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獵魔族少女與雪嶺魔少》顏清兒月傾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獵魔族少女與雪嶺魔少全文閱讀

《獵魔族少女與雪嶺魔少》顏清兒月傾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獵魔族少女與雪嶺魔少全文閱讀

2022-09-16 10:52 作者:溪秀流川

章節介紹

一場天地大戰,在魔與神的終極較量中,神界以戰神與魔尊共同灰飛煙滅的代價獲勝 天界戰神與魔族至尊一縷殘魂紛落凡塵,昔日的戰神淪為人間避之不及的魔王,而魔尊殘魂被獵魔族首領領養,成為獵魔族族長之孫 前世劫,今生緣共同殞身的二人在兩千年後再次相遇,沒有了前世記憶的二…

在線試讀

第3章 出入人間鬧世

顏清兒!你快點!

昆崙山下,厚重純正的仙氣蘊養了眾多的山野奇獸,生活在山腳的人靠山而居,並憑藉著人類特有的頭腦創造了一個車水馬龍,熱鬧非凡的人間—元陽鎮。

「顏清兒,你能不能快點的」。廣袤無垠的草原上,白起正催着那個還想玩捉迷藏的少女。

「幹嘛呀,再玩會嘛?白起,你再陪我玩一次嘛。」顏清兒仍躲着不肯出來,非要白起再玩一次。

白起無語,又想到顏清兒剛下山時的百般不願,男孩不禁感嘆女生的善變,天下的女生都一樣,母親如此,顏清兒亦是如此。

白起無奈嘆了口氣,最終還是封了自己的法術去找躲在草叢中的少女。「我來了啊,你躲好了嗎?」。

「白起,我餓了,有吃的嗎?」。顏清兒玩累了,聲音軟綿綿的 。兩個人都四仰八叉的躺在草地上,顏清兒把頭深深的埋在草地里。

「走吧,不是要吃飯嗎?」。白起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低頭看着玩得髒兮兮的顏清兒。

「吃飯?吃什麼!」顏清兒一聽要吃飯,精神氣立馬來了,一個翻身就坐了起來,眼巴巴的看着白起。

「吃肉,你不是老早就想吃肉了嗎?今天我大發慈悲,帶你吃一吃這人間野味!」。

「耶,吃肉!那我今天我一定要把我這幾年沒吃的都補回來。」。

夜黑風高,篝火熊熊。少年圍坐在火堆旁,顏清兒緊緊盯着面前滋滋冒油的烤全羊,鼻子努力地吸着微焦的羊肉散發出來的肉香。

夜半天,羊肉香在草原上四處飄散,顏清兒餓狼撲食般抱着羊腿啃,眼睛還不滿足的盯着架子上的烤羊。兩人飽憨之際,一團影子突然從羊頭上閃過,影子消失後,羊身上的一大塊就消失不見了。

「我的肉!誰敢偷我的肉!偷賊!還我肉來!」。

顏清兒一記長鞭應聲而出,長鞭在空曠的草原上划出一道紅光,紅光暗淡之際,離篝火幾百里處傳來幾聲**,一隻渾身通紅的狐狸躺在地上抽搐着,而此刻她的嘴裏仍叼着剛偷來的羊肉。

顏清兒同白起一個瞬移就來到了小狐狸面前,顏清兒本來怒氣滿滿,可一當她看了小狐狸一眼,小狐狸渾身的紅毛,偏額頭一處有一白色小三角,它一雙大而細長的狐狸眼哀怨的看着顏清兒。顏清兒一時沒了怒氣。她蹲到小狐狸面前,細長瑩白的手指撫摸着小狐狸的頭,小狐狸深黑明亮的眼睛緊緊的盯着顏清兒。幾次撫摸之後,才被打得要死的狐狸一下子站了起來,小狐狸乖巧的用頭蹭着顏清兒的手。

「你叫什麼名字呀?小狐狸。」。

「我叫火赤。」

「火赤?阿火你好呀,我叫顏清兒。」。

「清兒,對不起,我剛才偷了你們的肉。」小狐狸蹭得更勤了。

「沒關係小狐狸,看你長得這麼漂亮,我就大發慈悲原諒你了。」。顏清兒伸手摸了摸小狐狸的頭。

「偷你塊肉就把人打成這樣,你可真慈悲呀。」剛才在一旁默不作聲的白起這時終於忍不住調侃顏清兒。

顏清兒轉頭狠狠的白了白起一眼,白起無奈的嘆了口氣,擺手表示抱歉。

破曉。

「阿火,快來快來,前面有隻野兔。」顏清兒半蹲在草叢裡,小聲呼喚着小狐狸。

白起拍了拍顏清兒的頭,略感好笑的說:「顏清兒你還沒吃飽啊,蠻神交代我了,讓我盯着你少吃肉。」。

「啊啊啊,白起!都說不要拍我頭啦你還拍!」顏清兒杏眼圓睜。

前方的兔子成功在白起的幫助逃脫,顏清兒看着蹦得飛快的野兔,委屈巴巴的撇着嘴。

「清兒姐姐,別生氣了,你看!」。只見小狐狸叼着一隻肥嘟嘟的兔子走近顏清兒。

「你這小狐狸……」白起既驚又喜,「小狐狸,速度挺快嘛」。

「阿火!我太喜歡你了!」。顏清兒一看到兔子啥難受的都消散得無影無蹤。

「來吧,把它烤了!」顏清兒發號着命令。

沒人動……

「白起,快點的呀,不然都不新鮮了。」。

「大早上的,我不吃,你要吃自己烤吧。」說完,白起就躺倒在地。

顏清兒果斷回答,「好啊!一會兒你要吃一口你是我兒子。」。

搭火搭架子,說著容易,做起來就是另一回事了。顏清兒自己整了好一會,最後敗在了搭架子上 。

顏清兒盤腿坐在草地上,小狐狸獃獃地趴在她的腳邊。

「阿火,你知道這個架子怎麼弄嗎?」。

「我看過人類做過,應該能做,可是我還沒化形,沒辦法做。」。

「你居然還沒化形?你這樣可不行,化形這麼簡單的事,你這麼大了還沒做成。」

「清兒姐姐,化形要是像你說的那樣簡單就好了,要知道我奶奶直到死都沒能化形,我這麼弱,怕是這輩子都化不了了。」。

顏清兒聽着小狐狸的話陷入了思考,良久。她笑着說道:「我幫你吧!但是你得答應我認我做主人,永遠忠誠於我,要當我一輩子的朋友。」。

「你這話說的,主人?朋友?到底是哪個啊?」。一旁的白起冒了聲。

「先是朋友,後是主人。我不能白幫它呀。你以為我的靈力是地上撿的呀?」。

「我願意,我願意的清兒姐姐。我們狐族本就是有恩必報的,既然你能幫我化形,認神作主人是我的榮幸」。

「神?你怎麼知道我們是神?」白起一個飛身就來到了小狐狸面前,一把拎起小狐狸的脖子。

「一路上我們都隱藏了身形,你一個沒化形的東西怎麼知道我們是神?」。白起問道。

「白起你放下它,你這樣抓着它怎麼說嘛!」顏清兒還沒反應過來,看着面前這一場面她有些不知所措。

白沒理會顏清兒的話,依舊抓着小狐狸的脖子。

「是…是那個鞭子。那是我們狐族聖物,聽說幾年前送給了我們的恩公獵魔神。」。

白起聽到這,緩緩鬆開了手,小狐狸一下子跌落在地。

「你到底是誰,你的祖宗在哪裡?」。

小狐狸緩了一口氣,小聲說「我的祖宗在青丘,我原是青丘的一隻小狐狸,聽說昆崙山仙氣盛,利於化形才來到這兒。」。

「白起,它說的是真嗎?」顏清兒問。

「你的鞭子的確是從青丘那兒得到的,那鞭子是青丘白離仙的靈器,因族長從修魔者手裡救下了她的寶貝兒子,所以她獻出此鞭報恩。不過這小狐狸既認得此鞭,必然不是無名之輩。說,你的父母是誰?」

小狐狸搭着耳朵沉默不語,顏清兒看着便走過去把它抱在了懷裡。

「不用怕,你說。」。

「我真是只普通的狐狸,那天我恰好就在那個地方睡懶覺,所以才認得此鞭,你們要是不信我也沒辦法。」。

「好啦好啦,白起,人家都說了,人認定的是那鞭子。」

「其實,也不止是鞭子……」小狐狸小聲說著。

「嗯?」。

「那天我被清兒姐姐打的時候就感受到了她身上的神的靈氣。」

呃……

「白起,對不起嘛。我當時忘了……」。

……

「都說清楚了就好了嘛,那現在,你願意認我做主嗎?」。

「我願意。」

立盟誓,血祭。

接下來,顏清兒一早上都在給小狐狸輸送靈氣。直至一輪紅日高高掛在草原的東際線,靈力輸入充足,小狐狸一轉身就變成了一個小姑涼,小狐狸雖已經有了人形,可全身光溜溜的,整得一旁的白起臉刷的紅了半邊,小狐狸反應過來立馬驚叫「啊啊啊啊!你轉過去!」。

白起紅着臉轉過身去,小狐狸趕忙拿起地上蛻下的自己的毛皮披在身上。「清兒姐姐,你能幫我做件衣服嗎?」

「當然,這個我很擅長的,我的衣服都是自己做的!」顏清兒一邊說一邊拿着小狐狸的毛皮在小狐狸身上比劃。

「好啦!」。

顏清兒一個響指過去,小狐狸就穿上了一件赤紅短襖和一件荷葉邊半身裙,接着又一響指,又給小狐狸整了個羊角辮的髮型。別說,在顏清兒的一番打扮下,方才迷迷瞪瞪的小狐狸轉眼變成了一個可愛嬌俏的姑娘。

然而,她的美麗是與顏清兒完全不同的,比起顏值,顏清兒的臉是更為完美的,她臉上的每一處都恰到好處,多一分少一分都是敗筆。她的眉宇間散發著英氣,雙目卻總是含情,嬌小挺闊的鼻子下是一張櫻桃般的嘴,紅艷而調皮。再加上顏清兒發瘋般的作風,怕是人間獨一份了。

「哎呦,是誰家的姑娘呀?竟生得這麼漂亮!」顏清兒雙手捧着小狐狸的臉,兩個姑娘盯着圓溜溜的大眼睛互相盯着。

「是清兒姐姐厲害,才把我幻化成這般模樣,謝謝清兒姐姐,我非常喜歡這個樣子!」小狐狸學着顏清兒的動作,也動手捧着自己的臉。

「那當然,也不看我是誰!我可是我們族裡那輩最厲害的了。」。

顏清兒仰着尖尖的下巴看向白起,「白起,你跟小狐狸說說我的光輝事迹,爺爺說不能自誇,那這以後誇我的任務就交給你了啊。」。

「顏清兒,你……!你也不怕被族裡的哥哥姐姐們被你的驕傲笑死。」。

「什麼嘛!死白起,我跟你說啊,不會說話就別說,小心以後找不到老婆!」,說完,顏清兒就抱着小狐狸笑。

「阿火我跟你說,你這個白起哥哥是我們那一輩長得最不好看的,你看看他,身上也就那幾塊壯肉可以抵擋攻擊了,不行啊不行啊,我們這一代獵魔神算是被他給拖垮了。」。

另一邊,大棕熊兩隻手拎着滿滿當當的東西守在冰洞門前。而洞里的人遲遲不出聲,大棕熊也不敢擅自進洞。

「恩公小公子,我給你拿了一些人間的東西,有吃的,有玩的,你要不要出來看看。」洞外的大棕熊朝着洞呼喊着。

「你不出來也行……那我把東西放這了,你修鍊好了再來拿,我先走了啊!」。說完,大棕熊果然離開。

這時,洞中突伸出一隻手,把門口的東西都拖進了洞里。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大棕熊每天都會把人間的東西放在洞口。這天,當大棕熊正準備像往日一樣離開,少年突然出現,而這次的出場,少年不再披着那件羽衣,他身上穿着的是人間的衣服,雖然也是一身白,但這件來自人間的衣袍將少年挺拔的身姿顯現得非常突出,華麗的絲綢在少年精緻面容的襯托下也顯得不過如此。

「怎麼?不好看嗎?」。少年問。

大棕熊立馬收回放在少年上的眼光,忙說道:「好看,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好看的人!」。

「我又不是人,你自然沒見過。」

「恩公小公子就別捉弄我了。」

「大塊頭,以後別叫我恩公了,俗。」。

「是。可我該如何稱呼你?」

「月傾。」

「好的,月傾」

「走吧。帶我去人間看看。」

「好嘞!來啦!」

少年二人行,飛速地在雪峰間穿行,如同飛鶴般,少年正期待着那個裝滿了稀奇古怪,各色玩意兒的人間。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