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寒ㄌ塵(摸金筆錄)_(摸金筆錄)完整版免費閱讀

……寒ㄌ塵(摸金筆錄)_(摸金筆錄)完整版免費閱讀

2022-09-16 10:47 作者:寒ㄌ塵

章節介紹

摸金令,化妖符,點穴尋龍定屍魅 人油燭,萬年燈,幽冥寶塔震魔碑 白毛指,桃木錐,浩瀚沙海禪石殿 黑木槨,蟬絲被,梟雄別離醉美人 死人經,三水墳,一將功成萬骨枯 北贏勾,南將臣,逆天改命碎星辰 摸金校尉的故事,要從千年古村劉家屯開始說起……

在線試讀

第一章001

精彩節選

公元218年,三國時候的曹操,在許昌頒佈遺囑,表示陵址選在瘠薄之地,平地深埋,不封不樹,陵內無金玉珍寶。

公元22o年曹操歿後,恐人掘其冢,乃設疑冢七十二座。

據野史記載,曹操斷氣之前,下令處死麾下十八名摸金校尉殉葬,以免有人依摸金校尉的鬼神手段挖掘疑冢!

可惜,事與願違,十八校尉中竟逃脫一人,遁入茫茫塵世,消失無蹤……

遺落在古時的記憶,隨着時間流逝消失得無影無蹤,轉眼間很多年過去了……

………………

紫雲山,位於許昌市襄城縣紫雲鎮,紫雲山同屬伏牛山東麓,共有九山十八峰,另有五湖一河。

山巔經常雲霞似錦,紫氣環繞,有紫氣東來之吉兆,故名:紫雲。

紫雲第三峰的石鼎峰上,有一個數億年前形成的火山口,一彎清泉流入形成天池,山腳下則有一個約百戶人家的小村,叫做劉家屯。

今兒個一大早,天蒙蒙亮,劉家屯中難得的鞭炮齊鳴一派熱鬧景象。

早起的走鄉老貨郎聞聲心中暗喜,道屯中有嫁娶,待混得水酒一杯,燉肉一碗打打牙祭卻沒什麼問題。

老貨郎挑着顫悠悠的一挑雜貨,屁顛顛喜滋滋,慢慢走到屹立在寒風中,撫着花白鬍子,滿面得意,一臉喜氣的老村長身後笑問道:

「老哥,今兒個村裡有喜?哪家姑娘要嫁人?」

老村長聞言,枯樹般的麵皮抽搐一下,轉頭白了一眼嘴角流涎的老貨郎,瞬間看穿他的小九九,低頭道:

「恁給我聽好嘍,三天前劉十六那老貨咽了氣,準備今兒個下葬,你還指望他的那敗家孫子給你吃一頓酒?他還沒回呢。」

老貨郎聞言一驚,眼眸閃爍一下,古怪道:

「俺看你一臉喜氣,還以為哪家有嫁娶咧,哎呀!說這劉十六咽氣了也值啊,今年有一百多歲了……」

「是啊,今年一百零八歲了,也該去了,去得好!劉家屯總算走了一個大禍害,今後有清靜日子過咯……」

老村長面上苦笑,眼中卻泛着絲絲掩不住的喜意。

俗話說:想活的死不了,想死卻長命百歲!

這話說得,就是剛剛咽氣的劉十六,這種人老成精且死乞白賴,邪門中透着古怪的滾刀肉。

今年雖天寒地凍,卻是個好年景,來年豐收有望!

劉十六這挨千刀的滾刀肉卻突然咽氣,死得**,彷彿一條掛在屋檐上的臭鹹魚……

整個劉家屯,閑着的男女老幼,扔下本就不多的入冬農活,將屯中的那條羊腸小道圍得人滿為患。

滿臉淳樸憨厚的山裡人,排着長長的隊兒交頭接耳,欣賞着擺在破草屋外,枯瘦枯瘦,穿着一褲衩的劉十六。

你說這誰的手,那麼賤?

人都去了,末了,還將這老貨象殺雞一般,剝得光溜溜……

………………

眾人喜氣洋洋相互道賀,津津有味的評頭論足!

同聲感嘆老天開眼,終於賜下大慈大悲咒,收了這為老不尊,禍害鄉里的孽畜。

那種拉屎的時候,噴涌而出的暢快感,來得太過突然……

彷彿走在山間小道撿到一個鼓鼓囊囊的大錢包,滿面欣喜打開一看,卻是滿滿一包草紙一般意外!

待眾人見得劉十六那梆硬硬,枯瘦瘦,幾乎赤條條的屍體,同聲感謝老天爺還是長了眼的!

特別,是屯裡一眾躲在角落憶甜思苦的老姑婆們,眉眼間含着春意,簡直不敢相信,這膽大包天的老孽畜,真的咽了氣?

莫不是,這老貨又在搞什麼惡作劇,耍弄全屯男女老少?

又或者,今年真是個好年景,屯裡走大運,當真咽了氣?

屯裡的青壯小伙兒,一個個壯着狗膽硬擠上前,伸手探入薄皮棺內,摸一下這老貨還有沒鼻息?

更有膽大的後生,卻把手往褲襠探去,想要驗證下這老貨,到底有什麼與眾不同的地方,令得屯裡的姑婆們欲罷不能……

花枝招展,穿紅戴綠的大媳婦小姑娘,加上一幫老掉牙卻含春的老姑婆,則站得老遠竊竊私語,眉開眼笑!

她們,不知想起了什麼羞人往事,一個個面上紅彤彤,羞答答,嬌滴滴……

彷彿,熱過了頭的一枚枚爛桃子……

直不起腰來的一幫白白須的老頭最最淡定,有人曬着溫熱爽利的陽光,眼角微眯,悠然自得的憶苦思甜……

又有人,拿出平日難得一見,幾乎散架的琵琶嗩吶,滿嘴咿咿呀呀,噼噼啪啪……

………………

劉十六,這該死不死的妖孽,整整活了一百零八歲高壽!

從他在屯裡能撒開腳丫子,能跑路開始,就禍害了劉家屯整整一百年。

禍害了整整一百年啊,何止一個慘字能形容?

起碼要四個字:喪心病狂……

劉十六自從八歲懂事,屯裡就沒一天安寧,不管哪家小姑娘、老姑子、大媳婦,沒過一天安穩日子。

你可以想像,小到十歲女娃,大到**如狼的大媳婦,加上老掉牙卻依舊懷春的老姑婆,誰個擦身拉屎能天天嚴防死守,象防賊一般?

但凡你家男人有一絲疏漏,保管劉十六那猥瑣且含情脈脈的花白頭顱,絕對會出現在某個不為人知的角落,默默凝視、欣賞自家婆姨……

同樣的情景,也在附近的一些屯子,不停上演……

這一點,令劉家屯和附近屯子的所有老少走想不通,這老妖孽一百多歲了,怎麼就那麼大的精力?

看了那白花花,肥嘟嘟,水靈靈的身子,一百多年的邪火到哪去泄?

又或者,劉十六養的那條黑狗,就是干這瀉火的活計?

可是,那叫做老黑的土狗,經過鑒別,卻是跑路都能扯着蛋的公狗……

那黑狗爬灰的動作,卻和那劉十六一般利索……

………………

「爹,你說要不要去鎮上請一個梆子戲班來高興一下?」

屯長李來富家的憨兒子李二狗,強忍着面上的喜意,顫抖着問自家老爹。

對那個總能很準時,總在他婆姨翠花拉屎的時候出現的滾刀肉,李二狗恨得手腳抽筋卻無可奈何。

天降吉兆,總算盼到這老狗咽氣,真是天大的喜事……

李二狗這憨貨的聲音不大,但也全屯可聞!

聞言,劉家屯一眾老少,齊刷刷看向珠璣在握,翹着鬍子格外沉着的李來富。

「先不急!十八還沒回來,怎麼著也要讓那壞小子見他爺爺最後一面。

如果中午再沒動靜,就先入祠堂挺屍!然後,二狗你再去鎮上請戲班子……」

李來富極為難得的昂挺胸,極有性格的背着手,顫巍巍的回頭吩咐!

說完,李來富想想還不夠,又轉頭瞪眼補充最後一句:

「實在不行就請兩個戲班子,今兒個喜慶!」

村民們聞言,頓時張大嘴巴喜笑顏開,紛紛點頭稱讚:

「只有李來富這等豪傑,才有大智慧……」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