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盛京明珠(蘇瑤華盛夏葵)_(蘇瑤華盛夏葵)全集在線閱讀

盛京明珠(蘇瑤華盛夏葵)_(蘇瑤華盛夏葵)全集在線閱讀

2022-09-16 08:57 作者:盛夏葵花

章節介紹

蘇瑤華死了,然後重生了 上輩子她善良單純,再重來她無心無情 重來一次,她要做那天上月,冠絕京華,光芒萬丈

在線試讀

第1章 皇后瑤華

精彩節選

佛說:凈心守志,可會至道,譬如磨鏡,垢去明存,斷欲無求,當得宿命。

心中有情,註定活的沉重。

折疏麻兮瑤華,將以遺兮離居。

她的一生,沒有像她的名字一樣美好,到底是走錯了啊。

萬千燭光輝映下,高貴華麗的宮殿仍然如同往日的奢華,但到底是物是人非。

蘇瑤華躺在鳳塌之上,看着不遠處熹微的燭火,一動不動。

胸口傳來的劇痛讓她不由得咳嗽起來,一聲接着一聲,咳得停不下來,讓聽到的人都覺得喉嚨發癢,這樣咳下去,只怕五臟肺腑都要咳出來了。

剛去看了葯回來的蘇嬤嬤聽到咳聲加快了腳步,臨到內室門口頓了頓,伸手抹了把眼睛,讓自己靜了片刻,這才轉進了內室。聽到榻上的年輕女子於咳嗽停下的間歇問道:「怎麼這兩日都不見琳琅……」一句話畢,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

嬤嬤生怕下人們說錯了話,忙上前笑道:「那丫頭病了,是老奴不讓她出來的,娘娘要是有話,老奴去叫她?」嬤嬤說著接過了如意手中的茶盞,慢慢餵了蘇瑤華兩口,又把她身後的迎枕抬高一些,讓年輕女子靠躺在上面。

年輕女子正是大胤朝的皇后,先帝時期最受寵的郡主,封號坤寧。單從封號上,就可以看出女子當年盛寵到何種地步,說是大胤王朝明珠也不為過。其母隆陽長公主,是先帝前面的元和帝和孝懿皇后唯一的嫡女,其尊貴無需多說。

就是當今的太后,也只不過是當初主子身邊的一個醫女,當今的皇上,也只不過是當初跪地求饒的廢棄皇子而已,若不是小主子當年仁善,那兩人如何能到達今日的地位。如今不過是登上了高位就敢磋磨小主子,不過是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如今她只恨,當初沒有勸住主子,將手中的勢力都交了出去。

這宮裡啊,一旦失了勢,是活不下去的。

都是她的錯,她比誰都知道深宮險惡,可是卻從來沒有往人心鬼蜮上教她的小主子。她總覺得小主子已經吃了那麼多苦了,受了旁人都沒經過的罪,上有永泰帝寵着,下面還有太子護着,她就想看着她的小主子這麼快快活活過下去。

她的小主子,天生貴命,就該這麼恣意下去。哪裡想到,小主子鐵了心要做這個太子妃,信了太子說的一生一世一雙人,更鐵了心對太子太后掏心掏肺,一步步走到今天……

蘇瑤華知道她在悔恨什麼,但是她哪裡有不明白的呢。

終究是她自己,相信了那人的話,如今落到這個地步,她怪不了任何人,只能怪自己。

天下哪裡有一雙人的帝王呢……

從她當初回答願意成為太子妃的那天起,就已經不一樣了。

成了妃,便成了臣。

是她不明白其中關係,還害的身邊人如今如此落魄。

可是,皇上啊,怎麼就想不到,她深受皇寵多年,怎麼可能沒有一點後手?

這時候,貴妃來了。

和昭陽宮的衰落忙亂形成對比的,是貴妃華麗的儀仗,垂着頭大氣不敢喘的宮人 ,前面是光彩照人的貴妃,身後的奶娘抱着玉雪可愛的大皇子。

「嬤嬤如果願意來臣妾的錦繡宮,臣妾再高興沒有了。」誰都知道皇后只怕就是這兩日了,昭陽宮的不少宮人都已經謀了去處。

蘇嬤嬤臉上沒有表情,「老奴,不是什麼人都配使的。」

這話無疑是當眾打了貴妃的臉,本就噤聲的宮人們頭垂得更低,一時間偌大昭陽宮沒了人聲,只有燭火晃動。

貴妃卻是經過事兒的,並不動怒,只是含笑看了蘇嬤嬤一眼,轉而道:「聽着裏面動靜停了,大約是娘娘身體緩過來了,臣妾去看看娘娘,嬤嬤總不會不放心吧?」

「老奴不敢。」

貴妃南宮錦看向皇后,已經衰敗憔悴到這個地步,眉宇間還是難得的風流靈動,即使懨懨的,也還帶着不以為意的尊貴之氣。好像一國皇后落到這個地步,蘇瑤華也並不多放在心上一樣。

皇后的恣意風流,真是病都壓不住。

身上搭着的依然是一件千金的白貂皮,殿里擺着的是陛下專為她開爐燒得紅釉,貴妃一件件看過來,最後落在她腕間似乎隨意籠着的透藍色青金石手串上,這是只有進貢才有的,最好的珠子被挑出來串成了手串送到皇后宮裡,這樣稀罕的物件,於皇后也不過是病中戴着罷了。

「怪道人家都說昭陽宮奢華,皇后奢侈,臣妾也算見識了。」

蘇瑤華聽到這話笑了,輕輕咳了兩聲,眼皮子都沒抬:「你早該見過……跟了本宮這麼久,卻還是說出眼皮子這麼淺的話。」說完又輕咳兩聲。

貴妃臉色依然溫和,眼角卻抽動。

「你今日來這,總不會是為了向本工炫耀自己有多麼受寵吧!」蘇瑤華輕笑,即使臉色蒼白,仍然耀眼奪目「或者說,朝堂上有人向皇上進諫本宮無所出,所以想要立大皇子為太子?」

聽到這話,貴妃的臉色徹底冷了下來。

怎麼可能呢?

如今的貴妃再尊貴受寵也不過是當今皇后曾經的罪奴而已,卑賤之身孕育的皇子如何擔得起太子之位,別說是向來看重血統的宗室,就是如今的攝政王也不可能讓她的兒子成了太子。

「枉你平日聰明,怎麼就忘了。」蘇瑤華看着她冷下來的臉不以為意,「本宮當初還是郡主之時,就賢名動京城,本宮是太子妃時,更是解決了外族之禍,本宮剛登上皇后之位,更是天降甘霖,解了大旱。」

「哪怕如今你生了他唯一的皇子,在面見本宮時,行的仍然是妾禮。」

「本宮哪怕如今病重,也由不得你放肆。」

貴妃看着疾言厲色的皇后,想到當初為她奴婢的日子,那種壓迫感,讓哪怕如今已經尊榮多年的她,不由得跪了下來。

想到自己又被自己最恨的人給壓住了,貴妃心中恨極,不由得道「皇后賢良淑德,深受皇上寵愛,不知可否知道自己為何多年無子。」

「難道不是因為如今的太后嗎?」

蘇瑤華看着臉色大變的貴妃,「你們都以為,區區寒霜就可以扳倒本宮?」

蘇瑤華扯開被子,即使知道自己現在身體虛弱,仍然堅持着下了床,捏住眼前之人的下巴,似笑非笑「本宮還以為你有多聰明呢。」

「本宮可以告訴你,不是本宮懷不了,是因為本宮不屑懷一個背信棄義,忘恩負義之人的骨血。」

說完,就一下子扔開貴妃的下巴,將她扔到地上。

「你說,你今日敢來本宮這裡耀武揚威,怎麼就料不到本宮還有後手?」

「你做了什麼?」貴妃驚恐道,她確實是怕了,不知道眼前之人還做了什麼。

蘇瑤華看着眼前之人驚恐的臉,突然覺得很沒意思,麻雀即使再登堂入室,也成不了鳳凰。不屑與她多說,讓人將她丟出去。

雖然知道那人不會失敗,蘇瑤華心中還是有些煩悶。

不知道那人什麼打算,居然來找她合作,不怕她對那人沒死心,讓他功虧一簣?

只希望來日黃泉路相見,舅舅不會怪她。

蘇瑤華回到床上,胸口處的疼痛加劇,她不由得又睡著了。

想來當年她也是武功卓絕,如今變成這樣,誰又想到呢。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