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公孫卿穆黎《心卿上》_公孫卿穆黎全集免費閱讀

公孫卿穆黎《心卿上》_公孫卿穆黎全集免費閱讀

2022-09-16 09:06 作者:諺羊羊

章節介紹

身為武家後人,善占卜,精謀略,觀天象步步為營,步步算計,可還是算漏了你 我全了祖父和父親的忠和義,卻失了你 我以祖父的名義發誓一生效忠皇上和太后而你是為了我起誓,一生守住大商,護住雁北 如果能重來一次,我們不要再遇見了好不好?我過我的閑雲野鶴,你做你的宜清王殿…

在線試讀

第2章 籌謀

從宮裡出來後,武卿之臉色凝重,心事重重。

回到千秋閣,水靈忍不住了。之前在馬車上就一直想問,只是看着武卿之的樣子,有幾次話都到嘴邊了,還是沒問出口。

「閣主,太后娘娘找你到底是何事?」

武卿之也不着急回答,點燃了一炷香,朝祖父和父親的牌位拜了三拜。

「水靈,你從小和我一起長大,雖是主僕,但我一直把你當妹妹看待。」

「是,閣主,我都知道。」水靈已經感覺到,此事肯定是相當困難。

「水靈,太后娘娘讓我去雁北,去宜清王身邊。」

水靈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驚訝地問道:「雁北?宜清王?我聽說雁北極冷,寸草不生,太后娘娘讓你去雁北?去?去當細作?」

武卿之嘆了一口氣,說:「是。作為太后娘娘的細作,看着宜清王。我在太后娘娘面前,以我祖父之名立下重誓。」

水靈非常不解,武卿之的祖父和父親都已過世,她只不過是一個十八歲的姑娘。雖然她現在成了千秋閣的閣主,可是老閣主過世後,和宮裡就已經沒有了往來,為什麼突然一下子要她去當細作。

「閣主,你為什麼要答應太后娘娘?你知道這件事有多難辦嗎?一不小心就要人頭落地的!」

「水靈,你先別急,我心中有數。我無法回絕太后娘娘,是全了祖父和父親的忠和義。只是……只是苦了你,要陪着我一起掙扎。倘若……」

武卿之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水靈打斷:「閣主,沒有倘若,今生你在哪,我就在哪。」

武卿之眼中含淚,她就知道,水靈也是個倔丫頭。

「可是閣主,太后貿然送一個女人給宜清王,他肯定會起疑,那我們豈不是更加困難了嗎?」

雖然平時看着水靈大大咧咧,倒也不是個傻丫頭。

「太后娘娘好籌謀,她給了一個宜清王不能拒絕的理由。」武卿之望着祖父和父親的牌位陷入了沉思。

水靈更加疑惑了,宜清王怎麼就不能拒絕了?

武卿之回過神來,看出了水靈的疑惑,對她解釋道:「太后娘娘會告訴宜清王,我是丞相醉酒後和下人所生,在府里一直受到排擠和欺辱。她作為我的親姑母,心有不舍,但不能干預母家哥哥的家務事。於是做主把我賞給宜清王,讓我脫離苦海。」

水靈聽罷,轉念一想,繼續問道:「那為什麼偏偏只賞給他呢?宜清王能統領大軍,肯定不傻,仔細一想就想到了。」

武卿之彈了一下水靈的腦袋,說:「人家宜清王是不傻,傻的是你啊,小傻瓜。這麼多藩王,只有雁北的宜清王和滇南的撫南王是異姓王。你也知道,雁北苦寒無比,絕對不是一個好去處。反觀滇南,四季如春。我既然在家這麼不受待見,他們會讓我去享福嗎?但去雁北就不一樣了。我想,這是太后娘娘想讓宜清王這麼認為的。」

「原來如此。但其實我們去哪不重要,兵權在哪,我們就去哪。若今天手握重兵的是撫南王,我們要去的就是滇南,太后娘娘又是另一番說辭。」水靈恍然大悟。

武卿之笑着點點頭,看來,這丫頭還不是很傻。

看着天色已經不早了,武卿之還有許多事要辦。

她讓水靈去請來了蕭叔,並去準備一些東西。

「蕭賢見過閣主。」

武卿之立馬阻止想要行禮的蕭賢:「蕭叔,您是前輩,我說過了,不用向我行禮。而且我這閣主也是虛擔的。」

蕭賢捋了捋的鬍鬚說道:「雖你是小輩,但禮不可廢啊。閣主今天找我來是有什麼事嗎?」

武卿之給蕭賢倒了一杯茶,打趣道:「蕭叔,以您的道行就不要再明知故問了。咱們千秋閣是做什麼的?您又是跟在我祖父身邊的。」

蕭賢喝了一口茶,對武卿之說道:「閣主,此事難辦啊,你可要想清楚了。」

武卿之看了一眼祖父和父親的牌位,篤定的說:「我已經想清楚了,不僅是為了祖父和父親,也是為了千秋閣。我若不答應,這一整個的千秋閣怕是都保不住。」

蕭賢看着眼前的這個小姑娘,他沒有想過她會想的這麼透徹,看樣子,她早已經有了主意。

「閣主想要我做什麼?」蕭賢見她已經有了主意,便不再相勸。

武卿之幫蕭賢續了一杯茶,說:「帶着千秋閣剩下的人,回渭水,永遠都不要回京城,今晚就走。明日我和水靈會毀閣而去。以後也沒有武卿之了,只有公孫卿。」

蕭賢沉思了幾秒,點點頭,並看向了武卿之祖父和父親的牌位。

武卿之明白蕭賢是什麼意思,起身向蕭賢跪下。

蕭賢連忙去扶:「閣主,使不得呀。」

武卿之執意不起,說道:「蕭叔,我這一去,生死難料。這千秋閣所有的門徒,還有我祖父和父親就交給你了,請受我三拜。」

蕭賢心中明白,不再去扶,看着武卿之向自己磕了三個頭。

「卿之,放心,我既受你三拜,你交代的事我一定會辦好。你不要有後顧之憂,保護好你自己就好。」蕭賢扶起武卿之,沒有再說什麼,轉身出了門。

回想起當年,他還只是一個路邊擺攤給人算命謀生的算命先生。在這亂世,飢一頓飽一頓。全靠武卿之的祖父收留,並傳授他夜觀天象,五行八卦之術。

現在,輪到他報恩的時候了。其實他早已算出武卿之這卦,卻又無可奈何。他現在能做的就只有這些了。

武卿之看着蕭賢出門,消失在夜色中。轉身來到祖父和父親的牌位前:「祖父,父親,蕭叔會帶着你們回渭水,回到家鄉。千秋閣的所有門徒也會安全的。至於我,我不知道還能不能回來,還能不能……」

「閣主,閣主,你要的鞭子和木棍我帶來了,可是你要這些幹什麼?」水靈的聲音把她的思緒拉了回來。

武卿之接過鞭子和木棍,對水靈說道:「水靈,你這稱呼再不改,會出大問題的。」

水靈立馬捂了捂嘴巴:「是,姑娘。」

武卿之拿起鞭子遞給水靈:「如果我不慘一點,他們是不會信的。你現在知道我要這些東西幹什麼了嗎?」

水靈後退了幾步,搖搖頭:「不,我,我不能打姑娘。」

武卿之對着水靈嚴肅的說道:「你必須這麼做,天下皆苦,最不苦的就是皮肉之苦。」

「可,可是這樣傷痕是新的,不是太故意了嗎?」水靈還是不敢接過鞭子。

「這你放心,明早太后娘娘安排了太醫。要用力,如果沒有想要的效果,我還要多挨幾鞭,知道嗎?動手!。」武卿之把鞭子交到水靈手裡,轉過身,捏緊了拳頭。

水靈接過鞭子,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她擦了擦眼淚,狠了狠心,用力抽了幾鞭。

這幾鞭過後,武卿之疼的煞白了臉,連忙扶住桌子。

水靈見狀立馬扔掉了鞭子扶住武卿之:「姑娘,是不是很疼,姑娘受苦了。」

「沒事,你做的很好。拿,拿棍子,快……」

水靈立馬跪下,哭着說:「姑娘,不能再打了,夠了。」

「傻丫頭,死,死不了人的,不然我這幾鞭子白挨了。」武卿之強忍着痛,額頭已經布滿了冷汗。

水靈沒有辦法,拿起棍子,又打了幾棍。

武卿之扶着桌子坐下,輕聲安慰道:「你看,這不就好了嗎,我沒事。」

水靈已經哭成了小花貓:「姑娘,在太醫來之前我給你上點葯吧,好歹止止痛。」

武卿之笑了笑,搖了搖頭:「不要,萬一明天太醫來了出了差錯,這幾鞭子和這幾棍我就白受了,我坐着休息一下就好。」

水靈拿出帕子,幫武卿之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