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普通的一個坑(葉文佩向婉婷)全文閱讀_葉文佩向婉婷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普通的一個坑(葉文佩向婉婷)全文閱讀_葉文佩向婉婷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16 09:15 作者:太熊吉

章節介紹

1.腦洞文,自嗨!2.現實太痛苦,所以希望小說里可以無敵3.沒大綱沒人設,幾百年沒讀過書了,三分鐘熱度一時興起的產物 其實廢柴重生之後大概率還是廢柴,誰留意過「彩票」號碼呢?況且未發生的一切都像是薛定諤的貓,它也許在,也許不在

在線試讀

第1章 希望葉文佩能 過的比我好

精彩節選

醒來時葉文佩左臉還火辣辣的疼,她恍惚記得做了一個無比真實的夢,夢裡的她過得怎一個慘字了得。

她按照父親的要求念了理科之後,大學和工作也按部就班聽從了安排,工作之後沒想到因為高強度加班猝死在工位上。

順遂的生活嗎?鬱鬱寡歡的她還沒來得及自殺,就先死在了工位上。某種程度上,她也算得上是模範員工了吧?

罷了,左右不過一個夢。若一切非夢,她又能怎麼辦呢?她大概什麼也做不到。

搖搖頭,葉文佩起身出房門。

昨天回家想和爸爸商量下分科的事情,她對畫畫感興趣,而且文化課學得吃力。

爸爸的一句「你學畫畫也沒用,你根本學不好」直接讓她破防了,少見的頂撞了爸爸。

剛談了幾分鐘兩個人就開始互相咆哮,到最後動起手來打了起來。

她被狠狠甩了一個大逼斗,而爸爸也被自己推的重心不穩跌坐在地。

商量得不歡而散。

明天就是家長會了,老師說什麼回去和父母商量再決定,像是個笑話。決定孩子分科的,還不是家長嗎。

葉文佩家前幾年剛在城郊買了房,家裡只有爸爸和她,媽媽在她上小學時,和個街溜子私奔了。那之後,爸爸便愈發冷漠,除了定期放在玄關鞋柜上的早餐錢,都不交流了。

葉文佩捧了一捧冷水抹了把臉,清醒不少,空曠的屋子裡桌椅東倒西歪,地上還散落着煙灰煙蒂以及已經在爭吵中不知何時摔碎的一方玻璃煙灰缸。

小學時為了討好變得愛抽煙的爸爸買的,後來幾乎每隔兩三天她就需要清理一次,現在終於還是碎了。

她喜歡碎裂的東西,窗外淡淡的光照進陰暗背光的家裡,那些碎渣渣布靈布靈的閃着光,像是有魔法一樣。

「碎掉」的狀態,既美麗,也讓她感到心安。

收拾完又下樓把垃圾扔了,順便買了袋康師傅即食麵,回家隨便煮好就當是晚飯了。

回房間看着堆滿書的桌子,還有今天要寫的幾張試卷,感到厭煩,完全不想寫。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做題感覺很順,時間還沒到9點就全寫完了。

…… …… ……

睡醒已是清晨,外面幾隻小鳥嘰嘰喳喳的叫,葉文佩盯着空白的天花板,不想起身。

她覺得一切都是徒勞的。不管是努力學習、社交還是什麼討好爸爸媽媽,最後都不如人願,命運像是課本里的月亮一樣自有定數地「陰晴圓缺」。她現在連抬頭望月的力量,都沒有,累的只想逃離這具身體。

全身沒什麼力氣,穿好衣服洗漱出門比以往遲了幾分鐘。

鎖好門,磨磨蹭蹭往學校走去。

身邊不時有同住一個小區的學生騎車經過。

學生的歡聲笑語?至少沒像她一樣周身暮氣沉沉,像是個老太婆。

她不想上學。

因為她不是好學生了。

所以,她不想上學了…

昨天冷靜之後,她也想了爸爸說的話,不是沒有道理的。

普通的家庭✘學美術費錢✘學了也不一定能賺到錢。光是這三點,她就無法開口反駁爸爸。

並不是世俗,而是他們還需要活着,所以沒錢,不賺錢,都是不行的。

而她自己又真的喜歡畫畫嗎?她不曉得,那是喜歡,還是,她想要逃避更令她厭惡的學習。

等周圍學生服都看不見了,葉文佩曉得今天肯定遲到了。

望了眼學校的方向,索性向著古澤走去。

古澤旅遊鎮開發區是這兩年當地投資的項目,還沒完工,老闆就跑了。這段時間路過公園時常聽乘涼的老頭老太太說,那裡是個納涼好地方,晚上散步,燈景也挺棒。

吸引葉文佩去的是「未完工」三個字。

它聽上去就像是「殘次品」一樣。

而「殘次品」們總喜歡扎堆。

走在路上的時候手機響了好幾次,肯定是老師打電話給爸爸,爸爸又打電話來找她。

不想接,她接了,也是被罵。

過馬路時胳膊卻被拽住了,痛感一下子讓恍惚走路的她回頭,是個女人。

「同學,你沒事吧?」她問道。

「沒事」等了會葉文佩見對方還沒鬆手,用眼神示意。

向婉婷愣了下,鬆開手,解釋:「是這樣的同學,…看你過馬路沒留意到來車,我這才伸手拉了你下。」其實她在小區門口等媽媽時就看到葉文佩晃悠悠從自己面前走過,見她穿的校服,向婉婷鬼使神差對這個女生感到好奇,跟了上去,正巧拉住了失神的葉文佩。

頓了頓,向婉婷又問:「同學,你是不是不舒服呀,今天不上學嗎?」

葉文佩不知道怎麼回答,打量了下對方,想着這個人幫了自己,開口道了聲謝。

向婉婷見葉文佩又打算過馬路,忙拉住她說:「這樣吧同學,我叫向婉婷,剛轉來南開的,你要不等下和我一起去學校吧,看你的校服應該也是南開學生吧?」

這人狀態看着就不對勁,向婉婷覺得還是先把她遞到學校里比較好。

葉文佩聽到女人說自己是學生感到不可置信,她飛快瞄了眼對方豐滿的胸,又看了看對方艷麗成熟的臉蛋…震驚過後,臉頰越發滾燙,畢竟原本自己以為對方是個成熟的…嗯…「少婦」?因為一些原因,她平常只接觸過和她差不多大還沒長開的同學,或者就是和爸爸差不多大的叔叔阿姨,下意識就把對方當做了某個婦人。

也就是葉文佩扭捏的功夫,不遠處新蓋的高檔小區門口駛出了輛粉色車,就聽見身邊人遠遠喊到「媽!媽~在這兒!」

…粉車…葉文佩覺得有些扎眼,她第一次在這個小城裡看到除了藍,白,黑以外的顏色。

車停在向婉婷身邊,向婉婷拉開車門,對葉文佩做出「請」的手勢,說「進去吧!同學。」

葉文佩原地站着看了眼駕駛座的位置,雖然隔着窗戶什麼也看不到,但對方也沒制止女孩請她上車的做法,便放心了些準備上車。無意回頭又看到那個女孩正看着她笑。「是太陽」,她想,臉登時又熱了起來,飛速鑽進車裡。

車裡有着淡淡的香水味,很好聞。

等女孩也進了車後,就聽到女孩扒拉着前座座位,對前面的女人說:「媽,我不是說今天我自己去嘛,你在家就睡多一會」

「我倒是也想多睡一會,但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開車女人聲音很好聽,溫柔又無奈的調調。

她的媽媽好像從來不會用這種語氣對自己說話。

「嗯…現在不到9點嘛。媽,那個薛老師不是和我們說,今天沒什麼事情,不急的嘛,那我多睡一會晚點去也沒什麼問題吧?」

……怎麼會沒問題呢,老師當時只是隨口說的吧,這人居然會當真嗎。葉文佩聽着她們的談話,在心裏腹誹。同時對這個正在和媽媽說話的女孩感到好奇起來。

「…向婉婷,那只是老師的客套,你在想些什麼呢?你是學生,去學校怎麼會『沒什麼事情』,…你長點心吧。」

「我應該沒有很缺心眼吧,媽?」

……這人叫向婉婷嗎?葉文佩偷偷看了向婉婷半天,覺得「向婉婷」這個名字非常好聽。

「你看我幹嘛呢?」還在亂想,就聽到向婉婷湊近了問自己「我臉上有東西?」

葉文佩受驚往後退去,腦袋撞上玻璃窗,吃痛悶哼一聲。

一路無話。

車很快就到了校門口,下車之後葉文佩原本以為會被門衛攔着盤問,沒想到向婉婷衝上前不知和門衛說了些什麼,那個平時看起來凶神惡煞的老爺爺,面帶微笑的放她們進去了。

兩人好像都沒為遲到着急進班,還在慢慢走着。

向婉婷按捺不住跑到葉文佩前面,開口問:「同學,你後腦勺還痛嗎?我當時就是好奇你盯着我幹嘛,下意識湊近了些,我沒想會嚇到你啊…」

葉文佩倒是很意外,畢竟是自己盯着別人看,無禮在先,但又不想承認自己盯着對方看這件事,打岔道「我叫葉文佩,高二2班的,隨便你怎麼叫我都……」

話還沒說完,又一個大逼斗就打在了葉文佩臉上,頓時,她左耳轟鳴。

一個踉蹌,葉文佩腦袋發矇地跌在地上。

幸好現在是上課時間,葉文佩跌坐下去的時候,下意識地想。

轉頭又看到向婉婷還在那裡站着,一瞬間委屈和羞愧、以及不知名的擔憂籠罩在她心頭,最後只剩下恐懼。

向婉婷以後一定也不會和自己說話了吧…雙手撐着爬起來,走向那個雙眼布滿血絲,因生氣漲紅了臉的男人。

走到他身前,抬頭,叫了聲「爸。」

…… …… ……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