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系統是頭驢,卻說自己是獨角獸?)楊厲年師妃妃_《系統是頭驢,卻說自己是獨角獸?》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系統是頭驢,卻說自己是獨角獸?)楊厲年師妃妃_《系統是頭驢,卻說自己是獨角獸?》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16 09:12 作者:給你狠一個

章節介紹

【不太正經的驚悚】【沙雕爆笑】【沒用的系統】 一頭喜歡裝成獨角獸的黑驢變成了楊歷年的系統,碎嘴、好色、小人、被害妄想症、強迫症、都被這貨佔全 可宿主卻偏偏需要被打才能升級,可遇見個被害妄想症的系統,想被揍一頓都難 當死亡不再令人恐懼,當挨揍變成一種奢求時,你才…

在線試讀

第2章 那一抹粉紅

冷不丁的一嗓子,可着實將楊歷年嚇了一跳,他警惕的看着四周,試圖尋找到可疑的身影。

這是西區老城后街的一條小路,路上行人不多,看起來十分熟悉,自己曾經來過這裡,記得有次送貨時,這條街上還有一個自助盒飯味道特別好,老闆也很好,自己吃了兩大碗米飯老闆都沒說什麼,臨走時候還抓了一把糖果。

不過,這片老城區不是被拆了么?而且新房都已經蓋好了,怎麼又出來了?

「是誰?誰在裝神弄鬼,我可告訴你啊,當年老子可是拳打南山敬老院,腳踩北海幼兒園的頂級拳手。」

一陣冷風襲過,楊歷年只覺得肚子一痛,彷彿被踢了一腳,隨即捂着肚子哀嚎起來。

腦海中的戲謔聲音再次響起:

「都他么告訴你是系統了,你怎麼就這麼墨跡,非要問你是誰?」

碎碎念的聲音覺得還不解氣,絲毫不顧地上痛苦的楊歷年。

「現在還問不?」

楊歷年緩了好一會,這才從地上爬起,他這個人就是順毛驢,你要是好好說話,他就什麼毛病沒有,要是你非要和他硬幹,那麼這梁子就算是結下了。

「系統怎麼的?系統你很牛X嗎?你不讓我問你是誰,老子就偏問,你是誰?你是誰?你是誰?」

「嘭嘭嘭嘭!」

前胸後背再次被擊中,楊歷年吃痛,再次倒在地上。

那聲音依舊罵罵咧咧不肯停:「還問不?還問不?」

「老子就問!」

「你是誰?你是誰?」

半個小時後,破舊電瓶車被扔在一旁,楊歷年趴在地上,渾身青紫,沒有一處好地方。

「你是真犟啊,老子服務過這麼多宿主,就沒見過你這麼犟的,你比驢還犟啊!」

楊歷年大口大口喘息,再次爬起,不知道為什麼,剛才被揍一頓後,雖然身體疼了一會兒,但隨後就被一陣熱流穿過,不僅不疼,反而還很舒服。

「你他么的是誰?」楊歷年再次咬着後槽牙問道。

系統終於服了,無力的道:「我是誰?我他么是你的報應!你的報應就是我!」

一道黑影漸漸從空氣中浮現,那張標誌性的白毛嘴和白眼圈,以及頭頂黑色的尖角,可不就是之前的獨角驢么。

看到黑驢出現,楊歷年咧嘴笑了,笑的是那麼燦爛,他早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自己莫名其妙的得到了小說中的系統,不過這個系統有點皮,得**一番。

「呸!老子知道你是系統,以後少在老子面前稱老子,老子再讓你在老子面前稱老子,老子就墨跡死你。」

黑驢被楊歷年完全繞暈,一時間思維竟然真的沒轉過來,當他完全捋順後,發現楊歷年正虎視眈眈的看着自己。

黑驢下意識後退半步,滿臉警惕的道:「你想要幹嘛?我跟你說襖,我可是正經人家的驢,你別想一些有的沒的。」

楊歷年被黑驢的樣子逗樂了,我還是正經人家的孩子呢。

「系統是吧,行,你給我發佈任務吧,是簽到還是任務升級,明天你給我個預言能力當做新手大禮包,然後我去買**,中獎我請你吃驢肉火燒,怎麼樣?」

黑驢的一張驢臉一陣青一陣紫,他覺得楊歷年在侮辱他,但他沒有證據。

隨即他冷笑一聲:「任務?哼哼,請我吃驢肉火燒,還想要任務?做夢去吧。」

扔下這句話,黑驢再次消失,楊歷年四下找了好一會也沒找到,就在這時,一陣手機鈴聲響起。

在身上摸索了一會兒後,這才在衣服里懷兜裏面發現一部老舊的手機。

當看到這部手機後,楊歷年瞬間不淡定了,這部手機他太熟悉了,之前跟自己征戰好幾年,掉水裡都沒事的山寨機,當初不是丟了么?怎麼又回來了。

雖然心存疑惑,但楊歷年還是接通了手機,剛摁下接聽鍵,便聽到電話那邊傳出憤怒的咆哮,險些將他耳朵震聾。

「我說你這跑腿的,送束玫瑰這麼慢嗎?從花店出來都快兩個小時了,你就是走也該走到了吧,你信不信我給你差評!」

「這個……剛才有些堵車,馬上就到。」

「你放屁!電動車也會堵車么?我告訴你,今天是情人節,你要是耽誤了我正事,我絕對不會輕饒你。」

掛斷了,電話,楊歷年陷入了沉思。

一層層記憶在腦海中抽出,這個男人的聲音他聽過,這件事一直被他壓在心底,因為這是他這麼多年以來,唯一遲到的一次。

「這是執念的世界,小子,你運氣不錯!」

黑驢的聲音再次在腦海中響起。

楊歷年來了精神,怎麼把它忘了,當即垂手頓足道:「執念的世界是什麼意思?」

「哈哈哈哈…小子,這回知道求我了?不是要請我吃驢肉火燒的時候了?自己探索吧你,給你個忠告,就算新手大禮包了。」

黑驢得意的笑聲十分刺耳。

「任務完不成,你會遇見…」隨後聲音戛然而止,彷彿剛才就是幻覺一般,只不過隱隱約約好像聽到一些奇怪的驢叫聲。

遇見什麼?

??

故意的!這貨絕對就是故意的!

楊歷年又喚了好幾聲,但都沒人答應,他平生最討厭兩種人,其中第一種人就是說話說一半的人,而另一種就是不讓他說話說一半的人。

死驢,去死吧!

騎着心愛的小電動,破舊的電動車把手已經被磨的鋥亮,楊歷年再次上路,嘴裏不停的嘟囔。

恆辰商場位於市東區的一處中高檔商圈內,四周店鋪上擺放着琳琅滿目的商品,這裡的裝修在當時也算非常的時尚,非常吸引年輕人的光顧。

楊歷年此時站在一家名為「衣點點」的服裝店門口,店鋪里裝修透着一股可愛風,粉紅色的牆壁和鏡面照得屋子裡格外寬敞明亮,貨架上擺放着一排排時尚可愛風的服飾,不過屋子裡卻十分冷清,並沒有人。

這裡說的沒有人是屋子裡一個人都沒有,就連老闆也不在。

楊歷年停好車,抱着一大捆玫瑰站在門口四處觀望。

「有人嗎?」

無人回應,大門敞開,楊歷年直接邁步走了進去。

屋子裡一個人影也沒有,再次嘗試喚了幾聲,依舊沒人回應。

「應該去衛生間了吧。」

黑驢的聲音自腦海中響起。

對於黑驢突兀的聲音楊歷年雖然有心理準備,但冷不丁一嗓子還是讓他心底一突。

「你說話之前能不能有個提示,會嚇死人的!」

楊歷年不滿道。

「你去衛生間喊一聲,不行就把東西放在門口。」黑驢建議道。

楊歷年心想也是,這裡的老闆不可能將店扔下離開,唯一能去的也只能是衛生間。

邁步來到裡屋衛生間,他發現衛生間的門並沒有關。

「有人在嗎?」

楊歷年一邊走一邊喊道,走進衛生間的大門裏面還有兩個格子的衛生間小門,一個門沒鎖,另一個被鎖死。

看到有人,他心底也鬆了口氣。

「跑腿送件的,一會兒麻煩你出來簽收下。」

他抱着玫瑰花準備退出外面等,忽然黑驢的聲音再次傳出,語氣十分急迫。

「不好!她在衛生間里出事了,趕緊救人!」

出事了?

人命關天,楊歷年毫不猶豫拉動緊鎖的衛生間門把手,用力一扯,並不牢固的衛生間門直接被拉開。

一抹粉色刺激着他的眼球。

隱隱約約黑驢的聲音自腦海中響起。

「這牆真**啊……」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