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開局被綠的我竟然是天命之子?)江承慕楊完整版閱讀_《開局被綠的我竟然是天命之子?》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開局被綠的我竟然是天命之子?)江承慕楊完整版閱讀_《開局被綠的我竟然是天命之子?》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2022-09-16 09:08 作者:慕楊人

章節介紹

七夕「被綠」,醉酒犯罪,江承以為自己的一生就這麼完了,但隨着他身世曝光,為了守護,江承走上了一條布滿荊棘的道路,同時也是屬於他的戰神之路回首,原來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醒掌天下權,醉卧美人膝,旁邊還有小棉襖在扇風,江承,人狠話不多,不服就干

在線試讀

第2章 她是誰

藍夜酒吧。

它的老闆是一個女人,據傳聞說她是黑社會的女大佬,是那種隻手遮天的存在。

不過,這些跟江承無關,因為江承不是一個愛鬧事的人。

距離七夕已經過去三天了,這三天他一直住在死黨葉子辰家裡,因為葉子辰出差了,不過今天葉子辰的女朋友來了,所以他不好意思再待下去。

他現在坐在藍夜酒吧的二樓靠窗的座位上,這裡視野開闊,外面就是燈火輝煌的街道。

他已經喝了很多酒,整個身體都處於半醉半醒之間。

「先生,您點的酒水已經全部上齊了,還需要我幫你叫其他服務嗎?」

一名穿着黑色制服短裙的年輕美麗服務員走到桌子旁邊問道。

「不用了,謝謝你。」江承淡淡的回答,聲音帶着濃重的鼻音。

「好的,如果有什麼事情請隨時找我,或者叫我。」服務員微笑着離去。

過了一會,一個穿着旗袍、打扮妖嬈性感的年輕女子走到他桌邊,臉上帶着職業化的微笑,用一種近乎誘惑的口吻問道。

「先生,需要陪聊嗎?」

江承抬起頭,看向她,眼神迷茫又獃滯,彷彿失去焦距。

他盯着面前的女子,嘴唇張合:「陪聊……陪聊?」

「是的先生,你想聊什麼樣的?我們這裡可以滿足您所有的需求哦。」女子媚笑着,胸前的波濤洶湧更加高聳。

江承突然笑了,伸手摸向她的腰肢:「是嗎?那你脫衣服吧!」

女子愣住了,「脫衣服?」

她還從來沒遇到這種客人呢!

「先生,請您別開玩笑……」她趕緊往後退了一步,臉頰紅彤彤的。

「你剛才不是說什麼樣都可以嗎?」

「我們是按照規矩辦事的,我們……」

「你們這樣做難道不怕被抓?」

「當然不會啦!」她捂住嘴巴,咯咯的笑了起來,「我們可是專門干這個行業的……」

「原來如此……怪不得,可是我沒錢。」

「客人說笑了,您氣質非凡,怎麼可能沒錢呢?」

江承直接將錢夾子丟給女子,裏面僅有幾百塊錢。

「操,浪費老娘表情,原來是窮鬼一個,虧你還穿得人模狗樣!」

女子走後,江承又喝了幾杯酒,感覺有些難受,眼角都掛了幾顆晶瑩剔透的淚珠,他緩緩站了起來,腳步踉蹌着朝洗手間走去。

洗手間內,江承靠着牆壁靜靜的坐着,他的心臟像是刀絞般痛苦,眼淚流淌到臉龐,沿着輪廓滑落至鎖骨,滴落在潔白的瓷磚上。

「林佳欣,為什麼……?」

江承被人給打了,因為他沒錢結賬,在他快昏過去的時候好像聽到了一個女人阻止救了他,隨後他就被丟棄在酒吧門口的小巷子里,無人問津。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瘦弱的身影踉踉蹌蹌地扶起了他。

江承做了一個夢,他掐着林佳欣的脖子問為什麼?自己明明那麼憐惜她,尊重她,不是說好要把第一次留在新婚之夜嗎?為什麼要這樣對他?

他越想越生氣,說話越來越過分,你是有多**?連那種老男人都不放過?

你不是**嗎?我滿足你……

江承猛地睜開雙眼,這是在酒店嗎?

自己居然光溜溜的,一絲不掛!

床單上的一抹鮮紅格外刺目。

他的腦海里浮現出昨晚的畫面,那些令人羞恥的話語,還有那絕望的目光……

難道昨晚不是夢?真的是佳欣?

不對,怎麼可能是她,江承看着床單上沾染的血跡自嘲一笑。

完了,該不會是昨天遇到哪個好心人好心把我送到酒店,卻被我當成林佳欣報復了吧?

怪不得反抗那麼激烈!

江承無奈的拍了拍額頭,前往酒店想要查看一下監控,卻被告知監控已壞,然後因為昨晚江承他們來的太晚,所以也沒什麼人看見,所以江承沒有找到任何關於女子的線索。

江承糾結了一下,他也不知道自己這到底算不算強?要不要投案自首。

算了,先回家再說吧!

剛到小區樓下,只見一群黃毛聚集在一起不知道說些什麼,看見江承,為首的黃毛眼前一亮。

「你就是江承吧?」

江承一愣,這些人他並不認識,他住的房子是城中村的老小區,並沒有保安。

「你們是?」

為首的黃毛名叫周濤,他身上穿着黑色t恤,手臂上紋滿了刺青。

周濤打量着眼前這個看似普通卻又十足英俊的男人。

這男人長得真不錯啊,只可惜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周濤笑眯眯的看着江承,用那種好像貓戲老鼠一般的目光:「拿人錢財,替人消災,要怪只能怪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江承皺起眉頭,這時候旁邊另外幾個混混走到了他跟前,周濤手裡拿着一根棒球棍,狠狠敲擊了一下水泥牆壁。

咚——

水泥牆壁被砸出了凹痕。

「兄弟,乖乖配合哥兒幾個,讓哥幾個打一頓就行了,放心吧,我們不殺你。」

從周濤說出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的時候江承就猜到了,八成是那天出現在林佳欣房裡的中年男人,那天被自己嚇尿了,現在來報復來了。

江承嘴角掛起一絲弧度,我還沒找你算賬,你就來了,既然如此,就先收點利息練練手吧。

很少有人知道,江承其實是一個跆拳道黑帶的高手,昨晚被人打,一方面是因為他喝醉了,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他不想還手。

周濤嘴角掛着猙獰的笑意,伸手抓向了江承的衣領:「否則,哥幾個可是會殺人的。」

但還沒等周濤靠近江承,他的腦門便挨了重重一拳,整個人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你敢打……」

啪嗒——

一聲脆響,周濤話沒說完,便聽到了自己左耳處傳來骨折的聲音,緊接着劇痛襲來,他捂着左耳哀嚎了起來。

「你他媽竟敢……」

「你他娘的找死。」

其他的混混見狀立即沖了過來,揮舞着手中的木棍,朝着江承的胸腹之間狠狠地招呼了過去,一副恨不得活剮了他的模樣。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