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林浩然九禪)蒼梧淵_(蒼梧淵)熱門小說

(林浩然九禪)蒼梧淵_(蒼梧淵)熱門小說

2022-09-16 09:16 作者:九月禪

章節介紹

一念化萬古,滄海變桑田,一身傲氣骨,衝天逆成仙 在位於天玄大陸中邊陲的一處偏僻山村,一位神秘少年在大山深處走出,從而踏上了他修行的長生道路

在線試讀

第4章 拍賣會

柳如是和顏九淵他們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後,彼此都皺了一下眉,不知道樓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老道,你們幾個先在樓上待一會兒,我下去看看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顏九淵謹慎道:「柳娘,不知道是何人在鬧事,你還是小心點兒為妙。」

因為在小鎮上生活的人都知道齊煙閣是什麼地方,膽敢來這裡鬧事的,要麼是沒事找事之人,要麼就是不懂規矩的愣頭青。

柳如是嗤笑道:「放心吧,打架老娘還從來沒有怕過誰呢。」

「再說了,他們也不睜大狗眼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膽敢在老娘的地盤鬧事兒,真是活夠了。」然後自己悠然地走下了樓去。

齊煙閣是小鎮上一處鑒寶之地,一樓放着各種各樣琳琅滿目的寶物,有靈器、法寶,還有各種大賢名作應有盡有。

有時候能夠撿漏買到年代久遠遺留下來的神秘寶物,有時候只能買到尋常物件,那就全憑自己的眼力了,但是大多數都是後者。

同時,齊煙閣也可以為每位進店的顧客鑒賞各種寶物,辨別真偽,只收取他們每個人的一筆傭金費。

柳如是走到二樓樓梯的拐角處,便看到一位穿着破破爛爛的邋遢老人,正在一樓大廳里跟鑒寶師大聲嚷嚷爭吵着什麼。

「你到底什麼眼神,這是我祖傳的黑神石,是我祖輩從大淵深處冒着生命危險帶出來的,要不是我有着急的事情手頭緊,我才不會把它拿出來變賣呢。」

「你這鑒寶師不識貨也就罷了,竟然還給我出這麼低的價格侮辱我,抓緊讓你們閣主出來,我要找她當面好好談一談,真是一群狗眼看人低的東西。」老人醉醺醺的說道。

那個衣着一身華麗衣服的鑒寶師,怒氣道:「老人家,恕我眼拙,不是我不給你出高的價錢,而是你這塊黑玉石裏面一點靈氣也沒有,真的不值錢,它只是一塊普通的玉石。」

柳如是在樓梯上又皺了一下眉,心道:「我竟然看不出這個邋遢老人到底什麼修為,難道是一個隱居在小鎮里的老怪物。」

柳如是慢慢地走到老人跟前,轉身道:「周大師,你先下去休息吧,這裡交給我了。」

那個鑒寶師看到了柳如是,叫了一聲閣主便拱手退下了。

「您好,老人家,我是齊煙閣的閣主柳如是,方才有什麼招待不周的地方,還請老先生多多包涵。」柳如是笑道。

老人看了一眼柳如是,沒好氣道:「原來你就是閣主啊,你們這裡的人就沒有一個識貨的嘛,我還是拿着我的寶貝到別處地方看看吧。」老人說完話扭頭就走。

柳如是道:「老人家,您先別急着走啊,剛剛是我們做的不對,我代他們向您道歉,不知道能否讓我看一下您的東西,如果我再給您的價格不合適的話,你可以再去別處看看也不遲啊。」

柳如是接過老人手中的黑玉石,左看右看也看不出這塊黑玉石的奇特之處。

不一會兒陸無為帶着林浩然他們幾個人也下了樓。

「老人家,能不能也讓我看一看這塊黑色的玉石。」

老人醉醺醺的看了一眼陸無為,試探道:「你能做的了主?」

年輕道人笑道:「我和柳閣主是好朋友,如果我看一下東西還不錯的話,只要你價錢合適,我便讓柳閣主付給您錢,到時候包您滿意。」

邋遢老人看了一眼柳如是,後者微笑的點了點頭。

然後,陸無為接過柳如是手中的黑神石,仔細觀察這塊黑色的玉石想看看它到底有何獨特之處,他把自己的靈力悄悄輸進了黑色的玉頭裏面。

黑神石外觀沒有發生什麼變化,但是他察覺到他的一絲靈力好像被黑神石給吸收了,如果是平常之人很難察覺到自己的靈力被玉石吸收了,但是他自己是什麼境界他心裏可是很清楚,他心裏就更加好奇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了。

然後陸無為面不改色,道:「老人家,您的這個東西是不錯,但是對於我們來說沒什麼大用處。不過,我可以給晚輩們帶回去當個小禮物小玩意玩還是可以的,您說說您心裏什麼價位,高了我們可不收。」

「一百靈幣外加兩件靈器如何。」老人獅子大開口道。

這時,林浩然胸前的玉佩突然發了一下熱,好像對這塊黑色玉石起了反應。

陸無為不動聲色道:「老人家,您的價錢太高了,您還是拿着東西,到別處去看看吧。」

這時,林浩然走到老人跟前,笑吟吟道:「老伯伯,能不能也給我看一下這個東西呀。」

老人看了一下林浩然,眼裡突然閃過一絲驚訝,然後道:「可以,不過這個東西可不能拿走,只能在我面前看。」

林浩然點了點頭,然後拿起黑神石抬起頭仔細看了看,這時他脖子里的玉佩更加的發熱了,但是只有他自己能感覺到玉佩的變化。

「老伯伯,這個黑玉石我很喜歡,不知道您能否賣給我,就按您剛才說的的價格賣,我讓柳姨給您一百靈幣和兩件靈器,另外我再多給您兩壇美酒,就算是我們為剛剛的行為給您賠不是了,你看這樣行嘛。」

老人沒有急着要東西,反而笑着說了一句「還是這個小傢伙會做生意,你叫什麼名字。」

林浩然看着醉醺醺的老人,恭敬作揖回答道:「我叫林浩然。」

老人哈哈笑道:「好有趣的小傢伙,靈器我就不要了,我只要一百靈幣,另外再多給我兩壇美酒如何。」

林浩然思索道:「可以,老伯伯。」

便讓身邊的言志去拿出了四壇桃花釀,然後轉身向柳如是偷偷的眨了一下眼,柳如是讓身旁的婢女給了老人一百靈幣。

林浩然把酒和靈幣讓人交給邋遢老人道:「歡迎老伯伯下次再來。」

邋遢老人數都沒數就把錢放進了懷裡,然後喝着酒晃晃悠悠的走出了門。

老人醉醺醺的走出了很遠,喃喃道:「五斗米陸道人,儒家顏瘋子,魔教聖女看來小鎮的水好深啊。」

「還有那個很有趣的小傢伙,我們還會再見面的。」

、、、、、、

在大漢王朝通用貨幣一般是五銖錢、金幣和靈幣,靈幣是修鍊者經常用的,一個靈幣可以換一百個金幣,一個金幣換一百個五銖錢,金幣和五銖錢都是平常普通人用的,所以說靈幣就是神仙錢。

「浩然,你怎麼可以給那個老瘋子這麼多錢啊,我們一壇酒才賣兩個靈幣。」言志小和尚生氣道。

林浩然看向其他人道:「不是我想買的,是玉佩剛剛在看見黑玉石的時候一直在發燙,所以我才感覺到它的不凡。」

「我方才沒有看出那個邋遢老人是什麼修為,不過這個黑神石剛剛卻悄無聲息的吸收了我一絲靈力。」陸無為疑問道。

顏九淵看向門外道:「你和浩然都覺得這個東西不簡單,看來那個老人就更加不簡單了。」

陸無為道:「不是我覺得不簡單,是剛剛在房間里浩然告訴我他的玉佩出現了狀況,才讓我們下來看看外面發生了什麼事。」

柳如是笑吟吟道:「浩然既然你覺得這個東西和玉佩有關係,那麼這個小東西就送給你了。」

林浩然嘿嘿笑道:「謝謝柳姨,我借你的錢會讓李叔替我還給你的。」

「小兔崽子,再惹我生氣小心我打斷你的腿。」柳如是怒笑道。

「再說了,你柳姨我還指望着你以後給我養老呢,你要是願意要齊煙閣現在交給你都行,再說了你本來就是齊煙閣的少閣主。」

林浩然不知所措的撓了撓頭。

林浩然從小在南山村長大,落魄書生他們一直把林浩然當成自己的孩子,林浩然也一直把這些事情都記在了心裏,村裡的夥伴們也不嫌棄他,一直拿他當做朋友兄弟。

即使他以後尋找不到自己的父母,他也不會再孤單了,因為李牧他們也是林浩然的家人,也是林浩然用命去一生守護的人。

、、、、、、

拍賣會是小鎮在每年開門的時候都會舉辦的盛會,由小鎮上四大家族輪流舉辦,分別是望月樓、書鏡齋、齊煙閣、名士軒,今年的拍賣會由望月樓舉辦。

兩日後,旭日剛剛東升。

天啟鎮的大街小巷裡已經人山人海,熱鬧非凡了。

現在鎮上來了許多外鄉人和小鎮周邊的村民,但是沒有人敢在鎮上囂張跋扈動刀動槍的。

如果有摩擦的話,也只是爭吵幾句,不敢弄出人命,因為他們都知道小鎮的規矩,更知道小鎮裏面卧虎藏龍,能人如雲,如果一不小心惹了不該惹的人,他們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所以都老老實實的遵守小鎮的規矩。

有時你看見街上擺攤賣的小販,或者正在說書的先生,他們雖然長相平凡無奇,但是你不知道他們有可能是隱藏在街上的涅槃境強者或者逍遙境大能,誰也無法預料更沒有人說的准,所以說沒有人敢在小鎮上惹是生非,除非自己作死嫌自己命長。

這時候柳如是帶着林浩然他們,一起來到瞭望月樓的拍賣會會場外。

望月樓在小鎮正東方向,緊挨着知魚坊,從外面向望月樓一眼望去,它沒有像齊煙閣那樣的金碧輝煌,反而更加的古樸簡單,低調而文雅。

「今天拍賣會上會有好多人到來,高手如雲,所以我們這次來一定不能惹事生非,特別是九淵和言胖子,你們倆都給我老實點。」陸無為訓斥道。

顏九淵無奈的看了看天,感覺今天的天氣真好陽光明媚。

小和尚言志則乖乖的低下了頭看着地面,今天地面上螞蟻真的是格外多啊。

柳如是看着小和尚言志笑吟吟道:「沒事!小胖子,你柳姨在鎮上還是有一些顏面的,只要你惹得禍不太過分就行。」

柳如是又道:「天塌了不是有大個子頂着嘛,再說了不是還有你師父嘛,怕什麼啊,看上什麼東西柳姨給你買。」

小和尚嘿嘿笑着,使勁點了點頭,道:「還是柳姨好。」

林浩然和木訥少年徐宇鵬互相看了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知道小和尚這輩子是真的沒救了。

會場門口等客人的婢女一眼就認出了這個衣着華貴的婦人後,就直接帶着林浩然他們一起去瞭望月樓三樓的貴賓房間。

在鎮上柳如是還是有一些聲望的,要不然她怎麼會成為齊煙閣一閣之主,還在鎮上佔有四大家族的一席之地。

他們進了房間坐下休息了一會兒,不久後拍賣會就正式開始了。

「大家好,歡迎大家今天能夠來到望月樓的拍賣會現場,我是今天的首席拍賣師葉青青。」一個身材火辣的少女笑道。

「今天大家可以根據自己喜歡的東西進行競價拍賣,而我們拍賣會現場今天只收取靈幣。」

「有珍貴寶物的貴賓也可以進行以物換物,那麼下面我們的拍賣會正式開始。」

「我們今天拍賣的第一件物品,是一位儒士大師的名作《草字帖》,別看它只是一幅普通的字帖,但是在它的狂草字帖裏面每一個字都蘊含著一絲絲劍意,這可是劍修強者夢寐以求的好東西,是一飛衝天的好機會,起拍價一百靈幣。」

「三百靈幣。」一個外鄉的劍修道。

不遠處,一個皮膚衰老的老人神色自若道:「五百靈幣。」

林浩然他們三個人對這個拍賣會真的不是很感興趣,就在樓上悠閑自在的吃着水果,聽着場下激烈的競爭聲。

陸無為笑道:「早知道字帖這東西這麼值錢,忘了讓書生也拿出幾幅來賣了。」

柳如是生氣道:「他的字貼是無價,陸無為你要是再亂瞎說,小心我割掉你的舌頭。」

「不說就不說嘛,真是痴情婦人無情郎啊。」

「老顏,你的顏形字貼拿出來賣兩幅也行啊,至少不用讓你喝西北風了。」陸無為對着顏九淵嬉笑道。

顏九淵白了他一眼,道:「他們不配擁有我的字帖,先生的字帖他們更加不配。」

陸無為無奈的吹起了口哨,到了他們這個境界很少有在乎的東西了,那都是身外之物,但是東西也得有知音才行。

經過激烈的競爭,最後《草字貼》讓皮膚衰老的老人以一千二百靈幣所得。

「下面開始拍賣第二件物品,這件物品是一位枷鎖境武夫在蒼梧山脈中一個神秘的山洞裏面,撿到的一本神秘的陣法圖冊,只是這本圖冊有些殘缺,但是經過我們望月樓鑒寶大師的鑒別,這本陣法圖原本是本品秩很高的陣法秘笈,所以起拍價一百靈幣。」葉青青尷尬笑道。

「這不是忽悠人嘛,一本破爛殘缺的陣法圖有什麼用啊。」

「你管什麼閑事啊,這是望月樓和願意買這本陣法的人,一個願打一挨。」

木訥少年徐宇鵬看着下面拍賣會拍賣的殘缺陣法圖,看了一會兒,轉頭認真道:「浩然,我想要那本陣法圖。」

小和尚言志聽到後,驚訝道:「大鵬,你腦子進水了,那是一本殘缺了的陣法圖,有個屁用啊。」

徐宇鵬又認真的看了一眼林浩然。

林浩然思索道:「大鵬,很少這麼認真過,他買東西肯定有他的道理,那我們就讓柳姨買了吧。」

「柳姨,大鵬想要那本陣法圖,希望您能幫他買下它。」林浩然走到柳如是面前道。

柳如是笑道:「那又不是什麼值錢東西,放心交給我就行了,如果你們還有什麼想買的東西直接叫價就行,不用給柳姨省錢。」

林浩然點了點頭。

然後柳如是道:「我出兩百靈幣。」

有一個黑衣人矇著臉低聲道:「我出三百靈幣。」

柳如是對黑衣人嗤笑道:「竟然有人跟老娘搶生意有意思,我出五百靈幣。」

場下有人聽到柳如是的聲音,吃驚道:「那不是齊煙閣閣主柳如是嘛。」

「真是有人吃了雄心豹子膽,敢和她搶東西,不知道那個娘們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主。」有人輕聲道。

黑衣人轉頭向三樓望去,看到一個長發飄飄,膚白如雪的女子坐在窗前。

黑衣人自言自語道;「原來是她。」

柳如是看見沒人敢跟她爭搶,輕輕鬆鬆就拍到手了感覺很無趣,但是她還是低頭看了一眼樓下的那個黑衣人。

拍賣會繼續進行,剩下拍賣的東西對陸無為他們沒什麼多大興趣,他們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還真看不上眼,除了對林浩然他們這群小孩子有用的。

、、、、、、

拍賣會隨着時間的推移,慢慢的接近了尾聲。

「經過激烈的拍賣,下面開始進行拍賣會最後三件物品。」

「第一件物品是來自大淵深處的紫金龍蟒的屍體,大家應該都清楚它的價值,它全身上下可都是煉器煉藥的寶貝,話不說多,起拍價一千靈幣。」少女道。

顏九淵看了一眼樓下正在進行的拍賣會,輕聲道:「開始了,老道。」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