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暗夜中的向日葵》連生馬三完結版閱讀_暗夜中的向日葵完整版免費在線閱讀

《暗夜中的向日葵》連生馬三完結版閱讀_暗夜中的向日葵完整版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16 09:47 作者:荷包

章節介紹

偵探愛情年輕小伙兒馬三在偵破連環殺人案的過程中遇到奇怪的女大學生李連生馬三對連生一件鐘情,但是沒有機會表達連生在兩人相處過程中也愛上了馬三,但是不願意承認連環殺人案背後的神秘人藉機將連生捲入案件,通過陷害連生想要除掉馬三關鍵時刻,連生捨命相救,陷入長期昏迷住進…

在線試讀

第4章 再遇連生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和美女相聊甚歡,馬三一夜睡得很香。早上,手機鈴聲突然響起,馬山接起電話,電話那頭傳來聲音:「隊長,鳳山別墅區108號的游泳池裡發現一具男屍,張局長讓你趕快帶人到現場看看。」

馬三心想:「這是怎麼了?上半年風平浪靜,怎麼忽然連着來兩個命案。」

鳳山別墅區坐落在豐城市最大的一座山的山腳下,是個富麗堂皇的貴族小區,全區有五十多棟別墅,錯落有致地坐落在一片森林當中。森林裏溪水潺潺,百花盛開,空氣非常好。這裡住的都是商界要人。平時保安管理嚴格。

這次屍體是在一個游泳池。馬三想,怎麼又是水?「死者男性,」劉北辰一貫的冷靜聲音從背後傳來,「剛才我問過報案人了,這家的保潔阿姨,每兩天來一次。早上剛一過來就發現了屍體,初步推斷,死亡時間在24小時左右,也就是昨天早上死亡的。其他信息等我回去進一步屍檢。對了,保潔阿姨說,死者就是這家的男主人,是個大學教授。」

馬三說:「大學教授?」

龐星星過來說:「隊長,我問過了,死者是豐城大學社會學教授,陸恆宇,在豐城很有名的。剛剛40出頭,就已經升了教授,著作等身,經常參加電視台的熱點訪談節目。王路正在給他的妻子做筆錄呢。」

馬三驚訝道:「陸恆宇,我在電視上見過,是咱們豐城市不得多得的青年才俊,年輕的教授,有頭有臉,學術圈的大拿,官場的座上賓,娛樂圈的明星。這樣的人怎麼會這樣死去呢?」他又若有所思的樣子:「原來他住在這裡啊,年紀輕輕,能住在這裡的人,都不簡單啊。」他望向一旁正在做筆錄的教授的妻子。教授的妻子看起來好像極不匹配教授的名頭,悲痛寡言,有點害怕的樣子,對教授的生活一問三不知。

馬三說:「把小區的監控錄像調出來吧,這種小區,監控應該非常齊全。」

電子監控室。

袁小琴滾動着鼠標,幾個人坐在桌子旁看監控。畫面上出現了教授晚上出門的樣子。龐星星看了看時間,說:「靠,夜裡十二點,黑燈瞎火的,這教授是去哪兒呀?一看就是精心打扮的,不會是去會情人吧。」小區的監控只能拍到大門口100米處。龐星星說:「幸好門口就是咱們的濱州大道,我去調天網的監控錄像。」幾個人一路追看下去,結果讓人驚掉下巴。

龐星星一臉的不可思議,說:「教授最後出現的地方竟然是鳳凰迪廳。想不到教授竟然喜歡喬裝打扮到這種地方去找刺激。」

馬三說,「龐,別驚訝了,走吧,去看看。」兩人前往迪廳調查。鳳凰迪廳是豐城市最大的迪廳,傳言背後的老闆相當富有,勢力很大。

夜晚的迪廳,門口的霓虹閃爍得相當亮眼,門口車來車往,門童站立兩旁。馬三辦案來過幾次,因為老闆的交代,門童們也都認識馬三。馬三輕車熟路地進去,這邊門童通過對講機向經理彙報馬三的到來。

迪廳里充斥着振聾發聵的聲音,在酒精的刺激下興奮的人群在狂歡、扭動。馬三想要穿過前台,走到後邊的辦公通道。這時,一個女孩兒引起了他的注意。女孩兒濃妝艷抹,穿着低胸短裙,手裡拿着啤酒,微微有些醉意地依靠在一個粗壯的男人身邊。男人好像第一次遇到這個女孩兒,有點意外之喜,順勢摟住了女孩兒的肩膀。女孩兒掙了兩下沒有掙脫,索性不再掙扎,大口地喝起杯里的啤酒。

馬三站住了,他一眼看出這正是李連生。他很難把眼前這個性感火辣的女孩兒和在903那個穿着棉睡衣,坐在沙發上喝蜂蜜水的甜美女孩兒聯繫在一起。但是,就憑他的直覺,他非常確定這就是李連生,何況,他還注意到,這個女孩兒腳腕兒處刻着一個向日葵的紋身,這正是李連生。

馬三很想走過去問連生為什麼在這裡,轉念一想,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呢?他回過頭,假裝自己沒有看見,徑直走向辦公區。

經理很有經驗地在辦公室等着馬三。「馬哥,來了。我已經叫人去幫您調監控了,你坐着等等。這是昨兒朋友剛送我的龍井,來,嘗嘗,嘗嘗。」

馬三喝着茶,完全沒嘗出味兒來,腦子裡全是連生那張濃妝艷抹的臉和暴露的身材。他察覺到自己對連生的擔心,暗暗吃驚。

拿到監控原路返回,馬三忍不住朝來時連生坐着的地方望去,此時連生微微酒醉,旁邊的男子摟着她想要親她,連生在男子的壓迫下掙扎着。馬三突然心裏惱火,衝過去把連生從座位上拉起來,大聲吼道:「你跑哪去了?讓我找你一晚上。」旁邊的男子被打擾了好事,頓時大怒。這時,旁邊有人摟住男子往外拉,「別亂來,那是**。」男子驚慌地離開。馬三見有人認出了自己,索性拉着連生出了迪廳。連生還沒有反應過來,人就已經在迪廳門口了。不知什麼時候下起了大雨,兩人站在門檐下。馬三望着連生,連生躲閃着他的目光,佯裝喝醉:「你誰呀?你幹嘛拉我?」

馬三痛心地問:「你怎麼穿成這樣?大半夜的你一個女孩兒在這裡多不安全你知道嗎?」

連生趁馬三不注意,掙脫他的手,飛奔而去。馬三一怔,追了出去。

大雨越下越大,兩人一前一後的跑着,雨水從連生的頭上淋下,模糊了她的妝容。在前面的街角轉彎處,連生側身躲進了路邊的衚衕,她看着馬三從路上追過,靠着牆壁,坐了下來。連生痛苦地哭了起來,淚水和雨水混在一起,模糊了她的雙眼。說不清是晚上突發的驚嚇還是雨水的冰冷,渾身濕透的連生靠在牆邊控制不住地瑟瑟發抖。

馬三跑到18號樓下,他躲在一個雕塑後面望向903的落地窗。燈沒有亮。他耐心地等着。好一會兒,燈還沒有亮。他有些着急了,他想到連生還沒有回來,可能自己剛才跑的過程中錯過了連生,可是現在如果回去找的話,到哪裡去找呢?正在焦急中,馬三看到連生慢慢地走了過來,渾身都在抖。臉上的妝容被雨水衝掉了,露出好看的素顏。

馬三克制住自己衝過去的衝動,他猜想連生甩掉他是不想跟他相認。

馬三繼續躲在雕像後,直到看到903的燈亮起,才慢慢地走了回去。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