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沈依依慕澈(小神醫與宮廷小侍衛)全章節在線閱讀_《小神醫與宮廷小侍衛》全本閱讀

沈依依慕澈(小神醫與宮廷小侍衛)全章節在線閱讀_《小神醫與宮廷小侍衛》全本閱讀

2022-09-16 09:13 作者:沐楊楊

章節介紹

沈依依的青梅竹馬祝鴻枝被人綁架撕票,她毅然決然嫁入祝家,與他的衣冠拜堂成親,她伺候公婆,精心扶持祝家,讓祝家由一個小商戶變成汴京富戶誰知三年後假死的祝鴻枝歸來,將她和親人置於死地,還在籌謀一個莫大的陰謀一睜眼,慘死的沈依依重生回到及笄的前幾天,這是老天爺派她回…

在線試讀

第004章 長樂郡主的敵意

這些年,每回見到祝鴻枝端的玉樹臨風,依依被他迷的七葷八素,他的心就在滴血。

他不是沒提點過銘瑾,但這小子就是不開竅,除了玩泥巴就是打鳥,風花雪月一竅不通。

有時候還開玩笑喊祝鴻枝姐夫,讓寧墨玄氣不打一處來。

還好依依迷途知返,看清了祝鴻枝的為人。

只要依依不同意,這婚事就不作數。

寧墨玄繼續敲打着桌子質問二人。

「說是指腹為婚,有媒妁之言嗎?」

沈修遠:「沒有。」

「有婚約嗎,有信物嗎?」

「沒有。」

「這些年,沈家可有表態?」

「都沒有。」

寧墨玄說:「多虧你們口口聲聲說把依依當做掌上明珠,祝家根本就不願意接納她,你覺得她嫁過去,婆家會善待她?」

沈修遠終於悶過來一點彎。

沈家,的確沒再提起過定親的事。

依依和祝鴻枝兩小無猜,打小就在一起玩,大夥都默認倆孩子將來會走到一起罷了。

他和寧墨玄、祝仰中是多年的朋友,寧墨玄他是再了解不過,可是對於祝仰中,他有點琢磨不透。

這人城府比較深。

沈修遠不是沒覺得遺憾過,都是朋友,他更親近寧墨玄,兩個人是無話不談,臭味相投,他更願意和寧墨玄做親家。

可是銘瑾比依依小了足足三歲,都是女子嫁年長丈夫,哪有嫁給比自己年紀小那麼多的男子的。

何況銘瑾和啟瑜同歲,依依一直拿他當弟弟看。

所以依依是不可能給寧墨玄當兒媳婦的。

沈修遠心裏七上八下,寧墨玄也不閑着,眼看着老友有了動搖的心思,就趁熱打鐵,把依依說給他的那些添油加醋說給沈修遠聽。

「連依依都知道祝仰中有外室,這人名聲得有多壞,你怎麼敢把依依嫁到這種門風不正的家庭里去。」

「納妾,不是不可以,他為何不敢把人領回家而是養在了外頭?那個女人是青樓出身,祝仰中逛窯子結識的,不知怎麼的就有了感情,陳氏娘家是清白世家,自是不肯與賣身女子同處一個屋檐下,祝仰中沒辦法才在外頭養的。」

「話說耳濡目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怎麼就能確定祝鴻枝沒受他老子影響。」

「快別說了。」許淑娘捂住胸口,她是真的心口痛。

她捧在手心的女兒,將來肯定要尋個好去處,不止父輩要作風正派,連祖宗八輩她都該打聽清楚了。

可這一回,他們怎麼就如此糊塗呢。

就因為依依喜歡祝鴻枝,他們只在意女兒的喜好,就聽之任之。

就因為祝鴻枝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長大,他們覺得這孩子還行,可人心隔肚皮,知人知面不知心呢?

他們還糊塗到拜託寧墨玄寫好婚書送去祝家,邀請祝仰中和陳氏來觀禮,趁機把婚事公布了。

雖然,送婚書是依依的主意。

她說祝鴻枝答應她會趕回來參加她的及笄禮。

還說在及笄當天定下婚事,給祝鴻枝一個驚喜。

話說女孩子的心思真是多變,祝鴻枝才走了兩個來月,依依就變心了。

咳咳,不是依依變心,是祝鴻枝壓根就配不上她。

還好婚書沒送出去,這些年,祝家沒提過婚事,他們也沒提過。

依依及笄這天,他們依舊會邀請祝仰中夫婦來觀禮,至於依依和祝鴻枝的事,別說沒人提,就算有人說起,他們也會裝傻充愣,什麼婚,什麼親,沒影的事。

總之一句話,只要依依不願意,他們才不管那麼多。

雙方敲定,寧墨玄謝絕了老友留他用飯的好意,他得趕緊回去,兒媳婦還在家裡呢。

等回到書院,孔芸已經布好飯菜,一家子團團坐,就等他了。

寧墨玄掃視了一圈。

飯菜還算豐盛,媳婦很重視依依,他很滿意。

再就是坐的位置。

最上首靠左的位子是他的,旁邊坐着孔芸。

左邊一排坐着依依和半夏。右邊三個不成器的兒子一字排開。

寧墨玄一指銘瑾:「你和半夏換個位子坐。」

銘瑾不解:「我一直坐這兒的呀。」

寧墨玄一巴掌呼銘瑾後腦勺上:「半夏是客,你能讓人家坐在最邊上。」

位子換好了,銘瑾挨着依依坐,寧墨玄很是滿意。

席間,一家子有說有笑,其樂融融,寧墨玄目睹銘瑾給依依夾了兩次菜,依依也挑銘瑾愛吃的菜給他夾了兩筷子,讓寧墨玄很是欣慰。

其實就是飯菜離的遠,他倆夠不着,才互相給夾菜的。

可寧墨玄不這麼想,他就是堅信這是依依和銘瑾在培養感情。

飯畢,孔芸去洗碗,依依站起來就要幫忙,讓老兩口拚命攔住了。

最後是半夏幫忙收拾,銘瑋、銘芷讓寧墨玄趕着去做功課,而他自己則借口書院有事,把小徒弟和大兒子單獨留在了室內。

走出門來,寧墨玄更是感動不已,這是他期待多久的場景呀,依依和銘瑾,金童玉女,互相看着看着就起了情愫。

他忍不住想看一眼屋內溫馨的場景。

一回頭,卻發現銘瑾後腳跟出來了。

「你幹什麼去。」

「我剛逮的黃鸝,還沒編籠子呢。」

寧墨玄來了氣:「鳥重要還是陪依依重要。」

「什麼都沒有我的鳥重要。」

寧墨玄眼珠子轉了轉:「依依也喜歡鳥,你把鳥送給她。」

銘瑾一梗脖子:「我的鳥,誰也不給。」

氣的寧墨玄都想把他夾兩腿中間的鳥沒收了。

這麼愚鈍,白瞎老子給你的鳥。

晚上,孔芸給寧墨玄揉捏着太陽穴,溫柔地說:「畢竟銘瑾才十二歲,一個孩子家懂什麼,這事,要等他開竅了才行。」

寧墨玄說:「就怕依依不能等,她都及笄了,等過了觀禮,媒人就會上門。」

孔芸笑道:「相公多慮了,依依才十五歲,她爹娘寶貝的緊,才不舍的這麼早讓她出嫁,三年五載還是能等的。」

這倒是,別說沈修遠了,連他都不舍的讓依依嫁出去,當然,嫁給銘瑾那就別當另論了。

「所以再等上三年,等銘瑾十五歲,總該懂得男女之事了吧。」

孔芸:「那是自然,他又沒機會接觸別的女孩子,等到情竇初開,心儀的只能是依依。」

寧墨玄那顆急躁的心總算平靜了些。

次日一早,沈依依就告別了師父師娘,回家去了。

因為她後日就要舉辦及笄禮,家裡還有很多事要準備,寧墨玄夫婦就沒留她。

回到沈府,全府上下都知道姑娘不要嫁給祝鴻枝的事兒了。

大家都心有默契地沒有提祝家。

至於別人會提起……

不管是沈父沈母還是下人,都知道該怎麼回答。

「什麼婚事,不存在的。」

「一起長大的人多了去了,難不成都要男婚女嫁。」

「指腹為婚?不過是一句玩笑話,我們都沒當真你還當真了。」

「還提,想詆毀我們依依,我撕爛你的嘴。」

總之,祝鴻枝這個人,大家都把他當空氣。

沈依依吩咐去買的葯,家丁都給買齊了,一早送到挽月居來。紙包的藥材,一捆捆的包紮好,整齊地碼在桌子上。

沈依依親自動手,半夏又叫來幾個丫鬟幫忙,幾個人忙活了一整天,總算把藥材製成了藥丸。

藥丸一共分兩種,分別裝在兩隻不同的瓷瓶里。沈依依把它們交給半夏保管,並囑咐一定看管好。

半夏鄭重應了。

「別家姑娘快到及笄的時候都在忙着試衣裳,試珠釵,咱們姑娘倒好,一整天都在捯飭藥丸子。」萱兒拿着一疊衣裳過來,語氣頗為無奈。

別的丫鬟見狀都識趣地告退。

半夏趕緊去幫姑娘凈手,好試衣裳。

半夏和萱兒都是沈依依的貼身丫鬟,這倆丫鬟都是陪沈依依一同長大的,對她忠心耿耿,且都心細如髮,也有不同的地方,半夏性子爽朗,身子骨比較壯實,沈依依出門喜歡帶着她,萱兒性格沉穩內斂,管家的事就交給萱兒打理。

「這雲起坊的手藝就是好。」當沈依依將衣裳換上,萱兒滿意地稱讚。

綉着合歡水紋的月白色裙衫,映襯的沈依依皮膚更加細膩白皙,楚楚動人。

「我記得還定做了一身綉牡丹的大紅石榴裙。」沈依依說。

「還有一些花樣沒綉完,綉工說傍晚就能送過來。」萱兒說。

因為姑娘喜歡素色淡雅,所以她專門叮囑綉娘這件月白色的裙裝趕工快一些。

「直接送來挽月居,我明天穿。」

萱兒很是不解,說:「明天可是長樂郡主的及笄禮,姑娘受邀去做客,穿大紅色……會不會讓人誤會。」

誤會沈依依故意要搶長樂郡主的風頭。

其實沈依依不管穿什麼樣的衣裳,都無人能蓋過她的風華絕代,只是明日,長樂郡主指定要穿紅色的,姑娘也穿紅色,必定會惹來她的不喜,本來,姑娘和郡主的關係就不怎麼融洽。

這要從她倆的生辰說起。長樂郡主和沈依依同歲,生辰只比她提前一天,因為兩人一般大,從小到大就經常被人拿來比較。

長樂是郡主,沈依依是商戶之女,兩人地位千差萬別,按理說是沒有可比性。

可除去身份地位,比較來比較去,長樂總是佔下風的那一個。

論模樣,沈依依甩她不止一條街。

論出身,她是甩沈依依幾條街,可沈依依的吃穿用度,居然不在她之下。

論學識,沈依依過目不忘,才十歲就博得京城第一才女的美名。她們同在儒智書院求學,老師們都喜歡沈依依,就連同窗,也都是喜歡沈依依的多。

尤其是祝鴻枝……

想到祝郎,長樂更是心痛。祝鴻枝與沈依依經常旁若無人地說笑,對她,從來就是熟視無睹。

她恨,恨不得讓沈依依永遠消失。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