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蕭風慕容晴《天劍誅魔》_(天劍誅魔)全章節免費閱讀

蕭風慕容晴《天劍誅魔》_(天劍誅魔)全章節免費閱讀

2022-09-16 10:46 作者:瀟洒吟贏

章節介紹

一個都市神探,遭人陷害入獄,奇緣巧合,得遇古武傳承,重新入世,叱吒風雲,有仇報仇,有恩報恩,最後成為華夏最耀眼的明星

在線試讀

第6章 膽肥了?

正準備離開的林韻如,卻看到林韻詩用眼盯着她。

「你怎麼回事?大家都去工作了,你還不動?」

林韻詩口氣很沖,「為什麼我只能做,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就像調查什麼死者的人際關係,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我在你眼裡,就那麼不堪嗎?」

林韻如怒了,「什麼叫雞毛蒜皮?案件所有環節。」

「都是環環相扣,你告訴我,什麼不重要?」

「你身為**,唯一要做的,服從命令聽指揮!」

林韻詩委屈得眼眶都紅了,「每次都是冠冕堂皇,卻從不派給我重要任務,我難道在警校的書都白念了?總以為我就是個,不懂事的小女孩?」

「林韻如,我不是弱不禁風小屁孩,我是一名真正的刑警,不要這樣區別對待行嗎?」

林韻如回過頭,直面林韻詩咄咄逼人的眼神。

她們家就她們兩姐妹,那可是父母的心頭肉。

姐姐是刑警大隊長,他有權利帶着妹妹,出於私心,她當然不願意妹妹涉險,警隊的人誰不知道。

她換了一副面孔,「妹妹,我這是……」

「林大隊長!」林韻詩突然大聲喊道。

「你在警隊,濫用用這種親密的關係,公私不分,一碗水不端平,這有點不太合適吧?」

林韻詩氣咻咻的走到門口,回頭看着林韻如。

「姐,我不是花瓶,我有能力證明給你看!」

臨走,林韻詩還揮舞着小拳頭,向林韻如示威。

林韻如搖了搖頭,這個小妹何時才能長大?

照這樣下去,當姐的恐怕真管不住這個小妹。

林韻詩本身不是一個善茬,考警校林韻如不同意。

但林韻詩執拗的很,第一志願就是京都警校。

她似乎在和林韻如對着干,她把人生的第一個目標,定為一定要超越林韻如,比她還優秀。

可是,來到刑警大隊實習,卻是烏龍不斷。

這不,林韻詩氣沖沖的,從刑警大隊出來。

忽然發現,自己沒有車,原因是上次辦案的時候,抓捕一個犯罪嫌疑人,把車給撞了。

而且,還一連串的交通違規,差點吊銷駕駛證。

更可笑的是,她立功心切,拒不執行命令。

她固執的認為,按照她的想法,就一定會抓住犯罪嫌疑人,誰知道大錯特錯,放跑了嫌疑犯。

因此,受到了嚴厲的處分,這時心裏正窩着火呢。

「嘀嘀——」

這時,在林韻詩的身後,響起了小車喇叭聲。

一輛警用桑達拉,來到他的身邊,從車窗里,伸出一個有點嬉皮笑臉的腦袋,看着讓人生氣。

「韻詩,走路怎麼成,上來,我捎你一段。」

「滾!姑奶奶我用不着!」林韻詩氣呼呼的吼道。

他是同一個專案組的陳驍,「是不是又和你姐扛上了?你這是何苦,好歹你姐也是大隊長。」

「我們大隊一百多號人,誰敢跟她對着干?」

陳驍當然知道林韻詩的心思,打敗林韻如,可能嗎?

「韻詩,在警隊,有你姐罩着,這是多大的優勢啊,我們誰不羨慕你,就你拿豆包不當乾糧哦。」

林韻詩頓時停住腳步,鳳眼圓睜,「閉嘴!」

「我知道你們都是這樣看我的,憋屈死我了!」

林韻詩氣得秀眉倒立,胸口山巒起伏,風光綺麗。

「在整個刑警大隊,你們就知道我是,大隊長的親妹妹,誰還會把我看作是林韻詩。」

林韻詩快要哭了,拔腿狂奔而去,十分狼狽。

「這是怎麼了?怎麼還捅了馬蜂窩。」

陳驍撓着腦袋,百思不得其解,「真是只小辣椒。」

林韻詩一路狂奔,避開了幾個路口,想着應該不會和衰人陳驍碰上,太他妹丟人,走着瞧。

現在東海,只要你手機里有錢,什麼都可以辦到。

林韻詩打開手機,叫了輛網約車,幾乎零秒接單。

她站在大街邊,等了五、六分鐘,哪裡看到車的影子?「喂,你到了哪裡?我等你很久了!」

可是,司機一點歉意也沒有,「美女稍等一下。」

「我這裡出了點事情,不好意思,你走過來吧。」

「有你這麼作生意的嗎?你有你的事情吧,東海又不是你一個人開的士,耽誤我時間。」

「別,別。」司機急了,「我給你打折還不行?」

「你看到街的對面,有一個東海漁村酒店了嗎?」

「看到了,你家開的啊?」

「當然不是,酒店邊有一條小巷,我在酒店旁邊。」

「這真是流年不利,打個車還這麼費勁。」

林韻詩掛了電話,無奈的走過大馬路,兩三分鐘,走到了酒店旁的小巷,那裡停着一輛保時捷。

不會吧,開着保時捷來出租,車費抵得住油錢?

她還以為司機說的事情,是修車,卻見到司機正端着一碗稀飯,啃着兩根油條,狼吞虎咽。

「你怎麼在……」突然四目相對,懵逼了。

「是你……」兩人異口同聲喊道,眼珠子差點爆眶。

蕭風和林韻詩,還真的不是冤家不聚頭。

「緣分吶,這樣也能碰上。」蕭風賤賤的笑道。

「誰跟你緣分,你一個大老爺們的,裝得跟有錢人似的,開着豪車跑出租,不嫌丟人吶?」

蕭風把手裡的碗筷,丟進垃圾桶里,一臉哂笑。

「丟什麼人?我有錢,但我願意開出租,不行嗎?」

林韻詩氣得手拍前面座椅,「你別跟我扯東扯西,你吃個早餐,讓我等你這麼久,我投訴你。」

「別啊,你當我跑出租容易?車費還低不了油錢。」

「那你是不是笨,不知道找個輕鬆點的活干?」

「你當我願意干吶,但我只會開車,別的什麼也不會,我還沒討老婆呢?要攢錢討老婆。」

「你多大歲數,還找老婆,別人小孩都打醬油了。」

「呵呵,是有點晚,不過問題也不大。」

林韻詩嗤的一聲笑了,「哼哼,確實問題不大,你如果是東海首富,當然是一點問題也沒有。」

「哦,你這樣說我就放心了,你也可以考慮嘛。」

「你放……」林韻詩頓時剎住,他是個有素質的人。

「別說你不是東海首富,就算是,本小姐也沒有興趣,我不可能嫁給一個大叔吧?我姐會殺了我。」

「是嘛?你姐真的是刑警大隊長林韻如?」

「那還會有假嗎,我就是在為這個事生氣呢?」

「這我就搞不懂了,在警隊有你姐罩着,你不是可以混得風生水起嘛,還會生氣?」

「你懂什麼?可我一直生活在她的陰影之中。」

蕭風頓時無語,林韻如是個十分霸道的女人。

蕭風蹙眉道,「事情總是兩個面,陽光背後是陰影。」

林韻詩撇了撇嘴,「你一個開出租的,知道什麼。」

「那也不一定,人生無常,很多人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社會上犯罪的才很多,不是嗎?」

「這其中主要是人的貪慾太強,永遠不會滿足。」

林韻詩不由自主的點點頭,「看你說的一套一套的,好像一個哲學家似的,你誰啊,給我上課呢。」

「好好開你的車吧,我還趕時間哦。」

她跟蕭風這是第三次見面,上次還搞得很不愉快。

蕭風開着車,「美女,你很喜歡刑警這份工作?」

「當然。」林韻詩不禁握緊了拳頭,「我必須強大起來,一定要超過我姐姐,一定!」

突然,她意識到怎麼在,一個外人面前這樣說。

「失言了,你可不能在外面亂說。」

「看你說的,我們還算是朋友吧,怎麼還亂說,要超過你姐也不是難事,破幾個案子不就行了嘛。」

「你說得輕巧,案子是那麼容易破的嗎?」

蕭風笑道,「也沒什麼難的,案子總是人做的呀。」

林韻詩哼道,「嘴巴說當然容易了,今早看電視了吧?強姦殺人案,還是你們跑出租乾的。」

蕭風忽然想起,電視報道還真是這麼回事。

「那也不一定,這都是你們主觀臆斷。」

「一個案子剛發生,沒有充分的證據鏈,就武斷的鎖定兇手,我看你們也只有這個水平。」

「你誰呀?敢質疑我們刑警辦案,膽肥了。」

蕭風搖搖頭,「這件案子沒這麼簡單。」

「電視里公布的證據,什麼也證明不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