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夢境修鍊系統)張君山樂天兄全文閱讀_張君山樂天兄最新熱門小說

(夢境修鍊系統)張君山樂天兄全文閱讀_張君山樂天兄最新熱門小說

2022-09-16 09:01 作者:樂天兄

章節介紹

孤獨與畏怯是人世間的清流,它保留着最原始的能力和慾望 當你陷入這樣的境地中,意味着你將打開另一扇命運之門…… 數十年夢境成為他最煎熬的事情,現實中膽小懦弱的人 即將大學畢業的張君山意外窺探到夢境的真相,精通風水學玄和奇門遁甲的人格分裂者,破敗不堪的古城,各種超…

在線試讀

第3章 寺廟聞道者

張君山微微一笑,看着跑進門的幾個舍友,一人遞了瓶飲料。

」面試還順利嗎?「張君山率先問道,看着門外小郭的身影。

」君山,剛地震你不知道嗎,太特么嚇人了!「

」我在這生活十幾年從沒發生過地震,真特么刺激!「凱子說道。

大光彈了一下凱子腦瓜:「說啥呢,天災咱要敬畏!希望不會有啥大事發生。」

「這是江南一帶 ,不會有啥大的地震,不會有事,既然回來了咱不妨來兩局,四黑!」張君山說道。

「來,反正那破工作不缺今天,改天再找。」

而此時宿舍大門外早已鬧翻了天。

小郭推開7112宿舍門,眼前的場景讓她一陣踉蹌險些摔倒在地。

門裏面是一條寬敞的過道,過道的盡頭正是小郭自己的背影,此時場景無限重疊。

「見鬼啦!」小郭驚呼一聲拔腿就跑,當然是宿舍大門方向。

同樣迎面而來的一大群氣喘吁吁的男同學懵逼地看着這個身材玲瓏有致的女生。

而小郭同樣看着他們,此刻哪有什麼閑心擔心其他事情,徑自往外跑去。

她不知道的是,這群同學也是因為莫名其妙迷了路,在樓道里轉悠。

他們剛走進大樓就找不到自己的宿舍了,所有人都找不到,他們連門都沒看到,全是無邊無際的走廊,一個個驚慌失措。

的確從他們進入宿舍大門開始,鬼打牆就開始了,而這場鬼打牆維持的時間取決於7112的遊戲什麼時候結束。

此刻校長他們也趕到宿舍大門口,看到聚集幾百號人。

「都在幹嘛,散開散開!」保安室的工作人員吼道。

剛到大門口就這樣的場景,他這個安保工作會顯得非常糟糕啊,他絕不允許這樣事情發生。

保安處在大門兩旁拉起警戒線,學生左右兩邊分開站着。

他們走到大門口,看到裏面一個女孩和一群男生在樓道忽上忽下跑來跑去,場面顯得十分怪異。

「這是茅山基礎書法,障眼法-鬼打牆!已經失傳幾百年了。」陳老師激動地小聲說道。

「難道那個學生是茅山派?」校長說。

「不可能,之前他施展的是奇門遁甲,接近風水玄術的一種!」東方朔說。

」不管什麼情況,進去就知道了!在東方碩和陳老師的陪同下,大步走進宿舍。

踏入的一瞬間,一股眩暈感侵襲他們幾人,隨即在他們的感知範圍中,畫面逐漸發生變化。

狹長的宿舍走廊一望無際,就像一個囚籠,盡頭的宿舍門靜靜地矗立着,用曲徑通幽處來形容再合適不過了。

眩暈感持續,「不行了,不行了!東方朔,咱合力破除這個牢籠!」

陳老說率先開口。

「好,守住本心!」

「子丑寅卯辰與已,午未申酉戌和亥,地支共有十二位,單陽偶陰兩分開。」一聲大喝,東方朔捏訣彈出。

鬼打牆緩緩消失。

「成功了?」

「不,是自行退卻了。」校長緩緩說道。

宿舍里,四個人頭戴耳機,還在開心地玩着遊戲。

咯吱,門被推開。

「老二老三上中路!老四放大招,去援助他們!」

「老大!你掉血嚴重,我掩護你!」

「媽的兄弟們!沖啊,咱就快破塔啦!」

幾人激動地吼着,整個宿舍煙霧繚繞,瓶瓶罐罐滿地都是,幾雙散發著惡臭的襪子直溜溜地立在窗檯邊。

凱子坐在座位上,打開抽屜,拿出華子準備分發,一抬起頭蒙住了。

「我不抽煙。」校長看着遞過來的華子,淡定地說道。

「校長好,陳老師,東方老師好!」手在背後一甩,華子完美落在大光桌子上。

「媽的咋了,中路快破防了,他媽凱子上呀!」大光吼道,目不轉睛盯着電腦屏幕。

半刻沒有聲響。

此刻幾人轉頭髮現情況不對迅速起身,張君山也在起身的時候不經意間捏訣一彈,故作驚慌地收拾一下。

「你們今天誰一直在宿舍?」校長問道。

「今天就大光去校招會,我們幾個一直都在宿舍。」

大光懵圈地看着凱子,隨後緩緩看了看張君山。

「是的。」大光說道。

校長嘆了口氣,「你們在學校要好好珍惜時間,不要整天不務正業!」隨後離開。

「就這樣?」陳老師說道。

「你有辦法嗎,怎麼查?」東方朔說道。

想要靠占卜是沒用了。

比不過人家。

在校長進去宿宿舍以後,宿舍樓恢復了正常,一群男的和一個女的滿頭大汗,紅光滿面地衝出宿舍大門,引得人浮想聯翩。

此後校園肯定又會增加一個靈異傳說。

「趕緊收拾一下去校招會,不然被學生會那群崽子抓住把柄煩得很!」

大光說道。

五人走出宿舍。

「看!還有人出來」有人驚呼道。

「你們沒事吧,剛才保安處的不讓我們進,說是抓臭鼬!」一個長相甜美的女生說道。

「臭.臭鼬?!」凱子撓着頭疑問道。

「哎,兄弟,咋回事兒呢?」大光摟住旁邊一胖墩兒問道。

看着大光一米八幾虛壯的身材,胖墩兒弱弱地回答:「我們覺得應該市裏面撞鬼了,具體我們也不清楚。」

凱子和大光連問了好幾個人都是同樣的回答,開始懷疑人生了。

「剛才還好好兒的,咋現在大家都疑神疑鬼了?」

如果只是一個人覺得有問題還好,但是如果一堆人都覺得有問題,那就是有問題,這是大家的從眾心理。

一群人都相信一件事,在你耳邊吧唧吧唧,多少都會受到一些影響。

「我們去旁邊寺廟求一支簽吧,我沒心思去校招會了。」大光說道。

「好,一起去吧,趕緊買個護身符,不然睡覺都不安穩。」凱子說。

大家看着張君山。「走唄,一起。」

經歷這場鬧劇,也是時候去放鬆一下了。

盤龍寺廟。

「主持,今天咱招聘的人才又上升一個檔次,從去年的研究生到今年的博士,很多職位都飽和了,下一步計劃招聘宣傳部幹事。」

「好,待遇一定要高於公務員,同時多設立福利獎勵機制,咱也要順應新時代發展潮流,多多儲備高端人才!」弘揚法師說道。

工作人員退了下去,弘揚法師調整身子,繼續敲起木魚,任由外面漫天飛葉,咚咚地敲擊聲有節奏地響起。

寺廟正大門一百多步踏步上掃地僧不急不慢地打掃,掃帚一撤一回配合內堂持續的木魚敲擊聲,十分默契。

掃地僧頓了頓手裡的掃帚,欣慰地點點頭。

「我有一個布袋,虛空無掛礙。」

「展開遍十方,入時觀自在。」

「一缽千家飯,孤身萬里游。」

「睹人青眼少,問路白雲頭。」

一聲聲輕和的佛偈傳誦進內堂,木魚頓時碎裂成兩半,弘揚法師聽聞佛偈仍然閉着雙眼,持念佛珠,敲擊聲居然未曾斷續。

忽然寺廟上空狂風大作,漫天落葉夾雜着飛沙,隱隱形成龍捲風的趨勢。

掃地僧抬頭看了看上空,一揮掃帚,寺廟上空頓時就像形成真空一樣將整個寺廟與外界隔絕開來。

半山腰。

7112宿舍的成員寸步難行。

「媽的,這妖風陣陣感覺要下大雨啊!」大光吼道。

「大光,帶傘了嗎?」凱子回道。

「沒有!」

「沒事,不會,天氣好得很。」張君山看着山頂上的盤龍寺,他有種非常熟悉的感覺。

小學時候的一次夢境,自己聽過一句法訣後陷入短暫沉眠,夢裡也出現過類似的場景。

「這是進階為聞道者!」張三丰突然出現。

「沒想到世人都以為的末法時代其實是靈氣更為充沛的大好盛世!」

很快幾人就到了入門處,跟傳統的寺廟沒有區別,一邊掃碼登記身份檢查核酸,同時還有僧人推薦極具性價比的護身符,另一邊自助香火,定價不同所求不同。

很難相信世俗氣息如此之重的地方會出現聞道者。

「聽說這個寺廟招收大量高學歷人才,一個月兩個W。」凱子說道。

怪不得,處處充滿營銷性質,真是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

進入大門,映入眼帘的是長達百步的石階。

「我的媽呀,咱回去吧,護身符已到手!」凱子說道。

「屁話,都到這了我還怕這一百多步石階!」大光說。

「**,去不去?」張君山看着人狠話不多的**。

「走!」

四人一起踏上石階。

每走一步,幾人的心境各不相同,越往上,感覺環境越加寂靜,彷彿跟下面的大門身處兩個世界。

「大光,君山,**,我受不了了,太累了,你們先上,我隨後就到!」凱子喘着粗氣兒說道。

「君山,我感覺不對勁,越往上越心力交瘁,更多的是表現在心境上!」

**看着凱子說道。

「大光你覺得呢?」張君山說道。

其實他早就清楚其中緣由,進階聞道者,會進一步激發此處的風水地境。

短暫改變此處天地靈氣充沛程度,所以這次上石階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也是給他們的靈魂施壓,也能看出他們的修鍊天賦!

「我可以再堅持到一半吧。」大光說。

「我可以走到最上面!」**接著說。

「好,那凱子先歇着,我們繼續。」說著遞給凱子一瓶水。

每踏出一步,腦海中會冒出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當然這取決於自己的天賦。

張君山倒是相對輕盈,而大光和**就顯得力不從心了。

快到山頂的時候,只剩下**和張君山。

「有求皆苦,無求乃樂,打破執着,是無所求行。」張君山腦海里突然傳來一陣聲音。

「**,你聽見什麼了嗎?」

「沒有。」

「好。」

張君山邊走邊靜下心來,放開神魂,一縷精神力順着聲音的方向飄去。

石階之上,掃地僧看着山下四人,默默轉身走進內堂。

此刻弘揚法師已誦經結束,起身轉過頭,對着掃地僧深深鞠了一躬。

「謝謝大師!」

「是你自己種的因,自己嘗的果,無需言謝。」

「山下來了四個有緣人,你好生接待,他們或許有你想要的答案。」掃地僧緩慢地說道,身影早已遠去。

「君山,我受不了了,你先進去,我待會兒進來。」

「你已經很流弊了,那我先進去啦。」張君山對着**認真說道。

他其實已經看出**絕非常人,也必定是跟修行相關的人。

此刻弘揚法師急匆匆地趕到門口,卻只看到張君山一人。

「請問道友一行幾人?」弘揚法師開口問道。

「四人。」

「哦,好,請內堂入座。」弘揚強忍內心激動地說道。

隨即一起陪同進入內堂。弘揚清楚自己進階引發的精神壓力,也沒有過問另外幾人的情況,所以也不話多。

張君山也蠻喜歡這種清靜的感覺的,他也清楚眼前人就是剛進階的那位聞道者。

「弘揚法師,我有幾個疑問?」

「道友請講,無需多慮!」

那麼乾脆的嗎,張軍山內心想,那他也就直接點了。

「請問您這種進階有幾步路?」

弘揚法師聽到這種問題,莫非他不是同道中人?他想着可以解我疑惑的不應該呀,但作為一個資深修道者他當然不會表現出來。

「分四步。」

「哪四步。」

「在自己的境界中主動地去尋找,主動地去學習,這種人求知者中最積極者,最具主觀能動性者,也許是最有可能為者,可聞道。」

「然後呢?」

「聞道者多,悟道者卻少,從內心真正明白某些大道,真正體驗到某個大道法則,可悟道。」

「下一步呢?」

「悟道之後則需要通過實證去證道,這個過程需要去經歷更多事情,運用自己已經所感悟的道法,稱之為行道。」

「最後呢?」張君山有點像咄咄逼人般地連番發問。

「最後我也不清楚,這個可能需要施主來回答了。」在弘揚法師回答完發現自己距離道法感悟居然又上升一個台階。

內心十分感恩。

「最後是證道,成為目前世間最巔峰的存在,就像你的夢境,隻言片語即可翻雲覆雨,讓你頃刻間進階!」張三丰忽然再次出現。

而張君山早已見怪不怪了。

「請問弘揚法師覺得怎麼才能踏出最後一步?」

「道自天然,又在人為。道生百善,又滅百惡。」弘揚法師說道。

「有求皆苦,無求乃樂,打破執着,是無所求行。」張君山接着道。

弘揚喃喃自語,漸漸陷入沉思。

張君山已清楚這種形式的進階劃分,但是不夠,此處已給不了更多的答案。

隨即便準備下山去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