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破天斬神)陳陽辰颸_破天斬神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破天斬神)陳陽辰颸_破天斬神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16 09:07 作者:辰颸

章節介紹

萬年之前,西土之神為爭信徒供奉,入侵東土,被擊敗於無盡之海 山河也在這場神戰中化為焦土,東土之神為讓山河從新煥發生機,甘願接受天劫,隕落人間 萬年之後,西土之神捲土重來,人族衰落,萬族虎視眈眈孤兒陳陽偶得機緣,帶領人族重新崛起 請看,我一介凡人,如何揮劍斬神,…

在線試讀

第一章 異人

精彩節選

六月,立夏!

西山道州,伊帝城。

烈日當空,大地乾涸,昏紅的天穹不時有風聲凄厲而過,裹挾着漫天的紅沙猶如地獄厲鬼的低吼。

廣袤無垠的大地上,一座座荒涼的赤丘拔地而起,被太陽烤得扭曲的空氣透視着一座宛如廢墟的土城。

在赤紅色的空氣中,偶爾有幾聲狗吠傳出,證明這裡有人族生活的痕迹。

只是草木枯萎,紅沙蔽日,沒有半點生氣。

土城塌陷過半,城中更是斷壁殘垣,放眼望去,目之所及只有廢墟一般的街道和在烈日下風乾的殘屍。

這些屍體碎裂,表情驚恐,不難看出他們死前的絕望與不甘。

除此之外,再沒有了半點往日的熙熙攘攘。

曾經喧鬧的街頭,此時在赤色飛沙中沉寂,除了蕭瑟,就是眼前的觸目驚心了。

一間塌陷了一半的酒肆門前,有一塊木板悄無聲息的移動了一下。

那下面是一口枯井。

移開的木板露出了枯井與外界聯繫的一條縫隙。

那裡,有一雙如鷹隼般銳利的眼睛,小心的觀察着外面。

那是一個少年,看上去十六七歲的樣子。

他嘴唇乾裂,臉上滿是污垢,因為高溫,他殘破的衣衫顯得油膩膩的,額頭汗珠如雨點般向下滑落。

即便如此,他還是眼睛都不眨一下,快速打量着井外的動靜。

順着他的目光看去,距他不到兩丈的地方,一條黃色的老狗正肆無忌憚的啃食着一具發黑的屍體。

經過半柱香的觀察後,少年確認外面安全,就在老黃狗愜意的大快朵頤之時。

少年悄悄把擋在井口的木板挪開,眼中寒芒大放。

剎那間,少年目光一沉,猶如流星趕月,只不到兩個呼吸的時間,便乾淨利落的將老黃狗拖入井中。

顯然老黃狗還沒有反應過來,沒有發出半點聲響,就被少年有力的胳膊勒住脖頸。

只稍微一用力,咔嚓一聲,老黃狗就這麼無聲無息的結束了他的一生。

在老黃狗斷氣後,少年沒有半點遲疑,迅速起身將井口的木板再次閉合。

然後將自己的耳朵緊貼在井壁上,耐心的聽着外面的動靜。

確定沒有什麼異常後,他一屁股坐在地上,一把抓過老黃狗,向著他的脖子迫不及待的咬去,大口的吸吮着。

他已經三天沒有喝水了。

不一會,他放下老黃狗,靠在井壁上大口喘着氣,臉上露出滿足的神態。

接着,他熟練的從老黃狗脖頸的口子用力一扯,狗皮滑落大半,露出裏面鮮紅色的肌肉。

這次他沒有像吸血時那樣迫不及待,而是從容的,從狗身上撕下一條狗腿,慢慢放在嘴邊一口接着一口生吃起來。

看得出,他並不喜歡吃生肉,腥澀的味道幾次讓他都難以下咽,噁心得差點吐出來,但他還是盡量填飽了自己的肚子。

吃飽後,少年在地上捧起沙粒,小心翼翼將剩下的狗肉埋下,以備下一頓。

同時也掩蓋狗肉散發的氣味,免得吸引到其他什麼東西到來。

做完這些,他又貼到井壁上聽起來,直到他確認外面沒有什麼異常,才緩緩閉上自己疲憊的眼睛,用以緩解此刻侵襲全身的疲憊感。

但他絲毫不敢掉以輕心,右手緊握着一塊削尖的狗腿骨,像一個時刻戒備着的戰士,一有動靜,他便會像利劍出鞘一般醒來。

呼呼呼!

外面的風好似更大了些,捲起的沙礫擊打在木板上沙沙作響。

像這樣的風他早習以為常。

伊帝城,位於西山道洲西端。

聽老人說,這裡很久以前也曾是一片充滿仙靈之氣的綠洲。

只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乾旱來到這裡,天不再下雨。

漸漸河道乾涸,水井枯竭,森林、草地都在年復一年的烈日下枯萎,只剩下大地上裸露的砂石。

這對於頑強的人族來說本不算什麼,只要能活下去,辦法總會比困難多。

但這一切都在兩個月前的那天破滅。

一群來自更西邊的異人,帶着盟書來到這裡。

作為修士的城主還親自迎接。

起初它們還算老實,確實為城裡帶來了很多稀奇之物。

但不久後,伊帝城就經常有小孩失蹤。

很快有人發現,正是這群異人修士,在拿人族小孩心臟作為修鍊的人丹。

被發現後,異人索性露出他們猙獰的面目,不再像之前那樣偷偷摸摸的。

他們先是殺掉作為修士的城主,然後封鎖了伊帝城,大肆燒殺,甚至他們同類,為了爭搶一顆人族心臟也會大打出手。

城中數千人,只在短短几天時間,便被他們折磨得只剩下殘缺的屍體和隨處可見的血肉,宛如人間煉獄。

隨着城中人族的滅亡,他們也隨之離去,但每隔幾天,又會悄悄潛入,看看有沒有漏網之魚。

在這場屠殺中唯有少數的人,因為外出或躲藏得以倖存。

少年就是其中之一!

黑夜到來,外面漸漸沒有了光線,白天因為風沙而赤紅的蒼穹,此刻也因為夜色而變得越發的深不可測。

少年從沉睡中猛的驚醒,他再次把耳朵貼在井壁上,確認外面沒有異動後。

他輕輕挪動頭上的木板,警惕的向外張望。

直到一柱香後。

他才從井口慢慢爬出,小心翼翼的靠着牆角行走。

很快他加快腳步,在滿是碎石塵土的街道奔跑起來,一路上觸目驚心的殘屍與他擦肩而過,但他毫不在意。

他在既熟悉又陌生的街頭疾馳,一炷香後,他來到了此行的目的地,一間早已坍塌的土房。

這裡原是他的家。

他來不及感傷,迅速在廢墟中翻找。

費了一番功夫,他終於在坍塌的土牆下,找到了一把短刀,短刀成黑色,雖然只是一把普通的鐵刀,但看上去光亮如新,看得出他的主人對它很是愛護。

少年將短刀插在腰帶上,繼續在廢墟中翻找。

隨着時間一點點的流逝,少年顯得有些焦急。

好在不一會,他又從廢墟中找到一枚玉戒指。

少年長長鬆了一口,仔細擦拭乾凈,心中喃喃道:「還好你沒事!」

這戒指是他生母的遺物,他幾次想要冒險回來,就是為了找它。

拿到東西,他警覺的四下觀察了一下,思索片刻,他決定從東邊出城去,畢竟那裡離西邊最遠。

那群異人來自西邊,現在也很有可能就在西邊。

臨走之時,他又回頭看向自己已經成為廢墟的家。

這裡雖然讓他怎麼努力都吃不飽,但卻有他對生母僅存的一些模糊記憶……

片刻後,少年看向東邊目光一凝,就在他身前不遠處的另一個廢墟上端坐着一個「人」,他手指向前方。

在夜色中,他看得不是很清楚。

但還是一眼就認出那是他的鄰居,一個善良的婦人。

孤小無依的他,經常忍飢挨餓,這位善良的鄰居,見他小小年紀沒有依靠,經常瞞着自己的丈夫,將家中勉強糊口的食物拿來接濟他。

也常在他對未來感到迷茫時為他講上一些城外的事,比如森林、比如海洋、比如修士。

也是在那時,他學會了寫自己的名字——陳陽!

所以陳陽對她非常熟悉。

在片刻的躊躇後,陳陽弓着腰,警惕的向著她走去。

女人的屍體已經發黑,她手指向的地方是她只剩下半邊身體孩子。

看着眼前的一幕,陳陽心底少有的顫抖了一下。

他嘆了口氣,快速走到那半具已經風乾的孩童旁,溫柔的將他抱起,放到了女人的懷裡。

接着從旁邊搬了一塊木板蓋在他們身上,跪下對着她磕了三個頭,小聲呢喃道:「安息吧!」

起身離去。

隨着陳陽奔跑的速度,風聲呼呼從他臉龐划過,彷彿有鬼魅在耳邊低語。

這種感覺不由得讓他心生警惕,奔跑中他再次加快了速度。

但他越快,他就越覺得有什麼東西在身後緊緊追趕,這種感覺令他毛骨悚然。

緊張的奔跑,腳下發出沙沙的響聲,但更令他感到詭異的是,城中往夜狂吠不止的那些狗,此時竟然就像全部消失了一般。

夜中,除了自己急促的腳步聲,蒼穹下,安靜得可怕。

果然,這裡很不尋常。

疾馳中的陳陽突然心神一震,停下腳步,他急促的喘着粗氣,右手從腰間拔出短刀,緊緊盯着前方不遠處的一道身影。

雖然還有些距離,但他一眼就認出了那是個異人修士。

在這些異人剛入城的時候,他特意跑到城牆上去看過,他們不同於人族,尖嘴獠牙,臉上長有短毛,身高只有人族五六歲孩童那般高。

轉身,他又見,身後同樣有一個異人,正不懷好意的向他走來。

像他這樣,打小就獨自在城中,艱難活着的人心裏很清楚,要想活下去,就要拼搏,就要反抗。

機會要靠自己去爭取,沒有誰會可憐弱者,只有強者才有活着的資格。

少年短暫的驚恐後,很快便冷靜下來,他知道,硬拼自己是沒有勝算的,但他也絕不願意束手就擒,就算今天真是自己的死期,他也不能讓他們小瞧了自己,這就是自己骨子裡的倔強。

人一旦看淡生死,似乎也就坦然了,連恐懼的情緒也快速流失。

隨着一前一後兩個異人修士的臨近,他正前方那個突然賤笑着,陰陽怪氣的對後面個說道:

「我就說這城裡還有漏網之魚吧,這還真就讓我們找到了。」

「老三,還真被你說中了,現在我正是塑體的關鍵時期,需要補充大量靈能,這個,我看你就讓給我如何。」

那被稱作老三的異人修士輕蔑一笑,並未作答。

陳陽警惕的轉身來回看着他們,突然,他驟然加速,快速跑到一側的土牆處,讓自己的後背得到土牆的庇護。

「有點意思,別的人見了我們都嚇得癱軟,看你這架勢,莫非是想憑你那銹跡斑斑的破刀與我們一戰?」

那修士話音剛落,只見他手掌輕輕一揮,一股肉眼可見的氣流威壓便向著陳陽而去。

陳陽只感覺自己被人用鎚子狠狠的轟擊在胸口,身體不受控制的向後飛去,重重的砸在土牆上,土牆也轟然坍塌。

陳陽口中頓時一股腥味瀰漫,一口鮮血吐出,眼睛冷冷的盯着兩人。

「老三快住手,我要生生掏出他的心肝,要是弄死了,味道可就變了。」

話音剛落,突然,兩個異人似乎有些緊張,其中一個慌張的喊道:「不好,有靈能波動!」

兩人說完這話,立馬擺出架勢,如臨大敵。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