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鼎羽祁胖子(尋幽探異實錄)全章節在線閱讀_《尋幽探異實錄》全本閱讀

鼎羽祁胖子(尋幽探異實錄)全章節在線閱讀_《尋幽探異實錄》全本閱讀

2022-09-16 09:14 作者:遍地煙頭

章節介紹

百萬粉絲的旅遊博主突然收到一個匿名快遞,打開後發現是失蹤的父親留給他的一個U盤,裏面只有一句話:「對不起,這個秘密只能留給你」 隨後開始踏上追尋父親的歷程,他發現: 原來,當年英法聯軍火燒皇家園林僅僅是為了得到了十二生肖銅首; 原來,當年八國聯軍進燕京真正的原…

在線試讀

第004章 離奇的失蹤

雖然直接見面和電話溝通的次數並不多,託了移動互聯網的福,鼎羽和鼎福山父子之間的互動一點也不少。

時不時地微信聊幾句,互相打屁嘲諷,鼎羽嘲笑老傢伙的攝影作品丑的沒邊,老傢伙鄙視鼎羽的視頻直播沒有文化底蘊瞎編亂造。

最近一次聯繫還是「父親節」給老傢伙發了個666大洋的紅包。

紅包?微信紅包?

對了,發個微信。

一骨碌爬起來,打開手機微信,列表劃拉了半天才找到老頭的微信。老傢伙的頭像是一座巍峨山崖,微信名字就一個字:「山」。打開聊天頁面給老頭髮了一句:

「老傢伙,在哪兒呢?你是不是又整蠱我?」

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一個紅色的感嘆號出現在剛剛發出的內容前面。

「我擦,這老東西居然拉黑我。」忿忿的把手機扔在床上,鼎羽嘴裏小聲嘀咕了一句。

老傢伙到底在哪裡?到底在做什麼?

這時候,本來壓抑在鼎羽心裏的隱隱不安,一下子徹底的蔓延開來。

顧不上吃午飯,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隨着聽筒內「嘟、嘟、嘟」的等待音,鼎羽的心跳也在加快。感覺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終於接通了,聽筒內傳來了一聲慵懶的聲音:

「喂,有話快說,有屁就放,有事起奏,無事退朝,別耽誤你皇阿瑪休息!」

聽見這一入耳就不由自主讓人冒火的聲音,鼎羽心裏的石頭總算落了地。

「祁胖子,這都過了午飯點兒了,你丫還在睡懶覺。」

「趕緊給爺起床,有正經事兒找你。」

電話那邊的人似乎清醒了不少,不再說混話,而是變成了調侃的語氣:

「喲,羽哥,今兒個是刮的什麼邪風,您這麼新鮮找我,有事兒您說話!」

鼎羽也顧不上跟對方貧嘴,開始正八經的說:

「別臭貧,說正事兒呢,你知道我家老頭跑哪兒去了嗎?」

「打電話不接,發微信被拉黑,是不是出什麼事兒了?」

對方估計聽到鼎羽的語氣不像是開玩笑,也正經了起來:

「有日子沒見山叔了,頭些日子聽山叔說要去採風。我最後一次見山叔應該是小一個月以前了。」

「你也別急,搞攝影的去的地方不是荒灘野地,就是荒郊野嶺,保不齊遇見沒信號啥的。」

「再說,山叔這些年動不動就東顛西跑的,哪次不都消失十天半個月的。過些日子沒準兒咔吧一下就又蹦出來了」

對方突然遲疑了一下,然後接著說:

「不對啊,你怎麼知道山叔聯繫不上了?平時個把月也不見你給山叔打一次電話。」

鼎羽深吸了一口氣,把開始是怎麼收到的快遞,打開快遞裏面的奇怪U盤和U盤裏面沒頭沒腦的那句話,還有自己的感覺,一口氣說給了對方聽。

對方聽完似乎也愣住了,聽筒那邊一下沒了聲音,只留下微弱的呼吸聲。

「喂,喂,胖子,你說句話。」鼎羽恨不得把手從話筒里伸過去煽他一巴掌。

「我聽着呢,聽你這麼一說,我怎麼心裏也有點別彆扭扭的感覺。」

「不行,我得趕緊聯繫一下我二叔問問情況,你等我消息。」話音沒落就掛斷了電話,祁胖子好像永遠是這麼火急火燎的性格。

說起這祁胖子,那就小孩沒娘說來話長了。

祁胖子,大名叫祁非,比鼎羽小三歲,小時候長得像根豆芽菜,後來隨着年齡增長,體格也朝着高大壯的方向發展,越長大越強壯,於是就得了個「祁胖子」的外號。其實他不是胖,而是壯。祁胖子和鼎羽兩個人個人從小就一起長大,絕對是穿一條褲子比親兄弟還親的發小兒。

二十多年前的那場意外事故,造就了一個半孤兒。

一個孤兒是祁胖子,父母都在那場意外中離世;半個孤兒是鼎羽,鼎羽的母親在那場意外中去世。鼎羽的父親鼎福山和祁非的二叔祁連海兩個人,一起帶着鼎羽和祁胖子這倆沒媽的可憐娃生活至今。

從小祁胖子就是個小跟屁蟲,跟着鼎羽在村子裏調皮搗蛋。曾經一度倆人同一個屋檐下生活,同一張床上睡覺,同一個鍋里扒飯。

一直到成年以後鼎羽離家出走,兩個人才算是分開生活,只不過鼎羽隔三差五的返回去跟祁胖子小聚。畢竟兩個同時痛失母親的孩子容易相互湊在一起舔傷,又同時被兩個住在一起的糙老爺們養活大,那感情必須是經得起任何考驗的。

鼎羽等了整整一個下午,期間幾次跟祁胖子聯繫,祁胖子的回答都是聯繫不上,他二叔也不知道老傢伙去哪兒了。

祁胖子又跟他二叔後來又跑去報案,人家說成年人聯繫不上不超過48小時不給立案,更何況只是電話關機無法聯繫,說不準是沒辦法充電,或者有什麼事兒給耽誤了。氣的祁胖子在電話里直罵娘。

隨着心裏不安的滋長,越來越焦急的鼎羽實在坐不住了,預定了凌晨從瓊海返回燕京的機票,電話通知祁胖子去接機。跟酒店打好招呼,把自己的猛禽寄放在酒店內部停車場,然後略作收拾,就打車直奔天涯海角的火鳥機場。

坐在機場的候機室,看着航班提示板上顯示的時間,鼎羽幾乎是一秒鐘、一秒鐘的在數着,焦急的煎熬着。

時間在焦急的等待中一分一秒的慢慢的度過……

終於到了登機時間,鼎羽站了起來,活動了一下坐麻的雙腿,拎着個雙肩包向登機口走去。順手掏出電話邊走邊給祁胖子撥了個電話:

「胖子,我家老頭還沒消息嗎?」

「沒有,我跟二叔沒少費勁兒也沒聯繫到上山叔。」聽着電話那邊帶着點鼻音的聲音,鼎羽知道祁胖子估計也跟着着急的夠嗆。

「先歇着吧,別忘了到機場接我,我現在登機了,落地給你電話。」

說完,掛了電話把手裡的登機牌遞給乘務員,走進機艙。

因為趕時間,鼎羽直接訂的是商務艙的機票,看了看比經濟艙寬闊了不少的座椅,坐在座位上調整好座椅角度,把帽子倒扣在臉上準備休息一下。

……

山清水秀的小村,村口麥田的田埂上,一高一矮兩個小娃娃在瘋跑。

「你等等我,我追不上你。」一個小男孩邊跑邊用袖口抹着已經流到嘴邊的鼻涕。

「說了不讓你跟着吧,你快點,回頭讓嬸子追上你的屁股又要遭殃了。」

高個子的孩子返回身把摔倒在地上的矮個孩子拽起來,手拉着手繼續往前跑。

穿過麥田,就到了山腳下,灌木叢里隱約有一條往山上去的小道,看樣子很久沒人走過,已經快被灌木叢和野草徹底遮蓋住了。

「你跟緊了我,今天我帶你去我的秘密基地玩。」

說完高個子男孩拉着矮個子男孩的手,一低頭一貓腰,鑽進了灌木叢中,消失在了那條隱隱約約的小道上。

……

一個整潔又寬敞的院子里,小男孩拿着一個圓圓的東西在向媽媽獻寶。

「媽媽,你看我撿到了什麼?漂亮嗎?」

「祁非也有,我們兩個一人一個」

……

「尊敬的旅客您好,本次航班即將抵達目的地燕京機場,請系好安全帶,收起小桌板不要隨意走動……」

鼎羽在空姐柔和的提示聲中醒了過來,活動了一下手臂,揉了揉酸澀的雙眼,看樣子昨天太累了,一沾座椅就睡著了。

有多久都沒回河北老家了?多久沒見到祁胖子了?

舷窗外已經可以看見燕京了,獃獃的望着窗外的大地,鼎羽在心裏思量着。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