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致命心動,被冷冰冰的裴爺吻到軟)裴琛南辭_(致命心動,被冷冰冰的裴爺吻到軟)完整版閱讀

(致命心動,被冷冰冰的裴爺吻到軟)裴琛南辭_(致命心動,被冷冰冰的裴爺吻到軟)完整版閱讀

2022-09-16 08:57 作者:席亦

章節介紹

(豪門聯姻,先婚後愛小甜文,無誤會) 起初,裴琛和南辭都以為這會是一場好聚好散的協議婚姻   裴琛要南家的資源,南辭需要裴家的庇護   各取所需,互利共贏   三年婚姻結束後,再見還能談笑風生   誰知道,這場交易里雙方都動了心   裴琛沒忍住,踏出第一步,暗…

在線試讀

第6章裴琛的新夫人,一點也不好惹

剛上二樓休息室,就看到一個小腹微挺的女人在休息,大概三十歲的年紀,面容明艷,身姿姣好,渾身散發著一股成**人的味道。

南辭緩步走近,輕聲喊了一句:「唐姐。」

唐燦抬起頭,露出一抹笑,「南辭呀,樓下人太多了,你也累了吧?」

南辭點了點頭,「剛剛多謝唐姐幫忙了。」

裴夫人拉着南辭見客人,總有那麼幾個人嘴巴不太會說話,好歹是老爺子的生日宴,裴夫人還真不能一個個的懟回去,正好這時唐燦就出現了。

她交際手腕絕佳,幾句話的事情就將局面給反轉了。

唐燦低頭一笑,看見南辭斯文安靜的模樣,戲謔道,「要謝也是謝裴爺呀,他可是生怕你受了委屈,特意讓我過來看着,可心疼你了。」

南辭嘴角勾出一抹淺笑。

她其實早就猜到是裴琛安排的人了,表情平靜在唐燦身邊坐下。

就在這時,門口外面有道清亮聲音傳來。

「那個南辭,今天裝的一臉乖巧,誰不知道她是個什麼貨色?前天宴客發生的事情,還真以為沒人知道?」

「裴爺也是被美色迷了眼,竟然為個上趕着倒貼的女人打架?」

「是呀,京城的名媛貴女們這麼多,隨便找個乾淨些的不好嗎?偏要看上這種從國外鑲金回來的女人,誰知道她在國外玩的花不花……」

大門打開,幾個衣着華貴的年輕女人說笑着走進來,看見沙發上坐的兩個人,頓時啞了聲。

面色有些難看。

唐燦下意識的去看南辭,卻發現她神態寧靜,氣定神閑,情緒並沒有因為剛剛的對話有絲毫起伏。

沒想到,南辭年紀輕輕的,也是個坐的住的。

為首的年輕女人撩了一下頭髮,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忽視客廳兩人,帶着身後渾身僵硬的姐妹們轉身進入後面的休息室。

南辭懶懶的靠在沙發上,等人走了才問唐燦,「唐姐,剛剛那幾個人都是誰?媽帶我見客人的時候也沒看見過?」

唐燦原本以為南辭是不準備計較這件事了,沒想到她會問名字,心一緊,好心勸誡道:「南辭,今天是爺爺的生日宴。」

南辭表情平靜,「我知道,放心唐姐,我不是沒有分寸的人。」

唐燦的心稍稍放了下來,轉頭把剛剛幾個女人的名字給說了。

「領頭的那個女孩叫秦玫,秦家小女兒。秦家和裴家是世交,她哥哥秦立和裴爺也算是一起長大。」

正好這時樓下傳來一陣熱鬧的聲音,林然過來傳話,「老爺子來了。」

南辭點頭後和唐燦告辭。

唐燦看着南辭氣度悠然沉靜,不為外物所動的樣子,忽然覺得有點不安。

應該不會出什麼事吧?

南辭垂着眼帘,臉上掛着淡淡的表情,看起來像是在笑,仔細一看,又覺得有些冷。

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台階上,發出清脆的響聲,一點一點敲擊着安靜的環境。

她一出現,裴夫人就敏銳的捕捉到她了,伸手招攬,「辭寶,過來,過來!」

裴琛也看到她了,只是看着南辭淡漠的表情,覺得她似乎是有些不高興了。

不過現在人多,他也不好過去問。

裴夫人此刻正和裴琛陪着攙扶着老爺子入座,周圍圍了一圈人,等南辭過去的時候,人已經被疏散的差不多了。

「小辭呀,過來過來。」裴老爺子坐在主位上和南辭招手。

南辭依言走過去。

老爺子年紀雖然大了,身體還很健朗,大笑的給身邊人介紹:「這是我孫媳婦,南辭,怎麼樣,這品貌,你家三個加起來也比不上!」

語調里滿滿的驕傲。

「南辭呀,這是你秦爺爺,旁邊是他那個成器的兒子和兒媳。」老爺子拖長了語調。

秦老爺子拎着拐杖要打人,「要不是看在你生日的份上,就沖你這陰陽怪氣,我一定給你打一棍!」

「哼!」裴老爺子傲嬌的挺起下巴,冷哼道:「這不是你天天誇的嗎?」

兩邊的晚輩都笑的不可自抑,南燭也隨着一起勾起一抹淺笑,「秦爺爺好。」

姓秦呀,還真是巧了呢。

裴夫人怕兩位老爺子年紀大了,趕緊和秦家大嫂給扶着進去休息了。

裴琛虛攬着南辭的腰介紹,「這位是秦家二房的秦伯伯,秦伯母。」

南辭歪着腦袋猶豫了一下,才慢吞吞的喊人:「秦伯伯,秦伯母。」

裴琛看出她的不對勁,沉眸問了一句,「怎麼了?」

聲音有着股說不出來的寵溺。

南辭明眸流轉,含水的眼眸盯着他看了幾秒,將裴琛看的心一窒才緩緩開口,「剛剛在休息室遇見一位小姐,也姓秦,叫秦玫。」

秦夫人含笑應道:「還真有緣分,那是我小女兒,你們年輕人在一起應該有不少話聊吧?」

南辭乖巧的點了點頭,「秦小姐確實說了不少話。」

秦夫人和裴琛都不由皺了皺眉,覺得這話很有深意。

但南辭從來不是個喜歡拐彎抹角的人,她神情恬靜,「秦小姐說我不知道是個什麼貨色,上趕着倒貼裴琛,覺得我在國外玩的花,不幹凈了。」

她全程語氣淡然,沒有太多起伏,眼眸含着冷淡的笑意,平靜的好像在說別人家的事情。

秦夫人、秦先生的臉頓時都僵住了。

好半晌,秦夫人才緩過神來,「玫玫自小脾氣不好,我沒教好她,讓你受委屈了,等回家我和她爸一定好好教訓她,讓她來和你道歉。」

南辭氣息清冷,依舊溫聲軟語,「秦伯伯秦伯母知道這件事,我就不委屈了。」

秦夫人&秦先生:……

裴琛這位新夫人,還真和看起來的不一樣,一點也不好惹。

裴琛這個時候也站了出來,冷淡又不失禮貌開口:「抱歉,伯父伯母,辭寶性格耿直單純,不會說話,望兩位不要見怪。」

他這聲辭寶喊的南辭嬌軀一震,稀奇的看了他好幾眼。

有裴琛撐腰,秦夫人和秦先生更不能說什麼了。

最後秦夫人耐着性子安慰了南辭幾句,說明天要帶着秦玫上門來道歉,才忍下羞憤離開。

大概是去找地方教育秦玫去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