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林祥菜罐《四合院:開局摸出賈張氏喜脈》_(四合院:開局摸出賈張氏喜脈)全章節免費閱讀

林祥菜罐《四合院:開局摸出賈張氏喜脈》_(四合院:開局摸出賈張氏喜脈)全章節免費閱讀

2022-09-16 10:49 作者:小白菜罐頭

章節介紹

穿越情滿四合院世界,成為了一個庸醫 「林大夫,快去看看我婆婆吧!」 「她最近老是噁心,吃飯沒有胃口,一吃就吐」 「也不知道是得了什麼病了」 剛來,秦淮茹就讓林祥去看病 把了把脈象,林祥下了結論 「你這不是病,是喜脈,是懷孕了!」 「恭喜賈張氏,老樹開新花,可喜…

在線試讀

第一章 這不是病,這是喜脈

精彩節選

林大夫,快去看看我婆婆吧!」

「她最近老是噁心,吃飯沒有胃口,一吃就吐。」

「也不知道是得了什麼病了。」

剛睜開眼,就看到一個模樣俊俏的女人,站在自己面前,皺着眉頭,焦急的動着紅唇。

「林大夫,你發什麼呆啊?」

「跟你說話呢。」

「聽見了嘛?」

女人攤開五個手指,不停的在林祥眼前晃着,說著。

好一會兒,林祥還沒有完全回過神來。

林祥現在,還在震驚中呢。

沒辦法,林祥還完有全接受這突然的穿越。

原本生活在二十一世紀強盛時期的林祥,某天夜裡,正刷着手機,看着實時新聞。

正看的嗨時,突然眼前一黑,再睜眼,就來到了這裡。

屋內中藥的味道,傳入鼻肺,關於此身的記憶如潮水般湧來。

此身也叫林祥,家裡三代行醫,是附近一代的赤腳醫生。

前身林祥自幼酷愛醫術,但奈何資質平平,幾歲學到現在二十一歲,十幾年時間,僅學了個皮毛。

在林祥父親死後,林祥順理成章的繼承了家裡的吉祥藥鋪。

依靠着那三腳貓的皮毛醫術,很快就把藥鋪的生意,乾的越來越黃了。

現在基本上十天半月,都不來一戶人家過來看病。

除非是半夜有急病,附近的住戶,才會到吉祥藥鋪看病。

不為別的,只為圖個便利。

這不,大半夜的凌晨三點。

又有人過來敲響了吉祥藥鋪的大門了。

「林大夫,睡醒了沒有?咋還在這裡發癔症呢?」

婦人吐氣如蘭,焦急的說著。

林祥這才回過神來。

看清這婦人的長相之後,林祥驚了。

這來喊自己的人,不是旁人。

正是那情滿四合院裏面的女主角秦淮茹。

情滿四合院這個劇,林祥之前手賤,也確實打開看過。

對於裏面『情意滿滿』的劇情,林祥不願意深想。

還別說,這秦淮茹近距離看,比劇中可漂亮多了。

看起來,就像少年黃飛鴻裏面的十三姨一樣,長相真是沒得說。

「你剛才說什麼?」林祥回過神來,問了一嘴。

「我婆婆老是吐,吃不下飯,胃口也不好,你幫我們去看看吧林大夫。」秦淮茹重複剛才的話。

「哦,行,我去看看。」這就來火了,林祥二話不說,當即收拾下自己的藥箱子,然後關上門,出了屋子。

林祥也住在南鑼鼓巷,與秦淮茹雖然不住在同一個四合院,但也只是一牆之隔。

僅僅一分鐘左右,兩人就到了秦淮茹家內。

還沒進入屋子,就聽到了賈張氏的嘔吐聲。

又近了一點,則聞見了賈張氏吐出來的酸味聲。

林祥強忍着味,往屋內走去。

正在這時,腦海中奇怪的聲音響了起來。

【恭喜宿主!由於您『不懼艱險半夜三點依然堅持出診』,成功激活神醫系統!】

【獎勵初級『望聞問切』技能!】

【請宿主努力行醫,每成功診斷一次,即可獲得相應積分,積分達到一定程度即可抽獎哦】

……

隨着這個提示聲音落下,林祥突然覺得自己全身上下彷彿被刷新了一樣。

眼前的一切,都變得更加清晰了,與此同時,關於中醫術中的望聞問切的知識,手法,以及領悟,全都一股腦塞進了林祥的身體里。

僅僅一息功夫,林祥就感覺到自己的醫術,大有進展。

中醫講究望聞問切,這四個字,是中醫的基礎,同樣也是中醫的精髓。

初學望聞問切,即可做簡單的診斷,學深了,即可成為中醫大師。

望,簡直指,觀其氣色。聞,一般指聽聲息。問,則是詢問癥狀。

而且,就是切摸脈象了。

當然,這只是簡單的概述,要往深了講,這四個字里,每個字,每個都是單獨的一門學科,一個望字,則是對病人的神、色、形、態、舌象等進行有目的的觀察,以測知內臟病變……想要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

這裡不再一一表述。

單說這個切字,就是很博大精深的一門學科。

簡單的通過脈象,就能診斷出來病人的病症來,本來就不是易事。

這也是為什麼林祥學了這麼久,還只是學了一個皮毛,中醫不僅是看努力,還要看天賦。

悟性不行,怎麼樣努力,也達到不大成。

現在系統給了獎勵之後,林祥彷彿一朝悟道一樣,一下子就對望聞問切,有了更深層次的理解。

張開嘴,讓我看下你的舌苔。」

「啊——」

「好了,來燈光下,我看看你的臉色,氣色。」

「好了,來,給你把把脈吧。」

林祥說著,坐了下來。

賈張氏很聽話,伸出了她的胳膊。

林祥指尖輕輕落下,把在了賈張氏的脈搏上。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感受着賈張氏脈搏的動向。

很快,林祥就診斷出來了結果。

要按照以前林祥的皮毛醫術,估計也只能診出來疑似。

現在的林祥,有了系統給的初級望聞問切技能,直接就可以確診了。

只是這個診斷結果,林祥突然不太想直接說出來。

「怎麼樣?我得了什麼病?是不是快死了?」

看到林祥一臉的猶豫,賈張氏緊張道:「林大夫,你就直說了吧,我到底得了什麼病?」

「是啊是啊林大夫,你快告訴我們,我婆婆是得了什麼絕症嗎?」秦淮茹也急切的問了過來。

「不是,」林祥搖搖頭:「不是什麼絕症,你們不必擔心。」

「啊——」賈張氏長出了口氣:「不是絕症就好,不是就好!」

啊?」秦淮茹也嘆了口氣:「不是絕症呀?那是什麼病?」

「對啊林大夫,我到底得了什麼病?你快告訴我吧。我這天天不能吃又不能喝的,我快難受死了」賈張氏說道。

「這個,老規矩,兩個雞蛋先給我吧。」

林祥雖然是個醫生,可也是要吃飯的,鄰里街坊什麼的,少給點沒啥,但不能免費看病,這不符合規矩。

「哪有先要錢的?還怕我們欠你的不成?」賈張氏不樂意了,當即懟道。

「當然不是怕你們欠着,先拿來吧,早晚都是給,你說是不是這個理?」林祥笑道。

「行行行,這是兩個雞蛋,給你。」秦淮茹把雞蛋遞了過來。

林祥收過雞蛋,當即說道:「賈張氏這啊,不是病,是喜脈!是懷孕了!」

「恭喜你啊賈張氏,老樹開新花,可喜可賀,孩子滿月了記得喊我來吃酒,我先撤了,好好養胎!」

說完這話,林祥當即腳底抹油,直接開溜。

只留得秦淮茹賈張氏瞪大眼睛,呆在當場。

什麼什麼什麼?喜脈?賈張氏喜脈?開什麼玩笑?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