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人詭生死結(林正安甜)_人詭生死結全本在線閱讀

人詭生死結(林正安甜)_人詭生死結全本在線閱讀

2022-09-16 10:49 作者:克凡

章節介紹

穿越平行世界裏,發現這世界竟充滿了恐怖的詭異! 原身的家傳寶物竟然能將詭異鎮壓成符紙,並擁有兌換各類道法的神奇能力! 一邊感受恐懼帶來的心跳加速,一邊習得老式殭屍港片里的道法鎮壓詭異,安全感拉滿!

在線試讀

第5章 奶奶?

還有完沒完,白天也來!?

看着又開始燃燒的心香,林正罵娘的心都有了。

就算他心再大再硬,也頂不住這些詭異物白天黑夜輪番騷擾。

「一定有什麼方法,」林正心裏想到,「老天爺既然讓我重活,就一定不會只留一條死路!」

林正目光凌厲起來,看到高跟鞋只在柜子的陰影里,他忽然心思一動,轉身推開了遮陽玻璃窗。

陽光照進診室,林正回過頭再看,發現高跟鞋果然不見了!

它們怕陽光,也怕人多!只在他獨處陰暗之中時,才敢出來搞事。

雖然還沒找到消除這些詭異物的辦法,至少找到了一些應對之道,能為自己爭取一些時間。

林正敢肯定,心香一旦燒完,等待他的,就是小女孩和高跟女的結局——死!

「或許該去那個破道觀試試?」林正自言自語道。

通過原身的記憶他知道,昨晚上發揮效用的那張鎮宅符,是原身在縣城舊城區一座小道觀里求來的。在那裡或許能找到一些答案。

正思考着,手機卻響了。

「你好,我是林正,請問您哪位?」

「林醫生,請立即來急救科ICU,你奶奶快不行了!」

奶奶?

腦袋像被釘入一根鋼刺,原身從小到大,無數關於奶奶的記憶碎片,在林正腦中浮現,他感覺頭快炸了。

「喂?林醫生,你在聽嗎?」對方見林正半天沒說話,便催促道。

緩了好一會,林正才答道:「我……知道了,馬上就來!」

他想起來了。

原身還有個奶奶,已經82歲的高齡,因為突發腦溢血到今天已經昏迷了七天,幾天前就被醫生判了死刑。

原身沒見過自己父母,從小就和奶奶相依為命,由奶奶撫養成人。她被醫生斷定,幾乎沒有醒過來的可能後,給原身的打擊太大,才會做出那種選擇吧!

林正猜測到。但直覺告訴他,事情或許沒有這麼簡單。在零碎的記憶中,他感覺原身是個很沉着冷靜的人,應該不至於會這麼脆弱。

但不管怎麼樣,既然佔用了原身的身體,該做的事,該善的後,他一件也不會落下。

林正趕到ICU病房時,已級是急救醫生張醫生,第三次為奶奶注射腎上腺素了。病床邊上生命體征儀顯示的脈搏只有四十多,老人心跳隨着醫生的按壓,才有些許起伏。

因為原身記憶的緣故,眼前的一幕,不可避免影響到了現在的林正。

醫生的手,用力按在老人乾瘦身軀上。他感覺那雙手,就好像按壓在自己的胸口上,讓他有種荒謬的喘不上氣的錯覺。

半個小時後,已經被汗水浸透的張醫生,看了一眼生命體征儀,脈搏讀數還是只有二十多,便無奈地打開了ICU的門,對林正說道:

「實在是抱歉,林醫生。」

「謝謝,辛苦了。」

林正的臉上看不出任何錶情。

「我可以單獨進去待一會嗎?」

「可以,我十分鐘之後過來。」

林正進了病房,注視着原身的奶奶,也就是他的奶奶。

老人雙腳枯瘦露在被單外面,經常輸液的手,有些不正常的黑斑塊。那瘦小而儘是皺紋的臉,則是雙目緊閉,被連接輸氧管的氣罩遮住了一半。

看着老人額頭的亂髮,林正便伸出右手,想要幫她理好。

但剛一接觸老人的額頭,老人緊閉的雙眼突然睜開,與他四目相對。老人不知哪兒來的力氣,一把抓住他的右手,握得他手掌發痛!

被驚住的林正,正欲叫來醫生,老人的動作卻是迴光返照,只堅持了幾秒鐘。脈搏一下跳到了90,然後突然歸零,用力握着的手,再次變得鬆軟無力,雙目也重新閉上。生命終至盡頭。

林正站在病床邊,沒想明白奶奶最後一握有什麼深意,沉思了許久,才離開病房。

人已作古,現在最緊要的,是準備後事。

林正回科室請了幾天假,便開着他那輛BWM去了鄉下老家。

因為城市擴張,原本較偏僻的老家,如今離青城縣新區城郊並不遠,林正打算將她葬在老家後山村族墓地里。

聯繫上村裡時,原本以為需要辦理一大堆手續的林正,得到了意外多的幫助。老鄉們在他老宅門前搭起了靈堂,也有幫着相地的,其他幫忙發帖、通知等跑腿活的人也不少。

當然,這些幫助並不是因為林正的面子,在原身的記憶里,他差不多有十年時間沒回過這裡了,老家人能認得出他的人都不多。之所以這麼多人願意來搭把手,原因還在奶奶身上。

奶奶是方圓幾十里幾個村有名的禮祭。按照本地的習俗,禮祭是婚喪等各種重要活動必不可少的主持者。前來幫忙的人們,或多或少,都對奶奶有幾分敬重。

按照習慣,本地的葬禮時間一般不超過三天。

在此之間諸如引路、招魂、訃告、送行、下葬等儀式繁多,難以細數,讓林正心力憔悴。

葬禮第一天晚上,他甚至都沒睡,在人群中忙這忙那。

還好來幫忙的鄉民夠多,否則光靠他自己,整個葬禮辦下來不死也要脫層皮。

葬禮第二天的晚上,在來幫忙守夜的老鄉中,林正還見到了兒時的玩伴兼高中同學陳陽。

作為少數幾個畢業之後回村創業的知識分子,他是附近幾個村知名的農技指導,也是本村為數不多的幾個青壯年之一。

「林正,真是太久沒見了!」陳陽見林正好不容易清閑下來,便上前打招呼道。

「是啊,一眨眼十年了。」林正第一時間還沒認出他來,直到記憶浮現,才故作懷念地說道。

「別感慨了,你倒還是那麼帥氣,不像我曬得和個非洲人一樣。說吧,這麼多年,你禍禍了多少女孩子?」

「沒有,怎麼可能,我可是正人君子!主動送上門我都坐懷不亂!」

林正自得的模樣,讓陳陽愣了一會才開口道:「感覺你的變化好大,看來以後要找機會多聚聚了。」

「可以,可以。」林正打着哈哈,剛剛一不小心就說嗨了,還好他們很久不見,不然就穿幫了。

之後陳陽和其他一起守夜的人搓牌去了。

林家老宅的正屋裡,只剩下林正,和他身旁架在凳子上奶奶的棺材。正屋的門是開着的,可以看到屋外兩大桌子打牌的人,屋外的人也能看到屋內。

感到十分疲憊的林正,心想這兩天都不見那些詭異來騷擾,而且現在屋子外面這麼多人,便找來幾條凳子,架在正屋**,躺到上面休息起來。

不多久,他便睡着,進到了一個詭異的夢中。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