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寫滿了史書的五公主》燕瀛瓷施北玉最新章節在線閱讀_寫滿了史書的五公主完結版閱讀

《寫滿了史書的五公主》燕瀛瓷施北玉最新章節在線閱讀_寫滿了史書的五公主完結版閱讀

2022-09-16 09:06 作者:雞絲炒青椒

章節介紹

【權謀、系統、雙強】 燕瀛瓷好不容易從一個洗腳丫鬟私生女爬到燕家家主的位置,下一秒就告訴她走錯地了,她家在另一個小世界 系統一把鼻涕一把淚:【趁時間還不算晚,宿主,該回去推動主角之間的感情了!】 燕瀛瓷:【[死亡微笑]請再說一遍】 系統瑟瑟發抖,立刻跪下:【對…

在線試讀

第3章 做了一個夢

作為一個合格的惡毒女配,各方面的配置顯然比主角們要優秀。

這樣才能有能力給主角帶來矛盾。

燕瀛瓷就是這樣一個人,如果當初她的靈魂沒有錯位,那麼現在,她就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仗着皇后勢力和父皇寵愛搶走男主角的驕縱公主,最後的結局自然是——

【燕瀛瓷一次比一次過分,無心皇后的國家扶持,為了得到施岑霖喜愛坑害自己的弟弟,傷害同胞,騙取慕國皇帝舅舅的布防圖,傻呵呵的獻給施岑霖身邊的將軍,然而將軍給了施岑霖布防圖,卻並沒有提起她的功勞,皇后的國家和燕國陛下一次次的失望,恰好三公主燕寒予做下不少好事,漸漸得到了陛下重視,還收穫了不少勢力,燕瀛瓷被打入大牢,弟弟死於她的出賣,皇后國家覆滅,驍勇的一脈因她落魄。五年後,施岑霖在施國登基,三公主扶持哥哥燕寒祿上位,嫁去施國,給施國帶去了無上的財富,成為施岑霖唯一的妻子,兩國並列第一,三公主的聯姻帶來了世界和平。】

聽完這些,燕瀛瓷的感覺就像是吃了一口屎。

雞絲轉頭看了看,【宿主,您的宮殿就在這條路的盡頭,叫冷香宮。】

燕瀛瓷痴傻後,陛下憐惜,始終不想為她及笄,怕她住在外邊遭人欺負,還有一層原因,就是一個痴傻的公主在外邊,最容易給皇室丟臉。

燕瀛瓷一進門,就被一個男孩攔住了。男孩束着高扎發,還未及冠,容貌長得也是深邃,有穆國人長相的影子。或許年齡還小,臉頰上還有一點點肉,冷着臉的樣子,就像是一個氣鼓鼓的小包子。

燕瀛鈺鼓着臉,嫌棄的看着這個一母同胞的姐姐:「你這個廢物姐姐!我不是說了你不許再靠近那個質子了嗎!」

燕瀛瓷傻呵呵的笑了起來:「阿鈺!」

要不是腦子轉得快,差點露餡了!

燕瀛鈺打量着她,看見燕瀛瓷手裡捏着個髒兮兮的帕子,嫌棄的上前奪走,扔到一邊:「這麼髒的東西,你還拿着!」

他像個小大人一樣,「我告訴你,你馬上就要及笄搬出去了,到時候我可不在你身邊,要是丟臉被父皇責罵禁足,你可不要找我!」

「而且那個施岑霖算什麼東西,一個他國棄子,你天天纏着他,真是有失公主的體面!」

燕瀛鈺說到燕瀛瓷要離開皇宮,眼裡還划過一抹失落。

「出了宮,不要聽那些低賤的奴僕指指點點;也不許吃餿飯,你是公主,想吃什麼,那些人弄不過來,你就殺了他們;不要再和那個施岑霖糾纏了,要是有什麼問題,你就去舅父家裡,他們會保護你的······」

說了一堆,忽然想起燕瀛瓷是個大傻子,燕瀛鈺泄氣:「算了,反正你也聽不懂,大不了我把護衛給你。」

他低着頭掰着手指:「三年後我也及冠 父皇會給我六個影子,我分你四個……」

一隻手落在腦袋上,燕瀛瓷笑得十分溫和:「阿鈺真好!」

燕瀛鈺一愣,緋紅爬上耳梢,他一把拍開了燕瀛瓷的手,「別碰我!」

話音落下,燕瀛鈺猛的一愣,震驚回頭。

燕瀛瓷不知何時,已經沒有了痴傻的樣子,正滿臉笑意的看着他。

燕瀛鈺一愣:「你······」

燕瀛瓷張開手:「我如何?」

她眼裡都是清明,含着一股戲謔,看起來靈動真實,和以前大不一樣。

燕瀛鈺忽然咬着唇,眼眶濕潤。

他轉身就撲了過去,一拳拳的打在燕瀛瓷身上,燕瀛瓷疼的齜牙咧嘴。燕瀛鈺打完緊緊抱着燕瀛瓷,肩膀一抽一抽的。

十三年了,從記憶里,燕瀛瓷就不像一個姐姐,她又傻,又笨,總是被宮人欺負,還不知道反抗。

燕瀛鈺從記事以來就幾乎每天來燕瀛瓷身邊,以前燕瀛瓷雖然傻,但是只是冷着臉,一言不發待在宮裡,像是丟了魂。

年幼的燕瀛鈺以為是姐姐不喜歡他,心裏一直很在意,總是給她送好吃的,好玩的,給她講自己的趣事,久而久之,燕瀛瓷還是無動於衷。燕瀛鈺不在乎,母后走了,這皇宮裡,他唯一的親人就是燕瀛瓷。

可後來燕瀛瓷和施岑霖遇見了,她就像着了魔一樣對他熱情,燕瀛鈺很不高興,他覺得,一定是燕瀛瓷不喜歡他。

可他看見燕瀛瓷被欺負,還是忍不住上去幫她。

他盼着,燕瀛瓷有朝一日,能看看自己的弟弟。

【宿主,嗚嗚嗚,他好可憐——】雞絲咬着手掉眼淚。

燕瀛瓷:【還不是狗天地乾的好事。】

雞絲嚇出顫音:【宿主!不許對天地大人不敬!】

燕瀛瓷:【哦。】

她離開之後沒有了魂。本體的指令就是圍繞着施岑霖。

對其他人,都是麻木的狀態。

對於這個弟弟,她感覺到親切,感覺不到任何惡意,情不自禁的,燕瀛瓷的眼神變得溫和了不少。

「阿鈺,好久不見。」

燕瀛鈺哭了好一會,才鬆開燕瀛瓷,小心翼翼的看着她:「你,你不傻了?」

燕瀛瓷笑了笑:「不知道怎麼回事,好像睡了很長時間,就在剛才,我醒過來了呢。」

燕瀛鈺吸了吸鼻子,又踢了她一腳:「你這個廢柴!知不知道我這些年過得多憋屈!!!大家都說我有個廢物姐姐,我是廢物的弟弟…沒出息……」

燕瀛鈺很想說,才不是呢,他的姐姐不是廢物。

可每次來看她,她又確實和大家說的一樣,獃滯蠢笨。

時間長了,他也忍不住罵她。

「對不起嘛!」燕瀛瓷主動認錯。

她對着燕瀛鈺眨眨眼:「叫聲阿姐聽聽?」

燕瀛鈺破涕為笑,眼角還是紅彤彤的,他抬手拍了她一下:「滾啊!」

他撇過頭,傲嬌的哼了一聲,認錯態度不錯,看在她傻了這麼多年的份上,原諒她好了!

張了張嘴,他含糊的嘟囔了一句:「阿姐……」聲若蚊蠅,燕瀛瓷卻聽見了,開心的笑起來。

兩人聊了一會。

對於燕瀛瓷的變化,燕瀛鈺還是有點擔心:「你說你睡了很久,那之前的你是誰?你以後還會睡嗎?」

燕瀛瓷剛要說話,雞絲就開口了:【宿主,不要告訴他你在另外一個世界!這樣會出問題的!】

【哦。】

燕瀛瓷想了想:「我睡了很久,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在夢裡學到了不少東西,學完了,就醒了。」

拼搏幾十年,好不容易走上人生巔峰,就被重啟,能不是一場夢么?

燕瀛瓷俏皮的眨眨眼:「或許我是被神仙看上了,去練功了!」

就像是一場神仙給的試煉。

她都有些懷疑天地是不是故意的?

雞絲感受到燕瀛瓷的思緒,在虛空的本體顫出了亂碼。

燕瀛鈺才不信呢,但是既然她不想說,他也就不問了,只要她不會再離開就行了。

燕瀛鈺主動牽着燕瀛瓷的手,燕瀛瓷含着笑,跟着他走進自己的冷香宮。

冷香宮不能說多豪華,但總歸是一應俱全,看見她的宮人都紛紛行禮,只不過有些敷衍,如果燕瀛鈺不在的話,他們連禮都不會行。

進入自己的房中,燕瀛瓷環顧四周,突然發現自己房的里側有個養魚的池塘。

她眼睛一亮。

完美!

雞絲顫抖着出聲:【宿主你要幹什麼!】

【既然是惡毒女配,總不能一直傻下去任人宰割,不然我還怎麼作惡推動男女主感情?一個傻子能想計謀嗎?】

雞絲一愣,好···好有道理!

燕瀛鈺還沒反應過來,就看燕瀛瓷對他眨眨眼:「現在,也該給父皇一個正當理由了。」

「什麼意思······」燕瀛鈺話到嘴邊,就看燕瀛瓷腳一滑,落到了池塘里,燕瀛鈺毛都炸起來了,心裏升起一陣恐慌:「來人!五公主落水了!!!」

五公主再傻,也是公主,她死了,冷香宮所有宮人都要陪葬!

頓時一堆人湧進來,跳進池塘去救人。

沒多久太醫也過來了。

燕瀛瓷昏了過去,太醫正在吩咐宮人去煮葯,燕瀛瓷就醒了過來。

燕瀛瓷狀似驚訝:「陳太醫!」

太醫動作一頓,驚訝的看着燕瀛瓷。

以前的燕瀛瓷,除了對着施岑霖,對誰都是一聲不吭,可看燕瀛瓷如今清明的眼神,頓時心中有了猜測:「五公主,下官問您一個問題。」

燕瀛瓷抬手:「直說便是。」

「您可記得,今日發生了何事?」

燕瀛瓷皺眉:「我應當是落水了。」

太醫欣喜不已,要是燕瀛瓷在他手上好了,獎賞自是不必說!

「五公主殿下,您再想想,這些年的事情?」

燕瀛瓷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還主動開口詢問:「陳太醫,真是奇怪,這些年我都記得,可是這些事都不是我本意,就像是被另一人控制了一樣。」

雞絲:【宿主你在編故事!】

燕瀛瓷:【哦,那我誠實的告訴他我去了另一個世界,那個世界沒有皇帝,沒有貴族,夏天穿比基尼,冬天穿軍大襖,還有汽車飛機火車房子導彈……】

雞絲:【宿主您別說了!我錯了!】

陳太醫捋了捋鬍鬚,猜測道:「或許是傷到了腦子裡某個地方,導致人魂分離,產生了這樣的情況?」這個世界對鬼神一說是崇敬的,他們相信每年的豐收都是老天爺對燕國的開恩,自然也有魂魄一說。

倒是也沒全猜錯。

燕瀛瓷倒也沒認下這個原因,而是讓陳太醫自己定奪,只要最後合理的告訴眾人她不傻了,就無傷大雅。

燕瀛鈺乖巧的坐在了一邊,時不時的拋出自己的猜想,幫姐姐打配合 最後陳太醫才下了定論,燕瀛瓷小時候頭部受創,人魂變得虛弱,如今及笄之年,魂魄已經養好,自然就不傻了。

燕國皇帝聽到這個消息就立馬往這邊趕來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