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高武,我有一本舊日全知的書》蘇逆夜傾曦_蘇逆夜傾曦全集免費在線閱讀

《高武,我有一本舊日全知的書》蘇逆夜傾曦_蘇逆夜傾曦全集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16 09:50 作者:夜傾曦

章節介紹

我叫蘇逆,跟大家猜想的一樣,我重生了,不對,我穿越了 這明明是重生,為什麼多了個妹妹? 正文如下: 「這是一個被重新改寫過的世界!」 「你是第7個知道這件事的人,蘇逆」 「他們用四域億萬萬人的生命來實現改寫時間的『奇蹟』!」 「雖然只是理論上能成功,但他們做到…

在線試讀

第1章 鳳凰劫起,逆命之時

精彩節選

東玄域。

朱雀關。

雕刻着火鳥的青銅大門破碎不堪,零稀的稀骸散落一片。即便這樣,也還是能看出它昔日雄渾壯麗的輪廓,風骨依舊。

門內像是被數以千計的炮彈轟炸過的街道,早已不見當初的繁華。

鮮血為這片坑坑窪窪的大地鋪滿凄美的顏色,甚至看不到任何一個完好無損的屋子,東倒西歪的樹枝上空遍布烏鴉的啼叫聲,它和人們的哀嚎聲交錯在一起,再也分不清誰是誰的了。

活脫脫的人間煉獄!

「救救我!」

「救救我!」

此時街道的正**,一個巨大的隕坑,六個人四男二女呈六邊形站在坑外,坑內一個人影半跪在地。

聽着此起彼伏的求救聲,其中一個穿着旗袍,身姿嫵媚的女人微微皺眉道:「蘇逆,一切都結束了,放棄抵抗吧,聽聽這些聲音,你的反抗只會增加更多的傷亡,如果你現在放棄,我擔保,不會再有任何一個人死去。」

蘇逆慢慢起身,洶湧的火焰從胸膛遍及全身,滾滾熱浪以蘇逆為中心向四周散去。

他什麼都沒說,卻又什麼都說了。

「跟他啰嗦什麼,『王』還在等我們,殺了他。」

其中一個身着黑色風衣,略顯消瘦的男人十分不耐煩。

他渾身充盈着暗色的火焰,向蘇逆俯衝而來。

【大雀炎舞·琉璃身】

【大雀炎舞·朱翅】

烈火沿着血管流至全身,蘇逆全身肉眼可見的變紅,頭髮與身上的衣服燃燒起來,全身的氣息開始節節攀升。

噴湧出的火焰在蘇逆背後組成一對翅膀,一根一根的羽毛熠熠生輝。

蘇逆張開手臂,略微躬身,隨着他雙腿驟然發力,身後大地瞬間崩裂,化作一道火光迎着消瘦男子衝去。

砰!

倆人在空中激烈碰撞,拳**鋒,僵持不下。

黑色火焰和紅色火焰相互交纏,相互抵消。

幾個呼吸之後,紅色火焰呈摧枯拉朽之勢吞噬黑色火焰,將與蘇逆僵持的消瘦男子牢牢束縛。

「快來幫我!」

一個身高2米以上,壯的像個牛男人和一個雙手纏着白布,腰間掛着一把左輪的男人同時雙手合十呈禱告狀。

「塵世之黑,因果的桎梏,偉大的漆黑之鎖,孤高的『王』啊,懇請您賜予您忠實的信徒力量!」

隨着禱告的進行,龐大的信仰力從兩人身體釋放,逐漸轉換成奇蹟的黑炎。

【枷鎖·因果代換·黑炎纏鎧】

【枷鎖·因果代換·黑炎絞手】

高大男子嘶吼一聲,全身被黑色的火焰籠罩,在信仰力的塑型之下慢慢凝聚成一個高約4米,形似兵佣的龐大鎧甲,向著空中的蘇逆極速衝去。

另一位纏布男子將腰間的左輪拿在右手,黑色的火焰從雙手洶湧噴出。

這白布和左輪也不是凡品,漆黑的火焰在它們上面附着,竟沒有一絲焚壞的痕迹。

纏布男子甩了個槍花,左手壓住板機,右手快速拍打擊發錘。

眨眼之間,子彈傾瀉而出!

【大雀炎舞·龍首赤】

空中龐大的火焰向著蘇逆雙手匯聚成赤紅色的龍頭。

眼見龍頭匯聚,消瘦男子瘋狂地驅動體內的信仰力,與空中剩下的黑色火焰在胸前組成一個模糊的盾牌。

轟!

赤火龍頭直接撞在黑色盾牌上,連着消瘦男子一起向地面衝去。

來不及察看消瘦男子的情況,蘇逆抹了抹嘴角的血跡,幻化出一把火焰長槍。

隨着蘇逆的輕輕撥動,火焰長槍高速旋轉起來,將飛來的子彈全部擋住。

就在蘇逆擋住子彈的同時,高大男子已經欺身而上。

雙拳直擊面門!

蘇逆微眯眼睛,貼着鎧甲外面溢散的黑色火焰而過。

藉著身體靈活瘦小的優勢,蘇逆纏繞着兵俑鎧甲攻擊。

長槍似人一般巧捷萬端,但短時間內蘇逆也無法擊穿鎧甲。

加上纏布男子在旁掠陣,時不時開出幾槍打斷蘇逆的進攻,角度刁鑽,蘇逆不得不時刻提防。

越耗下去越對自己不利,蘇逆深知這一點,決定捨命一搏。

另外一邊消瘦男子被赤色龍頭頂着撞入大地。

轟!

大地被炸出了一個坑。

坑中火光衝天,激起層層熱浪。

「媽的。」火光中消瘦男子呈「大」字躺在坑中,渾身上下裸露在外,沒有一處完好,周遭破碎的黑色盾牌正在緩緩消散,屬實狼狽。

「你們也去。」看着戰場上的蘇逆,僅剩的留着一頭銀色飄逸長發,用束帶纏着雙眼的男子命令二女也加入戰場。

「遵命,鎖使大人。」

隨着二女的加入,蘇逆變得更加被動,只能不斷躲避。

四人合力將蘇逆的活動範圍逐漸壓縮。

待蘇逆避無可避時。

高大男子體內信仰力迅速凝聚,黑色火焰沿着雙手鎧甲向外擴展延伸成一把大刀。

只見他低喝一聲,渾身肌肉隆起,勢大力沉的一刀直砍蘇逆的脖頸!

另外三人各用手段將蘇逆退路封死。

在他們看來,蘇逆躲與不躲都必死無疑。

千鈞一髮之際,蘇逆面露狠色,咬緊牙關,向左微側身體迎着黑火大刀而過。

滋啦。

滋啦。

在眾人的驚訝下。

在銀髮男子的讚賞目光下。

蘇逆衝出了包圍圈!

直飛天際!

「快追他。」坑中的消瘦男子已經站起,全身的傷勢竟被黑炎恢復如初。

「不必了。」就在眾人要追時,銀髮男子目光隨着蘇逆上移,面露微笑道:「他很不錯。」

嘶喊聲,求救聲,兵器相交聲等等,一切的聲音都停止了。

此刻的朱雀關滿是靜寂。

所有人都把目光聚焦在那個直衝天際,停在太陽下方的少年。

「是大少爺,我們有希望了!」突兀的聲音從寂靜中鳴起,像是號角一樣吹響了人們的反擊。

每個人心中「希望」的火種熊熊燃燒,他們堅信那個太陽下方的少年,那個朱雀蘇家的大少爺,會拿起名為「勝利」的火炬照亮長空!

但只有蘇逆自己最清楚自己此時的狀態。

為了衝出包圍,他犧牲掉了右手,但那黑色的火焰現在還附着在被切掉的傷口處,不斷侵蝕,不斷吞噬他的生命力。

這黑色火焰的品質竟然如此之高,即便是朱雀的烈火也只能減緩侵蝕的速度。

那這火焰的主人,這些入侵者信仰的「王」究竟多麼可怕。

疼痛和思考帶來的冷汗被瞬間蒸發,蒼白的容顏,短促的呼吸都在表示他已經是強弩之末。

「生命力的流失比我想的還快,不能再等了。」

「喝!」龐大的火焰在太陽下方開始匯聚,蘇逆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頭髮一根一根的變白。

他要幹什麼?」下方的嫵媚女子看着上空的異象喃喃道。

銀髮男子目光從讚賞轉為可惜,嘆息道:「玉石俱焚!」

空中龐大的火焰組成火柱直通雲霄,整個朱雀關的上空的雲海漸漸變得火紅。

蘇逆單臂抱住火柱,瘋狂的注入秘能和生命力。

火柱隨着手臂的轉動開始慢慢攪動,越來越快。

【大雀炎舞·攪天火海】

火柱漸漸收縮,空中的雲海開始飛速轉動。

待火柱消失,朱雀關的上空只剩下了火紅的雲海漩渦。

做完這些,蘇逆長舒一口氣,身後的翅膀已經不如開始時那樣栩栩如生,足夠支撐蘇逆在空中就可以了。

蘇逆要使用的秘術遠超自己的階級。

正常來說要9階以上的秘騎士才可以使用,但家族創造了另一個秘術做輔助來大大降低了這個秘術對能量的需求。

蘇逆很慶幸自己是大少爺。

因為這個輔助秘術是家族只給家族核心學習作為萬不得已的殺招。

通過龐大的火焰聯通攪動雲海,使其充分吸收太陽的能量來代替一部分能量。

但即便這樣,蘇逆還是無法施展這個秘術。

他之所以願意嘗試,是因為身為大少爺,他還有一個底牌!

一種名為「朱雀志」的葯。

這是他父親出征前給他的,可以將自身的生命力極大效益的轉化為秘能,被他一直藏在牙齒中。

「這是我最後能為你們做的了。」蘇逆看着下方重新燃起鬥志反擊的人們,咬破牙齒中的葯。

天空中的漩渦轉的更快了,但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暴風雨前總是寧靜!

蘇逆全身萎縮,漸漸消散,最後化成一隻火鳥飛進雲海。

既然最後也是被黑色火焰侵蝕生命力而死,那就讓我把這一切都還給你們!

【大雀炎舞·掀天雀雨】

無數的火鳥從雲海中飛出,它們就像雨滴一樣下落,密集但有序。

火鳥會主動尋找目標。

當它們進入還在戰鬥的人們身上時,會化為純粹的能量治療他們的傷勢。

當他們沖向那些入侵者們時,會在觸碰的瞬間發出震耳欲聾的爆炸。

局勢,開始逆轉了!

「很不錯的秘術。」銀髮男子稱讚後單膝跪地,雙手合十呈禱告狀。

天地間出現了6條暗紅色的鎖鏈,鎖鏈上有着一個一個的符文,但冥冥中有股力量,讓人看不清寫的到底是什麼。

鎖鏈牢牢的固定着銀髮男子額頭,雙眼和心臟的三把鎖。

「王啊,您的使者『盲』遇到了麻煩,懇請您短暫解開我的『塵世之鎖』,我將用您的偉力,清洗眼前的一切。」

「可。」,悅耳而又拒人千里之外的聲音傳至耳畔,「盲」微微一笑。

禱告結束,天地間連着「盲」雙眼的鎖,斷了。

【因果鎖·塵世之鎖·人眼盲】解!

「盲」的周身開始變得渾濁模糊,周圍的另外五人都被瞬間彈飛。

「不要看我。」「盲」慢慢解開束帶,漆黑的雙眼中沒有眼珠,黑色火焰從眼中向外流淌。

【枷鎖·因果代換·黑炎灼目】

黑色的波動從「盲」沿着整個朱雀關,所有看見「盲」或者入侵者們眼睛的人都失明了。

【人眼盲·視覺共享】

「盲」單手像上一抬,所有失明的人都痛苦倒地,雙眼被黑色火焰灼燒。

【人眼盲·視覺傳染】

「盲」抬起的手指向天空的火海,黑色火焰從四面八方向著火海運輸。

漸漸火海有一部分變成黑色,接着更多地方大片大片的變成黑色。

直到整個火海變成黑色,開始降下黑色的雨滴,不再是火鳥。

【死炎·侵蝕】

天地間連着盲的鎖鏈開始重新凝聚。

「倆分鐘,剛剛好。」「盲」重新帶上了束帶。

天空的黑色雲海開始消散,失明的人們也漸漸恢復,但他們已經無力反抗。

朱雀關徹底淪陷!

雲海漩渦徹底消散後,一個破損的吊墜從漩渦中心掉落,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都說人死會回顧生時的一切。

「你的孩子生有死劫。」

「靈尊大人,求您救救我的兒子。」

「這是宿命。」

「我不信命。」

「此物為鳳凰劫,在劫起時若他真有那份才能,此物會幫他逆命。」

「多謝靈尊大人!多謝靈尊大人!」

……

「夫人,孩子就叫蘇寧怎麼樣?」

「不怎麼樣。」

「寓意他一生安寧,多好啊。」

「不好,不好。」

「那蘇平呢,平平淡淡。」

「不好,不好。」

……

「夫人你這不好,那不怎麼樣,那到底該如何。」

「蘇逆怎麼樣?」

「夫人,我覺得這個名字不好」

「嗯?」

「夫人,你要相信為夫,我覺得還是蘇寧更好。」

「蘇烈,老娘給你臉了是吧?」

「不不不,夫人說啥是啥。」

「這就對了嘛。」

「逆命逆命,以後,就叫他蘇逆吧。」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