心中猜想到底發生了何事,竟弄出如此大的動靜。

「原以為能陪奴家多喝幾碗,卻沒想到如此不堪。」

「唉,真是如同繡花枕頭……」

此女掩嘴輕笑,玉指撥弄着胸前青絲,不過馬上她又收斂起了笑容,似乎覺得並沒有想的那麼好笑。

笑聲剛落,頓時便惹得在場眾人大為不滿,卻又偏偏發作不得。

瞧這小娘子將整碗茶荼酒一飲而盡,卻面不泛紅頭不暈,跟個沒事人兒似的,僅憑這點,便足以折服在場眾人。

「還請掌柜的為奴家備上筆墨紙硯,奴家記性不太好。」

南宮花語見店掌柜在邊上望着她,於是便掏出一錠銀子放於身側桌上。

店掌柜聞言連忙點頭答應,當即便吩咐身邊店小二下樓置辦。

尚未到半盞茶的功夫,嶄新的筆墨紙硯就呈現在她的面前。

眾人見此不由面面相覷,也不知對方此時意欲何為,突然弄來這玩意兒,莫非是想趁着酒興作詞一首?」

在場多半都是江湖綠林中人,亦或者販夫走卒之輩,自然十分好奇,心中難免不會胡亂猜想起來。

只見此女側身慵懶的斜躺在木桌上,白皙的素手正輕輕握住墨錠,於研堂中緩緩重複研磨,動作徐緩輕柔,宛如一位書香世家的閨閣小姐。

就在南宮花語研墨之時,其裙衫左肩竟在不知不覺間自行滑落,嬌嫩雪白的肌膚頓時裸露而出,看得在場眾人是想入非非,難以自持。

邊上不遠處的店小二頓時也看直了眼,竟鬼使神差的在身旁掌柜的老肩上摸了起來。

「你這狗崽子,這還沒到交配的季節呢。」

「還不快去把客人扶下樓去,發什麼情?」

老掌柜見此怒火中燒,猛一甩手便拍在對方後腦勺上,小聲訓罵,說完就把目光挪向了桌上絕美女子,看得是目不轉睛。

「呸,老東西,自己看得起勁還不許別人看,活該你媳婦跟着隔壁王木匠跑了。」

小二吃痛捂頭,在身後狠狠瞪了瞪眼,心中不停暗罵,同時朝着醉倒在地的精瘦男子走去。

此時墨已研好,南宮花語放下手中墨錠,又隨手拿起桌上竹筆,在硯台中來回滾動,盡量使筆尖蘸墨均勻。

「諸位看夠了嗎?」

此女語氣淡然平和,似乎此時的她,不帶一絲人間煙火之氣。

見沒人應聲,南宮花語便緩緩起身,竹筆在纖細靈巧的玉指間幾個翻轉,筆尖方向當即調轉,順勢到了左手之中。

同時右手玉指趁機鉤住滑落的裙衫,輕柔的將之一提而起,便把露在外面的肌膚盡數遮掩,還順手理了理鬢角的秀髮,其舉手抬足之間卻是從容不迫,絲毫不顯慌亂之色。

「若是看夠了那我們就來說說正事好了。」

「看見奴家手裡的這支竹筆了嗎,一會它將要派上大用場。」

「同時也期待各位好漢能成為我作品的貢獻者。」

此女眸中閃過一絲狡黠,話中隱含的深意也是讓人捉摸不透。

在場眾人聽聞不由瞠目結舌,面面相覷起來,全然不知這小娘子意欲何為。

此時南宮花語卻是輕輕一個翻身,足尖點地的站了下來,緩步來到男子跟前,一撫裙,蹲下身去。

剛要準備扶起地上精瘦男子的店小二見此愣了愣,隨即老老實實的站到了一旁,好奇的打量着眼前這天仙般的女子,看看對方到底想做什麼。

「男子漢大丈夫,認賭服輸。」

「奴家這就在他臉上畫一隻小動物,以此作為懲戒,不對,是作為賞賜。」

「似乎已經很久沒人再獲此機緣了,今日算是便宜了你,就先拿你開張。」

南宮花語點點頭,隨後又搖搖頭,獨自蹲在地上喃喃自語。

刀疤臉大漢從剛才就始終沉默不語,就在之前某一瞬間,他感受到了一股來自靈魂的顫慄,眼前的女子看似嬌弱,卻很有可能是江湖某派中的練家子,長年刀口舔血的他不由心中生出一絲警覺。

這就如同海中的鯊魚,山林中的野獸,對鮮血與未知的危險有着天生的敏銳力。

他自認是殺人無數,無惡不作,在死亡的邊緣徘徊無數次,因為自打娘胎里出來,他就不知畏懼二字怎麼寫。

但倘若有一天,發現自己不僅會寫,反而還寫得很工整,又將作何感受?

所以,大漢現在心中很是惱火,他發現自己漲學問了,就好比整天打打殺殺大字不識幾個的江湖客當面告訴你,他明天要去考個狀元,然後重回江湖,以理服人?

而此時的南宮花語正蹲在地上,埋頭忙活着什麼,儼然一副認真至極的模樣。

周圍眾人不免心生好奇,下意識的都圍了過來,個個面露古怪之色。

「好嘞,大功告成!」

此女剛起身,便把竹筆往桌上隨手一拋,拍了拍手,開始欣賞自己的佳作。

「豈有此理,士可殺不可辱,竟然在一個堂堂七尺男兒臉上畫條狗。」

這時眾人又圍了過來,定睛細看之下,不由心中震怒,出聲呵斥。

其餘之人聞言也都臉色難看,一同跟着大聲叫罵,整個二樓是群情鼎沸,看向此女的目光也變得不善起來。

「奴家明明畫的一隻狼,為何諸位定要說是一條狗呢?」

「你們好生瞧瞧,嘴裏還有獠牙!」

南宮花語見此卻是微微錯愕,輕輕拍了拍自己前額,一臉的委屈與不平。

這話頓時讓眾人又重新打量了地上男子臉上這只不知是狗是狼的動物,待定睛細看其嘴部,果真生有獠牙,這讓眾人不由信了幾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