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鬼滅之刃:我在鬼滅玩替身)千草隼人傑洛可好_(鬼滅之刃:我在鬼滅玩替身)完整版閱讀

(鬼滅之刃:我在鬼滅玩替身)千草隼人傑洛可好_(鬼滅之刃:我在鬼滅玩替身)完整版閱讀

2022-09-16 11:50 作者:傑洛可好

章節介紹

【大家族次子】 【新型呼吸法】 【替身】 【熱兵器】 【聯姻】 【單女主或無女主】 穿越到鬼滅世界,成為頂級家族的一份子,本以為會奢靡一生,註定與鬼無緣,卻因為與無慘酷似的樣貌,讓他再次捲入這場風波之中 一次偶然邂逅,卻讓他結識了鬼殺隊,他的父親為了保住家主之…

在線試讀

第4章 搶人頭的呼吸法劍士

看到食人鬼沒有退後的意思,隼人也不準備放過他。

「嘗嘗自己招式威力如何。」隼人微微一笑,身後出現一個與吃人鬼一模一樣的幻影。

咻咻咻咻咻,五發箭羽齊射,一模一樣的攻擊,不偏不倚的正中吃人鬼的頭顱。

吃人鬼的身體猶如被撕碎的紙屑,碎裂了一地,他沒有在乎自己傷勢,而是一臉驚恐的看向隼人。

「不不不可能,你怎麼會我的血鬼術,你到底是什麼人。」眼看踢到鐵板了,吃人鬼開始後悔起來。

「我是誰?雖然我很想告訴你,但是不給反派多說話可是一個好習慣。」隼人不理睬吃人鬼,直接再來一次五箭齊發。

遠處的管家也派人將日輪刀送了過來,隼人撿起吃人鬼用血鬼術製作而成的武器,一臉歡喜。

「不錯的武器,現在算是我的了。」隼人拿起血鬼術匯聚的武器,只見一個身穿學蘭,背後印有滅字模樣。

一個熟練的水之呼吸,將隼人到手的人頭,給自己搶走。

「喂!你這人怎麼這樣,我可是差一刀就宰了他,你這樣搶人頭的表現,讓人很不滿意。」隼人站在那個陌生面前。

就在隼人說話之時,消失的繃帶和疼痛的手掌再次將隼人拉回現實,替身也自覺的退場。

穿着滅的男子,接過隼人的日輪刀看了看說道:「這種東西你是從哪裡獲得的。」

男子拿着完全與自己日輪刀不一樣的品種的武器仔細打量,最終得出一個結論,「你的日輪刀是假的。」

這話瞬間讓隼人傻眼,『好傢夥,我花了高價錢打造的日輪刀竟然假的,難不成遇到騙子了,還是說這傢伙是騙我的?』

也許看到隼人那種奇怪眼神解釋道:「拿起你的刀砍向我的刀。」

隼人一刀砍下去,自己的刀斷成兩半,從裏面流出奇怪地東西,看樣子武器是鏤空的,而這奇怪地水,似乎是充填物。

「看樣子,你的日輪刀應該不能算假的,只能算是鏤空的日輪刀,至少外面確實是日輪刀,只是相比一般的日輪刀,比較容易斷。」男子解釋道。

「我覺得你應該賠我一把武器,至少那把刀還能當一下樣子貨,被你這麼一折騰,現在它算是徹底歇菜了。」隼人不由分說的搶過武器,自己走回村莊。

只是現在村民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剛剛準備好讓隼人入住的村民,頹喪着走了過來。

「哎!很抱歉,今夜,你們不能住在這裡。」村民說著這話,一副牙疼的模樣,手裡緊緊的攥着錢,後面幾位村民站在他的身後,他極不情願的將錢還給了管家。

趕來的隼人,捂着腦袋,「完蛋了,轎子似乎已經壞掉了,想要再換一個過夜地方也不太容易,野營的話,似乎沒有帶什麼帳篷,會被蚊子吃掉的。」

女僕從房子走了出來,「少爺床鋪已經安排好了。」

隼人擺了擺手,「也許之前需要,現在的話,已經不需要了,走吧,收拾收拾,不能睡覺只能連夜趕路。」

「那個,我知道一個地方,那裡正好有空閑的房子,也許可以解決你們住宿的問題。」男子走了過來一臉微笑,強硬的搶走了隼人剛到手的日輪刀。

「這樣的話,就麻煩你了。」管家說道。

「哦,您好,我叫星野好造。」男子很禮貌的對管家做着標準介紹。

「我叫千樹一雄,是少爺的管家。」嚴肅臉上很難堆徹出一絲溫暖。

星野好造微微一笑,「其實我幫助你尋找住宿還是有一個打算。」

隼人倒覺得沒什麼意外,畢竟遇到一個無端對你好的,不一定被大海撈針幾率高。

「看來你應該聽到那隻食人鬼說的話,應該是對他口中的無慘產生了興趣,只是你這種做事保留的性格,讓我很難相信,剛剛所有的一切。」

「包括跟我說所謂的無慘也僅僅是其中的一個引子。」隼人用着猩紅的眼睛盯着好造,俊美飄逸的臉上露出一絲絲淺笑。

好造只覺得頭皮發麻,「其實呢!都有一點,我對於你的特殊能力很好奇,比如讓傷口恢復在變回來的技術。」

感覺到好造奇怪地眼神,呸,詭計多端的0,想要探我的深淺,你還是太早。

「這個是個秘密,以後也許你會知道。」隼人也不想再說話,雖然自己的轎子壞了,隨行的侍衛的馬匹還在。

只能稍微委屈委屈自己了,原本三個侍衛,還有一個已經半殘了,看樣子不久要噶了。

瞬間感覺到憂傷,出門在外太危險,自己跟無慘打?拜託我還要發育發育,你都神裝了,我白板可不能去送。

「對了你們的槍是從哪裡搞到的。」好造接近隼人,畢竟管家的嘴還是太嚴實了,探不出來。

「好小子,竟然不準備繼續用刀了。」隼人打趣道。

騎着馬,一路顛簸的向前,要不是替身可以騎馬,他怕是只能噶了。

「別沒大沒小,我比你大,我今年可是十五歲。」好造一副成年人的口氣。

「看不出來,你的外貌和你年齡完全不符,你要不說,我還以為你今年三十歲了。」隼人打趣道。

好造的頭髮支楞了起來,看樣子氣的不輕,很快目的地到了,只是天已經亮了……。

隼人伸了伸懶腰,「真的是被你騙了,距離可是真夠遠的,天亮了又要繼續趕路了,看樣子睡覺是不可能了。」

『這裡似乎是產屋敷一族的大本營,只是沒經過產屋敷的批准,可是不被允許過來的。』一想到昨夜沒有看到好造的鎹鴉。

心中的一起疑問都迎難而解,「您好,主公大人這邊有請。」一隻烏鴉大聲喊道 。

「少爺,這邊。」管家一雄站在門口換回自己的鞋子。

知心的女僕幫隼人更換鞋子,畢竟自己算是廢了一隻手,看到屋裡已經徹底涼透的茶杯,看樣子應該聊了很久。

隼人來到門口處,將外衣和帽子掛在外面,穿上客人的鞋子,走了進去。

「很抱歉,並沒有第一時間與你溝通,而是選擇和你的管家溝通,算是我失禮之處。」一個比隼人大不了幾歲的少年/少女,鞠了一躬。

隼人立刻回禮。

「這其實不要緊,與管家對話我是可以理解的。」作為前世**人,對於一些世俗禮儀寬容度還是很大的,沒必要因為這一點而生氣。

「我叫產屋敷耀哉,這邊其實有很多事情想要你商談。」耀哉拿起茶杯,(日本未成年禁止飲酒)

拿起已經斟滿茶水的杯子。

對話再次開始,「你應該清楚,現在已經是明治時代,**頒佈禁刀令,對於鬼殺隊是一種打擊,一旦被**發現,少不了麻煩。」

聽着耀哉的口氣,管家似乎已經托底了,「這種事情以我現在的實力還是無法解決,管家不知道有沒有和你說,我現在處於什麼時期。」

耀哉靠近了一些,「管家並沒有說什麼,只是說也許你有什麼解決的辦法。」

隼人接着話說道:「我確實有,只是因為次子的身份,我很難做出什麼決定,你其實可以選擇與我的父親進行電話溝通。」

(日本電話在1890就有了,只不過要進行人工轉接)

產屋敷耀哉欠了欠身子,「你的管家說,這件事必須要經過你的同意,畢竟你是他的少爺。」

聽到這話,隼人也算明白,嗨,拿我當工具人唄,算了反正擱着古代我也是發配邊疆的王爺,也沒有啥挑三揀四的。

「那我同意了,成不成不能怪我。」隼人很隨意的說道,畢竟自己也沒什麼用。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