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三國:從系統補償了個秦叔寶開始(秦遇李二)_(秦遇李二)全集在線閱讀

三國:從系統補償了個秦叔寶開始(秦遇李二)_(秦遇李二)全集在線閱讀

2022-09-16 09:15 作者:少女蹲蹲的煩惱

章節介紹

穿越回到三國時期,竟然成了秦宜祿的弟弟,要背景沒背景,要實力沒實力 本想靠着對歷史遊戲的一知半解混口飯吃,誰知道抓個人一問,卻聽到了一堆讓人頭暈的名字: 什麼??這麼多名主都跟我一起穿越了? 還提示,只要自己被他們抓住,一定會死翹翹! 完了完了,我一個啥也不會…

在線試讀

第3章 是誰藏在棺材裏

長街滿是四濺的血液,濃濃的血腥味縈繞在睢陵縣之上,鑽進了每個人鼻腔內。

幾個士兵慌張地為一名騎馬的將領指路,引他來到了一戶人家門前,卻看幾具兵卒屍體皆是屍首分離,甚至還有兩個腦袋就像是炸開一般,滿地濺得都是紅白之物。

那將領雙眼一眯,心中有些憤怒。

雖然自己也很討厭這幫軍紀奇差的青州兵,但這次屠城,本就是他們獻降後老老實實為曹公做事的一場獎賞,他們平白被殺,自己又怎能不管不問?

「查。」

身邊幾名士兵領命便四散而去,而那將領仍停在原地,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長柄刀,又挪回眼,凝視着爆開的那兩顆腦袋。

「這是什麼怪力,才能一擊砸成這樣……」

口中喃喃,他額頭流下了幾顆冷汗。

「若是不能為曹公所用……」

他抬頭望天,那天色更暗了一分。若是在天黑之前再找不到此人,以這人的能力,怕是睢陵縣留不住他。

而此時的城門口,一個壯漢正躲在牆角處,靜靜觀察着城門守兵。此時城牆上並無多少守軍,只有城門處駐守着十餘人,一個個狀態懶散,口中嘟囔,似乎是在因不得入城劫掠而抱怨着彼此的不滿。

秦瓊一路向城門行來,但凡見到不平之事便挺槍而出,待來到城門附近,已殺了近六十餘曹兵。他每一下揮刺都如雷霆般迅猛,又如山嶽般沉重,哪裡是這些小兵能擋?可要是現在直接殺奔出去,又無馬匹代步,怕是走不了多遠就會被追兵追上,當務之急,還是得想辦法弄匹馬,以好迅速離開睢陵。

可一般,只有將領與騎兵才會騎馬,入城的似乎是以步兵為主,一路過來都沒見到過馬匹。

「壯士可是想離開此地?」

一聲悶悶的聲音從身後響起,秦瓊轉頭看去,在矮矮房檐的陰影下,竟然藏着一口棺材。

「你是誰?」秦瓊上前推開那棺材蓋,只見一個身形瘦弱的男人躺在裏面,蜷縮着,眼睛直勾勾盯着棺材上挖出來的一個小孔洞。

看來,方才就是通過這個孔洞看到自己在這裡的。

「你也想出去?」

那男人轉過頭來,秦瓊對着他問到。

男人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塵,站起身點了點頭,接着仔仔細細上下看了幾眼秦瓊,眼底露出一抹吃驚的神色,表情卻是十分淡定。

好強壯的漢子,可以合作一下。

「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范蠡,字少伯,南陽人。本來跟好朋友荀健準備看看曹操如何,可路上荀健遇到賊人被殺了,我性子本就懶散,多在徐州逗留了一陣,沒想到發生了這樣的事。」

「現在沒有馬匹,我們即使闖出去,也會被騎兵追上。」

秦瓊沒空聽他慢悠悠說自己的故事,連忙出聲打斷了他的自述。

「不要這麼著急嘛。有巡城騎兵,一隊六人,大約一個時辰會巡到城門附近一次,可殺人奪馬。」

「還有多久到?」

「一炷香。」

「你武藝如何?我不一定能及時援救你。」

「哈哈……應付兩三個普通士卒,還是沒問題的。以前遊俠過一陣子。」

秦瓊看他拍了拍腰間的劍鞘,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感覺這個年輕人屬實有點不着調。

但他提供的消息確實能幫助自己逃脫,且如果是曹操手下的人在使緩兵之計,那他也用不着躲在棺材裏那麼久。

一炷香,那就等等吧。秦瓊這麼想着,又蹲回牆頭往城門口看,這次范蠡也沒繼續往棺材裏躲,站在秦瓊身後,竟然就那麼把腦袋擱在了秦瓊的肩上,眼神往矮牆遠處的路上瞟去。

那裡,路上全都是嬰兒的屍體,有的被馬蹄踏爛,有的在大人冰冷的腿上躺着。地上的人腦漿和肝腸淌了出來。到處都是一片死寂,路旁還有一條水溝,一個水池,兩個坑下里都已被屍體填滿。乍一看,全是人的手腳,血流到了水裡,殷紅碧綠,化作許多顏色。

亂世啊,亂世,從來都不會跟百姓講道理。

范蠡心底一嘆,那悲天憫人的表情瞬間又化成了滿臉的無所謂。

秦瓊察覺到了范蠡神色的細微變化,默不作聲將肩膀稍微放低了一些。

轉眼,一炷香便到。

遠處有馬蹄聲響起,秦瓊將槍橫插在腰間的槍套中,掏出了雙鐧,看着遠處竟有十二騎進入視野內,低聲道:

「十二騎,我沒把握做到瞬殺,一會你看我抬手扔鐧,立馬衝過去騎匹馬衝出城門,我隨後便能追上你。」

「出城往左,不遠有密林,密林後有條河,越過河便能斷絕追兵,你得選兩匹最好的馬。」

「好。」

正當十二騎即將行至矮牆邊,只見兩道金光猛然射出,當頭兩騎腦袋被金鐧貫穿,隨即立刻迸開,濺了身後騎士一身!餘下十騎尚未反應過來,一柄虎頭鏨金槍打着旋飛出,又橫着砸中了兩騎,那兩騎應聲墜馬,正要落在地上的虎頭鏨金槍卻被飛奔而出的秦瓊牢牢抓住,立馬往上一挑,又刺穿了一騎頭顱!

「走!」

秦瓊抽槍而出翻身上馬,從口袋裡摸出一把不知用什麼磨成的粉末往後一灑,剩餘剛反應過來的騎兵手中武器都沒來得及抬起來,眼睛就進了這粉,頓時疼痛難耐,開始高聲喊叫起來。

秦瓊也不看他們,驅馬拾回雙鐧,追着先一步騎馬沖向城門的范蠡馬後狂奔而去,而門口守衛本就懶散,更是沒人見過如此一氣呵成的殺人奪馬的陣仗,被嚇得目瞪口呆,待范蠡快駕馬沖至面前,才扯着嗓子大叫出一聲敵襲!

范蠡此人雖看似漫不經心,下手卻又准又狠,只不過側身把手中長劍下探,寒光從守衛眼前一晃而逝,便輕易划過了喊叫的城門兵喉嚨,旋即范蠡立刻收劍俯在馬背上駕馬又撞倒一人,就這麼衝出了門去,一套動作行雲流水,惹得秦瓊心底也不禁為之驚嘆了一聲!

「賊子休走!」

遠處一聲怒喝傳來,秦瓊立馬警醒,催得身下馬匹更快了幾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