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長生有點怕死(王安一個外賣員)完結版閱讀_王安一個外賣員完整版閱讀

長生有點怕死(王安一個外賣員)完結版閱讀_王安一個外賣員完整版閱讀

2022-09-16 08:59 作者:一個外賣員

章節介紹

王安,一聲大喝「七星閃,巽『』! 王安腳剛落地,一式劍出如龍放開第六感戒備前方 這裡一片漆黑,但是正前方有一絲黃光閃爍,像是一個凶獸的眼睛,王安也正在戒備這它見久久沒事想用第六感,試一試有沒有危險,第六感剛觸碰到黃光,黃光消失不見

在線試讀

第3章 逼親

逼親

日子就這樣重複,充實享受。看着新得到的書。聽着王子公主們的讀書聲。打鬧聲。自己和玩伴的笑聲。幾個月就過去了!到了過年的大日子。

討伐南3軍,討伐西南9軍,衛海,衛戰

謹以至誠昭告山川神靈,

保衛我祖宗艱苦經營,遺留吾人之土地,

名正言順,鬼伏神飲,

決心至堅,誓死不渝。

判賊不兩立。

身為軍人,死為軍魂,

後人視今,亦猶今人之視昔,吾何惴焉!

今賊來犯,決予痛殲,力盡,以身殉之。

然吾堅信蒼蒼者天,必佑忠誠,

吾人於血戰之際,勝利即在握。

此誓。

…………

王安,在這一天里迷迷糊糊的。只完祭天后。就全部心神放在2位大將軍身上。聽說這2位大將軍就是衛國9位定海神柱的2位飛天境強者。

一人七尺開外,面似有薄粉,頭戴一頂雪亮銀冠,,偶爾有銀白火光閃爍。寶劍眉,一雙眼眸平靜如水好像這次的遠征勝利已是必然。身披一副銀葉編織成的鎧甲,腰系一條瑞金獸頭束帶。當然,這不是為了好看,這鎧甲只有將軍才能穿與敵人弒殺久了。會讓對方產生重影。越久越傷人眼。當然要在陽光下,束帶里有奇毒暗器!一套下來,萬名工匠幾年方成。前後兩面金邊銅芯護心鏡證明着大將軍的高貴-皇帝最小的十一弟衛戰!

另一名將軍不用說正是衛海,一身妝容與衛戰一般。但已入花甲之年,一襲軍裝勃然英姿。如瓊枝玉樹,終身流露着琉璃般的光彩。漆黑不見底的眼眸如一潭深水直淹沒得人無處喘息。本是暮年卻還要南征北伐,這到和衛國的一國法有關,要想世襲爵位必須要有大功。沒有大功必須到生命的盡頭才能繼承。包括王安的父親也是一樣。官位也一樣如果王安的父親過世了,他的左都御史就空下來由右都御史暫時代理公務,直到王安從7品巡查史做起每年考核一次,7到8年後就是左都御史。當然不能有大錯。都能安穩上位。反之也一樣。

要知道侯爵每年百萬黃金,王爵每年千萬黃金。哪個能不鞠躬盡瘁?當然聽起來很多,細算下來也沒多少,再深挖一下就會嚇一跳。比如王安父親要做清官就得得罪人,就一定要有護衛,這時代護衛都是從小養的忠臣。拿現在來說,4個先天境護衛統領每年40萬,20位宗師境帶刀護衛又得20萬,其他200多武師境護衛再去20多萬,王安如果不進宮最好的藥材也是得十萬開,餘下3萬5萬還有3000多武士,武徒,下人門的開銷。雖然他們都有賣身契,但是國法有一條,凡達到武師境都可入伍,入伍3年者去奴籍,10年者免死罪。當然10年不死的都成將才了也沒時間再作惡了。所以深入想一下皇帝在拿臣子們養兵。但知道是知道誰能逃的掉呢?想逃呢?

白天。一會給這個請安,一會給那個叩頭。剛剛摻加完這個禮儀,那邊祭祖又開始了

晚上回到了自家,(來年2月回宮讀書,中間一個月團聚)終於熬到月上眉梢見到了母親。可實在太困,聊着聊着不知什麼時候就睡著了。

次日,葯浴後,急忙跑去膳廳。廳堂里已坐滿了女人……主位上老爺端坐正中,2娘坐在左,母親坐右,母親老7坐右完全是母憑子貴。2娘是這家裡的主母,最討厭的就是自己的母親。自己母親24年輕漂亮還生了男丁。也怪自己的肚子不爭氣。天天板着個臉。但還是很喜歡王安。真喜歡假喜歡就不知道了,來這世界也沒見過10面。當然2娘的娘家人是右都御史自己的母親就算再生一個也沒有機會。因為自己的母親娘家人是一個富商。外公純粹是因為自己的女兒太漂亮,給父親攀關係的!

「孩兒給父親請安了」

「給二娘請安」

「給4娘,5娘請安」

「孩兒給母親大人請安了」

從稱呼中就可以看出,對自己的母親父親比較隨意,對其他家人就比較拘謹。請完安就把下首的椅子往父親母親中間擠,服侍的下人們開始嚇了一跳,左右看看,見沒人動就低下了頭。王安娘親本來開心的就要站起來幫忙但看了看2娘又裝作沒看見但是屁股已抬起一點方便兒子推椅子。她本來就是富商之女,可沒有官宦之家的繁文縟節。自己的生活開始本來就無憂無慮,只是在嫁過來時學了幾天的禮儀。內心裏還是個女孩。王安娘親最怕的人莫過於他的2娘,因為她聽下人們說大娘不是病死的,是王安2娘下藥毒死的,就是為了家母之位,從那以後她就非常怕王安2娘。大娘不知道咋死的但王安的3娘和6娘,都是年齡太小生孩子難產死的。不過王安不這麼覺得要知道大娘和2娘是血緣姐妹關係,就是因大娘身體不好不能生前右都御史又把第二個女兒嫁過來的。

只見家母2娘眉頭一皺。看了眼家主,沒有說話,家主老爹嘴裏來了句「沒規矩」眼神卻示意王安母親錢氏往那邊挪一挪。當然也不用挪的中間足有1米。……額,椅子也一米還是得挪一挪……自己可不管這麼多,這時代,女子學習琴棋書畫禮儀,男子習文習武禮儀懂就可以,不用刻意去學。

2個姐姐可羨慕的緊。感嘆自己為何不是男兒身。

一聲開宴本來想大口朵頤的王安,也學着他們一口一口的吃了八分飽。

…………

飯後本想和母親嘰歪一會,卻被父親叫到書房。到書房推門而入。「爹啥事?」「」唉!你這是一點禮儀都沒學啊!「」王安看着父親彷彿更老了一分。他正在練字站着的身影有點佝僂。父親也看着正在飛奔向他的王安,眼裡滿滿的慈祥與無奈。伸開懷抱開心的說道「」我兒要是再能再早出生幾年,該多好啊!為父也好為你掃清道路。別人都說你是神童,可在為父的眼裡,你永遠是孩子「」抱了起來親了一口,又說到「」你的,官途坎坷,為父沒有幾年了,以後也要多學習禮節。「」王安回憶起父親這幾個月,好像慢慢老去的身影哭道「」大過節的,你說啥呢?「」其實他怎麼會不懂禮節呢?他都會,他只是在父親母親面前做個孩子,他想這樣做,因為他每次看到這樣做的時候,父親母親都會欣慰的笑。看見孩子哭了,嘆了一口氣,說道「」你看我天天都想着這事,沒處訴說看到你一開心就口無遮攔了,不自覺的就說了出來,我叫你是說另一件事,也是我困擾幾個月的心事,唉!大皇子在外有個-野種……」

父親把野種兩個字說的很重,看來很不喜歡她。原來,大皇子在外面和一藝姬生了一個孩子,現在還是宗師境初期的他,和皇位邊都挨不上。要知道在資源不缺的帝王之家武師巔峰是靠資源的境界。50歲武宗初境的他有多麼不上進!皇位不達到一次天人合一連想的資格都沒有。

皇家必須為軍,皇帝一駕鶴歸去。他也命不久矣。從軍了也是最小的虎頭將軍。他能活?他似乎也知道了自己的結果,所以他也在為自己的孩子安排後路。他聽說王安不錯是什麼神童,就想着把剛剛2歲的女兒和王安定個娃娃親。也不想想一個賣藝的連自己都不能讓她進門做小。還想着自己女兒做正。就這他還覺得王安高攀……父親也是因一直想着推脫的理由發愁。其實要是做妾的話老頭子也就算了,和皇子攀個關係他兒子官路也順點,但做大他始終過不去心裏的坎。但這皇子天天不務正業大腦有點混。王安聽了也目瞪口呆,半晌無語……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