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陳念出塵幽)修真繪完結版免費閱讀_《修真繪》完結版閱讀

(陳念出塵幽)修真繪完結版免費閱讀_《修真繪》完結版閱讀

2022-09-16 09:05 作者:塵幽

章節介紹

悠悠時間長河,就像一副五行長的畫卷,記載着無數的故事,或轟轟烈烈,或平平無奇,或多,或少;攤開畫卷,一起看看,那些年,修真的小故事

在線試讀

第7章 陳珊——戰鬥力的天花板

「這…應該是搞錯了吧?要不讓我來試試?」

老頭第一個接受不了這個結果,少宮主天縱奇才,這麼好的基因,不應該出現一個無靈根的弟弟啊。

陳珊沉默的退到一旁,沒有做聲,心裏不知道在想什麼。

「起!」

老頭也重複一樣的事,也是一條靈氣線穿過水晶球連接到陳念出身上…

「這不科學啊…」老頭也沉默了起來…

「無靈根就無靈根吧,念出,走吧。」陳珊不想在這多停留,拉着陳念出就走了。

「啊?哦…」陳念出大概也知道無靈根意味着什麼,心裏也是有點小失落,不過還好,畢竟年紀小,對修鍊這事不是很在意。

在老頭滿臉遺憾的面容下,陳珊撤掉了之前設下的小結界。

陳珊拉着陳念出就繼續往裏面走,還沒走出廣場,就看到眼前走來一群人。

「陳、珊!」走在前面的是一個中年男子,國字臉,板着。但說話的是他旁邊的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夥子,臉上寫滿了戰意。

陳珊看了看對面這群人,又感知了一下自家宗門的各位老頭的位置,心裏也大概知道,今天是要打一架才可以啊。

「不約。」

陳珊冷冷的回了一句,似乎沒有看到那戰意一樣。

而此時,自己宗門的同輩弟子也是趕了過來。一開始以為那群人是要下山,現在看起來好像要搞事,在自家搞事就是不行,而且還想欺負少宮主?那朝天門的臉往哪放。

「噗~」

趕過來的弟子聽到了陳珊的回答,也是一個個破防笑了出來。而陳珊對面那群人也有不少人笑了出來

「你…」

對面的小夥子青筋暴起,其實是他想多了,眾人笑只是因為這回答是好笑的,而不是笑他這個人。

「我叫嚴文,是嚴華宗的少掌門。」小夥子也是讓自己冷靜了下來,先自報家門…

「那也不約。」陳珊冷冷的回了一句,拉着陳念出的手繼續走過去。

「…」嚴文感覺到周圍的人在憋着,又想到這是是朝天宗的地盤,也是儘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我嚴文,七歲修鍊,十歲築基,十五歲金丹,三十歲元嬰,今年三十五,已是元嬰中期…」

「是有夠慢的。」

陳珊很隨意的打斷了嚴文的話。

兩人對話的同時也讓周圍的人討論起來,但也只敢低聲細語,畢竟這是朝天門。

「三十歲的元嬰上哪找啊?這還慢,那我們這些年齡三位數才元嬰的是不是應該自裁算了?」

「我突然覺得修鍊是個錯,在家耕田不好么?平時拼生拚死才弄點資源,別說結嬰了,金丹都很困難。所以這叫陳珊的女的誰啊?」

「兄弟,小聲點,這是朝天門的少宮主。」

「嘶~」不知道陳珊身份的人頓時整個人都涼快了。

「少宮主到底有什麼奇特的地方?」畢竟是這朝天門,眾人連稱呼也改了。

「兄弟你是那一邊來的吧?」

「是啊是啊,是來着峽谷的那一邊。」

「少宮主十五歲修鍊,十六歲築基,十九歲金丹,前幾個月元嬰了,才二十六歲。這才是貨真價實的天才啊。話說兄弟,這男的誰啊?平時沒聽過嚴華宗啊。」

「兄弟不知道也很正常,那是峽谷的另一邊的一大宗門,這男子就是他們的少掌門,資質極好,而且不管是同級妖獸,還是各種邪修,甚至越級的,他都殺過,是實打實的元嬰強者。給他些日子,能帶領宗門登頂天下第一宗門也不是不可能。」

「哎,老弟,你前面說的都對,但是任何宗門想超越朝天門是不可能的,因為朝天門被稱為天下第一宗門,不單是指戰力,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哦,那是什麼原因?」眾人都停止了談論,都想聽聽一些隱藏的辛密。

「那不能說,真的不能說,因為我也不知道,告訴我的人他就跟我說不能說。」

「切~」眾人無語,不過也是深思了一下,朝天門一直被譽為天下第一宗門,到底是有什麼底蘊?

「陳珊,之前,我被稱為天下第一天才。現在,你是天下第一天才。但是,我覺得你只是浪得虛名,因為你根本沒有任何實戰的戰績,像你這種只有修為的人根本不配稱為天下第一天才。」

嚴文嚴肅的對着陳珊說,「來吧,和我決鬥,讓大家證明,誰才是第一天才。」

「不要,會出人命的。」陳珊淡淡的說著,拉着陳念出也快穿過這群人了。

「不行,必須要打!」嚴文沒有考慮是出誰的命,只覺得自己全程被淡淡無視了,很生氣。

「好吧,那你贏了,你現在是天下第一天才少年兒童了。」

陳珊越走越遠,已經超過了人群,本來在前方的人群現在也是在後方了,而陳珊頭也不回,應該她還有其他事情要做。

「你…」嚴文一時怒火攻心,但沒有失去理智,轉頭看了看國字臉的中年人。

中年人叫嚴方,現在是嚴華宗的掌門,也是嚴文的父親。

嚴方全程沒有出聲,畢竟自己長一輩。而此時看到兒子的目光,也是輕輕點頭,輕聲說道,「點到為止。」

陳念出被拉着走,心裏緊張的要死,心跳也一度加快,但是又被陳珊的靈氣給平緩了…

陳念出緊緊握住姐姐的手,偷偷回頭看了一眼,然後,他看到…

「嘭!」

嚴文以極快的速度飛向陳珊,然後又以更快的速度回來,雙腳還把地上震出一個小坑。

「這次是警告,沒有下次了。」陳珊依舊是沒有感情的聲音傳了過來。

陳念出只看到嚴文就在原地下蹲了一點,把地上弄破了,再聽到姐姐的聲音,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姐姐要出手鎮壓他,不過還是感覺姐姐好厲害,心裏也頓時不緊張了,眼睛也充滿了小星星。

「嘶~」周圍的人這次是真的倒吸一口涼氣,陳念出是個普通人,看不清,他們都是修士啊。

嚴文此時是怒火上心了,又是上完buff之間往前沖。

嚴方還在震驚中,看到兒子往前沖,頓時心裏大叫,「不好!」

嚴文沖了上去,拳頭在蓄勢,然後被卡在了半路,離陳珊還有十步左右。

嚴文此時整個人被固定在了半空,身體周圍圍上了一圈水膜,讓他發不出聲音。水膜越收越小,越收越小。

嚴文沒有被水膜壓死,水膜薄軟的一層,沒有壓力…

但是卻有極強的腐蝕性!

「王水?!」此時躲在暗處的朝天宗太上長老驚呼一聲,因為太驚訝,導致聲音傳了出去。

「住手。」

嚴方趕到,但對於這水膜又不知道怎麼解決,眼看著兒子的身體被一層層的腐蝕,應該是吞噬,因為這連一點點渣都不剩啊。

嚴方沒有辦法,只能對着陳珊出手,以極快的速度拔劍,一招紫氣東來…

然後紫氣消失,劍也瞬間燒紅了,而嚴方持劍的右手也在一瞬間有了熾熱的感覺。

嚴方趕緊用左手附帶真氣把整個右手給砍了,一圈水膜要人命,這熾熱的感覺讓嚴方不敢去賭。手沒了還能長,命沒了就沒了。

嚴方的右手握着劍往下掉,還沒落地就依舊被燒的只剩渣了。落了一地的灰,灰燼還把地板燙出了一條槽。

嚴方只能無奈的看向自己的兒子嚴文,實力想不明白的懸殊,還在別人的主場。

此時水膜已經收縮的只有拳頭大了,一會,整個水膜化作一滴水,消失不見。

嚴方沉默了,對方的招式是他聞所未聞的,連元神的逃不了。

周圍所有人沉默了,包括各大長老。

他們,全程沒看到陳珊動手,也沒看到陳珊還牽着一個小朋友。

水晶球下的紫衣老頭心裏默默的說著:「去它姐夫的實戰不行。」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