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周生如故改寫之一念一生》辰時夫婦風譽夫婦_(周生如故改寫之一念一生)完整版閱讀

《周生如故改寫之一念一生》辰時夫婦風譽夫婦_(周生如故改寫之一念一生)完整版閱讀

2022-09-16 09:12 作者:宏曉譽

章節介紹

改寫周生如故,不拆CP,非重生,圓憾,卻也有意難平有原創人物,如果時宜從小有個師姐陪伴她長大,然後又廢了婚約,順利到西州和周生辰在一起,會不會幸福一輩子

在線試讀

第3章《歸/離》

直到出來中州皇宮大殿,周生辰還捧着聖旨沒反應過來,他都忘記自己上殿是幹什麼了。

反觀自己身邊的如清,如清剛剛在大殿上開啟了口若懸河,舌戰群儒的架勢,愣是逼的讓漼廣戴上了忠君不二的帽子,迫他讓如清去漼府小住半月陪着自己的小外甥女和兒子,待到年歲成熟,就送到西州學藝。與南辰王府緊緊地綁定在一起,令他不許潑南辰王府髒水。

還不負眾望地為王軍討來了犒賞三軍的聖旨,從此以後,王軍立功不用藏着掖着了,可以光明正大地支棱起來了。師父也得到了應有的尊重和尊榮。

最重要的是,西州安全了,師父安全了。他們可以回家了。

宏曉譽看着明顯缺了半個魄的師父和身邊興高采烈的小十完全是兩個畫風。直到如清將師父手裡的聖旨搶過來給她看的時候,馳騁數年的大師姐竟也紅了眼眶。「師父,這是真的嗎?」

周生辰一臉酸楚地點了點頭,難怪謝崇讓他帶着如清。她懂他的,卻能做到他做不到的事情,今日若無阿清,局面怕是失控。得到了肯定答案的宏曉譽從未落過淚,今日竟也和小女子一樣與師妹哭了半天。

不日。

「什麼,你要去哪兒?你再說一遍。」宏曉譽問道。

「漼府,小十奉陛下之令,要去壽陽一趟,其實,也是受師父之託。」如清一五一十地將事情原委告訴了師姐。

「可如今,小十你得罪了那漼廣,只怕你在漼府的日子不好過,師姐擔心你啊。」宏曉譽眉頭一皺,就代表她很擔心。

「師姐,你不用怕。小十從小是你帶出來的,絕不會給你和咱們王軍丟人。」如清一邊說著,一邊膩在師姐的懷裡。

「好啦,師姐不怕,只是萬事小心。」曉譽看到如清的面容,說不擔心是假的,其實還是擔心。次日

「到了漼府以後,不要動不動就耍小孩子脾氣,記住,你是王軍的十將軍。不可莽撞行事!」周生辰幾乎要把嘴皮子說爛了,直到如清點了好幾個頭才放心。

「小十,你是我親手帶出來的,可不許丟人!」宏曉譽拍了拍肩膀,「師姐等你回來。」

如清看了看師父,又看了看師姐。叩下來,行了個禮,「小十定不負師父,師姐所望。護漼氏兄妹周全。」

周生辰將她扶了起來,「保重!師父等你回來!」

如清擦了擦淚,又看了看謝崇身邊的謝辰。

「阿姐!保重!」謝辰摸索着去找她的手。

「阿弟,阿姐不在。多陪陪義父他老人家。」要是說除了和宏曉譽感情深,大概也就只有這個雙目失明的弟弟了。

「阿姐放心。」謝辰點了點頭。

如清看了看王府,又看了看其他人。翻身上馬,策馬而去。

望着小十的背影,曉譽和謝崇還有周生辰這才發現,謝辰在一旁席地而坐。擺弄着龜甲和銅板,嘴角上揚。

「怎麼了,有什麼好笑的。卦象如何?」

「阿姐這次去壽陽,雖然有豺狼虎豹。但必逢凶化吉,因為………」謝辰頓了頓。

「她們可是彼此的救贖啊!」可是這句話,他萬萬不可能說出口。

壽陽漼府

「姑娘何人?」門將問道。

「南辰王府十將軍,如清。速去稟報。」如清翻身下馬,回道。

漼府正廳。

「三娘文君攜妹文姬和女兒並侄子,見過十將軍!」漼三娘行禮道,其餘三人也依次行禮。「伯母客氣了,應是阿清向伯母行禮。」如清客客氣氣地行禮道。

「將軍是客人,我們應該招待將軍才是。」漼三娘慈眉善目,讓如清頗有好感,只是那個漼四娘,雖然很好,但是卻一臉嚴肅。

「這是我的女兒,時宜。這孩子也是可憐,自幼時,她阿爹離去,就再也說不出話了。」漼三娘握了握時宜的小手,又將身邊那個眉清目秀的將軍引見

「這是三郎,名喚漼風,一心想要追隨王軍,不知將軍可否引薦?」

「師父說過,他不怕兵多,只怕無人蔘軍。這一段時間,阿清奉師父之命,在尊府叨擾一段時間,希望三娘子不要介意。」

「無妨。」漼三娘笑道。

「若三娘子不介意,大可喚在下阿清。將軍來將軍去的彆扭。」如清說道。

「若阿清不介意,也可喚我一聲伯母,可好?」她自是不介意。

剛要出正廳的門,如清被一個溫暖的小手拉住了。

「嗯?妹妹找我何事?」如清看到這個女孩子的第一眼就喜歡上了她,可可愛愛的,像師姐從小給她買的娃娃一樣。

「姐姐會走嗎?」時宜比划了一下。

如清笑了笑,「妹妹放心,姐姐不會走。姐姐是要看看屋子,看看妹妹從小待過的地方。

畢竟要陪着她長大不是嗎?

「那,時宜帶姐姐去。不用阿娘了。」時宜沖母親,姨母還有哥哥比劃道。

許是太投緣,又或許是太親厚,這姐妹倆的手就一直沒撒過。

「姑母覺得,此女如何?」望着她們離去的背影,漼風問了問盯着她們許久的漼文君。

「此女氣度不凡,將來必定比小南辰王更要名滿天下。」

只是,後來的事情,是所有人都料不準的。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