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我欲歸凡》黎昱伊渙完結版閱讀_我欲歸凡完整版免費在線閱讀

《我欲歸凡》黎昱伊渙完結版閱讀_我欲歸凡完整版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16 09:46 作者:於餌河

章節介紹

能力者有六個境界 象徵著隨時能被吹熄的燭火——【燭】境 只能散發出螢火蟲般微光的【螢】境 堪比火把一樣熊熊燃燒的【炬】境 似星星般閃耀八方的【星】境 如月亮高高懸空照亮夜空的【月】境 以及創造白晝永恆不熄的【陽】境 黎昱大口喝下餌河水,從此,這世界誕生了一位不…

在線試讀

第7章 主角

整個帳篷里迴響着李俊的聲音,李俊看着面前沉默的三人停止了講述。

哪怕這世界不變樣,一個與世界脫軌了十三年的人也要花很長時間來重新接受世界的。李俊深深明白這點道理,正考慮着如何安慰這三個人時,帳篷外傳來一陣腳步聲。

李俊立馬從椅子上站起來,臉上也瞬間湧現微笑。黎昱三人一臉懵的看着李俊,順着李俊的目光緩緩回頭,帳篷入口處已經多了一個人,正是三人出城時見了一面的張懷生。

張懷生站在那裡,正拿着自己西裝的衣角擦拭眼鏡。黎昱看見這一幕,心裏不由的想,那人鏡片上沾的是血嗎?

可惜張懷生擦眼鏡的速度奇快,不等黎昱細細觀察,他就把眼鏡重新戴上,臉上浮現出微笑;「三位真是福大命大啊。剩下的事情就讓我來說吧,讓李俊休息一下。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張懷生。」

不等黎昱三人做出反應,張懷生就走到了之前李俊的那張椅子上坐下,對着李俊說道:「去把『門』那地方的善後工作做一下。」李俊答應一聲就匆忙的融入了帳篷外的黑暗中。

張懷生坐定後終於開始認真的打量起面前的三人,首先看的就是坐在中間的黎昱。

棕色長發,但是一看就是很久沒洗過頭髮的傢伙好像是……大哥?穿的衣服怕是從來沒洗過啊,原本的黑色衣服竟然都開始褪色發白了,衣服上還有一些褐色的油污。而且這貨的髮際線挺靠後啊,這頭髮都長到肩膀了愣是留不出劉海,這大額頭都油的直反光,不過顏值倒是還看得過去。嗯,是個當非主流的好苗子。

張懷生的目光緩緩移動,眯着眼注視着坐在黎昱左邊的光頭。

這貨更是離譜,連件衣服都不穿,就光着上身在那硬坐着,身上的泥搓下來怕是能稱上幾斤啊。而且這貨是從沒洗過澡嗎?我靠,這股子味道熏得我眼睛疼。這光頭脖子里的項鏈挺閃的,貌似純金的,造型也奇特,像個…….斧子?這貨好像是……二弟?嗯,是個殺馬特。

張懷生略帶嫌棄的眼神終於從伊渙身上移開,看向了最正常的朱佩佳。張懷生沒有像看那倆人一樣上下打量,而是開口說道:「我記得你叫朱……」

「朱佩佳!」朱佩佳搶先開口。張懷生詫異的盯着她:「噢噢噢。朱佩佳。」

伊渙坐不住了,驚奇的說:「佩佳你認識這人?咋認識的?」

「怎麼可能認識啊,二哥。你妹妹不是一直在你身邊獃著嗎?再說了,之前我也出不了城啊。」朱佩佳略顯焦急的解釋道。

張懷生好歹算個人精,看見這樣子立馬開口說道:「我能力特殊,無意間聽到了你們叫她的名字,所以知道名字很正常。」

張懷生解釋後,伊渙立馬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朱佩佳也偷偷向張懷生投了一道感謝的目光。黎昱卻眼睛微眯,打量起了張懷生。

此人穿一身得體的黑色西裝,戴着一副眼鏡。數量不多的頭髮中夾雜了不少白髮,還不知用什麼東西打的油亮,還尼瑪梳了個中分。目前沒發現看三妹的眼神有什麼奇怪的,剛才看二弟的眼神倒是很奇怪。或許,這就是書上提過的衣冠禽獸?

「之前李俊說到謎五城了吧?」張懷生看見黎昱微微點頭,才繼續說道:「謎五城裡的四城都在十年前主動碎掉了結界,只有離城延長了十年。說來也巧,在結界破碎的前一天,『媧神宮』的頭目【媧皇】出現了變故……」

「咳咳。」朱佩佳突然地咳嗽打斷了張懷生的講述,她問道:「為什麼稱『媧神宮』的老大為頭目?」

張懷生注視着朱佩佳,眼神深邃,開口道:「未被國家認可的組織都是非法的。既然非法,不叫『頭目』叫什麼?」

「好了,聽我講完。」張懷生揮手打斷了正想再次說話的朱佩佳,「據說是有什麼人花大代價雇了八個【陽】境,找了個機會打算暗殺只有【月】境的【媧皇】。」

「【月】境是什麼?」伊渙忍不住打斷了張懷生。

「能不能不要打斷我講話?」張懷生立刻表達了自己的不滿,「能力者有六個境界。象徵著隨時能被吹熄的燭火——【燭】境、只能散發出螢火蟲般微光的【螢】境、堪比火把一樣熊熊燃燒的【炬】境、似星星般閃耀八方的【星】境、如月亮高高懸空照亮夜空的【月】境,以及創造白晝永恆不熄的【陽】境。我是從低到高跟你們說的……說到這裡,我再多提一句。喝下餌河水後會有三種人,一種是固定在某個境界的人,比如有人一覺醒就是【月】境,而他永遠的停留在【月】境,這就是固定境界的。第二種也是最多的一種,這種人飲水後什麼都沒得到,徹底的成為一個凡人。第三種就是李俊那種,只要覺醒時不是【陽】境,他就可以通過後天的努力繼續晉陞……」

「那你是什麼境界?」這次黎昱忍不住問道。

「你們不愧是三兄妹啊!打斷別人說話的本事都很強啊!」張懷生一拍桌子,憤怒的咆哮道:「要不是你們是他丫的凡人,我真想一巴掌拍死你們。我告訴你,小子。問別人的境界、能力和姓名,是業內的大忌!」

「總督您別生氣,是我沒把話跟他們說清楚,這鍋該讓我背。」做完「善後」的李俊一踏進帳篷就聽見總督大人在發火,他邊解釋邊跑到張懷生身邊站好。

「做好了?」張懷生看向身邊站着的李俊,開口問道。

「總督,我直接說嗎?」李俊眼神看向黎昱三人,示意有外人在場。

張懷生也瞥向了黎昱幾人,嘴角不自覺的上揚,說道:「說吧,我也想看看這幾個螞蚱做什麼選擇。」

「【血刃】沒死,他跑了。」李俊惶恐的開口。「此人出了名的睚眥必報,還是個【陽】境,恐怕以後會找麻煩的。」

「小事情罷了。」張懷生似乎毫不意外,「你帶這倆人出去再搭個帳篷,我要跟這女娃單獨聊聊。」

這話一出口,黎昱和伊渙都站起身來。黎昱目光兇狠的盯着張懷生:「老狗,你敢動我三妹一根汗毛,老子窮盡一生也要想辦法弄死你。」伊渙也頻頻點頭,眼神兇悍。

「就憑你們兩個毛崽子?」張懷生彷彿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嘴角都快咧到後腦勺了,看着這兩個像貓一樣炸毛的人,又說道:「業內都知道我張懷生說一不二、光明磊落。我保證只是和她單獨聊聊。」 要是這話讓【開山錘】和【山精靈】聽到,估計能氣的活過來。

李俊也慌張的打着圓場,匆忙的誇讚着自己總督信譽「極好」。最終,黎昱和伊渙在朱佩佳的示意下走了出去,和李俊選了個不遠的空地搭起了帳篷。

目送幾人走出門,張懷生收起了之前的不嚴肅,看着朱佩佳的臉龐,鄭重的開口道:「別來無恙啊。【媧皇】大人。」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