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帝少嬌寵:誘惑懷中小乖,真甜!)尤歌鳳辭夜_帝少嬌寵:誘惑懷中小乖,真甜!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帝少嬌寵:誘惑懷中小乖,真甜!)尤歌鳳辭夜_帝少嬌寵:誘惑懷中小乖,真甜!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16 09:10 作者:一口酸櫻桃

章節介紹

【軟萌嬌氣美艷小饕餮x偏執病嬌戀愛腦帝少】 高嶺之花的帝少權勢滔天,一手掌握幽都的經濟脈絡,可沒想到這般高傲清冷的人物對一隻嗷嗷待脯的小貓咪愛不釋手 自從尤歌出現,天天抱在懷中擼背,時不時把頭埋進尤歌軟乎乎的肚裏上,猛的吸一大口 尤歌嫌棄的用粉嫩的爪子抵着鳳辭…

在線試讀

天上掉下來個「林妹妹」

精彩節選

浴室中煙霧繚繞,上半身白皙的皮膚暴露出來,花灑均勻的降下溫水,順着幹練的腹肌流下。

一隻修長寬大的手關了開關,裹着浴袍走向鏡子前,額間的碎發滴着水。

剛準備抬手擦拭時,房屋破了一個洞,一個小巧的生物掉落在鳳辭夜的頭上。

還有些灰塵落在了剛洗完澡的身上和臉上。

鳳辭夜黑着臉抓住頭上的小生物,毛絨絨的觸感在手掌中,對上了那雙水盈盈的貓眸。

恨不得掐死她的手鬆了下來。

尤歌小聲的叫了聲,嗲嗲的貓叫聲攜帶絲絲膽怯和心虛。

「你怎麼掉下來的?」

鳳辭夜不緊不慢的撇去肩上的灰塵,看着手上如自己巴掌大的幼貓,髒兮兮的模樣看不出毛髮顏色。

而變成小貓的尤歌瞪大自己圓滾滾的大眼睛,面前的男人灰頭土臉,有點丑,不確定再看看。

尤歌晃晃自己的身體,想要掙脫掉鳳辭夜的控制,卻沒想到這狗男人直接揪住她的後頸。

貓的神經在向大腦釋放出信號:被拎起來,是媽媽在移動我……

尤歌趕緊揮揮自己的小腦袋瓜,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前爪扒拉在手指上,張開自己的嘴巴,一咬。

幼貓的牙齒還沒長成,對於人類的肌膚層次完全咬不出血,只有兩個紅點點。

寬敞的房間樣樣具備,鳳辭夜坐在定製羊皮沙發上,把小奶貓放下,幼貓走路的步伐一顛一歪的。

搞笑的模樣引的鳳辭夜嘴角上揚,手部一用力,小奶貓身體不穩,直直的倒在了軟軟的沙發上。

鳳辭夜指尖摩擦在尤歌的背部,淡淡的叫了一聲:「鳳離。」

放棄抵抗的尤歌舒服的哼唧,耳朵抖擻下,鳳梨?

好土的名字。

一個穿着黑衣的清秀男人從門外進來,看見尤歌的一瞬間愣住,轉眼看見臉上帶灰的鳳辭夜。

忍住,不能笑。

多嘴的提醒道:「帝少,你臉上……」

鳳辭夜想到自己被這小貓搞的髒兮兮的,起身:「你找人買點關於貓的東西,順便給她洗個澡。」

頭也不回的往浴室里走,鳳離上前抱起小貓,還是第一次接觸這種軟體生物。

冷淡的鳳辭夜抱着個貓聲軟嗲的幼崽,想想都毀人設。

等鳳辭夜洗完澡出來的時候,白凈穿着粉色小衣服的貓咪卧在沙發上,邊上還有不知道誰放的大顆草莓。

尤歌洗澡前聞到水果的香氣,邁着小步伐走向桌前,但是小小的貓完全夠不到餐桌上的草莓。

被抱起來去洗澡,慘叫聲加上可憐巴巴的眸子,只好端着少許的草莓去浴室。

貓咪能吃少量的草莓。

眼巴巴的模樣,女僕一心軟,導致一邊有人洗澡,一邊有人喂着吃草莓,那小日子過的和君王一樣。

女僕注意到小奶貓的性別,吹乾穿上粉色好看的衣服。

屬於貓奴的心看見尤歌的那刻喜歡上了,不過是帝少的寵物,她可不敢妄想。

房間內,尤歌瞅見鳳辭夜俊美的五官,身材挺拔頎長,在橘色的光線下,散着朦朧的光暈,籠罩在男人的身軀上,有了幾分神聖的味道。

尤歌收回幾分鐘前的話,這狗男人,有那幾分姿色。

爪子勾起草莓放在嘴邊,小口小口的品嘗,這個男人家世肯定好,她看見了好幾個屬於前朝的物品,再加上家裡那麼多僕人。

尤歌立馬選中他,心裏默念:賜你御前僕人,這是多麼高的榮譽。

一束亮光飛進鳳辭夜的身體里,鳳辭夜眯了眯眼睛,如果他沒看錯,剛剛有個東西進他身體里了。

還是這個貓咪傳來的。

其實尤歌本身是個饕餮,雖然貪吃,但也能送來祝福,比如財源廣進,驅邪求福。

為了適應新世界,她被壓制變成了一隻嬌弱的小貓。

越想越氣,沒發現草莓汁滴在了沙發上,眼尖的鳳辭夜放下手上的工作,拎起小貓放在手掌上。

「看看你吃的到處都是。」

明明只有一小處,卻被鳳辭夜說的有多嚴重一樣。

尤歌左耳進右耳出,全當沒聽見。

她的御前僕人,本職就應該打掃這些小衛生,要不然恃嬌而寵,她也不慣着。

鳳辭夜圓滑的指尖戳了戳裝死的尤歌,尤歌見躲不過,整個身體癱軟,水靈靈的眼睛滿是無辜和柔弱。

要是人形,肯定是個現代「林妹妹」。

鳳辭夜腦海里補腦出尤歌的模樣,一絲朦朧紅衣的背影,耳邊傳來輕盈綿軟的笑聲,那聲「阿夜」使得他心思魂牽夢繞。

尤歌瞧男人失神,不滿意的用爪子拍打了幾下,再摸摸自己的肚子。

提醒鳳辭夜自己小肚子都要餓扁了。

鳳辭夜神色柔和,難怪那麼多人喜歡養貓,鳳辭夜藏在深處的貓奴被尤歌激發出來,那麼小,那麼軟。

餐桌是簡約的設計理念,還有隱藏的精緻做工,僕人一盤又一盤的上菜,尤歌口水沾**嘴邊的白毛。

誰想她的飯是面前的貓臉,單一的褐色,散發著微微的魚腥味。

尤歌用前臂一推,熟悉身體的走路,優雅的貓步走到一道糖醋肉面前,抬起爪子下手,一根筷子打了下去,疼的尤歌收回了手。

不滿的瞥着換好筷子,香香吃着碗里里飯菜的鳳辭夜,好像透過眼睛讀懂了尤歌的意思。

「不可以,吃了活不久。」

乾脆利落,不愧是狗男人。

尤歌不屑的喵嗚道,她可是饕餮,大胃王的存在,當年天庭蟠桃園可是被她吃的一個不剩,結果被一位上神教訓了。

尤歌再次下爪勾起糖醋肉,這次鳳辭夜沒阻攔,直到吃了幾口,把爪子弄的黏糊糊的尤歌停下,鳳辭夜有所動作。

撈住尤歌幼小的貓身,用濕巾一點點擦乾淨,讓僕人拿了雙乾淨的筷子,夾起那盤的糖醋肉,一點點的喂進尤歌的嘴裏。

尤歌讚許的看了眼,繼續埋頭苦吃,餐桌上的菜逐漸消失,可尤歌的肚子不見鼓,反而越吃越帶勁。

一着急,牙齒咬在了鋼鐵的餐具上,疼痛間,尤歌貓眸水霧一層,仰頭張着小嘴,一顆小白牙掉落在餐桌上。

尤歌疼的屁股一坐,隨時要昏厥的狀態。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